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11章 意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1章 意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毛,你再去审审那二人,就感觉他们还有很多事没说或者他在错误地引导我们。”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又去审了。

    陈飞看了看众人道:“排查在12点前结束,各部队撤出县城后,在外围给我扎个口袋,每个进出县城的人都要查,如果发现问题最好能盯上,如果不行,再抓。”

    “师长,能不能给我一些人马?”朱三道。

    “行,你要多少?”陈飞道。

    “你都不问我干啥?”朱三抓了抓头皮道,本来长发,现在剃了个平头,朱三这老道长还真不习惯。

    “哦,你要干啥?”陈飞道,众人一听都想笑,但是陈飞一脸严肃,大家只能憋着。

    “我想去附近的山头转转,这里道观这么多,说不定也是可以藏人的.”朱三道。

    “嗯,可以,唐兵你安排一下,一个营够吗?”陈飞道。

    “可以。”朱三回道。

    “是!”唐兵回道。

    “那就先这样,有消息马上通报,警察,保安团发现敌踪,不要行动,让我们来,这帮人都是厉害角色,不要做无谓的牺牲。”陈飞道。

    “是!明白!”“好的,好的。”众人回道,马上就散了。

    “黄县长,告诉老百姓,封锁到12点结束,希望理解。”陈飞对刚要离开的黄县长道。

    “好的,好的,大家能理解。”黄县长道。

    陈飞点点头,黄县长见陈飞没事了,就离开。

    陈飞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把整个事情想了一遍,这个叫格格的女人很不一般啊,刚把柯翰林抓了,她就马上布置暗杀行动,为什么?为今后潜伏更加顺利,那也不对,她完全可以不管不顾,一走了之,换个身份再来重庆,而柯翰林总要放的,而且她还能布置机关,让进入她家的人全部炸死,手段可是非常残忍啊,为什么,为什么······她弄出这么大动静干什么,真把陈飞杀了还好,现在······

    陈飞想肯定有什么事他不知道的。

    “报告!”陈芳进来道。

    “嗯,什么事?”陈飞道。

    “师长,cc系的人来了。”陈芳道。

    “cc系?中统来干嘛?动作比军统还快,叫他们进来吧。”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请了。

    不一会儿,进来二名穿黑灰色中山装的中年人,二人向陈飞敬礼,其中一名道:“陈将军,我们是中统的,我叫过飞云,他叫胡森。”

    “哦,你们有什么事吗?”陈飞奇怪地道。

    过飞云和胡森相互看了一眼道:“陈将军跟杜宜清很熟吗?”

    “刚认识啊,怎么了,有事直说。”陈飞道。

    “我们跟踪杜宜清弟弟杜清平有一段时间了,他可能是西南方面最大的大麻贩子,可是他在去年被土匪打死了,不过杜清平有一笔庞大的毒货,现在也不知所踪了,我们近段时间一直盯着杜宜清,但没有发现什么,他应该只是普通商人。”过飞云道。

    “哦,中统也缉毒吗?你们的任务不是对付汪伪特务吗?”陈飞道。

    “陈将军,缉毒也是我们的主要任务。”胡森道。

    “哦,那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陈飞道。

    “是这样,陈将军赶走了兵痞,我们想进杜家庄园搜查。”过飞云道。

    “嗯,那你们去好了,我只是在这里驻军,这种案子我不会管的。”陈飞道。

    “陈将军,我们进不去,有你们一个连战士守卫,任何人没有你们情报处长手令,都进不去,我们怀疑那帮兵痞的动机,为什么杜清平一死,就有人上门······”过飞云道。

    陈飞一愣,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哦,我说······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们再这里有多少人?”

    “有十二人,陈将军需要随时可以从重庆调。”胡森道。

    陈飞点点头道:“我倒不需要,你把你们的人集中一下在这里,不要分散,我们随时可以行动,我还要处理几件事。“

    “是,陈将军,我们汇报过徐副局长,一切听将军安排,这几日我们局长也会赶过来,还有,将军,杜清平这人跟军统有关系,希望将军对军统方面······”过飞云道。

    陈飞想了想,这二人把事情都说了,应该和他们徐恩曾商量过,可能他们认为一家干不了加上我这事可能成。

    “妈的,如果军统有份,看我不好好说说戴笠。”陈飞恶狠狠地道。

    “谢谢,陈将军。”过飞云道。

    陈飞点点头,转身回老街办公室了,出了县府,陈飞悄悄对王亮道:“把杜宜清找来,悄悄的。”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安排了。

    陈飞刚到办公室,就见三位夫人翘首以待。

    “陈飞,现在怎么样?”何文娟过来道。

    “事情有点复杂,这柯公子被人利用惨了,这事有点大。”陈飞道。

    “除了这次暗杀,还有事?”何文娟不解道。

    陈飞点点头,但他没说话。

    “陈师长······”张乐怡看着陈飞进来道。

    “宋夫人,柯翰林的事,你再等等,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弄清楚,不过事情有点复杂,宋夫人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陈飞道。

    “帮忙?”张乐怡一愣。

    “哎,直说吧,这事现在牵扯了军统,中统,日伪几方势力,宋夫人你在我这里坐阵,我就可以相互牵制调节,不怕各方面急红了眼,大开杀戒。”陈飞道。

    “这么严重?”郭美佳道。

    “里面有利益关系?”陈飞回道,他现在还没弄清楚真相,也不能乱说。

    “报告!”王亮进来道,陈飞回头看了看王亮,王亮用手指了指旁边,意思杜老板来了,在旁边。

    “先这样,我去去就来。”陈飞边说边走了。

    三人相互看了看,都一脸无奈的表情。

    “杜老板来了。”陈飞笑着进来道。

    “将军好啊,有事,有事你尽管吩咐就是了。”杜老板笑眯眯道。

    “嗯,有事,关于令弟杜清平你知道多少?”陈飞道。

    “清平?他去年被土匪枪杀了,怎么,他······”杜老板不解道。

    “我直说了,杜老板,中统盯上你弟弟有段时间了,他应该在贩卖大麻,而且还有一笔资金在你弟弟手上······”陈飞看着杜老板道。

    “啊,这,这这我真不知道,多少钱啊?”杜老板吃惊道。

    “很大一笔钱,我怀疑兵痞上你家可能来找这笔钱的。”陈飞道。

    “您是说,钱在庄园里?”杜老板道。

    陈飞点点头。

    “那将军,咱们先去找啊。”杜老板道。

    “现在,中统盯上了,不能只有我们去找了。”陈飞道。

    “将军的意思······”杜老板道,他也聪明马上知道陈飞又自己的想法。

    “师长,柯副营长来了。”陈飞道,陈飞同时也找了柯镇林。

    陈飞点点头道:“叫他进来吧。”

    “师长!”柯镇林进来向陈飞敬礼道。

    “嗯,刀疤,柯翰林有没有让你在庄园内找什么东西?”陈飞道。

    杜老板见柯镇林浑身哆嗦。

    “没有啊,只叫我占着庄园,没说要找什么东西啊。”柯镇林道、

    “对了,有个女人带着人倒是来找过几次,每次都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什么,不过,每次杜空手而归。”柯镇林道。

    陈飞想了想道:“现在我明白了,是有人在找这笔资金而占了杜家庄园,不过还好他们现在还没找到,怎么样?杜老板,你想想有可能藏钱的地方。”

    “这,我真不知道,要不咱们去庄园怎么样?”杜老板道。

    “师长,我看行,如果这笔钱真在庄园,杜老板也在,大不了咱把它拆了。”柯镇林道。

    陈飞想了想,有道理,只要拿到了钱,事情都应该会解决的,他马上道:“好,咱们去庄园,王亮通知警卫营和侦察营。”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杜老板,等等,我安排一下。”陈飞道。

    “好的,好的。”杜老板道。

    陈飞快步走到办公室道:“我长话短说。”

    发马上把事情详细跟三位夫人讲了一遍。

    三人听了都大惊,“那,那,陈师长现在怎么办?”郭美佳道。

    “我是这样想的,三位既然来了,能不能先给我拖住中统和即将到来的戴笠,不但要拖住,而且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等我找到钱再说。”陈飞道。

    “拖住戴笠?这,这有点难吧。”何文娟道。

    “因为中统这几个人说军统也有人参与贩卖大麻。”陈飞道。

    陈飞又道:“在这个地方能拖住戴笠非三位不可。”

    “行,我们一定能办到。”张乐怡坚定道。

    “好,我调特务营过来协助带一部电台随时可以联系,文娟你可以叫尚丽随时待命。”陈飞道。

    “好的,我明白了。”何文娟道。

    “陈师长,你不在,这部队谁主持,万一军统或中统要控制部队怎么办?”郭美佳还是很清醒的,陈飞不在,部队会怎么样谁也不清楚。

    陈飞看了看郭美佳笑道:“我会安排好的,放心,部队听文娟的。”

    “师长,离开啊,那二个王八蛋卸了一条腿都不知道,妈的,还真是硬茬。”三毛过来道。

    “嗯,这事再说,别死了就行。”陈飞道,“王亮,派人通知部队主官,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有什么问题可以来电报,不得擅自改变行动方案。”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安排人通知了。

    陈飞对三位夫人道:“中统在这里一共12人,我把他们统一安排在县府,我去通知他们过来,宋夫人,你们出面把他们软禁起来。”

    “好,我知道怎么做。”张乐怡道。这些军统,中统特务除了几个掌权的,张乐怡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陈飞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部队集结出发,好像县城众多部队一样,连杜财主和两个家丁也换上军装混在队伍里出发了。

    刚要走出老街,只见一战士飞快地过来对王亮道:“王副官,师长呢?”

    “什么事?”王亮道。

    “朱副处长在山上道观里发现一伙人,大约二十多人,形迹可疑,有男有女,朱副处长让我来问问师长,可不可以行动,或者叫师长过去看看。“一名战士道。

    “行,知道了,你等着。”王亮边说边跑向陈飞处,王亮和陈飞一沟通,陈飞一愣,还真在山上发现人了。

    陈飞想了想道:“走,先去山上。”

    “是!”王亮回道。

    陈飞率二个营赶到山上时已经快9点了。

    “师长,你来了。”朱三跑过来道。

    “什么情况?”陈飞道。

    “前面那个道观叫浮云观,我们准备进去时,发现门口有几个穿黑西服放哨的,我想这荒郊野外的,哪来穿西服的人,就派几个战士偷偷侦察了一下,里面有男有女在道观内空地上驻扎搭帐篷。”朱三道。

    “嗯,,先包围起来再说。”陈飞道。

    “已经包围了,就等你命令了。”朱三道。

    “好,既然碰到了,不管好人坏人,先抓起来再说,三毛准备喊话。”陈飞道。

    “喊话!又喊话!“三毛道。

    “万一是自己人呢?”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他跑上前持起汤姆逊冲锋枪向天空打了一梭子“哒哒哒~”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出来投降,三分钟后不出来,全部击毙!”三毛大喊道。

    三毛看了看手表,时间一点点过去,气氛越来越凝重。

    “师长,我看他们不会出来的,都是死硬派,直接炮轰算了。”三毛道。

    “要死人有个屁用,那是下策。”陈飞骂道,陈飞边骂边看了看手表,心想,希望这帮人能出来投降,如果是袭击他的那帮人最好了。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