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70章 茶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0章 茶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长官,咱俩可是一起的,我就不客气了,你听说你有不少75毫米榴弹炮炮弹,给我一些吧,我缴了几门鬼子75榴弹炮。”陈飞道。

    “行,是有不少,都给你,我叫人给你送过去,对了,我再给你送点中正步枪弹,和咱重庆造的手榴弹。”司令官道。

    “啊呀~太谢谢你了,长官,上头支援的兵源每人三十发子弹,妈的,一场小型战斗都打完了。”陈飞高兴地道。

    “老弟,不用客气,来,来,喝点热茶,这天寒地冻的······”司令官开心地道。他心想,只要陈飞收了礼,那今后鬼子来袭可就不会不帮忙,再说都是一起守宜昌的,唇亡齿寒的道理都懂。

    小炮艇驾驶一夜,第二天清晨到达重庆军用码头。

    重庆还是原来的重庆,破烂不堪,到处都是残墙断瓦,但是马路倒是打扫得非常整洁,陈飞等人车队穿过大街,前往临时军委会办公点,大街上不时有招兵点,一群青年人围成一圈,应该算是踊跃参军了,也有青年学生到处募捐为国家为抗日出分力。

    “长官,这重庆作为陪都气氛就是不一样。”陈飞道。

    “老百姓还是清楚的,这鬼子来了烧杀抢掠,都活不成。”司令官道。

    “是啊,做亡国奴谁都不想的,再笨的人都知道。”陈飞道。

    “老弟啊,我们身上的担子都很重啊。”司令官沉重地道。

    陈飞点点头。

    军委会指挥部在一座山内里面挖空了,接待他们的官员把二人接近地下室,所有警卫,侍卫都留在上层办公室。

    “二位长官,请稍等,待会儿委员长会分开接见。”一名接待官员道。

    二位点点头在长桌边坐下。

    陈飞掏出烟,给司令官也一根,二人分别点上,静等接见。不一会儿接待官把司令官叫走了,陈飞一个人无聊就拿起读报架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你来了!”何文娟进来道。

    陈飞抬头微微一笑,站起来,一把抱住何文娟轻声道:“想你啊~”

    “不要,这里是军委会。”何文娟红着脸轻声道。

    陈飞放开何文娟看着娇美的妻子,笑意更浓了。

    “几日不见,越来越漂亮了。”陈飞笑道。

    “就你嘴甜了。”文娟轻声道。

    “小两口在亲热啊~”陈诚进来开玩笑道。

    “陈长官,你······”文娟的脸更加红了。

    “长官,我和文娟可有日子没见了,你可不要抓我们啊~”陈飞边开玩笑道。

    “哈哈哈~陈飞就是陈飞,敢和我开玩笑,哈哈哈~”陈诚开心道。

    “我去给陈长官倒茶。”文娟马上躲避开去。

    “来,坐,陈飞,怎么样,听说你打得很艰难。”陈诚道。

    “哎,长官,一言难尽,妈的,一个师就剩几千人了,打得那个惨······”陈飞轻声道。

    陈诚拍了拍陈飞肩膀道:“老弟,难为你了,不过我跟你们家何部长打过招呼,有兵源优先考虑你,这也是委座的意思。”

    “谢谢,长官!”陈飞道。

    “咱俩就不要客气了,不过老弟这次李长官虽然对你安排不利,但对于战区整个会战还是可以的,希望你不要记恨。”陈诚诚恳地道。

    陈飞想了想道:“长官,说不记恨,那是假话,妈的,牺牲了这么多兄弟,不过,有时候我还真记恨不起来,毕竟李长官不是为自己。”

    “你能这么想,我真替你高兴,不说了,晚上一起喝一杯,上我家怎么样?”陈诚道。

    “行,长官给脸,咱肯定要去。”陈飞道。

    “就这么定了,那我先走一步。”陈诚起身道。

    “不送,长官。”陈飞连忙起来道。陈诚摇摇手意思别送出门了。

    陈诚刚走,接待官和司令官都回来了。

    “长官,委员长在里面等你。”接待官道。

    陈飞点点头,看了看司令官一眼,轻轻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报告!”陈飞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喊。

    “进来!”委员长道,浓重的宁波口音让陈飞听着很舒服,毕竟是老乡。

    陈飞推门进入向校长敬礼。

    委员长起身笑道:“陈飞来了,好,好,坐,坐,你可以抽烟,在我这里就你可以。”

    “刚抽过,校长,你也坐。”陈飞连忙道。

    “这次会战,牺牲不少吧。”委员长道。

    “是啊,校长,一万多人,一仗下来就剩三千多人了。”陈飞道。

    “嗯,这事我知道,5战区也是迫不得已,我也同意的,你没有让我失望,紧要关头,还是你陈飞能顶得住。”委员长道。

    “校长,说实话要不是你给的重炮还真是顶不住。”陈飞道。

    “不过,校长,重炮损失了八门。”陈飞又道。

    “嗯,这没关系,现在部队什么情况?”委员长道。

    “校长,还是兵力不足,现在部队六个团加直属部队不到一万人,还是新兵居多。”陈飞道。

    “嗯,虽然说我们国家人多,但也经不起这样打,陈飞啊,我可以优先给你兵源,但你得保证,随时能战。”委员长道。

    “是,校长,请校长放心,招之能战,战之能胜。”陈飞大声道。

    “好,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各种装备,我也会优先提供给你,不过陈飞啊,原来苏联人还会援助,现在没了,美国英国的援助太少了。”委员长道。

    “校长,美国人虽然二面三刀,但他实力最强,总有一天,他会为二面三刀付出代价的。”陈飞道。

    “是啊,现在我们抗战离不开美国人,我的夫人已经向美国国会提出援助了,希望得到他们大力支持。”委员长道。

    “这样最好,能得到美国人大规模支援,抗战胜利指日可待。”陈飞道。

    委员长点点头,这件事上他的想法和陈飞一样。

    俩人的想法一致了,聊得话题就丰富了,中午俩人还办公室一起吃了饭,这种待遇把等这接见的众将领都羡慕的不行,都纷纷认为陈飞将来成就不得了。

    二人一直聊到三点多,陈飞谈了宜昌守卫情况和鬼子有可能进攻的方向,委员长也谈了对各路长官的分析情况,谁会打仗,谁会拍马屁,特别提到李长官,能打仗,野心也不小,让陈飞对各路长官心里有了个底。

    委员长是真心把陈飞当自己人对待了,陈飞也真诚地表达了一定在校长领导下多杀敌,多立功回报校长知遇之恩。

    二人交谈甚欢。

    陈飞刚走出委员长办公室,一个侍卫官就过来,把这几天要参加会议的安排表格递上。

    陈飞一看,妈啊,要开七八天的会,心想,这还不累死啊,不过表面上点点头称知道了。

    陈飞等人走出军委会。

    “王芳,你家在重庆吧,回趟家吧。”陈飞道。

    “啊,真的么?谢谢师长,谢谢!”王芳高兴道。

    “行了,你这点小心九九,我还不知道,行了,去吧!”陈飞道。

    “谢谢师长”。王芳说完向陈飞敬礼就飞快地跑回家了。

    “师长,我们去哪里~~~”王亮道。

    陈飞想了想道:“回家太远了,晚上还得上陈将军家吃饭,这样,找一个茶楼先清清肠胃,晚上敞开了吃。”

    “好嘞!”王亮高兴地道,“郭亮,郭亮,走,清风茶楼怎么样?”王亮道。

    “行!”郭亮道。

    清风茶楼算了一家百年茶楼了,鬼子的几次轰炸都没能让清风茶楼受一点损失。

    “这么多人。”三毛进来道。

    “重庆人都好这一口,别看他们休闲,但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王亮道。

    清风茶楼分一二三楼,各种包厢也不少,陈飞等人要了个临街大包厢。

    “三毛,走,看戏去。”王亮道。

    “看戏,哪里啊?”三毛道。

    “外面都开锣了,走不走?”王亮道。

    “妈的,这哪是茶楼,打麻将,看戏,都成大杂烩了。”三毛道。

    “走吧,要看戏的都走。”陈飞笑道。

    几个警卫马上起哄,跟着王亮看川戏去了,只留下大饼陪着陈飞,陈飞喝着茶,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情景,心情一阵大好,感觉很安逸。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传来,大饼开门,陈飞抬头一看。

    “老弟,好悠闲啊!”戴笠道。

    “啊呀,戴局长来了,坐!坐!”陈飞连忙起身道。

    大饼连忙拿碗给戴笠倒茶,“大饼到外面守着。”陈飞道。

    “是!”大饼回道马上出去了,带上门。

    “戴局长找我有事?”陈飞道。

    “哈哈哈~老弟来,来,老哥我以茶代酒喝一杯。”戴笠笑道。

    “老哥,咱俩不来虚的,有事说事吧!”陈飞边喝边道。

    戴笠微微一笑道:“卢南飞可是老弟的······”

    “哦,对,以前定过亲,怎么了?”陈飞道。

    “哎,我知道,你老弟关心她,她在上海跟着共党跟鬼子干上了,我救了她二回了,老弟这女子虽然不简单,但~~~哎~~~这么说呢······”戴笠心痛地道。

    陈飞连忙站起来向戴笠行礼道:“感谢老哥了,谢谢!”

    “哎~咱兄弟就别见外了,不过老弟,这女子,你是怎么考虑的,毕竟她是共党,你得给老哥说说。”戴笠道。

    “哦,她和他爹对我有恩,卢老爷多次帮我,去世前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她,你说我怎么办,老哥,千万别让兄弟为难,老哥帮我,我记下了。”陈飞道。

    戴笠一愣,卢南飞在陈飞心里还是有分量的,马上道:“行,我知道了,老弟,如果可以想办法送走,去美国,英国都行,咱们跟共党迟早还要一战,那可是争夺天下的大战。”

    陈飞想了想道:“谢谢老哥,我记下了。”

    戴笠见陈飞都明白了,就起身道:“老弟,听说晚上还要赴陈长官家宴,那我就不打扰了,不过这几天再出去一定得让老哥我好好也请你一回。”

    “行,老哥,火锅,我喜欢,哈哈~”陈飞笑道。

    “就这么定了。”戴笠道,说完就起身告辞了。

    陈飞拿起茶杯边品边想,这么才能让卢南飞离开上海这是非之地,一直到天快暗下来了,也想不出好办法。

    陈飞看了看手表,5点钟。

    “大饼,叫他们都回来吧,我们走了。”陈飞道。

    “是!”大饼回道,马上去大厅叫众人了。

    “什么他妈有人,老子要的包厢还要等,滚蛋!”一阵吵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陈飞一愣,心想,这里算是临时天子脚下了,富豪,军阀满地都是,有几个嚣张的人也不足为奇,去年孔令侃算一个。

    “砰!”包厢门被踢开了,陈飞一愣,只见,进来一位穿西服打领带的小个子男子,他一见陈飞也一愣,怎么是个年轻将军。

    “你,出去!”男子道,陈飞一愣,这声音像个女人,估计是个女扮男装的。

    本来准备起身的他,就又坐下了。

    “小姑娘,你好像很嚣张啊!”陈飞笑道。

    “什么?小姑娘,我日你先人板板。”说完就掏出了一支马牌撸子。

    陈飞一愣,妈的,动枪了,小姑娘脾气不小啊。

    “小姑娘,我可是少将,可是穿着军装的,你这样拿枪指着我,就不怕宪兵抓你?”陈飞笑道。

    “宪兵算个屁,见你是个将军,赶紧滚,不然老子真开枪,打死你,就像打死个蝼蚁。”男装女子道。

    这时外面传来了打斗声,不一会儿三毛进来道:“师长没事吧,外面几个痞子伸手不错,哎哟~这还动上枪了。”

    这男装女子也一愣,她知道自己保镖伸手都不错,没想到这么快被人家干趴下了。

    她倒也精灵,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帮人也不好惹,马上道:“有种留下姓名!”

    陈飞笑了笑道:“为什么?好让你下回下黑手,小姑娘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哈哈~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