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46章 增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6章 增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午十点孔令侃终于离开了重庆,他坐在飞机上心想,他跟陈飞的恩怨虽然没有很大,但这个恩怨算是结下了,希望陈飞能活到他回来的那一天,到时候再较量一翻。

    “将军,我们的人亲眼看到孔令侃坐上飞机离开了。”虎一过来汇报。

    “好的,辛苦大家了,死了的兄弟要厚葬,抚恤金要给足。”陈飞道。

    “知道,将军,那我先回去了。”虎一道,说完虎一就走了。

    “笃笃笃~”

    “进来~”陈飞道。

    “旅长,给你准备了午餐。”蓝萍边说边带了二个伙计送来了几个重庆小菜。

    “谢谢,蓝萍有事?”陈飞道。

    “呵呵,还是将军知道我,老馒头长官去成都了,查看一下那里的利剑小组。”蓝萍道。

    陈飞边吃边道:“嗯,找不到他找我来了?”

    “将军,我有个事,不敢确定。”蓝萍道。

    “哦,说来听听。”陈飞道。

    “这次方敏事件,我发现一个人他叫陆阿大,这个人混迹于上层社会,虽然名字不咋的,但这个人很滑头,有点手段,如果我猜的不错,有方敏这样一个美女应该是他告诉孔令侃的。”蓝萍道。

    “他怎么认识方敏的?”陈飞道。

    “心心咖啡店。”蓝萍道。

    陈飞一愣,怎么这么多事都发生在那里。

    “那个店有什么背景吗?”陈飞道,他是被这些所谓的上层人物弄怕了,都他妈的不按常理出牌。

    “老板是有些背景,但这不是要点,主要是有这么家店。”蓝萍道。

    “你是说这家咖啡店是各种人物聚集地,陆阿大就在这里发现方敏而后告诉孔令侃的。”陈飞道。

    “不错。”蓝萍道。

    “那你的意思······”陈飞道。

    “我想占为己有。”蓝萍看了看陈飞道。

    “你想买下这家店,这会不会······”陈飞想了想道。

    “能不能让何家出面,我经营。”蓝萍道。

    陈飞笑了笑道:“你是深思熟虑了?”

    “是的。”蓝萍点点头。

    “行,先拿下咖啡店,重新装修一下,我看这原来装修的也不新潮。”陈飞道。

    “我就说将军识货,我可是大上海出来的,这装修新潮应该没问题,肯定让重庆人眼前一亮。”蓝萍道。

    “嗯,这我知道,到是陆阿大这个人要摸清底细,如果他不是间谍特务就为我所用,如果是那就看你本事了。”陈飞道。

    “嗯,将军我明白。”蓝萍道。

    “好了,我晚上就回宜昌,告诉方敏再躲一天,预防万一,何文斌回来了,马上让他去找方敏,女人这时候最需要男人的安慰。”陈飞说。

    “知道了,将军是要成全这对姻缘,我肯定会帮忙的。”蓝萍道。

    陈飞点点头,本来想说你们几个姐妹也可以找男人安家,但一想这话又不好开口,就算了。

    “旅长,侍卫官过来说,委员长紧急召见。”王亮进来道。

    “行,我马上下去。”陈飞边说边对蓝萍道,“有事多和老馒头商量,紧要关头可以直接去找何文娟或者关露。”

    “二夫人,留在重庆了?”蓝萍道。

    “哦,那倒不会,不过她如果在重庆就会知道你。”陈飞道。

    “是,我知道了。”蓝萍道。

    陈飞匆匆下楼就见到一名侍卫。

    “陈将军,请!”侍卫官道。

    王亮怕陈飞又上当就准备拒绝他坐自己车去。

    陈飞一招手制止王亮道:“好!”陈飞在委员长身边见过他。

    黄山委员长的别墅办公室。

    “陈飞来了,来来,坐坐~”委员长道。

    “谢谢,校长!”陈飞边说边认真坐下。

    “陈飞,关于孔令侃的事,你不会怪我吧!”委员长看着陈飞道。

    “不会,校长也有难处,孔家大公子不是去了吗?事情就过去了。”陈飞道。

    委员长点点头道:“嗯,今天招你来是长沙会战已经打响,鬼子十万大军正在向长沙逼近。”

    陈飞认真听着。

    “薛岳正在安排各军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策略。”委员长又道。

    “校长的意思······”陈飞道。

    “我本来是不赞成和鬼子在长沙城外决战的,但是薛岳坚持,而众多包括你都认为可以会战的,我现在很担心,各路部队能不能完成任务,鬼子这次还出了海军,航空兵进攻力度非常大。”委员长道。

    “那现在会战已经开始,校长你可不能再修改了。”陈飞急忙道。

    “这个我清楚,既然开战就是咬牙也要坚持了,薛岳一直需要炮火支援,我想了想,准备把仅有十六门德国150毫米重炮配给你旅。,你带重炮支援,会战结束后归你旅用。”委员长道。

    “150毫米重炮,是莱茵式卅二倍重榴弹炮吗?”陈飞道。

    “是的,原来我们军队的那些早就被鬼子炸光了,其实税警团也订了16门,这次这16门重炮是原税警团的。”委员长道。

    “校长,放心,我定会好好利用重炮。”陈飞起身敬礼道。

    委员长抬抬手叫陈飞坐下道:“在你手里,我放心,总比放在仓库或者落在别的军阀手中强。“委员长道。

    “谢谢校长的信任。”陈飞道。

    “我其实早就想给你升级为师,但你认为自己还没有这种能力,我只能慢慢给你压重担了。”委员长道。

    陈飞默不作声地听着委员长讲。

    “有你在宜昌,我放心,这次增援长沙,你不必亲自带队。”委员长道。

    陈飞想了想道:“校长,还是我去吧,不管怎么样,等会战一结束,我在,至少能保证把重炮拉回来,换别人,我不放心。”

    委员长一听是这么个道理,就点头同意了。

    “你可以马上出发了,至于行军路线你自己定。”委员长道。

    “是!”陈飞齐声敬礼道。

    委员长上前拍了拍陈飞肩膀表示顾虑。

    “重炮在江防军那里,全机械化,都是十**卡车拉的,至于炮弹,在重庆,我已经安排装船跟你一起行动了。”委员长道。

    “是!”陈飞向委员长敬礼,委员长点点头,陈飞转身就离开黄山别墅区了。

    陈飞刚到旅店,重炮指挥官黄水土上校后脚就跟了上来。

    “长官,黄水土上校向您报到。”黄上校向陈飞敬礼道。

    黄水土近40岁,生的比较老城,但业务水平没话说,是德国学成回来的军官。

    “哦,黄上校,今后就是一个窝了觅食的兄弟了,不用客气。”陈飞道。

    “应该的,长官,炮弹已经上船,共计四万五千发。”黄上校道。

    “黄上校,你对支援长沙怎么看?”陈飞道。

    “旅长,说实话,现在才支援,可能晚点,如果16门一起行动,估计赶到,会战都结束了。”黄上校道。

    “啊,不是说会机械化,都用汽车拉的吗?”陈飞道。

    “旅长,好多地方根本通不过,得咱们自己开路啊。”黄上校道。

    “哦!”陈飞道。

    陈飞想了想道:“这样,黄上校,你把所有炮弹都拉回我们驻地,咱们这次出8门重炮怎么样?”

    “行,这样可能会快点,至少各种装备少了一半,至于行军路线您定。”黄上校道。

    “路线得我们一起定,等到了宜昌再说。”陈飞道。

    “是,那我在码头等你。”黄上校道。

    “等等,你的职务定了吗?”陈飞道。

    “重炮营营长啊~”黄上校道。

    “哦,我会上报军委会,任你为**旅炮团团长。”陈飞道。

    “是,谢谢旅长。”黄上校道。

    “嗯,你去吧,我安排一下就过来,明天一早就能到宜昌。”陈飞道。

    黄上校抓抓头皮道:“旅长,还是晚上走吧,白天不安全,鬼子飞机太频繁,而且汉奸又多。”

    陈飞一愣是这个理,就道:“行,天一黑就起航。”

    “旅长还得安排明天的接货部队。”黄上校提醒道。

    “好的,我安排。”陈飞道。

    黄团长转身就离开了。

    “王亮,王亮,通知一下,我们马上要离开了,给家里发电报,有大批物资到,叫唐兵派二个团来运货,最好有运输工具。”陈飞道。

    “是,旅长,老馒头长官还没回来怎么办?”王亮道。

    “不管他了,我们走。”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傍晚,天一黑,陈飞就率领船队离开重庆回宜昌了。

    第二天中午船队靠上码头,近百辆大卡车早就等候。

    “唐兵速度快,叫战士们把炮弹拉回工事区。”陈飞道。

    “旅长,我去重炮驻地,把炮拉到工事区。”黄团长道。

    “行,要不要派警卫人员?”陈飞道。

    “不用,炮团有一个营五百个战士警卫。”黄团长道。

    “好,快去吧,小心~”陈飞道。

    一直到晚上炮弹全部进工事区地下室,把原本空荡的地下室塞得满满的。

    “这么多车怎么办?”唐兵跑过来道。

    “后山有大批空地,不过要用树木做好伪装。”陈飞道,“待会儿,把各团长叫过来开个会。”陈飞道。

    “好的。”唐兵先安排汽车去了。

    晚上九点各团长都纷纷来了。

    “旅长,好久不见,重庆不错吧?”赵六道。

    “别扯了,都坐,这位是咱们炮团的黄水土团长,级别上校。”陈飞道。

    四个团长和参谋长,副旅长一起和黄团长相互打了招呼,算是认识了。

    “委员长要我们增援长沙会战,我准备明天就走。”陈飞道。

    “就一个炮团吗?安全吗?”参谋长道。

    “赵六和刘猛二个团跟我一起去吧。”陈飞道。

    “我也去,这么庞大的车队需要我安排。”参谋长道。

    “行,你先回去好好安排一下路线,主要还是防鬼子飞机,最好夜行日出。”陈飞道。

    “我跟参谋长一起吧,很多数据可以让参谋长参考。”黄团长道。

    “行,去吧。”陈飞道。

    二人走出陈飞办公室。

    陈飞掏出烟分给众人,大家一起抽了起来。

    “妈的,这次重庆之行真是倒霉,连丁三都受伤了,今后王亮做我副官了。”陈飞道。

    “旅长就是太善良了,想得太好了,按我意思杀了他娘的孔大公子。”刘猛道。

    “你废什么话,听旅长的!”唐兵道。

    “这次去长沙,赵六,刘猛,对兄弟们的脚力是个考验啊!”陈飞道。

    “放心吧,战士们每天都在走,这点路不成问题。”刘猛道。

    “你能快过卡车?”唐兵道。

    “哦,这车拉着大炮应该跑不快吧?”刘猛道。

    “主要看路况,唐兵,把炮团的那个营换下来,换赵六的一营作警卫,自己人做警卫我放心。”陈飞道。

    “旅长,这炮今后给咱们了?”赵六道。

    “说是这么说,不过还得看情况,哪里战事紧了,还不是要划出去。”陈飞道。

    “其实,这么庞大的炮团我还真是不想要,进攻,撤退,保养都是麻烦,你以为校长没事给你个炮团玩玩,这里的学问大了。”陈飞又道。

    “我看保养这一块还得不少钱。”唐兵看着陈飞道。

    “我是刚才上岸才知道,这么多车辆,零件费用都得吓死人。”陈飞道。

    “对了,赵六告诉参谋长工兵营必须带上。”陈飞道。

    陈飞心想,这么远的路,这么重的炮,这么多的弹药,时间又这么紧,这路不知道怎么走,还真是难为参谋长和黄团长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