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16章 怪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6章 怪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四辆重炮团的卡车带着18个医生和药品到来,孙军医马上把众人接到临时医护所,对生病的战士进行了检查。.

    陈飞一听医生到了,马上对王亮道:“安排好住处,告诉老张头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的做,一定要让医生们吃好住好。”

    “是!”王亮回道。

    不一会,王亮来到陈飞办公室道:“师长,安排好了。”

    “嗯,走,去看看他们。”陈飞道。

    陈飞和王亮刚准备出门就见到郭沁拦路道:“师长,再等几天吧,现在疫情不明,师长别让我为难了。”

    陈飞一愣,只能苦笑地摇了摇头,又回去了。

    “师长,就再等几天吧。”王亮过来道。

    “行,妈的,让一小姑娘给关禁闭了。”陈飞道。

    “对了,师长新挑选的警卫安排好了,你要不要看看?”王亮道。

    “哦,是吗?老馒头不在,你挑的?”陈飞道。

    “嗯!”王亮道。

    “行,叫进来吧。”陈飞道。

    不一会儿进来三个全副武装的小伙子,“他叫张永生,这位叫李南阳,这位叫李南北,是兄弟俩。”王亮道。

    “哦,张永生,我记得炸山西工事区的事是你吧?”陈飞道。

    “是的,师长。”张永生激动道,原来师长还记得他的战绩。

    “嘿,好样的。”陈飞边说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们两个是教导队的老兵吧,记得应该是淞沪会战撤退时加入我们当时的88师独立营的。”陈飞道。

    “是的,师长。”老大李南阳道,这哥俩平时一看就是老实人,只是上阵杀敌多了,都是一身血腥味。

    “师长,这两人伸手,枪法都非常好,他俩配合在去年几场战斗中都表现出色。”王亮道。

    “行,都是热血男儿,好兄弟,等三夫回来,咱们五人就一起了。”陈飞道。

    “是!”三人回道,这是荣誉,这是责任,再说的直点,今后可就是光宗耀祖了。

    “师长!”陈芳进来道。

    “嗯,有事?”陈飞道。

    “军委会电报。”陈芳道。

    “哦,你们都下来吧。”陈飞对警卫道。

    “是!”众人回道就出门警戒了。

    “师长,军委会来电,不光我们这里发生疫情,重庆周围都发现了,要我们早做防备,中统,军统正在加紧破案,有情况表明,应该是鬼子汉奸作乱。”陈芳道。

    “嗯,知道了,妈的,等他们破案,黄花菜都凉了。”陈飞道。

    “那师长我们怎么回电?”陈芳道。

    “回电,急需大批纱布口罩,等确定我县疫情种类再上报。”陈芳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刚走一会儿,朱三就进来了。

    “师长,我看咱们这里的疫情不像伤寒,倒像是鼠疫,不过医生刚来,还没确定。”朱三进来道。

    “妈的,麻烦······”陈飞有点不知所措了。

    “师长,我听说目前东北发生大规模鼠疫,家家都放鞭炮,咱们要不也放放?”朱三道。

    “鞭炮?这也太迷信了吧,我刚反对不要集合,这会又要放鞭炮赶走瘟神,这······”陈飞道。

    “不是的,师长,这鞭炮散发出硫磺味,能杀菌,尤其是各镇都放鞭炮,对弥漫在空中的病菌是一次较好的驱赶和灭杀。”朱三道。

    “对啊,放,赶快通知黄县长,每个镇都要放。”陈飞连忙道

    中午,医生确定为鼠疫,不过这时整个酆都县已有3000多人感染,包括1000多名战士。

    “师长,给口罩,现在开始你必须一直带着。”郭沁进来道。

    陈飞接过口罩带着。“郭沁,我很担心这场细菌战,我们落下风了。”陈飞道。

    “别担心,师长,什么大风大浪您没见过,这次咱们师肯定能度过难关的。”郭沁平静道。

    陈飞苦笑地点点头,只是带着口罩,仿佛没事表情一般。

    晚上,县城突然各种鞭炮,烟花腾空而起,响彻天空。不光县城整个酆都都爆竹连天,绝对比过年热闹。爆竹声一直到天亮,“师长,师长······”陈飞跑到陈飞的办公室外大喊。

    “什么事?”陈飞开门道。这几天不太平,陈芳这么着急肯定又有什么事了。

    “师长,重庆的物资到了。”陈芳高兴道。

    “嗯,有这么快?有什么?”陈飞道。

    “五氏口罩,还有大批特效药。”陈芳道。

    “好,好,赶快发下去。”陈飞道。

    “是!”陈芳大喊马上去安排了。

    “王亮,王亮。”陈飞大喊道。

    “师长!”王亮进来道。

    “王亮,有口罩就能派战士行动了,我还是那句话,严防死守。”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一团东边,二团南边,三团西边,五团北边,独立团居中,把部队都派出去吧。”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准备去通知了。

    “等等,告诉各团长,发现死者就地烧了,如果哪个方向的再让鬼子汉奸投毒,我就毙了他。”陈飞咬牙道。

    “是!”王亮大声回道。

    “告诉战士们,瘟疫比打鬼子再加危险,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陈飞道。

    “明白,师长!”王亮回道。

    陈飞点点头,王亮见陈飞没有再吩咐,就出门了。

    “永生,打电话叫六团长过来一趟。”陈飞对门外张永生道。

    “是!”张永生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不会儿,路子恒跑步进来道:“师长,找我?”

    “嗯,有事,是这样,现在水稻成熟,需要收割了,你们团配合黄县长抢收水稻。”陈飞道。

    “啊!这事啊!”路团长尴尬道。

    “怎么了?有困难?”陈飞看了一眼路子恒道。

    “没有,没有,我马上联系黄县长。”路子恒赶忙道。

    “叫兄弟们小心点,口罩不能摘,食物一定要吃自己的,告诉炊事班食物一定要吃自己的,告诉炊事菜要煮熟。”陈飞道。

    “是!”路子恒起身敬礼。

    陈飞点点头,路子恒就出门回团里安排去了。

    这一天陈飞终于听到了好消息,酆都没有死一个人,说明情况控制了。

    又过了三天,有战士病情好转,从隔离区出来了,正当陈飞准备宴请从重庆过来的医生,又出现了问题,有大批周边的百姓渗透进了,酆都各地,这让陈飞大吃一惊,大骂各团无能,竟然封锁不了酆都。

    正当陈飞又开始焦头烂额时,郭沁道:“师长,你不能不管周边县村的百姓,再说,现在这种情况你也防不了。”

    “妈的,刚刚看到了希望又出现问题了。”陈飞骂道。

    “师长,在各个地方设立隔离点,告诉附近百姓,可以先去那里检查,如果发现病情,就地可以医治,这样百姓就不会乱跑,他们也只是为了治病活命,有统一安排,就不要再爆发疫情了。”郭沁道。

    “好办法,好办法,王亮去通知黄县长,在各个方向设安全点,至于经费,我们师出吧,顺便告诉老张头,该花的钱一分不要省。”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郭沁,你去通知一下孙军医,派几个医生到各处监督。”陈飞对郭沁道。

    “是!师长!”郭沁回道。

    陈飞看着二人离去,苦笑了一下,这回扣下的一箱大洋算是交代了,弄不好还不够。

    “陈芳,陈芳,通知老馒头,物资不够,再想想办法筹集。”陈飞对门外的陈芳大喊,好像在发泄心中的郁闷一样。

    “是!”陈芳大声回道,倒是很配合陈飞。

    疫情从发生开始,陈飞就一直在办公室,他的任务就是调资源,上级单位拨下来的物资连独立师自己都不够用,何况还有这么多百姓。

    “报告!”六团的一名通讯员进来打断了陈飞的思绪。

    “进来!”陈飞道。

    “师长,黄县长可能也染上鼠疫了,已经送医护所隔离了,我们团长说,现在县里有点乱,看怎么办?”通讯员道。

    “什么?黄县长也染上了,妈的,这事······这样,告诉路团长从副县长里找一个主持工作的,配合他把县府运作起来,千万不能让政府部门散了。”陈飞道。

    “是!”通讯员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心想,不是疫情压下去了吗,怎么又有了,妈的,这事什么时候是个头,陈飞感到心力交瘁。

    “师长,野牛来电话,说是警察局长跑了。”王亮进来道。

    “跑了?跑哪里去了?操!那现在什么情况?”陈飞骂道。

    “野牛说警察局几个队长,科长倒非常卖力,都是本地人,知道轻重。”王亮道。

    “哦,那个局长哪里人,会跑到哪里?”陈飞语气好了点道。

    “听野牛说,重庆人,估计是跑回重庆了。我刚才和重庆哨卡的赵六通过电话,说是一早就出镇了,说是找一个当地郎中去了。”王亮道。

    “妈的,作逃兵了,通知老馒头,给我抓回来。”陈飞咬牙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想逃走了算你本事,不然不毙了他不姓陈。

    正当酆都军民全力灭瘟疫的同时,又一个事件发生了。

    “师长!”侦察营长西瓜进来道。

    “有事?”陈飞道。

    “嗯,我们县城左边的三合镇发生了怪事。”西瓜道。

    “什么事?”陈飞不解道。

    “三合镇闹鬼了,而且死了二户人家,八口人。”西瓜道。

    “什么闹鬼,操!这是干什么了?叫朱三过来。”陈飞怒道。

    朱三听说师长这几天心情不好为了早点解决疫情都好几天没睡觉了,他也在田间想办法,希望能帮助师长。李南阳跑过来,说师长要见他,他马上就赶往指挥部去了。

    不一会,朱三来到陈飞办公室。

    “师长,找我啊?”朱三进来道。

    “妈的,西瓜把事情再讲一遍。”陈飞道。

    “是这样,昨天晚上12点,三合镇发生了一起二户人家八口人被杀事件,当地百姓都传开了,说是闹鬼。”西瓜道。

    “闹鬼,这······不大可能,具体当时什么情况?”朱三道。

    “我不清楚,我也是刚接到下面战士报告,我才来汇报的。”西瓜道。

    “朱三这事你去办,不要把什么闹鬼的事扩散了。现在可是多事之秋。”陈飞道。

    “好的,我马上去。朱三道。

    陈飞点点头,朱三和西瓜马上就出去了。,陈飞也不好交代他们什么,这闹鬼的事,谁说的清,还是让朱三这个行家自己去办了。

    朱三和西瓜赶到三合镇的案发地,已经是晚上,只见人山人海,火把冲天,但人人都一脸严肃。

    “他们在干嘛?”西瓜不解道。

    “不清楚,我们也看看吧。”朱三道。

    这时,从人群中出来一个道士,舞着木剑,东刺西挑的,嘴里还不时大喊大叫。

    “他们在驱鬼。”朱三一看就知道了。

    “哦。”西瓜回道。

    朱三看了一会对西瓜道:“尸体在哪里?我们去看看。”

    西瓜撇了撇嘴道:“前面房子里。”

    “哦,那我们从后门进去。”朱三边说边就走开了。

    案发现场里,二户人家左右二间普通木房,死者躺在自家床上。朱三等人进入,守灵的几个年轻人见当兵的进入都一愣。

    “听说有不干净的东西,我们来看看。”朱三道。

    几个年轻人点点头,都不说话。

    “怎么死的?”西瓜道。

    “不清楚,昨晚12点左右吧,听到一声很响的惨叫声,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我叔一家都死了。”一个年轻人道。

    “当时他们都在哪里?有伤吗?”西瓜道。

    “都在床上躺着,没有伤口。”又一个年轻人小心回道。

    朱三看了看安详的死者,又去了另外一家,也是四个死者。西瓜看着有点发愣,对朱三轻声道:“这要不是脸色发白,还真以为是睡着了。”

    “嗯,这手段很高明啊~”朱三道。

    “是吗?那这是······不是闹鬼吧?”西瓜轻声道。

    “扯淡,哪这么多鬼,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杀这二户普通人家。”朱三不解道。

    这时,外面响起了锣鼓声,鞭炮声。

    “朱副处长,这是火化还是······”西瓜道,因为近期陈飞规定死人必须火化。

    “你看看外面,能让你火化?对了,西瓜,你感觉这尸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朱三道。

    “就是感觉太诡异了,看的我有点冒冷汗了。”西瓜道。

    突然朱三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道:“这尸体没有一点发臭,现在可是七月天。”

    “对啊,按道理,这死人一天一夜,这么热的天还不发臭?”西瓜道。

    二人你看我,我看你,有点不知所措。

    “先跟师长汇报一下吧。”西瓜道。

    “等等,这死人了,警察在哪啊,仵作还没检查过啊?”朱三道。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伙子道:“闹鬼了,警察逃都来不及,那会再派人来检查。”

    “外面的道士是谁请来的?”朱三道。

    “哦,是族长请的,说是叫道士来抓鬼。”年轻人道。

    朱三点点头,转身就出门了,西瓜也跟了过来。

    “怎么办?”西瓜道。

    朱三想了想道:“派人盯住这个道士,咱们去找族长。”

    “这道士有问题吗?”西瓜道。

    “不好说,但聚集这么多人,一定有问题。”朱三严肃道。

    “啊,对啊,师长规定,不能聚众集会,这里人这么多······”西瓜吃惊道。

    朱三看了看西瓜点点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