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05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5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顿饭倒吃得痛快淋漓,何记饭庄的菜算是不错了,众人都说三毛无理取闹,惹得三毛不好意思也哈哈大笑,并主动掏钱付款。

    “三毛,这回是你最主动的一次了。”陈飞笑道。

    “哎,师长,咱是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哈哈哈~”三毛笑道。

    “哈哈哈~”又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下午陈飞刚准备休息一下,老馒头进来了。

    “有事?”陈飞道。

    “哦,你不是派人让我调查董家镇,彭家坝杜老板家的事吗?”老馒头道。

    “这么快有结果了?”陈飞道。

    “我也是大致打听了一下,具体准备明天去看看,不过里面好像有很多门道。”老馒头边说边掏出烟点上递给陈飞一支,二人都点上。

    “门道?很复杂吗?”陈飞道。

    “张乐怡,知道不?”老馒头道。

    陈飞摇摇头:“不知道呀,是哪家达官贵人?”

    “宋家,宋子文的老婆。”老馒头道。

    “不对啊,宋部长,听说名声不错,跟何家大哥关系也不错啊。”陈飞不解道。

    “老丈人张谋之的外甥,估计是这件事的主谋。”老馒头道。

    “这事你也能查到,呵呵,你可真是······”陈飞笑道。

    “查什么查,这是几个乡绅大概都知道,只是都不敢明说罢了。”老馒头道。

    “哦。”陈飞点点头道。

    “我再仔细调查一下,你心里也有个准备。”老馒头道。

    陈飞也不答话,抽了几口烟、

    过了一会,陈飞道:“看看情况再说。“

    老馒头点点头就出去了。

    陈飞想,国难当头,破事多,不想了,睡觉。

    第二天上午,陈飞来到镇外的各团驻地,对各团进行了训话,主要还是鬼子还在,兄弟们不能放松警戒,多加训练,准备再战,同时强调部队在驻地的纪律,总不能一直不让战士们出营地吧。

    中午陈飞在一团老狗处吃了午饭,下午陈飞来到重机枪营,陈飞想让野牛去特务营,毕竟野牛也是跟着陈飞从上海一路战过来的,战斗经验,战场发挥都算是可以,也能让陈飞放心,毕竟特务营是直属部队,战斗力差会影响战局。

    “师长,那重机枪营怎么办?”野牛耿直道。

    “你提拔一个,怎么样?”陈飞道。

    “那就王富吧,都是88师出来的老兵。”野牛道。

    “行,我知道都是老兄弟了,你放心,我更加放心。”陈飞道。

    “是!”野牛道。

    “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老馒头进来道。

    “是啊,我把野牛调特务营,原来的营长你安排一下。”陈飞道。

    老馒头一愣,点点头道:“好的,我安排,等他们从重庆回来,我马上办。”

    “找我是不是昨天的事。”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

    旁边的野牛一见二人有要事要谈,马上一挥手,把警卫和重机枪营的几个战士都清退了。

    “杜家庄园是一共六百名左右溃兵,各地都有,领头的柯镇林少校原云南部队的,地方部队,姥姥不痛,舅舅不爱的,长官又死了,上峰又没有命令,退到附近就被人一诱惑,造成了现在这局面。”老馒头道。

    “谁诱惑?”陈飞道。

    “柯翰林,听说是堂兄弟,这个柯翰林是张谋之妹妹张谋芬的儿子,张谋芬早期嫁入云南大户柯家。”老馒头道。

    “哦,这个柯翰林想并吞杜家。”陈飞道。

    “这倒没有,只是想谋杜家庄园。”老馒头道。

    “嗯,那你怎么看?”陈飞道。

    “杜财主我接触过了,家有良田千顷,存粮大大的有,我看帮帮他······”老馒头道。

    “有粮就行,这几天给我把在杜家这帮抓了再说。”陈飞道

    “行,听说这庄园规模很大,而且为了防土匪建的,易守难攻,我想想办法智取一下。”老馒头道。

    “好,不行的话,把炮营拉上去,几十门迫击炮一轰,我就不信这帮溃兵能顶得住。”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道:“嗯,我看看,能收编就收编,不能收编都发配到老张头运输队去。”

    陈飞点点头,老馒头办事他不用操心。

    “只是那个柯翰林到时候你自己处理。”老馒头道。

    “妈的,有粮食,管他柯翰林,张翰林,如果来捣乱,一起抓。”陈飞道。

    “再说了,他有孔二小姐嚣张跋扈?借他二个胆都不敢。”陈飞又道。

    “也是,那行,我回去了。”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

    晚上陈飞把黄县长和杜财主找来。

    “黄县长,你妈的,这是想害我啊~这柯翰林可是宋家的人。”陈飞盯着黄县长道。

    “陈将军,陈将军,我和杜财主真是没办法,绝没有给将军下套的意思,陈将军你肯定也会调查,这事一目了然了。”黄县长连忙道。

    杜财主是吓得脸色苍白,不知怎么讲了。

    陈飞看了看二位道:“嗯,事呢,是这么个事,这几天我就动手,到时候杜财主的粮食可别忘了,我也要顶着各方的压力的。”

    “那是,那是,放心,陈将军绝不会让你白干的,保证让你和那个老馒头长官满意。”杜财主马上道。

    “我就知道陈将军能帮你。”黄县长道。

    “黄县长,你拿了杜老板多少好处?这么帮他说话。”陈飞道。

    “哎,不满陈将军,杜老板答应给本地学校所有孩子一套过冬的棉衣,这样能让孩子们好过冬,再说也算是统一制服了。”黄县长道。

    “哎,黄县长为我奔波,我心里知道,其实没有办成,我也准备给孩子们置办的,只是这帮兵痞实在太欺负人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杜财主也渐渐放开了心态道。

    二人这么一说,倒让陈飞刮目相看,昨天,今天看了一下酆都县城五云镇,倒真是非常整齐干净,街铺林立,民生看上去也非常淳朴,估计这些都和这位县长有关吧。

    陈飞掏出烟分给二人,二人一愣,同时接过,陈飞帮他们点上,这让他们受惊若宠。

    “你作为县长,能为民着想,真是不错,你作为乡绅,能为民出钱出力,更不错,本来这帮兵痞晚上就给你们办了,但这董家镇靠近忠县有点远,所以,放心,这二三天肯定解决,如果哪个不长眼的找你们麻烦,叫他们来找我。”陈飞道。

    二人马上起身给陈飞鞠躬了,黄县长道:“谢谢将军,谢谢将军。”

    杜财主也道:“只有将军吩咐,一定赴汤蹈火。”好像二人遇到了知音一般。

    陈飞摆摆手道:“行了,不用谢,我也不是白干的,三毛去炊事班弄几个菜,我和二位喝一杯。“,同时对二人道,“谁都不要推辞,晚上虽然没有精致的菜肴,但酒管够,你们二人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哈哈~”

    二人又是一愣,同时激动的不得了,能和陈将军交上朋友,算是祖上烧高香了,只是他们不知道陈飞跟他们交上关系,今后再这里,招兵也好,购粮也罢,都事半功倍了。

    陈飞又叫二嘎叫上老馒头,四人推杯换盏,一直到半夜。

    第二天一早,老馒头带着一团和炮营就兵发董家镇了。

    而陈飞待着无聊,想去见识一下这鬼城倒是什么样的。陈飞带着三毛和他的警卫营说是部队去山上训练,而实侧去游山玩水了。

    县城东边有座平都山,而山内就是所谓鬼都冥界了,什么黄泉路,鬼门关,奈何桥都在此山中,山中还有不少寺庙道观。

    “师长,这里到底是信佛祖还是元始天尊啊?”三毛道。

    “这我倒真不知道,反正你信什么就是什么,好像都有十八层地狱这一说,咱也就一看,信不信随你。”陈飞道,

    “哈哈,老子什么都不信,人死卵朝天,哈哈~”三毛笑道。

    “哦,现在胆子大了嘛,当初是谁喊着要拜朱三为师的。”陈飞道。

    “啊呀,对啊,我师父也该回来了吧,这点小伤都休息好几个月了。”三毛故意转移话题道。

    陈飞微微一笑,三毛也只是嘴硬,其实伸手不错的三毛还真最怕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

    整整一天,陈飞等人都在平都山里打转,虽然没有内行人给陈飞讲解,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心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他娘的谁想出来的。

    下午,陈飞等人刚到师部,尚丽就进来:“师长,军委会来电,拨给我师的补充兵源已经出发,共计3000名,都是四川子弟。”尚丽道。

    陈飞点点头:“有兵源不错了,你通知一下唐兵,准备接收,顺便也告诉老馒头一声。”

    “是!”尚丽道。

    第二天中午,杜财主亲自押着十车粮食送进了军需处,把陈飞高兴的一个劲说没白认这个老大哥。

    第三天晚上老馒头回来了,他走进陈飞办公室。

    “都解决了?”陈飞见进来老馒头道。

    “哦,一共带回来578名,死了几个,老套筒步枪18支,三八大盖6支,汉阳造,正中式56支,手榴弹十七颗,子弹186粒。”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对三毛道:“三毛去通知杜财主,溃兵都解决了,叫他可以回去了,对了,把18支老套筒送给他,子弹也带上。”

    “是!”三毛回道。

    “这批人我打算连夜打散送各团和运输队了,那个领头的柯镇林有点意思,你见见?”老馒头道。

    “哦,怎么说?”陈飞道。

    老馒头想了想道:“应该是不错的军官,只是没找到好的部队,好的长官,埋没了,有点自暴自弃。”

    “是吗?还是人才?”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

    “嗯,那就先关着,杀杀他的锐气再说。”陈飞道。

    “行,明天我跟杜财主再去谈谈粮食的问题。”老馒头道。

    “哦,已经送来了十车。”陈飞道。

    “妈的,怎么够,你是没看见这庄园,那个漂亮,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老馒头道。

    “是吗?比成都郭财主家还好?”陈飞道。

    “郭财主家太小了,人家怪不得说是庄园,那个大,那个精致,有空你去看看就知道了。”老馒头道。

    “哦,奶奶的,昨天送来十车,我激动的,这事你去好好谈,总得拿出点诚意吧。”陈飞咬牙道。

    “这个也是老狐狸,估计不见兔子不撤鹰,现在事办完了,应该能出点血。”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道:“行了,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这几天太累了。”

    老馒头点点头就回情报处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二嘎跑进来道:“师长,外面有个人要见你,说是宋子文部长亲戚。”

    陈飞心想,这么快就来了,“叫他进来吧。”

    “是!”二嘎回道。

    不一会儿,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进来,西服革履,皮革铮亮,人也很精神,仪表堂堂,一看就有豪门大家风范。

    “陈师长,你好,我叫柯翰林,宋子文部长是我姐夫。”柯翰林道。

    陈飞抬头认真看了看他,心想,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嗯,你有事?”陈飞道。

    “是这样,陈师长,前天,我堂哥柯镇林被贵部抓了,我想来问个缘由。”柯翰林道。

    陈飞点点头道:“不错,是抓了,扰乱杜家,那个杜财主告到我地方了,我这个当地驻军本不该管,但杜财主能给我粮食,那,这事,我得管了。”陈飞把事情直接说了,看你怎么办。

    柯翰林一皱眉头道:“陈师长,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把我堂哥先放了。”

    “不能,咱俩不熟,你在我这里没面子,除非你能给我大批粮食。”陈飞道。

    柯翰林也没生气,轻轻一笑道:“那陈师长,打算怎么处置我堂哥呢?”

    “这是我的事,不用跟你汇报吧,如果是你堂哥的事,那就请回吧,这个柯镇林还要待一段时间。”陈飞道。

    柯翰林一愣,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冲的少将师长,多少将军在他面前都是低头哈腰地,这个陈飞真有传说中这么厉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