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32章 进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2章 进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日军的荣字1644部队总部在雨花台边的南京无线电产内,而南京陆军中央医院只是小部分,重点还是在无线电产,这条重要的情报如果不是周佛海提供,光凭利剑南京小组还真是查不到。

    三毛带着张宁和虎四穿着夜行衣,向无线电厂外围靠近。

    “前面是围墙,我们只有5分钟时间,不然巡逻的鬼子就会经过。”三毛道。二人点点头,三人看着一组鬼子巡逻兵离开就马上起身飞快跑向外墙,虎四一个猛冲抬腿踩着围墙三四步就飞身上墙头了。

    三毛和张宁相互看了看都心想这功夫了得。

    虎四向墙内看了看,只见一片漆黑,他马上一个倒挂金钩,伸手去拉二人,三毛张宁也通过助跑拉着虎四的手翻上了墙头。

    三人相互看了看马上飞身跳下围墙,围墙下杂草丛生,三毛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马上飞快向杂草边缘爬去,这时三毛发现了拌发雷。

    “妈的,还好是诡雷,不会有地雷吧。”张宁道。

    “不要说话,前面有狗,虎四能对付吗?”三毛听到狗声道。

    “没问题,我身体有特殊的药,狗嗅了马上会离开。”虎四道。

    “前面这幢大楼是一定要进去的,虎四你进去了,快速的看一遍,不要停留,只要是看看有没有大批鬼子和楼内的设计情况。”三毛道。

    “我知道放心吧。”虎四道。

    三毛点点头,三人看着前面二队巡逻兵交叉路过,马上向虎四一招手,虎四一个虎跃飞跑向大楼侧面的窗户,掏出木片,轻轻一插打开了窗户,虎四进入大楼内反而空荡荡的,有开着门的办公室,也有关着的,虎四趁机进入一间开着门的办公室,从背包里取出鬼子的士兵服装,顺手又偷了一件白大褂和口罩,大摇大摆地在一楼看了一遍。

    进入二楼时,看见了几个鬼子医生坐在聊天抽烟,虎四带着口罩,他自顾自地看了一下。

    三毛和张宁心急地要命,当虎四出来时,才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样?这么快就出来了。”三毛问道。

    “里面没几个鬼子,反正一楼二楼没几个,三楼四楼都用铁栏杆锁着,还有鬼子哨兵,上不去。”虎四道。

    “那里面是什么样布局?”三毛道。

    “就一间间办公室。”虎四回道。

    “会不会有地下室?”三毛道。

    虎四一愣道:“这我怎么知道?我也是急匆匆看一眼。”

    “回去吧。”三毛道,二人点点头,三人又按原路返回了。

    陈飞在天亮后听了三毛等人的汇报和老馒头商量了一下。

    “怎么样?行动吧!”陈飞打。

    “行,我跟关露她们联系一下,争取今晚行动,今晚离开。”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

    到了傍晚老馒头才回来见到陈飞道:“今晚不行,明晚行动。”

    “怎么了?”陈飞道。

    “明晚,我们会跟天一道安徽分部的道众离开,我们走长江,一路到安徽巢湖上岸,那里离大别山近,我们还是要走大别山,进入大别山随便我们怎么走,看情况定。”老馒头道。

    “好,就这么定。”陈飞道。

    “听关露说,你要带上她?”老馒头道。

    “是啊,总得与文娟解释一下吧。”陈飞尴尬地道。

    “我和关露商量了一下,我和关露准备留下一段时间和关露理顺一些事情。”老馒头道。

    “哦,这样好是好,只是担心你。”陈飞道。

    “呵呵,有你老大这句话就行了。”老馒头道。

    “呵呵,给你留下一些战士吧?”陈飞道。

    “行,明晚行动后再说吧。”老馒头道。

    陈飞一愣,心想,是啊,这不知道还能留下几个战士。

    第二天晚上天一道安徽分会的道众吃过晚饭就离开了,他们包了三艘大木船,有二百多人一起来南京吊唁,三艘木船刚离开码头就停了下来,说是有些武汉的道众又要上船,只能等着,因为这是虎一的命令。

    陈飞带着150名战士和几个警卫在天刚暗下来时就分散进入预定的地点,根据白天,晚上的侦察,鬼子应该是一个加强中队大约250人左右。

    陈飞的战术是声东击西,主要是三毛带着二十个身手特别好的潜入大楼,放火炸楼,而陈飞率众在外面猛攻。

    陈飞看了看手表11点整,对三毛点点头,三毛一见马上开始行动。

    二十个人身手都可以,5分钟不到都翻进墙内。

    陈飞在外围打响的时间是三毛进入后十五分钟,这个时间是陈飞和三毛商量后决定的,不能早,不能晚。

    三毛进入后马上排除了杂草边上的拌发雷,等着陈飞的枪声,陈飞一直盯着手表,当15分钟一到马上一招手。

    “砰~~~”一枪一名鬼子哨兵被打死了,也打破了夜半的宁静。

    “突突突~~~”一连串花机关的枪声也骤然响起。

    鬼子的增援也不慢,“哒哒哒~~~”歪把子轻机枪开始向进攻的战士射击。

    外面枪声突起,三毛盯着大批匆匆跑过去增援的鬼子。看了看虎四,虎四点点头突然起身,跑向那天侦察的窗户用木片很快打开窗户,三毛见窗户打开向众人一招手,开始纷纷跳进楼内。

    王亮带着二名战士守着窗户,其余的跟着三毛向三楼跑去。

    张宁打头,持着花机关,见鬼子就开枪,一时间,楼内血流成河。

    “虎四炸开他!”三毛喊道,同时一招手叫大家带上面罩,毕竟这里有细菌。

    三楼内都是鬼子医生,没什么战斗力,纷纷被战士们开枪打死了。

    “烧~~~”三毛对二名战士喊道,这二名战士背着一些煤油,战士们踢开一间间房门开始扔煤油放火。

    “快,快!”三毛不停催促着道。

    张宁已经带着虎四上四楼了,“突突突~~~”张宁用花机关打烂大锁,虎四刚要冲进去,猛地被张宁拦下了,“不要命了!”说完向四楼扔了一颗手榴弹。

    “轰~~~”

    不等烟雾散去,马上冲了上去,“突突突~~~”连续开枪把楼口几个在值班士兵打倒了。

    这时大批鬼子医生纷纷跑了出来,虎四也砰砰砰地连续开枪,三毛连走带跑上四楼增援,并大喊:“快,快,用煤油烧!”

    三楼大火一起,鬼子的外围增援上来了,三个战士在二楼道口架起了一挺捷克轻机枪开始阻击鬼子。

    当陈飞看见三楼四楼都冒出大火,心想,得手了。

    三毛等人开始向一楼撤退。而在窗户边等着的王亮接到了第二批二个战士的增援,他们就是为了支援三毛撤退的。

    而正门陈飞的进攻更加猛烈,手榴弹一颗颗的扔向大门前鬼子的阻击部队,陈飞不时地看着手表,战斗进行了快30分钟,鬼子的增援快上来了。

    三毛从二楼扔下了几十颗手榴弹,爆炸声连续不断,王亮趁机带人从侧面开枪打得鬼子纷纷倒地,三毛趁机下楼来和王亮汇合。

    “安装**,快!”三毛大喊。

    大楼外的鬼子又开始聚集准备再冲锋。

    “可以了!”张宁大喊。

    “扔手榴弹,冲出去!”三毛大喊。

    十几颗手榴弹飞出大楼,爆炸声一过。三毛大喊:“引爆**,我们冲!”

    陈飞听到楼内战斗非常激烈,马上大喊道:“冲!接应三毛,冲~~~”

    三毛等人冲到厂门口,大楼就纷纷爆炸了。

    鬼子被这个巨大的爆炸声吓得懵了一下,三毛等人马上冲出门口和冲锋汇合了。

    “撤,快,敌人增援快到了。”陈飞大喊道。

    战士纷纷跟着冲锋按撤退路线进入了乡间小道。

    “鬼子跟上来了!”垫后的大饼跑过来道。

    “快跑,前面就是阻击阵地了。”冲锋喊道。

    在乡间小道上有一处丫口通道,陈飞在这里布置了二个轻机枪阵地。

    我们按出发前布置马上留下了十名战士进行阻击。

    陈飞通过丫口看了看十名战士并向他们敬礼。

    陈飞等人刚通过丫口就听到后面的机枪声。

    “动作快!”陈飞大喊道。

    老馒头一直在河边木船上等待,他心里着急,但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干等着,当陈飞等人身影出现,他马上追了上去。

    “快,上船!”老馒头喊道。

    战士们纷纷跳上木船,木船顺流而下,老馒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对陈飞道:“顺利吗?”

    “还行!”陈飞掏出烟抽了起来道。

    老馒头点点头,丁三过来道:“旅长,包括十名阻击战士共牺牲了三十七个兄弟,没有受伤的兄弟。”

    陈飞看着远方漆黑的河面,久久不能平静,每一场战斗都是兄弟们拿命换来的结果。

    不一会儿,木船入江,一个小时后木船和长江上的大木船汇合。

    老馒头看了看陈飞道:“先暂时别过了。”

    陈飞笑了笑道:“好,保重,我带70个战士,其余你留下吧。”

    “行!”老馒头道。

    陈飞一招手,三毛过来道:“旅长怎么了?”

    “我们带70名战士,其余都支援南京利剑。”

    三毛点点头马上安排了,而陈飞开始登上大木船了。

    三艘大木船顺江而下,在天刚亮就出了江苏进入安徽界。

    进入安徽界的大木船走走停停,进度很慢,因为不时有道众上岸回家,一连五天的长江行船,让陈飞等人都提心吊胆,生怕鬼子突袭。

    到了第六天,陈飞等人换下大木船,上了二艘普通木船进入了巢湖流域。

    “旅长,终于快到大别山了,这坐船坐的,头都昏了。”王亮道。

    陈飞笑笑道:“到了六安,我们不要停,直接进入大别山,只要进山,才不怕鬼子围上。”

    “旅长,我要不要补充一下给养,不然怎么走出大别山啊~”三毛道。

    “老馒头长官早就联系好了,放心吧!”丁三道。

    “哦,旅长,咱们各地都有了情报站,真是好,对今后的行动也有帮助。”三毛道。

    “旅长安排的会不好?你小子还嫩呢~”丁三笑道。

    “可不是,老张头不是说咱旅长是武曲星下凡,不然我三毛会死心踏地地跟随?”三毛道。

    “操,我不是武曲星,你就不跟了?”陈飞骂道。

    “嘿嘿~”三毛傻笑道。

    傍晚,船靠上了一个小村子,只见二个大汉过来道:“是陈飞吗?”

    丁三一愣马上上前道:“什么人?”

    “老馒头长官安排的安徽利剑。”其中一人道。

    “哦,来吧!”丁三道。

    “旅长,来人了。”王亮对陈飞道。

    丁三带了二个大喊过来道:“旅长,安徽利剑的。”

    “哦,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陈飞道。

    “马上就可以,将军。”其中一人道。

    “张宁,你和他们一起开路,我们连夜走。”陈飞道。

    “是!”张宁回道,马上上前对二人道:“二位,走吧。”

    “两位怎么知道这是我们旅长的船?”张宁边说边走边握盒子炮。

    其中一位一愣道:“老馒头长官不是说天一道的木船吗?”

    另一位道:“兄弟,我们在这里等了四天了,那二个船工也是我们安排的。”

    “哦,原来是这样。”张宁笑道。

    陈飞在后面听到张宁的小心盘问,心想,这个张宁不错,应该让他到老馒头的情报处去。

    陈飞等人走了一夜才刚刚到六安,虽然这里也是大别山区域了,但真正到大别山还有不少路。

    “旅长,我们要不要休息?”丁三过来道。

    “天太热了,还是休息吧,去告诉张宁找个休息的地方。”陈飞道。

    丁三马上去找张宁了。

    不一会儿,张宁带着众人进入小路旁竹林中一个土地庙,土地庙破烂不堪,但能挡太阳。

    三毛马上安排警戒,丁三安排陈飞休息,张宁安排烧水做饭。

    陈飞是倒头就睡,累得一塌糊涂。

    天色渐暗的时候陈飞醒来,丁三马上递过一碗白粥几个馒头,陈飞吃完喝完精神又足了道:“走了,走了,夜里天不热快赶路。”

    众人经过二天日伏夜出,终于在第三天清晨进入大别山。

    “将军,我们带路到这里了,我们去一个富贵村,找能走出大别山路的向导。”安徽利剑的其中一位道。

    “好!谢谢!”陈飞说完和二人握手告别。

    张宁和二人一起就走了,到了中午张宁回来带了三个猎户打扮的人,对陈飞道:“旅长,三个猎户,都是好手,安徽利剑花大价找的。”

    陈飞笑笑道:“好,辛苦你们了,我们的方向是桐柏山。”

    “哦,都是联在一起的,大别山就是一个酒瓶,桐柏山就是上面一片。”其中一个猎户道。

    “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陈飞道。

    “知道,将军,我们就是因为你们是**才帮的,不然谁会来去这么长的路。”又一名猎户道。

    陈飞点点头道:“好,什么时候出发你们定,越快越好。“

    “那行,马上进山。”猎户道。

    “给养准备得怎么样了?”陈飞道。

    “没事,这大别山到处是食物,我们带了盐,你们带了粮食,我保你们经常有肉吃。”猎户道。

    陈飞一听哈哈大笑道:“好,那就行,走。”

    众人开始进入大别山。(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