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87章 办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7章 办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嗯,我想问问为什么要杀我,我感到很奇怪,前段日子我还为你们那个梅英说过几句好话,被校长禁足了几天,现在反过来你们现在要杀我,我不理解,总不能让我死得不明不白吧。”陈飞道。

    郭杏花邹了皱眉头道:“你认识梅英姐?”

    “是啊,早前,我在淞沪会战撤下来时,就认识了,我一向对贵党印象不错,连你们周副部长也来我家谈过事,怎么一眨眼就要我的命,贵党真是善变,好了,一下子你也回答不上来,坐着好好想想。”陈飞边说边起身。

    郭杏花一愣道:“你不管何司令了?”

    “何司令算个屁,我要管他?成都府都让他弄得鸡犬不宁了,巴不得你杀了他。”陈飞骂道。

    郭杏花无语了,听说他们还是亲戚,这陈飞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怎么办?怎么办?郭杏花一时间呆住了。

    而山间小道上猛龙队长注视前方,**师警卫营正快速过来,打还是不打,他很难决断。上级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救出郭科,现在问题是代价出去了,人还是救不出怎么办?

    猛龙咬咬牙只能命令撤退,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先机,虽然会得到上级的处罚,但他得为了二百多名队员负责。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师长,你不审审郭科?”三毛过来道,三毛以为他千辛万苦带回来郭科,师长一定会第一时间审问,但发现师长一点也没有要审的意思。

    陈飞笑了笑道:“不用,再过会儿吧,我得先和郭杏花过过招,这女人不简单。”

    “嗯,有点意思,三毛,今天你要和戴老板他们一起吧成都府翻个天,也要找出何司令。”老馒头道。

    “没有一点线索,像大海捞针一样。”三毛道。

    “先从郭家的产业中下手吧,希望何司令会没事。”老馒头道。

    “他肯定没事,他是郭杏花手中的棋子,不会这么轻易出事的。”陈飞笑道。

    “是,我马上就去。”三毛道,马上就出去了。

    “这活应该叫张宁去。”老馒头道。

    “哈哈,三毛嚣张,下手狠,张宁稳住,这个时候还是需要下手狠的人,动作快,动静大,效果反而好。”陈飞笑道。

    老馒头点点头道:“嗯,希望吧,郭家你打算怎么办?”

    陈飞想了想道:“这次来成都这么多事,先拿点利息吧,看看,如果下午三点之前三毛还没有动静,就把郭家端了。”

    “哈哈,听说郭家有不少米铺,这下部队又能解决一些了。”老馒头道。

    “你把郭杏花凉了这么长时间,不去再审审?”老馒头道。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七点了。

    “嗯,这个女人心里想的事情多,能力强,再等等,吃过早餐有力气了,再去会会她。”陈飞道。

    “你啊,行了,我去休息一下,这年纪大了,睡眠不足可是大事。”老馒头笑道。

    陈飞一听摇了摇头,笑了笑。

    一个小时后,陈飞走进郭杏花的房间。

    “怎么样?睡得好吗?”陈飞进来道。

    “谢谢将军,睡得很好。”郭杏花笑道。

    陈飞坐下掏出烟点上,郭杏花皱了皱眉头。

    “本来,我想叫我手下三毛来审审,但又一想不太好,毕竟你也是**上层人物,把你弄得神经病一样也不合适。”陈飞笑道。

    “将军也不用吓我,我敢进门,就不怕用刑。”郭杏花也笑道。

    “那是一定的,对了,昨晚你二哥也也到了,这个郭可是你们中央在上海的重要人物,下午三点,我也会把你父亲带来,你这一家算是快齐了,如果你大哥出现我也一起请过来了。”陈飞道。

    郭杏花一惊,她不是担心家人,干革命工作早就想着这一步了,但他怎么知道二哥在上海干过地下工作。

    “哦,那就太麻烦将军了。”郭杏花一脸平静地道。

    “呵呵,你也别嘴硬,我只是要知道为什么要杀我,这好回答吧。”陈飞道。

    “将军,我也不知道,你问了也白问。”郭杏花笑道。

    “嗯,那咱们就不用麻烦了,你我交手几次,过程细节都在我脑子里,这二天,我就把你送往重庆,让军委会跟你们上级去交涉吧。”陈飞起身道。

    “你比我想象中厉害,将军,你不会认为,我们杀不了你而放弃吧。”郭杏花道。

    “哈哈,郭小姐,你认为我会怕,你认为你们的人能杀了我?你也认为这是个笑话吧,哈哈!”陈飞笑道。

    陈飞笑得很开心,而且一副嘲笑的样子。

    郭杏**里一阵苦笑,因为陈飞说的是事实。

    “陈飞,陈将军,不错,大气,有魄力,我的任务完不成没关系,只要你能多杀鬼子也算为这个国家多出力了。”郭杏花虽然笑道,但一脸真诚。

    陈飞一愣,想了想道:“就冲你这句话,我不为难你,不过你二哥得告诉我一些问题,如果不说,我没有这么客气,还有下午就抄你家。”

    郭杏花惨笑了一下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何司令下落?”

    “哼,让他长长记性也好。”陈飞边说边起身就走了。

    陈飞想对于这种人用刑,没用的,她的信仰,理想都会让她坚持到最后,只是陈飞自己也不知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很佩服这样的女人。

    陈飞起身这一刻,就想好了,把这事交给重庆方面处理,相信**方面能拿出让他满意的答案,肯定是什么地方有误会,他一直相信周公,李公,梅英等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肯定不削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接连二次对陈飞接触,让郭杏花很是郁闷,她认为以自己的聪明,肯定会主导大局,哪怕在被陈飞关押时也能应对自如,现在看来,自己低估了对手,想想也是,不然陈飞怎么带领千军万马跟鬼子周旋,无奈的她只能等待相信组织上也正在想办法,让她摆脱困境。

    突然郭杏花想到错了,以前她布置任务或执行任务都安排退路,这次的退路是有但太难了,自己太急功近利了。

    陈飞不管郭杏花在想什么,反正人在我手里,看你怎么折腾,他来到关押郭科处。

    郭科刚醒来,他也是因为这几天赶路实在太累了。

    “醒了,坐!抽烟吗?”陈飞边说边掏烟道。

    “谢谢。”郭科接过烟,陈飞帮他点上。

    “计划不错,借刀杀我,只是我不明白,你在上海怎么来来成都了?”陈飞道。

    郭科想了想道:“我也不明白,呵呵,还要谢谢你,那会儿,缺少装备,都是你提供的,你对卢小姐真心不错。”

    “呵呵,知道就好,妈的,你就是个白眼狼,拿我好处,还要杀我。”陈飞笑道。

    “抱歉,抱歉,这不是各为其主嘛,对了,有吃的吗?”郭科道。

    陈飞想了想道:“卢南飞在哪里?”

    “调回延安了,应该在延安吧,具体现在在哪里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郭科道。

    陈飞点点头。

    “陈将军,不是我怕你,或者说被你抓了说软话,我在接任务后发了三份加急电报给上级,问缘由,但上级回复:杀之,我······”郭科道。

    陈飞没想到郭科这么坦白,反而弄得他不知怎么说好了,他算是明白了,要杀他的人在延安。

    “行,那就这样,饭菜马上送来,你妹妹也在我这里,待会一起聚聚。”陈飞边说边把整盒烟也留下了。

    郭科一愣,苦笑了一下,妹妹聪明过人,但那是没碰到像陈飞,戴笠这样更聪明的人。

    不一会儿,郭杏花被带了进来,二人一愣都苦笑了一下,没几分钟,郭学也被送进来,三人都相互看了看,一脸严肃。

    “吃点东西吧。”郭科道。

    “姐,现在我们怎么办?”郭学道。

    “我担心爹爹。”郭杏花道。

    二人一愣,郭科想了想道:“我去求求陈飞,先放了爹爹,毕竟不关爹爹的事。“

    “我们这样对他,会放过我们?”郭学道。

    郭杏花想了想道:“再等等,我再想想,不光爹爹还有这些家业,如果失去,对我党经济也是不小的打击。”

    二人同时点点头,郭家为延安提供了无数准备,器材和粮食,布匹,虽然今后可能断了,但至少现在还有不少。

    “这次行动太突然,很多东西都没有转出去,我的想法是拖住陈飞,放慢行动节奏。”郭杏花道。

    “行动不突然,只是我们没有准备周全,低估了陈飞的能力,这是我的错。”郭科道。

    “现在不说这个,二哥,你们安心待着,我有一个计划可以拖住陈飞。”郭杏花边说边起身准备回去。

    “是吗?小妹,不要大意。”郭科道。

    “是啊,姐,经过这几次交锋,我知道我们不是陈飞对手。”郭学也道。

    郭杏花点点头,就回到自己关押间了。

    “我要见陈将军。”郭杏花对看守她的战士道。

    战士连忙去报告。

    陈飞听到一愣笑笑道:“告诉郭杏花,说我没空。”

    陈飞想她要干嘛。三兄妹一见面就有动作了,如果是要放了郭千里,那郭科来说不是更好,或者······

    陈飞看了看手表,对旁边的张宁道:“三毛那边什么情况?”

    “还在排查,一点也没有发现,师长,城防参谋长来了几趟了,说是要见你。”张宁道。

    “叫他暂代城防军一职,配合好戴局长,让他放心,何司令马上会回来的,至于重庆方面叫他少说话多做事。”陈飞道。

    “是!”张宁道。

    陈飞竟然不见她,让郭杏**里又乱了,见不到陈飞,她的计划还执行个屁。

    “小兄弟,能不能跟你们师长说说我有急事。”郭杏花对看押她的战士道。

    “郭小姐,师长知道了,他如果想见你,肯定早来了。”战士道。

    “小兄弟,能不能帮帮忙,真是十万火急。”郭杏花着急道。

    “郭小姐,你别说了,没用,换咱们警卫营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去通报的。”战士道。

    郭杏花一愣,马上又道:“给小兄弟,给手表,瑞士的,麻烦一下。”郭杏花递上自己的手表。

    “干什么?干什么?”战士大声道。

    郭杏花一脸尴尬道:“我也没办法,帮帮忙······”

    “郭小姐,如果你这样,那我就把你先锁起来,不让人见你,郭小姐,我们师长心里都明白,你不用这样。”战士严肃道。

    “小兄弟,你们师长这么严厉吗?”郭杏花道。

    战士一愣道:“师长不严厉,你们暗杀师长,就是我们**师的敌人,我们警卫营这次来成都牺牲了这么多兄弟,你想我会帮你?”

    郭杏花也一愣,想了想道:“小兄弟,我们**是为贫困人打天下,也包括像你这样的战士,这次可能是误会,所以我想赶紧见你们师长。”

    “你不要说了,在**师我不是贫苦人,这几次刺杀,也不是误会,如果师长把你当朋友,我们就是朋友,如果师长把你们当敌人,那我们就是敌人,没有一点余地。”战士道。

    郭杏花无话了,这**师应该是以陈飞为中心的,陈飞不光可怕,他的部队更可怕。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三点了,他想了想,起身点了支烟,陈飞还是来到了关押郭杏花处。

    郭杏花见陈飞进来一阵暗喜,马上道:“将军,咱们商量一下吧。”

    “你说,我听着。”陈飞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