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03章 酆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3章 酆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路子恒六团撤到渡口还有七百多人,原来六团虽然经过相互补充,但还是有近2000人,现在······

    唐兵一见快速赶到六团马上道:“快走!”

    “旅长,我还有一个营在阻击。”路子恒大喊。

    “先过桥,不然桥都让鬼子重炮给炸光了。”唐兵着急道。

    “轰!”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众战士都回头观望,应该是四号点的阻击**爆炸了。

    “走!”唐兵拉起路子恒飞快地跑向软桥。

    重庆侍卫室秘书处何文娟终于又接到通报,说是工事区后面山区正在发生激战,何文娟提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至少**师还在战斗,可是山区后面是长江,陈飞一定有办法的,何文娟坚信。

    她接通心心咖啡店,马上把情报告诉了关露。

    关露一听,心里一紧,马上道:“大姐,我要做点什么?”

    何文娟一愣,她不知道怎么安排,但想了想都:“关露,把我们在宜昌包括重庆附近的所有能调动人员都调动起来,等我通知。”

    “好的,大姐,我马上办,等你通知。”关露回道。

    何文娟放下电话,心想,陈飞是我的丈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被鬼子抓了,也要拼命夺回来。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的惊慌失措过去了,接下来她干的事很多,如果长时间没有陈飞消息,她将辞退工作,全力寻找陈飞。

    在北岸渡口,唐兵和路子恒终于见到陈飞。

    “师长!”路子恒见到陈飞马上道

    “好,辛苦了!”陈飞拍了拍路子恒肩膀,他看了看六团剩下的战士,向众战士敬了个礼,六团全体战士回礼。

    “师长,二营长还在阻击。”路子恒轻声道。

    陈飞点点头道:“都是好样的。”他其实也不知怎么回答。

    任何一支掩护主力撤退的部队都是英雄,只是能活下来的机会太小了。

    “看,二营长!”不知谁喊了一句。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二营长带着三四十个战士正在向软桥狂奔,后面倒没有鬼子追击。

    “好,他奶奶的,二营长英勇,你路子恒也了不起。”陈飞高兴地道。

    路子恒看着对岸,眼中充满了泪花。

    “部队,走,进山!”陈飞大喊道,又看了看唐兵,唐兵点点头,他看着二营长带着众战士跑过渡口,对旁边的工兵营长道,“拆了吧!”

    “是!”郭营长回道,马上安排战士拆桥了。

    二十分钟后鬼子的追击部队赶到渡口,看着空无一人的江边,只能望江兴叹,不一会儿,侦察斥候过来报告说重庆军通过软桥过江了,消息传到11军指挥部,圆部司令一听也只能大骂重庆军陈飞狡猾狡猾的。

    而在丛林中,**师倒是轻松了许多。

    “师长,可以打开电台和重庆方面联络了吗?”尚丽过来道。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8点30分,他抬头道:“九点钟吧,部队开始休息时再发报,并要求提供驻地。”

    “是!”尚丽回道。

    老馒头过来道:“我们在哪里了?”

    “应该是七里冲,再坚持半小时,在八斗方村休息。”陈飞道。

    “好的,好的,这次太险了。”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边走边道:“总算闯出来了,不是吗?”

    “哎~你啊,杀鬼子是对的,但这么多兄弟跟着你······”老馒头欲言又止。

    陈飞看了看老馒头道:“打鬼子对的就行,什么事都没有,可能一帆风顺吗,何况是战争。”

    老馒头苦笑了一下道:“可能是我心里想着大伙,把大事给······”

    陈飞搂起老馒头肩膀道:“你是为大家好,我知道,现在有了家底想求稳,但我心想还是想着怎么多杀鬼子。”

    老馒头侧过头,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会心地笑了笑,不知不觉,道了八斗方村、

    “何参谋长,命令部队修整。”陈飞大喊。

    八斗方村一个普通的山间小村,村间小道两旁,种着零碎的豌豆和蚕豆,几堆土坡上布满了金银花,阵阵清香沁人心脾,三五个小孩在村口田间你追我赶,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师近万人的部队进入山村,让村民们很是害怕,都是尸山血海滚出来的汉子,怎能不让人生畏。

    “命令部队不许打扰村民,通知老张头埋锅造饭,各部队都洗漱一下。”陈飞对三毛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重庆何文娟虽然心里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脸上并没有太多表露。

    “叮铃铃~”何文娟马上抓起了电话。

    “喂,是何秘书吗?”电话那头是重炮团黄团长。

    “哦,你是哪位?”何文娟平静地道。

    “我是**师重炮团的黄水土。”黄团长大喊道。

    “啊,黄团长,陈飞在哪里,他没事吧!”何文娟不禁大声道。

    “啊呀,可算找到何秘书了,撤出来的时候师长还在工事区,听18军说,昨晚工事区打了一夜,师长怎么样了?”黄团长着急道。

    何文娟一愣马上道:“你撤出来时,陈师长跟你交代了什么没有?”

    “没有,昨天炮击完成了,何参谋长命令我转移到重庆周边待命,等师部通知,我也急,所以······”黄团长道。

    “嗯,我现在也不知道**师在哪里,我收到消息,马上通知陈飞联系你。”何文娟道。

    “好,好,那谢谢何秘书了。”黄团长道,说完就挂了电话。他也只能向何文娟打听情况。

    陈飞你在哪里啊,我的心都为你碎了,何文娟用力捏着电话久久不能放下。

    委员长办公室。

    “委座,陈飞**师现在还不见踪迹,会不会······”陈诚将军担心地道。

    委员长摇摇手道:“陈飞早就看透鬼子迟早要占领宜昌,他肯定有自己的安排,放心吧,马上会有消息了。”

    “可是昨晚,18军**师和鬼子打得非常激烈,鬼子从四面八方包围**师,我怕······”陈诚将军又道。

    “呵呵,四面八方,不是还有长江吗?”委员长笑道。

    “那委座的意思陈飞借水遁了?”陈诚吃惊道。

    “哈哈,这小子,给自己安排好了退路,这事戴笠早就告诉我了,他们把好几条山道都封了,人家山民都告到县长那里了,还是戴笠出面解决的。”委员长道。

    “哦,我说呢,那他们接到命令怎么还不马上撤退,还要跟鬼子拼上一天。”陈诚道。

    “嗯,年轻人,火气大嘛,这回算是小鬼子杀了杀他锐气。”委员长道。

    陈诚点点头

    “笃笃笃~”

    “报告!”一名秘书进来道。

    “进来”委员长道

    “报告委员长,**师急电。”秘书道。

    “看看,这不是来了么。呵呵。”委员长笑道。

    “念!”委员长又道。

    “部队突围成功,已过长江,现在驻扎八方斗村,请指示,**师,陈飞。”秘书道。

    委员长起身看了看地图,秘书秘书上前指出八方斗村位置。

    “哦,部队动作很快嘛,命令**师进驻酆都县吧。”委员长道。

    “是!”秘书道,向委座敬礼就去通知了。

    “呵呵,委座,您这是要让陈飞到鬼城走一趟啊?”陈诚笑道。

    “哈哈哈~”二人都同时会心大笑。

    何文娟接到**师进驻酆都的通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对陈飞的思念,而通知完关露,让她感觉到自己和关露从此连在一起了。

    酆都县东连忠县,北接垫江,西毗涪陵,南界彭水,是湖北进入重庆市通道之一。

    陈飞**师进入五云镇,当地政府早就接到命令县长协同政府官员出镇相迎。

    陈飞和县长大人客气了一番,马上把这种官场联络感情的任务交给了何文斌。

    驻地在镇外大户人家的几个粮仓库,就是暂住的部队落脚点,当地政府还送来了大批鸡鸭鱼肉,虽然都不是很富裕,但县政府还是大量采购一批,算是慰问抗日战士了。

    师部和警卫营驻地在一个叫杜宜清的大地主的商号仓库里,非常干净宽敞,而且临老街,老街虽然用石板铺成,但宽广整齐,开二辆小轿车都没有问题。

    陈飞对县政府的安排很满意,毕竟现在日寇临近,这里也是鬼子轰炸范围。

    “师长!”唐兵进来道。

    “嗯,部队都安顿好了?”陈飞道。

    “都住下了,县政府说先住着,马上在镇边建个军营。”唐兵道。

    “部队伤员怎么样?”陈飞道。

    “**师现在9382人,包括451重伤,1300多人轻伤。”唐兵道。

    “明天马上安排送重伤员去重庆,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陈飞道。

    “嗯!”唐兵回道。

    “对了,明天安排何文斌,路子恒同去重庆,他们是当地人,叫他们弄些粮食和药品,顺便让他们把情况告诉何文娟,让她向何部长要些弹药补给。”陈飞道。

    “嘿嘿!师长高!”唐兵笑道。

    “部队经过大战,都是好战士了,但是训练还是不能断,特别要注意纪律,别让战士们在这里生事,如果发现要严惩不待,绝不姑息,长官也一样。”陈飞道。

    “我明白了。”唐兵道。

    唐兵刚走,老张头端着米饭,一大锅大杂烩过来。

    “师长,吃点。”老张头道。

    陈飞看了看老张头道:“老张头,为了他妈一些物资死了多少人!”

    “哎,师长,你不是当家的,不知柴米贵,说难听点,人死了可以再招,可这物资丢了,损失可就大了,我这也是没办法。”老张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

    陈飞掏出烟递给老张头道:“谁叫他娘的我们太穷了呢,对了,明天何参谋长去重庆,你也跟去,多采购些物资,咱们不是有钱吗,留着又不会下崽。”

    “行,师长,要不要和孙军医一起去,他一直说这不够,那不够的,这次去重庆多买点,随便让他去看看媳妇。”老张头道。

    “他明天也去送伤员到重庆,对了,把王亮他们接回来吧,都这么多天了,应该好了,在那里你问问老馒头,他知道。”陈飞道。

    “好的,好的,长官赶紧吃,快凉了。”老张头笑道。

    陈飞端起饭碗一看道:“怎么还有鸡肉啊,这是鸡肉吧?”

    “哦,县长大人送的,有不少,何参谋长叫我给各团分分,我给你留了一只好的,呵呵。”老张头笑道。

    陈飞一尝味道,真不错,那个鲜,马上狼吞虎咽起来。

    不一会儿,陈飞吃完一抹嘴道:“关于撤退时发出的动静引来鬼子,当事人仗打二十,关十天禁闭。”

    “啊,这,这,长官啊,你鸡汤都喝了,这能不能少打几下啊?”老张头道。

    陈飞看了看老张头道:“你关三天,执行吧。”

    老张头一愣,见没办法通融,就道:“好的,好的,长官,我这就让执法队执行。”

    说完马上收拾碗筷走了,陈飞看着老张头背影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有些东西不能全怪老张头,但有些事只能这么做,要让战士们知道,军需处在行动中拖了后腿,受处罚了。

    “报告!”尚丽进来道。

    “嗯,有事?”陈飞边说边掏出烟点上,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陈飞是深有体会了。

    “师长,关夫人来了,询问你的情况,表示很担心。”尚丽道。

    “哦,关露在重庆?”陈飞道。

    “是的,重庆利剑组的电台发的。”尚丽道。

    陈飞点点头回道:“一切安好,勿念!”

    “是!”尚丽回道。

    “对了,通讯处会不会太小了?”陈飞道。

    通讯处就在隔壁,只是陈飞觉得有点小,而且通讯处女兵不少。

    “师长,警卫营又划了一间让女兵睡觉的地方,放心吧。”尚丽笑道。

    陈飞点点头道:“在这里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大概会驻扎一段吧,有些事你提出来就会解决,不提,没人会知道,懂吗?”

    “懂了,师长!”尚丽回道。

    “虽然你现在代理通讯处长,不过通讯和情报二块的业务都要掌握,明白吗?”陈飞道。

    “明白!师长!”尚丽道。

    陈飞点点头,尚丽向陈飞敬礼就出去了。

    陈飞想成立一个机要处,王芳快回来了,但她实在太没经验了,尚丽应该是最好的人选,只是现在情报处,通讯处都离不开她,还是人才太少了,读过书的知识女性太缺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