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72章 生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2章 生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笑了笑道:“妈的,见识一下重庆的柳如阁,今后说出来,也是一个话题,哈哈哈~”

    二人放带着众警卫进入阁内。

    今晚柳如阁不接外客,转等戴老板和他的贵客。

    “老弟,请,你们都在外面招待好独立师的兄弟们。”戴笠边说边拉着陈飞进入内厅。

    古色古香的大厅中放着一张圆桌,桌上的火锅热气腾腾。

    “坐!”戴笠道。

    陈飞坐下道:“很精致的地方,老哥怎么找到的。”

    “哎~过会儿就知道了,上菜,上菜!”戴笠大声道。

    马上从偏厅出来三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端着酒菜,陈飞一愣,戴笠笑道:“这里是我的一个点,妓院只是个幌子,全重庆的上层的消息都能在这里传播,比如你老弟昨天杀了这么多孔家的人。昨晚这里就传开了。”

    “哦,我说呢,你老哥怎么会带我来妓院呢,哈哈~倒酒~”陈飞高兴地道。

    “干!”戴笠拿起酒杯,二人一碰一饮而尽。

    这二人,一位是委座暗剑,一位是校长利剑,在柳如阁把酒言欢,当晚就传遍了整个陪都军政界。

    这天夜晚,陈飞又是被警卫抬回家的,惹得文娟不停埋怨,这是怎么了,难得回趟家,还天天不在家,这叫什么事。

    第二天清晨,陈飞倒没有晚起,按时赶到会场。不过进入会场几位将军的目光道是怪怪的。

    这天讨论的话题倒是围绕5战区宜昌保卫情况展开的,陈飞作为宜昌驻军的一部分,也讲了自己的看法,和有可能日军进攻的路线,特别强调顶在前沿的33集团军对于和日军作战可能出现的问题。

    众将军看着滔滔不绝发言的陈飞,心想,这陈飞有二把刷子,怪不得委座如此信任关爱他。

    下午,会议一结束,陈飞又推掉了众将军的邀请,他心想,今晚无论如何得陪文娟了。

    “陈将军,陈将军······”一个上尉参谋跑过来道。

    “你是?”陈飞道。

    “将军,何部长有请!”上尉参谋长道。

    “哦,有事?”陈飞道。

    “不清楚,何部长只叫我等将军开完会,请将军过来一趟。”上尉参谋长道。

    “哦,行!”陈飞道。

    陈飞跟着这位参谋来到军政部办公点。

    “陈飞啊,来重庆也不来看看我这大伯。”何部长笑道。

    陈飞向何部长敬了个礼道:“这不是忙嘛!大伯啊,缺轻机枪啊,听说苏联资助的轻机枪还有不少,能不能给我弄点。”

    “你,你,哈哈,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上来就要装备。”何部长笑道。

    “这不是自己人嘛,大伯,晚上到家一起喝一杯。”陈飞笑道。

    何部长摇摇手道:“算了,算了,这几天还真是没空,你们几个将军都向我伸手要装备,我哪有这么多装备,改天吧!这次叫你过来,一是看看你,这二嘛,听说前天跟孔家二小姐起冲突了?”何部长道。

    “哦,这小姑娘就是个小霸王,一言不合,拔刀相见,真是无法无天了。”陈飞道。

    “哎~你就不能让让她,她父亲开始管着全国的钱,和孔家闹成这样,对你没好处啊~”何部长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啊,大伯,这你可得凭良心说话,在茶楼她叫我滚,我也忍了,那她带几百人砍我,总不能不还手吧。”陈飞不解地道。

    “你就不能说句软话,有孔家帮忙,这对家族来说可不是一点点好处啊!”何部长道。

    陈飞一愣,心想,妈的,都是钱闹的,连骨气都不要了。

    “行,我今后见了孔家人绕道走。”陈飞赌气地道。

    “你啊,这么说你,是为你好,你是老蒋红人,谁敢不敬你,这时多好的资源,哎~今后啊,好好利用。孔家那边我去说,你要装备,我来想办法,你跟孔家搞好关系,这装备物资还能少得了你,你真是的。”何部长道。

    “知道了。”陈飞道,他心想要不是为了装备我不揍死你个孔二小姐。

    “行了,去吧,这二天喝酒也快喝累了,陈诚,戴笠都不是什么好人,表面工作做做算了,可不能深交。”何部长道。

    “是!”陈飞大声道,心想,他妈的,你就是好人。

    “去吧!”何部长道。

    陈飞向何部长敬礼就走了,出了门,口里喃喃道:“掉脸啊,真他妈的掉脸······”

    陈飞来到门口就见何文娟在等着他,他铁青着脸。

    “怎么了,这么不开心,大伯怎么你了?”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道:“他是政治家,我不是,我是军人,所以很难相处,不过毕竟是亲戚,走一步看一步吧。”

    “难为你了,我真希望咱俩能平静地生活。”何文娟道。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文娟,放心,等赶走了鬼子,咱就找个地方隐居,我就不信,没有个清净之所。走上车。”陈飞道。

    “嗯,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何文娟轻声道,她把头轻轻靠在陈飞肩膀上,多么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这聚少离多的日子,让她很是煎熬,只是她从不表露出来,让陈飞担心。

    “对了,二哥和方敏的事,春节就办了吧,听说他们一直书信来往,我前几日还见了方敏。”文娟道。

    “是吗?太好了,这算喜事一件。”陈飞惊道。

    “你啊,一点都不关心文斌。”文娟笑道。

    “这,这不是战事紧嘛,放心吧,春节就办。”陈飞笑道。

    “行,我晚上跟大哥商量一下。”文娟道。

    晚上何府餐桌上。

    “陈飞来,吃菜,吃菜。”何父边说边给陈飞夹菜。

    “爸,够了,够了。”陈飞连忙道。

    “你在前面打小东洋,要吃饱要吃饱。”何父道。

    “好的,好的。”陈飞一个劲地点头吃菜,这种温馨的家庭氛围让陈飞很是惬意,一个劲地傻笑。

    这一晚,陈飞过得非常舒服,久违的安逸感回到了陈飞身边,这大概就是每个中国人都向往的生活,陈飞也不例外。

    一连几天,陈飞都在幸福中度过,心想,这开会还是有好处的,可以每天回家,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吃喝不愁,不过话说回来,这种生活很磨人,能让人忘了血雨腥风的战场,今天是最后一天开会了,陈飞整理好文件和笔记,放人包中,他考虑是否明天就回驻地。

    “王亮,通知一下王芳,咱们明天晚上可能回驻地了。”陈飞坐在车内,对前排的王亮道。

    “是,我待会儿马上去通知。”王亮道。

    这时前面的三毛汽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陈飞刚问道,三毛就跑过来。

    “师长,孔家二小姐拦路说跟你谈谈。”三毛道。

    “一小破孩,有什么好谈的,她想找回面子,我偏不给,叫她滚蛋。”陈飞回道,他对上次和何长官谈话还憋着一肚子气呢。

    没想到孔令仪走了过来,敲敲车窗道:“怎么了,堂堂一个将军,不敢赴我的约,不像我调查过的陈飞啊~”

    “有事说事,别一副袍哥人家的样子,别以为人人都宠着你,你就是个小霸王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屁,随时把你做了。”陈飞冷笑道。

    “你,你······”气得孔令仪都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别你,你,你的,到底有没有事,没事还得回家吃饭。”陈飞道。

    孔令仪长呼了一口气道:“有事,心心咖啡店详谈,敢不敢去?”

    “不是敢不敢去,是不想和你详谈,有事这里说吧。”陈飞不屑地道。

    “在重庆,人人都怕我三分,不过你陈飞算是例外了,你是姨夫爱将嘛,抗日英雄,我不计较,这面子我也不要了,想和你谈谈买卖,怎么样?”孔令仪道。

    “买卖?你还会做买卖?小瞧你了。”陈飞看了她一眼道。

    “那当然,放心,一本万利,怎么样?现在敢不敢去?”孔令仪道。

    “行了,可别糊弄我,不然有你好看。”陈飞笑道。

    孔令仪头也不回就回自己车了。

    “又是心心咖啡店,师长,别又是个圈套吧?”王亮担心道。

    “没事,现在心心咖啡店是我们利剑小组的据点,放心吧。”陈飞道。

    “哦,我说呢,蓝组长也不是吃素的。”王亮放心道。

    “欢迎光临!”一名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边说边请众人进入重新装饰过的咖啡店,让陈飞眼前一亮。

    “听说你跟我大哥在这里干过仗,怎么样,有点入虎口的味道吧?”孔令仪嘲笑地看着陈飞道。

    陈飞笑了笑道:“你家都一路货色,欺男霸女,你就不能为家人,为你姨夫想想,别让重庆人都骂你!”

    孔令仪一愣,心想,这么啰嗦。

    这时蓝萍正好出来,见到陈飞一愣,马上跑过来,陈飞一见马上跟王亮递了个眼神。

    “老板娘,我们师长要开个包厢,要最好的~”王亮大喊道。

    “好,好,时尚阳光厅,请,请~~~”蓝萍一愣马上道,她又看到孔令仪道,“二小姐也来了,请,请~~~”蓝萍亲自带众人来到包厢,一边有说有笑,惹得孔令仪很是开心。

    陈飞心想,蓝萍在重庆混得算是如鱼得水了。

    “都出去,我跟陈将军有要事要谈。”孔令仪边说边掏出二根大雪茄,一根递给陈飞。

    众人都退了出来,蓝萍带上门。

    “我知道,你看不惯我这种性格,但没办法,我干我喜欢的,咱们国家太死气沉沉了,得向美国学习,不然鬼子欺负完,还有别的来欺负。”孔令仪道。

    陈飞一愣,自己可能被孔令仪这种表面假象给骗了。

    “说说吧,什么生意?”陈飞道。

    孔令仪吸了一口烟道:“钨金!“

    “钨金是一种能做穿甲弹和各种武器的材料,咱们国家有很多,外国很少,以前是政府重要财政支柱,现在很多产钨金的地方给鬼子占了,产量少很多了,不过我又找了一处产量高的钨金矿。”孔令仪道。

    陈飞想了想,这倒是好生意,但这么好生意找他干嘛,送钱给他?

    “我能干点什么?”陈飞道。

    “听说你有一百多辆卡车,怎么样?给我运钨金矿?”孔令仪道。

    陈飞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道:“妈的,这可是打仗的装备,你叫我推着六吨重的重炮去打仗?”

    “我给你算过了,你还有八门重炮,130辆卡车,我只动用100辆,至于弹炮你可以用马车拉,这么多卡车你放着也不安全,还不如跑起来挣钱,给底下的兄弟们挣点口粮。”孔令仪道。

    “妈的~”陈飞笑道,“你有这么多矿吗?还有送到哪里去?现在全中国差不多都被围了。”陈飞又道。

    “哈哈,多得采不完,矿运到云南去加工。”孔令仪道。

    陈飞到有点给她说心动了,就道:“怎么分成?”

    “二八开,怎么样?毕竟本钱是我出的。”孔令仪道。

    “四六吧,油钱你出。”陈飞道。

    孔令仪倒吸了一口气道:“大哥,你也太会谈了吧,不行,不行。”

    “就四六开,路上我负责押运,打通各路神仙,你打点上层,我打点小鬼这钱也不少,再说,如果让你姨夫知道,还不杀了我?”陈飞笑道。

    孔令仪想了想道:“戴笠跟你关系不错吧,他那里能开具路条,他那里你搞定。”

    陈飞点点头,想了想:“先这样吧,应该可以做。”

    “好,为了庆祝我们谈成功,送你50挺捷克造轻机枪,三万发子弹,怎么样?咱孔家做生意豪爽吧。”孔令仪道。

    陈飞伸出大拇指道:“豪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