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29章 醉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9章 醉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一愣暗骂道,妈的,喝酒就是误事,这可怎么办好啊!

    而关露其实早就醒了,她看看陈飞时陈飞还没醒,心里那个美,心想,这下好了,总于正在找到靠山了,她可不信陈飞会提起裤子不认帐。

    “醒醒,关露快醒醒~~~”陈飞推了推关露道。

    关露假惺惺的伸伸手臂,睁开眼睛,装模作样地一惊。

    两人相互看看。

    “将军,将军,我马上起来。”关露慌忙道。

    陈飞苦笑的摇了摇头道:“你,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关露道。

    “我家里有老婆你是知道的,现在这样你怎么想?”陈飞道。

    “啊?哦,将军,我愿为妾。”关露咬牙道。

    陈飞一愣,他沉思一下道:“只要你没有歪心,我没有问题,但文娟那里还得你自己去说。”

    “行,行我绝没有歪心,您放心,大太太那里我去请罪。”关露道。

    陈飞抓了抓头皮想了想道:“你跟周佛海······”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只有以前死了的那个老鬼。”关露连忙解释道。

    陈飞笑道:“行了,你去趟重庆跟文娟讲一下就行了,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关露红着脸点点头。

    “妈的,这丁三他们也太不负责了,这么就睡一起了。”陈飞笑骂道。

    陈飞心想,既然发生了,那就将错就错吧,而关露也是久旱逢甘露,两人微微一笑又开始翻云覆雨了。

    一直到十点多陈飞才起来,关露马上出去给陈飞安排早餐。

    陈飞看着关露身影,苦笑了一笑,美色真是一把刀。

    “丁三,丁三,进来!”陈飞大喊道。

    “旅长,旅长~”丁三进来道。

    “昨晚你他娘的也不阻止一下。”陈飞道。

    丁三抓抓头皮道:“旅长,这我怎么好意思进来,这不坏了你好事?”

    “你,你,哎,滚滚~~~”陈飞无奈地道。

    “旅长,放心,不会到处乱说的,我跟几个警卫都讲过了。”丁三道。

    “操!老子是那种提起裤子不认账的人吗?滚滚~~~”陈飞道。

    丁三吐了吐舌头就出去了。

    中午关露在城隍庙旁边的老宁波饭庄定了一些食物,陈飞看着满桌自己喜欢的美食,马上就开吃了。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是去重庆还是继续当什么圣母?”陈飞边说边道。

    关露知道陈飞要问,马上道:“我刚才想过了,还是在上海,我在上海还有产业,也走不开。”

    “嗯,鬼子迟早会打进租界,你也要做好安排,我的意思是你不想去重庆,今后租界不能留了,可以去香港。”陈飞道。

    关露点点头道:“你怎么说?我怎么办?反正听你的,哦,对了,我有些积蓄,你如果需要随时可以来拿。”

    陈飞看了看关露道:“把钱都换成黄金或者美金,藏好,我需要会通知你。”

    关露又点点头。

    “你有几个贴身的卫士,我指信得过的,绝不会有二心的。”陈飞道。

    “绝没有二心的八个,都是以前老鬼留下的老人,很有本事,死心塌地。”关露道。

    “嗯,那有多少武装力量,可以随时行动的?”陈飞道。

    关露想了想道:“马上要用的三百个,如果计划一下一下可以召集几千人吧。”

    “是吗?这个天一道快赶上一个正规团了。”陈飞道。

    “哎,都是些农民,什么都不懂,一煽动就会跟着你闹。”关露难过地道。

    陈飞看了看关露,心想,毕竟是女人,心底还是善良的。

    “老馒头过来,你好好配合他,把这上海变成我们的情报中心,为抗战出分力量。”陈飞道。

    “行,听你的。”关露道。

    关露起身准备个陈飞倒酒,陈飞一看马上道:“别,今天就不喝了,妈的,这喝酒误事。”

    关露一听脸马上又红得像猴子屁股一般。

    陈飞笑了笑道:“今天我要去南京,你也一起去吧,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帮忙。”

    “好的,在南京,我也有不少人,我们天一道主要据点就在上海,南京,南京一些高管跟我们都有关系,回头我把名单给你。”关露说。

    “不用给我,给老馒头好了,看看有没有用,这次去南京主要是炸细菌实验室,杀几名伪政府的铁杆汉奸。”陈飞道。

    “哦。”关露道。

    “笃笃笃~”

    “进来!”陈飞都啊。

    “旅长,都准备好了,今晚七点三十分,咱们开车走,老周发的通行证。”苏东兴进来道。

    “好,你也去。”陈飞道。

    “是,我都安排好了。”苏东兴道。

    下午关露带着八个黑衣中年人进来。

    “将军,这些人都是我的侍卫,我想让你见见他们。”关露笑道。

    陈飞放下报纸掏出烟,关露连忙给陈飞点上。

    “关露,今后跟我了,你们有什么想法?”陈飞都啊。

    “他们没想法。”关露慌忙道。

    陈飞笑笑:“让他们自己说。”

    “将军,我们没有想法,我们高兴。”一个年纪较大的黑衣人道。

    “哦,是吗?说说为什么?“陈飞道。

    “我讲不出大道理,但我能感到将军不同凡人,我们家主人跟你一定会好好的。”黑衣人道。

    “呵呵,我可是杀鬼子的,说不定哪天就被鬼子杀了。”陈飞笑道。

    “鬼子算个屁,终有一天,我们会打败他,将军一看就是福大命大的面相,肯定能长命百岁。”黑衣人道。

    “是吗?好,你们伸手怎么样?”陈飞道。

    “将军,我见你带着几个侍卫,伸手也不错,我们不比他们差,不信将军可以试试。”黑衣人道。

    “是吗?他们可是杀人无数的主,你们也是?”陈飞道。

    黑衣人一愣道:“将军,我们虽然没有杀人无数,但也不差,杀人经验也是有的。”

    陈飞一听点点头,心想,不错,就道:“试试就算了,万一伤了谁都不好,再说近期有行动,我就是想你们既然是道教,那应该是会点道术吧。”黑衣人一听,抓抓头皮道:“道术?怎么说呢?这玩意看你信还是不信了,信它就是道术,不信它就是幻术。”

    陈飞一惊,回答的还真是滴水不漏。

    陈飞想了想笑道:“跟着我打鬼子去好吗?”

    黑衣人一惊想了想道:“只要我们家主子安全,我们都没有问题。”

    “那他们呢,你不能代表。”陈飞道。

    “能,能,能!”另外七人争抢道。

    陈飞点点头道:“嗯,都是汉子,晚上咱们去南京先杀汉奸再杀鬼子。”众黑衣人一愣马上都表现兴奋。

    “将军,真的吗?太好了,鬼子可杀了不少人,咱们这回算是真正的替天行道了。“又一黑衣人道。

    陈飞又道:“你们怎么称呼?”

    “将军,我叫虎一,他们是虎二到虎八。”虎一道。

    “哦,这名谁起的?”陈飞笑道。

    “将军,是以前的老祖起的。”虎一道。

    “丁三,丁三,把他们和郭亮他们认识一下,他们是关露的侍卫。”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一招手把众人请了出来。

    “这些人不错。”陈飞看着关露道。

    “哎,就是有些人在,我才能在周先生帮助下统领天一道。”关露道。

    陈飞点点头。

    “在这个乱世,你自保应该没问题了,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还是要小心,还有多做有利中华民国的事,虽然在鬼子前面周旋有点困难,但不要轻易出头,有事让老周去做。”陈飞道。

    关露马上道:“我明白了。”

    陈飞又想了想道:“周佛海现在有用,我不杀他,但不代表今后不杀。”

    “啊,将军你还是要杀他?”关露吃惊地道。

    “今后私下听我陈飞吧,毕竟我两有夫妻之实。”陈飞笑道。

    关露点点头。

    “其实当他叛变校长跟了姓汪的时候就已经离死不远了,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陈飞道。

    关露沉默了,自己以前一直跟着周佛海听命于他,会不会陈飞也大义灭亲啊!

    “对周佛海于公于私都得杀,而你不要有压力,再说我才是你男人,哈哈~~~”陈飞大笑道。

    关露马上脸一红明白,陈飞是真心对她的,不然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她。

    “陈飞,我给夫人带了些东西,你这次带去吧。”关露道。

    “你自己去给她,这次回去,你跟我回去。”陈飞道。

    关露一愣马上惊喜道:“好,好!”

    晚上众人吃过晚饭,苏东兴就安排众人上路了,一辆轿车,二辆大卡车向南京飞驰。

    “旅长,我们估计明天中午才能到南京,你休息一下。”苏东兴道。

    “嗯,老馒头有消息吗?”陈飞道。

    “上次联系后一直没有动静,应该在路上了。”苏东兴道。

    “嗯,这次过来这么多人是得小心。”陈飞点头道。

    “不过,下午何长官倒来电,说你没什么事尽快回驻地,万一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你主官不在,会被委员长批评的。”苏东兴道。

    陈飞点点头道:“知道了,现在回去,跟过几天回去一样,都需要时间的。”

    “关露,你有没有派人盯上季云卿?”陈飞突然道。

    “没有啊,不是军统要杀他吗?”关露道。

    “听周佛海说,李士群是季云卿的弟子,那季云卿一死,李士群不就能控制他的帮派了吗?”陈飞道。

    “是啊,我还想着要不要杀李士群,您不是说没用嘛!”苏东兴道。

    “妈的,这回失算了,今后这上海滩算是李士群的天下了。”陈飞道。

    “现在也是啊!”苏东兴道。

    “今后会更加肆无忌惮了。”陈飞道。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先干掉李士群,再去南京?”苏东兴道。

    陈飞摇摇头道:“南京的事比李士群重要,关露,季云卿一死,你跟周佛海商量,尽量多的接收他的家产和弟子。”

    关露道:“季云卿是目前上海第一大帮的老大了,再怎么接收也只是一小部分,能不能叫军统暂时先不杀季云卿?”

    “军统不会听我的,戴笠有他的想法,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陈飞道。

    “那能不能把李士群也抓了,跟周佛海一样为我们服务?”苏东兴道。

    陈飞笑了笑道:“怎么可能?再说,李士群也没有到这个层次让我们利用,像李士群这样顶多算是一条咬人的狗,而周佛海不同,他能接触的东西可都是机密了。”

    苏东兴和关露二人同时点点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