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43章 碰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3章 碰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直到快傍晚了,也没见昨天俩位中校请他去开会。陈飞摇头苦笑,妈的,就这么上当来重庆了,这孔家公子真是了不得,连军委会也有人帮他。

    这时陈飞听到外面何文娟的的说话声,他马上起来去迎接了。

    陈飞推开门就看到铁青着脸的何文娟。

    “文娟来了······”陈飞小心地道。

    文娟看也不看陈飞只顾自走到桌边坐下,陈飞连忙倒茶,丁三见这情景,也连忙出了房间并带上了房门。

    陈飞看着何文娟,“看我干吗,看关露去啊。”何文娟生气地道。

    “哎~老婆,关露是个事故,我真心向你道歉。”陈飞说完起身向何文娟鞠了一躬。

    “哎,你啊,关露来找我,我真是生气,这才新婚几天,你就在外沾花惹草了,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何文娟难过地道。

    陈飞静静地听着。

    何文娟见陈飞诚恳地模样也不忍心多说,就轻轻叹了口气。

    “这孔令侃也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进攻酒店,哦,对了,你来重庆干什么,不怕被你校长骂。”何文娟道。

    “军委员来电报,要我来开会,二个中校安排我到这里,多亏我机灵发现不对,先下手控制酒店,不然我可能就被孔令侃抓走了。”陈飞也生气地道。

    “什么,竟敢以军委会名义骗你来开会?”何文娟吃惊地道。

    “反正,说好的明天开会一早来接我,到现在也没见那两个中校过来。”陈飞道。

    何文娟摇了摇苦笑了一下道:“这种事天下也只有他孔令侃能干得出来。”

    “你见过他吗?”陈飞道。

    “没见过,不过花花公子是肯定的,早有传闻,哎,这叫什么事,竟敢骗一个将军来重庆,只为一个躲藏起来的女人,这孔令侃真是无法无天了,这事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委员长,不过结果怎么样,谁也不能预料。”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站起来轻轻搂住何文娟道:“有些事,我是一定要做的,理由有很多。“

    “我知道,大哥跟我通过电话了,我们何家永远站在我身边边。”何文娟轻声道。

    “嗯,说起来,那何文斌什么时候回来?”陈飞道。

    “最快明天,我已经把事情告诉他了,他说谢谢你。”何文娟道。

    “谢倒不必,都是一家人,只是今后他要长点心眼了,特意把方敏交给他,他竟然不知方敏有难,你家二哥真是有问题。”陈飞懂啊。

    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道:“就你心眼多。”

    陈飞一愣抓抓头皮傻笑了一下。

    “吃饭了,吃饭了,边说边聊。”陈飞说道。

    “不了,我得马上向委座汇报成都兵源情况,我带来了50名家丁,警卫应该没问题了。”何文娟道。

    “哦,那行,我就不留你了,忙完赶快回来。”陈飞道。

    “嗯!”何文娟说完起身就走了,陈飞连忙到酒店大门口。

    陈飞回到房间刚准备吃饭,三毛匆匆跑进来道:“旅长,孔令侃要见你。“

    “孔令侃,在哪里?”陈飞道。

    “就在门口八个人。”三毛道。

    陈飞一愣心想,这孔令侃倒不按常理出牌,马上道:“叫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瘦高个,戴眼镜的青年进来。

    陈飞一见笑笑道:“大公子坐吧!”

    孔令侃也一愣,他没想到陈飞还笑得出来,不过他也笑着大马金刀般坐下,陈飞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大公子,这酒店只有粗茶了,你将就点。”陈飞笑道。

    “你的卫士很厉害,能留下我七个手下,不错,怎么样,开个价,把那小眼睛侍卫让给我。”孔令侃道。

    “行,只要你出得起价,他们又会收,就行了。”陈飞又是笑笑道。

    孔令侃点点头,他不会收买陈飞侍卫,只要陈飞一个态度,现在看来,陈飞态度不错。

    “昨晚的事,是我安排的,不过我没想过要杀你,只是想请你去喝杯咖啡,不过好像你不愿意。”孔令侃道。

    陈飞坐下掏出烟点上,慢慢回道:“我不喜欢喝咖啡,大公子,有事说事就是了。”

    “好!爽快,方敏我很喜欢,我知道是你把他藏起来了,怎么样你才能交出来,你说个价,我绝不还价。”孔令侃自信道。

    陈飞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大公子,方敏是我藏的,她如果喜欢你,我没话说,但她向我求救,我不能袖手旁观,只能把她藏起来,希望大公子高抬贵手放了方敏。”

    “哦,你倒是有种,陈飞,陈飞,你就不怕我迁怒于你吗?”孔令侃道。

    “大公子,你今天来了,咱们好好聊聊,本来我是不敢和你作对的,但有些事,我不得不做,就像现在这事一样,方敏跟我们**旅出生入死,算是我的人,我不帮她,下面的兄弟会说我没义气,上面的政敌会笑我没骨气,你说让我怎么办?”陈飞道。

    孔令侃一愣,陈飞说得也有道理,但他怎么办,就马上道:“陈飞你要你的面子,那我的面子怎么办,弄出这么大阵势,到头来,听说陈将军就缩回去了,你陈飞脸上有光了,我孔令侃脸往哪儿搁?“

    陈飞笑笑道:“大公子,那你说让我怎么配合你才能让你脸上有光?“

    孔令侃又一愣,没想到陈飞这么会说话,他沉默了一下道:“陈飞,我不为难你,给你三天时间去考虑,三天后把方敏送到孔府,过期不候,到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

    陈飞一听心想,妈的,好话说了一大堆,还是这么个结果就一狠心道:“哈哈,大公子,这样,方敏我铁定不给,你不找麻烦,咱们交个朋友,今后有事找我陈飞,我一定相助,不然一拍两散,我不跟你玩虚的,玩命,只要你在中国,一定杀你。“

    孔令侃铁青着脸,心想,妈的,这陈飞倒是软硬不吃,这些兵痞就知道杀人,看看门口几个警卫,功夫真是不错,那要是来暗杀我,还真是难躲。不过表面上假装轻松,哈哈一笑道:“杀我,你就不怕你自己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大公子,死~~~我们当兵的每天都在死字上打滚,我陈飞自上战场以来,大小战斗无数,不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死了倒好,不受这份罪,倒是你,大公子,逍遥的日子就到头了。”陈飞笑道。

    “那你就不怕你家人受牵连?”孔令侃道。

    “大公子,祸不及家人这是古训,如果你动我家人,那你家人能逃过去?真是笑话,到时候我们陈家,你们孔家,还有我老婆的何家都会拼命,看谁运气好,笑到最后。”陈飞笑道。

    孔令侃突然感到很无奈,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对这种不要命的主,他还真是没有办法,现在这种骑虎难下的形式让他没有想到。

    不过孔令侃算是纨绔中的精品,想法,见识远远超过一般的纨绔子弟。

    “陈飞,我如果放弃,那你的面子是有了,那我的面子在哪里,人们都说我们这类人是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如果没了面子,那就像一泡狗屎一样又烂又臭。”孔令侃道。

    陈飞想了想刚准备说话,孔令侃用手一档道:“我还是那句话,三天,三天后我没有见到方敏,一拍两散,你有三天时间。”

    陈飞一愣,妈的,刚才算是白说了。

    孔令侃笑着起身道:“陈飞,这茶不错,够香!”说完就开门走了。

    陈飞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个孔家大公子不简单啊。一直到12点多,何文娟才回来。

    “校长的意思是这事到此为止算了。”何文娟道。

    “怕没这么容易,刚才孔令侃来过,给我三天时间交出方敏。”陈飞苦笑道。

    “是吗?孔令侃这个大公子倒真是纨绔到家了。”何文娟道。

    陈飞摇摇头道:“不见得,我倒认为这大公子有点能耐。”

    “那你准备怎么办?”何文娟道。

    “凉拌,先睡觉。”说完,陈飞一把搂住何文娟就**了。

    两人久别胜新婚,一直折腾到凌晨才双双沉睡过去。

    中午陈飞醒来,看着声旁的娇妻,心里感到很幸福。快一点钟的时候,何文娟才起来,两人一起吃了点东西。

    “笃笃笃~”

    “进来!”陈飞道。

    关露红着脸进来,并低头向两人请安。

    “关露坐,我们家没这么多讲究。”何文娟道。

    陈飞和关露两人一听都感到很欣慰。

    “关露,追杀令通知下去了吗?”陈飞道。

    “通知了。”关露道。

    “什么反应?”陈飞道。

    “现在还不知道,要等明天大概会有反应。“关露道。

    “嗯,声势一定要造大,要让全重庆人都知道。”陈飞道。

    关露点点头道:“按老馒头长官的意思进行的,有三家小报明天也会报道。“

    “是要杀孔令侃?”何文娟道。

    “呵呵,就是吓唬他。”陈飞道。

    “这有什么用?”何文娟奇怪地道。

    “呵呵,不是吓唬他,是吓唬他家人,我就不信孔家不会担心?”陈飞又笑道。

    “孔家宋家都是豪门会怕这种事?”何文娟道。

    “普通的恐吓肯定没用,天一道的恐吓应该会起作用,毕竟这样神秘的组织大家族也是不敢得罪的。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越是神秘,孔家越担心害怕。”陈飞道。

    何文娟点点头。

    “我们可以干几件异常的事出来,效果会不会好点,比如说渔民抓到了一条鱼,鱼开口说话了,说杀孔令侃什么的。”关露道。

    “可以啊,妖魔鬼怪的事更加会让孔家害怕。”陈飞道。

    这时老馒头敲门进来道:“呦,今天二个夫人都到齐了。”

    何文娟和关露脸都一红,何文娟道:“老馒头,你没带好陈飞。“

    “大夫人教训的是,下次一定注意。”老馒头严肃地道。

    “哈哈,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有事说事,别扯些没用的。”陈飞道。

    三人同时看了看陈飞。都纷纷投去白眼。

    “老馒头长官坐~”关露起身给他倒茶。

    “有件事情,上次我跟你提过一个白兰花的女人,孔令侃很迷恋她,这个白兰花是清末福绅盛升颐的妻子,颇有几分姿色,年近四十,保养极好,看上去像三十岁左右一样,极善辞令,很有头脑,她知道和孔令侃的相遇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所以她使出浑身解数,百般妩媚赢得了孔令侃对她的好感和信任,我想能不能从她那里打开突破口。”老馒头一口气说完事情。

    陈飞想了想道:“办法是不错,这个白兰花能得到孔令侃的信任,那肯定是经常给孔令侃出谋划策的,要不直接绑过来再说。”

    “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们不出面,让天一道出面,造成争风吃醋的情景。”老馒头道。

    “行,马上就行动吧,好好利用这三天,要让孔令侃摸不清东南西北。”陈飞道。

    “行,关露你来,我们再定一下细节。”老馒头说完就刘带着关露走了。

    “你啊,孔令侃碰到你也算是碰到克星了。”何文娟笑道。

    陈飞掏出烟点上道:“孔令侃是个聪明人,只是这个家族造成了他嚣张跋扈的气焰,如果他把心思用到正处应该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大家族的子弟都差不多,何况还是像他这种顶级豪门,哎~希望这件事能顺利解决,不然后果真是难测。”何文娟道。

    “别担心,大不了咱们离开这里,我陈飞问心无愧。”陈飞道。

    “也是,很多时候我们不能选择对错,但我们可以选择离开。”何文娟道。

    “我很想杀敌报国,但如果真的无门,我也有能力带着大家逃离这乱世。”陈飞吸了口烟道。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得回家一趟,大哥很担心,他虽然坚定地站在我这边,但还是很害怕,我能感觉到的。”陈飞道。

    何文娟点点头道:“嗯,我过会儿就回去,跟大哥聊聊,让他安心。“

    “校长,有没有说让我什么时候回去?”陈飞问道。

    “这倒没说,只是交代这事,算了,就不说了。”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心想,虽然校长这么说但心里应该是向着陈飞的,不然肯定会叫他马上回去,并交出方敏地址,看样子,校长对这个外甥也有很多不满的。

    “看这情景,校长对孔令侃也不是传说中那么好。”陈飞道。

    “那是肯定的,委员长一个有理想抱负的领导者,怎么会喜欢一个纨绔子弟,无非是亲戚了吧。”何文娟道。

    “不过有这层关系就够了,任何人都不敢小看这层关系。”陈飞道。

    何文娟点点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