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21章 围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1章 围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这一觉倒睡得昏天黑地,而南岸的鬼子意外的也没有过江。这倒让严阵以待的独立师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也给百姓逃离留了时间。

    三合镇经过一天的排查朱三有了一点线索,这里有个黄道会的民间组织,这个组织大多数由农民组成,领头的是一个叫赵锤子的中年人,说是奉玉皇大帝下凡间解救众生,说啊自己是二郎神转世,最可疑的事近期这个赵锤子竟然说东洋鬼子是来救治苦难民众的,而且有人看见赵锤子有枪。

    “这个黄道会在什么地方?多少人?”朱三对这名跟他汇报的政府工作人员道。这人年纪不大。

    “在镇南河边的一个大祠堂,估计有五六十人,都是本地人家的子弟,只有少数几个外乡人,说是来协助赵锤子完成大业的。”小伙子道。

    “哦,有这么个组织,你们镇上怎么不早点汇报?”朱三道。

    “这,这,他们也没干伤天害理的事,镇长他们估计都不清楚,我是听我一个亲戚说的,我一听,说鬼子好,马上就有怀疑,所以先来向你汇报了。”小伙子道。

    朱三看了看他点点头,心想,这小伙子也算机灵。

    朱三对身边的一个战士道:“把警卫营长叫来。”

    “是!”战士回道马上去叫了。

    不一会儿,就未见其人先听其声了,“师傅找我什么事?”三毛风风火火进来道。

    朱三把三毛和小伙子拉到一边把事情跟三毛一说。

    “那还等什么行动吧。”三毛道。

    “也不知道这黄道会具体什么情况,我怕贸然进攻会吃亏。”朱三道。

    “哎,师傅这你就不懂了,现在这世道装神弄鬼的太多了,说难听点每个县都有,这些人打着什么救苦救难为旗号,拉帮结派,跟土匪差不多,有的比土匪还坏,不过也有利国为民的,咱委员长,忙着打鬼子,而地方上有钱便是娘······”三毛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片道理,听的朱三一愣一愣的。

    朱三马上打断道:“好了,好啦,行动吧,小伙子带路,妈的,再不出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哈哈哈,师傅,对于这种人还得我来,你就等着吧。”三毛笑道。

    “什么事这么热闹?”张宁听到声音笑着进来道。

    “你来的很快吗?”朱三见到张宁道。

    “长官催的急,怎么样?东西在哪里?”张宁心急道。

    朱三马上拿起放在桌上的大箱子道:“在这里,都出去,你去把郝医生叫过来。”同时对一名战士道

    众人都离开朱三临时指挥所,三毛也跟出去。

    “你出去干嘛,等会儿我们一起走。”朱三对三毛道。

    “嘿嘿,我以为你们要谈什么机密的事,我也不打扰了。”三毛笑道。

    “妈的在,在独立师还有什么对你三毛隐瞒的,你可是师长的心腹。”张宁笑骂道。

    “哎,你们总是笑话我,西瓜也是,真不把我当兄弟,总挖苦我。”三毛叹气道。

    “行了,行了,都把你当兄弟。”朱三笑道。

    “这是霍乱,重庆来的郝医生证实了,我把他叫过来,你们好好谈谈,他可以帮助你们怎么用这东西。”朱三道。

    “是吗,还是你想的周到。”张宁道。

    “哦,对了,我来时听说咱们部队出发去前线了,什么情况?”张宁道。

    “师长跟我通过电话,说是去阻击鬼子。”朱三道。

    “啊,我怎么不知道,这什么时候的事?”三毛大惊道。

    “你就别喊了,师长说,三毛和西瓜在三合镇处理完这里的事再说。”朱三道。

    “哎,还说是心腹,上前线都不带,还警卫营,这算什么事!”三毛懊恼道。

    朱三和张宁两人同时笑了笑,一左一右拍了拍三毛的肩膀,表示安慰,一会儿,三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报告!”一名战士带着郝医生道。

    “张宁,这是郝医生,你们谈,我和三毛有事先出去一下。”朱三边说边拉着三毛往外跑。

    三合镇南边有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小河边也有间祠堂。这间赵姓祠堂是去年刚建的,青砖大瓦,很是气派,不过说是赵家祠堂,却被黄道会占着。

    “硫磺的味道,妈的,如果不是做炮竹,那就是杀菌的,这个黄道会不简单,这么重的气味,硫磺的数量不少。”朱三道。

    这时,三毛也一脸严肃地对带路小伙子道:“这幢房子易守难攻,能知道里面有什么枪吗?“

    “这就不知道了,肯定有枪,但不知什么样的。”小伙子抓抓头皮道。

    三毛见也问不出什么,就和朱三一碰眼神,朱三点点头,三毛猛地一挥手,警卫一连慢慢靠近祠堂。

    “什么人?”祠堂内的警戒人员大喊道。

    一连长一听被发现了,马上大喊道:“冲!”

    “哒哒哒~”

    “有机枪!”三毛一看一听,马上皱起了眉头。

    一连长看着一道道火舌过来,马上命令道:“趴下,匍匐前进!”

    “砰砰砰~”

    “哒哒哒~”

    枪声听似杂乱无章,但一连长和几个班排长一听就知道碰到老兵了。

    远处的三毛一听也一愣,这他娘的哪是乌合之众,这分明是老兵嘛,马上大喊:“重机枪架起来,掩护一连进攻!”

    这时双方都放开手脚大打起来。一时间,各种枪型纷纷射击。

    “两挺轻机枪,掷弹筒小组上!给我干掉他们!”三毛边观察边大喊。

    “嗵嗵嗵~”

    四发榴弹在轻机枪窗口爆炸,没想到两挺轻机枪只停了十几秒马上就又开始射击了。

    三毛拿过望远镜一看,妈的,窗户边上堆着沙袋,这是典型的军事防御了。

    “里面有军人,叫一连回来,重新布置进攻。”三毛对旁边的通讯员道。

    “是!”通讯员回道马上去通知了,不一会儿,三位连长到齐。

    “待会儿,一连二连从左右进攻,里面有军人,大家小心,三连给我围住这幢祠堂,不许放走一个人,动作要快,要猛,进入后遇反抗直接击毙。”三毛边说边看了看手表又道,“五分钟准备!”

    “是!”三个连长同时回道,马上散开安排进攻了。

    三毛对旁边的两个掷弹筒小组道:“部队进攻,炮弹不要停,能打轻机枪最好,如果不能也不可以让轻机枪轻易开火。”

    “是!”众人回道马上也向前移动,准备时间一到炮击,警卫连三挺重庆造马克沁火力猛,三毛对三个小组道:“掩护部队进击,火力不能停!”

    “是!”众人回道,三毛点点头,三个重机枪小组马上散开,找攻击位置,这地形,要找三个攻击位置还真是难,不是阵地太低就是冲锋部队会挡路。如果进攻开始没有把重机枪架起来,营长还不把三个组长活杀了,三人一对眼跑到后面一个大户人家,直接踢门就进去了,把三挺重机枪架在二楼。

    五分钟一到,警卫营秉承三毛嚣张勇猛的个性,两个连行动迅速勇猛,掷弹筒,重机枪配合默契,押着祠堂内几个火力点打,连头都抬不起来。

    两个连同时快速靠上祠堂大门,一连大喊:“二班长,炸门!”

    “是!”二班长大喊一声,摘下四个手榴弹背包,匆匆一绑,一拉导火索,就扔向木门,“轰~”木门被炸得粉碎。

    大门一开,二连长也大喊:“手榴弹,快!”几个战士同时掏出手榴弹扔进祠堂内,三秒钟,祠堂内传来了连续爆炸声。

    “上,上,上!”两个连长同时喊道。

    远处观战的三毛看了看手表,十五分钟,他点点头,算是满意的。

    与此同时,陈飞战地指挥室内,陈飞正睡得正香,一名特务营战士急匆匆赶过来,王亮一把挡住道:“什么事?”

    “王副官,鬼子过桥,一个联队三千人左右,我来时已经过江,现在也快过赵团长防区了。“战士道。

    王亮点点头,马上进去通知陈飞了,陈飞迷迷糊糊的一听,鬼子来了,马上起床道:“陈芳通知各团,鬼子来了,还有问一下重炮团到预定地点了吗?”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通讯处了。

    “妈的,白天不来,晚上倒是来了。”陈飞边说边看了看手表,快11点多了。

    不会儿,陈芳进来道:“师长,路团长来电,行进受阻,是一处山间道路发生山体滑坡,部队正在清理,还需要三个小时才能赶到巴土村,不过黄县长已经和那里头领联系过来,巴土村的村民也正在帮忙清理。”

    陈飞一听脸色马上黑了下来,本来傍晚就要赶到的重炮团和六团,现在还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而现在鬼子都来了,重炮还在路上,“告诉路子恒,黄水土,天亮前必须展开重炮,不然军法处置。”陈飞咬牙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通报了。

    “放心吧,师长,还有参谋长在,他们一定会加快速度的。”王亮道。

    陈飞点点头,这几天,他还没有和何文斌见过面,这回何文斌和重炮团一起回来,有他在陈飞也放心不少,不是不信路子恒,毕竟,重炮团一直是何文斌负责的。

    “三千人就想来重庆,真他妈疯了。”陈飞骂道。

    三合镇警卫营一二连冲进了祠堂,本来以为要大战一场,没想到,都是举着枪投降的人,估计是被手榴弹炸傻了。

    “谁是赵锤子,说······”一连长抓起一个人大喊道。

    “赵,赵,赵会长在里面······”吓得这个人结巴道。

    这时三毛和朱三同时进来,三毛大喊道:“把刚才两个打机枪的人给我找出来。”

    祠堂不小,楼上楼下一共抓了五六十个人,还有十几个被打死的。只是没有赵锤子和三个会打机枪的人,据这些黄道会的人交代,赵锤子刚才还在。

    “妈的,又有地道了,这些人可真会找地方。”朱三苦笑道。

    “发现地道。”只听一处卧室内一名战士大喊声传来,众人纷纷赶了过去。

    “我去!”一个战士自告奋勇地道,三毛点点头道:“小心!”

    这个战士刚下去就听到“啪!”的一声枪响,就又没动静了,地上的众人一愣都明白战士牺牲了。

    “扔手榴弹!”三毛大喊。

    “等等,手榴弹一炸,这地道还不塌了,先用烟熏,看能不能逼出来。”朱三道。

    “一连长,烧他妈的,加点辣椒粉,我就不信不出来。”三毛道。辣椒粉,祠堂的厨房都多得狠,因为这是重庆。

    不多时,几块湿破布包着一些辣椒粉被点燃,扔进了地道,没过一会,传来一阵咳嗽声。

    “把武器扔出来!”一连长大喊道,顿时,地道中飞出了几把盒子炮,一挺捷克造。

    “出来,手抱头!”一连长又大喊,只见出来的人都捂着口鼻,眼泪鼻涕一大把。

    “说吧,谁是赵锤子?”三毛对出来的六个人道。

    “我,咳咳~我~”赵锤子倒是爽气地道。

    “哎,这不是赵族长吗?你怎么在这里啊?”朱三一见其中有赵族长马上调侃道。

    “哎~长官,长官,饶命啊!”赵族长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喊道。

    “都绑结实了,一连长派人下去搜搜。”三毛道。

    “是!”一连长道。

    朱三看着眼前这些人,心想,赵祥子肯定也在这些人当中,这回可以跟师长交代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