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07章 疑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7章 疑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中午陈飞正睡得迷迷糊糊,尚丽敲门,陈飞应了一声,就起床了。

    尚丽进来道:“师长,军委会电话,委座的。”

    “啊!”陈飞吃了一惊,马上跑去通讯处了。

    陈飞跑到电话边想了想拿起电话道:“喂!”

    “陈师长稍等,马上接通委座办公室。“接线员道。

    不一会儿,委员长声音传来道:“喂,陈飞吗?”

    “校长,我是陈飞。”陈飞道。

    “嗯,柯翰林怎么回事?本来这事不应我来询问,但毕竟跟夫人有关,所以我来问问,你不要有压力。”委员长道。

    “校长,本来以为柯翰林就是谋杜家庄园小事,现在看来,他不光和伪政府里的人做生意,还可能为敌人牵线搭桥。”陈飞道。

    “什么,这么严重吗?你说说。”委员长道。

    “是的,不过请校长暂时保密,是这样······”陈飞详细地把罗南子的事跟校长说了一遍。

    委员长道:“小子可恶,行了,陈飞这事你办得好,我知道了,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挖出来,要不要叫戴笠过来帮忙?”

    “校长,不用,军统在我这里出现会引起敌人怀疑,校长,你放心,我肯定会抓住这个女人,我估计柯翰林也是被利用,等事情结束了,我会放了他。”陈飞道。

    “那样最好,有什么要我配合只管开口,柯家毕竟和宋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心里明白我就放心了。”委员长道。

    “校长,请您放心。”陈飞道。

    “嗯,好。”委员长就挂了电话。

    而陈飞挂了电话,有点哭笑不得,一国领袖,竟会为这种事,给陈飞打电话,可想宋家在朝中地位有多重,此时的重庆心心咖啡店内,蓝萍正在召开几个小队长开会,讨论老馒头发过来关于罗南子的事。

    “老馒头长官发过来信息说这个女人住在国都别墅群里,那是富人出没的地方,我们很难靠近。”梅晓婷道。

    “大姐,长官是命令活捉还是击毙?”柯烟雨道。

    “活捉,这个女人我见过很漂亮端庄,我有点不明白老馒头长官为什么对他感兴趣,听说这女人和宋家都有关系。”蓝萍道。

    “那大姐意思,再去问问?”柯烟雨道。

    “不,上级的命令,咱们不能质疑,尽量安排追踪吧,然后再想办法行动。”蓝萍道。

    众人点点头。

    “晓婷,这几天你给我盯着国都别墅群,找出这个女人的住处,你穿的体面点,不要让警察或者别墅里安保怀疑。”蓝萍道。

    “是!”梅晓婷回道。

    “烟雨,你安排二辆车,追踪要用。”蓝萍道。

    “是!”柯烟雨回道。

    蓝萍想了想又安排几辆黄包车备用,并加派了追踪人手,这次重庆组算是倾巢出动了,蓝萍想,这样的女人肯定不好对付,小心为上策。

    在酆都陈飞办公室。

    “三毛把那个柯镇林去带过来、”陈飞道。

    “是!”三毛道。

    不一会儿,二嘎推着一个高大的年轻军官过来。

    这人左脸眼睛下一条长长的刀疤,本来英俊的脸,却变得有点狰狞。

    柯镇林可是饿得站都站不稳,这几天,每天一个馒头,一碗水,让他这个铮铮汉子,饿得像条病猫一样。

    “三毛,让他坐吧。”陈飞见了道。

    三毛拿过一把椅子,放在柯镇林身后道:“坐吧。”

    “干你娘,有屁快放,老子还要睡觉。”柯镇林虽然有气无力,但豪气不减,特别是一双眼睛,很是坚定,怪不得老馒头说此人不错。

    “柯镇林是吧,我叫陈飞。”陈飞边说边掏出一根烟给他自己也点上一根。

    柯镇林连忙掏出火柴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仿佛在吸人间美食一般,陈飞一愣,才多大这烟瘾倒不小。

    “你这刀疤怎么来的?”陈飞道。

    “鬼子刺刀划的,怎么了碍着你事了?呵呵”柯镇林嚣张的道。

    “干嘛不上前线,反而去骚扰当地的乡绅?”,陈飞道。

    柯镇林想了想道:“没人没武器怎么上?”

    “哦,还是回来吃大户比较好,是吧。”陈飞道。

    “没有,是我大哥说这杜财主有钱,向他拿点,慰问一下抗日英雄应该的。”柯镇林道。

    “是啊,原来是你大哥叫你去的,听说你家在云南也是大户啊,怎么不去云南。”陈飞道。

    “我想叫大哥想想办法,叫他给重庆政府说说给我点人马,接着跟鬼子干。”柯镇林道。

    “嗯,有种,鬼子不好打啊。”陈飞道。

    “是啊,妈的,一个团快二千人,二天功夫就打光了,这他娘的,叫我怎么回云南去见这些兄弟们的乡亲父老啊。”柯镇林抱着头,非常难过地道。

    陈飞就见不得这种汉子难受,对三毛道:“给柯镇林拿点吃的。“

    柯镇林一愣道:“我知道大哥忽悠我,他想占杜宅,不过只要能给我人马,我认了。”

    陈飞点点头道:“留下了跟我干吧。”

    柯镇林又一愣道:“你会要我?”

    “为什么不要,你杀鬼子,是条汉子。咱们独立师就要你这种人,不过进了独立师这纪律不是你说了算,得我说了算。“陈飞又道。

    柯镇林看着陈飞轻声说了一句:“只要带我杀鬼子,忠不忠看行动。”

    “行,就要你这句话,不过你这个中校先去侦察营给西瓜当副手怎么样?”陈飞道。

    “行,只要是你看得起我。”柯镇林这回大声道。

    “那个,那个······”柯镇林想说又不敢说。

    “是不是你大哥柯翰林的事?”陈飞道。

    “嗯。”柯镇林道。

    “柯刀疤,你大哥的事,师长清楚,来来,先垫垫肚子。”三毛进来道,他拿着二个馒头,一碗稀饭。

    “柯刀疤?”陈飞听了哈哈一笑,这么快就有绰号了?

    “呵呵,没事,刀疤就刀疤,听着还挺顺耳的。”柯镇林边狼吞虎咽地吃着边道。

    “你大哥事不小,不过最终还是会放了他,因为他可是宋家的旁系。”陈飞道。

    “师长,我大哥人不坏。”刀疤道。

    “嗯,只要不通敌,这个原则问题,我不难为他。”陈飞道。

    “谢谢,师长。”刀疤道。

    陈飞拍拍刀疤肩膀笑了笑道:“三毛让西瓜安排一下柯副营长。”

    “是!”三毛回道马上带柯镇林回去了。

    陈飞看着柯镇林背影想这条汉子,心里记着鬼子的仇,只要触动一下他的内心,就能以命相托,不像他兄弟,奸商一个。

    第二天上午,王亮带着陈芳,朱三,还有一大批粮食回来了。

    陈飞那个高兴,直夸路子恒这个袍哥老大的爹不错,是自己兄弟,夸得同时回来的路子恒直抓头皮,尴尬的不得了。

    “王亮,好了吗?”陈飞高兴地对着王亮道。

    “好了,师长,全好了,呵呵。”王亮笑道。

    “师长”旁边的陈芳道

    “好,这下尚丽轻松了,哈哈~”陈飞笑道,其实他见陈芳也尴尬,只能哈哈一笑了之。

    “陈将军。”旁边的朱三也道,陈飞看了看朱三笑了笑道:“都出去,我跟朱道长谈谈。”

    “是!”众人大喊一声都出去了。

    “来,坐!”陈飞边说边请朱三坐下,朱三坐下,陈飞马上递上一根烟又道:“老哥来我们师吧,你可是人才啊。”

    “陈将军,我是个道士,再说年纪也大了,这当兵的事······”朱三尴尬地道。

    “哎,现在国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老哥虽说是道门中人,但为国为民也是你的职责。”陈飞道。

    朱三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将军,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嗯,我考虑到了,所以把老哥安排咱情报处,搞情报,不用太大体力,而是要用脑,这点刚适合你啊。”陈飞笑道。

    “将军,来时想好了,跟你道个别,可是将军你诚心相邀,就当扶助圣母圣主了。”朱三道。

    “圣母,圣主······”陈飞一愣道,原来朱三是这么想的。

    “呵呵,你能留下来就行,哈哈。”陈飞笑道。

    “哎,要不是王亮硬拉着,我早走了。”朱三道。

    “哈哈,王亮立功了,哈哈,晚上一起尝尝这里的美食。”陈飞高兴地道。

    “行,反正都听你的。”朱三也是听了美食走不动道的主。

    这天晚上,陈飞叫三毛到何记饭庄叫了三桌菜,把在家的营长以上都叫来欢迎新兄弟加入。

    老馒头把朱三安排在情报处副处长,少校军衔,专门负责各路情报来源的分析,不过现在只能慢慢适应,这让张宁可以重点接手培养行动队了。

    这晚,众人都喝得迷迷糊糊,那个热闹劲独立师好久没有过了,主要是王亮回来,陈飞高兴。

    陈飞走出会餐的仓库,看着干净整齐的老街,又看看天上的星星,掏出烟,这时后面“咔擦!”一声,陈飞回头一看,陈芳举着一个打火机,陈飞笑了笑点上。陈飞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道:“怎么样,吃饱了吗?”

    “嗯,就是太辣了。”陈芳也笑道。

    “给,送你的。”陈芳道,陈芳递上打火机。

    “嗯,这东西不错,舶来货。”陈飞边说边接过,看了看,用煤油的,很精致,机身金黄色,估计涂了金珀。

    “这太金贵了吧。”陈飞道,他感觉这打火机可能值今晚上聚餐的费用。

    “不贵,只要你喜欢就行。”陈芳道。

    “哦,喜欢是喜欢,可是······”陈飞抬头看着陈芳。

    陈芳的脸马上红了起来道:“喜欢就好,我走了。”就小跑起来。

    陈飞摇摇头,暗骂道,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呵呵~”陈飞听到笑声一回头,只见老馒头正笑嘻嘻地过来。

    “刚才小陈怎么跑了?”老馒头故意道。

    “去,去,去,不去吃喝干什么?”陈飞道。

    “重庆来电,蓝萍盯不上罗南子,这女人一直没有出现,不好下手。”老馒头道。

    “这不是很好啊,直接进门不就得了。‘’陈飞道

    老大国都别墅群你叫蓝萍进去抓人?他又不是军统。”老馒头白了陈飞一眼道。

    “国都别墅群,很有名吗?”陈飞道。

    “有名,都是像柯翰林那样的富人,高官住的,警卫不是一般的严,平常人进都进不去,能进去也要有人来接。蓝萍派人进去,没一会儿就被请出来了。”老馒头道。

    “哦,那等她出来抓,她不会一直不出来吧。”陈飞道。

    “就是没出来,现在主要是不能跟踪上······”老馒头道。

    “那怎么办,要不我去趟直接抓了?”陈飞道。

    “那样最好······”老馒头阴阳怪气地道。

    “操,你不要脸,我还要······对了,那别墅还住着谁,有没有认识的?”陈飞道。

    “呵呵,有,关系不错,跟罗南子住得也近。”老馒头道。

    “谁啊?”陈飞道。

    “孔二小姐。”老馒头道。

    “是吗?晚上我跟她聊聊,妈的,送二趟货了,钱只给了一半。”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道:“你能出面沟通最好,这个孔二小姐也不经常住,只要能让她租给我们一段时间就行。”

    陈飞又点了一支烟道:“老馒头,那这个罗南子的详细简历有了吗?”

    “这个女人从36年开始一直跟着柯镇林,而之前的资料可以说没有,只知道留过洋,祖籍哪里不知道,不过听柯翰林说,她一口京片子。”老馒头道。

    “神秘人物啊,在哪里留洋?”陈飞道。

    “德国。”老馒头道。

    陈飞想这女人有问题是一定的,但不知道是什么人,留在重庆在收集什么情报,到底她周围还有多少人,他边想边走回办公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