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25章 夜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5章 夜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要不要试探一下?”苏东兴抬头看着陈飞道。

    “试探一下可以,但我们可不可以真真假假,以假乱真,不能把细菌运出来,也可以把它炸毁了。”陈飞道。

    苏东兴想了想道:“难度太大了,也不好计划主要是人力跟不上。”

    “人太少,这是个问题,时间上也不允许,这太平镇其实也只能智取,再多的兵力也白搭。”陈飞道。

    苏东兴点点头道:“旅长,要不咱放弃吧,主攻天一道,再给我几天肯定能知道这个天一圣母的情况。”

    陈飞笑了笑拍拍苏东兴肩膀道:“现在说放弃可以,但这不是我的作风,说实话,这个细菌威胁太大了,我可以放弃暗杀周佛海,不暗杀天一圣母,但这个事一定要做,哪怕会有重大伤亡。”

    苏东兴看着目光坚定的陈飞道:“旅长,我错了,我马上回去制定计划。”

    陈飞点点头道:“计划可以有牺牲,最好能运出细菌,如果不能就烧了,我听说用火烧细菌就会死光。”

    “明白,旅长,那你真的不转移吗?”苏东兴道。

    “不转移。”陈飞道。

    “行,我马上回去同我几个小队长商量对策。”苏东兴边说边向陈飞敬礼就走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而闻名上海滩的小东门却越来越热闹了,摆摊的,玩杂耍讨生活的江湖人,看热闹的,形形色色,在这粉墨登场。

    搬运队天一黑就关门了,为了防止敌人突袭,在搬运队里架起了二挺交叉火力的值班轻机枪,一副外松内紧的模样。

    而水果行更加热闹了,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忙的景象。

    “旅长,有几个卖水果的眼神不对,东飘西望的,应该是敌人了,也不知道是汪伪还是鬼子。”三毛进来道。

    陈飞点点头道:“不要露出马脚,注意警戒,这里是法租界,不管是汪伪特务还是鬼子特工都不会明目张胆地进攻,而偷袭,如果一百人以内,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王亮呢?这个陈冰他跟踪上了吗?”陈飞道。

    “不清楚,要不要跟他联系一下?”三毛道。

    “不用,本来不想跟的,现在又要跟了,王亮难度不小,让他自己灵活处理吧。”陈飞道。

    “是!”三毛说完就下楼了。陈飞刚掏出烟点上还没吸,苏东兴就急匆匆地进来道:“周佛海回来了。”

    “哦,你急什么,万事要冷静,你这样对任何行动都不利。”陈飞白了一眼苏东兴道。

    苏东兴抓抓头皮尴尬地道:“是,是,旅长,我明白了。”

    “什么时候的事?”陈飞道。

    “就刚才我们在特务委员会门口,一个观察哨来报告的,说是三辆车周佛海坐中间一辆,亲眼看见的。”苏东兴道。

    陈飞吸了一口烟推开窗户看着远处的黄浦江,黑沉沉的一片,仿佛在告诉陈飞前景非常黑暗。

    “你对太平镇细菌仓库准备的怎么样了?”陈飞道。

    “一点也没有头绪,几个人商量了半天都没有好办法。”苏东兴道。

    “这个特务委员会在哪里?”陈飞道。

    “极司菲尔路76号。”苏东兴道。

    “你对那里熟悉吗?”陈飞道。

    苏东兴想了想道:“这个极司菲尔路是汪伪特务在上海的一个据点,不过里面有日军一个宪兵分队,这个特务委员会主任是丁墨村,副主任李士群,不过听说主要负责的是李士群,这个李士群是季云卿的门生,所以这76号有大批青帮的子弟。”

    “晚上我们突袭一下76号怎么样?”陈飞道。

    “啊,突袭76号,这可能有点困难。”苏东兴道。

    “难吗?给你一个小时好好计划一下。”陈飞道。

    “这,这······”苏东兴结巴地道。

    “别这那了,快没一个小时了。”陈飞笑道。

    “好,好,我马上去想想办法。”苏东兴回道,马上下楼了。

    陈飞看着苏东兴的背影笑了笑摇摇头。

    陈飞听到周佛海回来,那个高兴,既然他在76号,那就好办,只要绑了周佛海,什么太平镇,细菌仓库,荷花镇,天一圣母,都好办了,那怕干掉几个汪伪高层也不在话下,可能还会知道为什么这里有敌方特工出现。

    别人听到76号就怕,连军统也避让三分,陈飞不这么想,一幢房子几支破枪算个屁,我今天就把他收了。

    一个小时后苏东兴敲门进来。

    “怎么样有方法吗?”陈飞道。

    “有,三点钟行动,需要张宁,王大饼和王亮配合。”苏东兴道。

    陈飞掏出烟递给苏东兴道:“说来听听。”

    “从小楼后方厨房潜入,只要不被发现潜入就行,到了里面各种各样的人多了,很方便就能找到周佛海办公处。”苏东兴道。

    “那怎么把周佛海运出来?”陈飞道。

    “声东击西,到时候我会假装强攻76号。”苏东兴道。

    “会不会太危险,那里附近鬼子太多,增援马上会上来。”陈飞道。

    “牺牲是难免的。”苏东兴沉重地道。

    “你准备了几个战士?”陈飞道。

    “四个,手榴弹开路,动作会很大,不过都是新招的行动成员,不是核心成员。”苏东兴道。

    陈飞想了想道:“都一样,都是好兄弟,抚恤金加倍。”

    “那行,我带张宁先走了,还要很多事要安排。”苏东兴道。

    “好,注意安全。”陈飞叮嘱了一下。

    苏东兴刚走,都是敲门进来道:“旅长,陈小姐来了。”

    “哦,叫她进来。”陈飞道。

    陈冰进来道:“将军,周佛海回来了。”

    “哦,是吗?那太好了。”陈飞假装不知地道。

    “那将军准备什么时候干掉周佛海?我们军统可以帮忙的。”陈冰道。

    陈飞点点头想了想道:“帮忙就算了,不是不信任军统,杀周佛海是私仇,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只要他在上海我,我就有办法。”

    “将军,我现在和上峰先去联系了,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陈冰道。

    “可以,你需要我怎么帮你?”陈飞道。

    “我们正在准备刺杀季云卿,希望上峰派人来增援。”陈冰道。

    陈飞想了想道:“可以,明天你再来,我告诉你们军统的指令。”

    “谢谢将军,那我先走了。”陈冰道。

    “好。”陈飞起来送了一下陈冰。

    凌晨三点,张宁,王大饼和王亮跟着利剑上海组二名队员翻开76号后墙的窗户进入了76号厨房已经三点了76号到处是人声鼎沸,很是热闹,5人大摇大摆走出厨房。

    “那里应该是周佛海办公室了。”上海组小郭边说边用手指了指三楼一个房间。

    “外围的进攻怎么还没有开始?”王大饼道。

    “快了吧!”张宁边说边看了看手表。

    “轰轰轰~”一连四声手榴弹爆炸声。5人相互看了看,这时许多汉奸特务纷纷从楼梯内跑出来。

    “哒哒哒~”一阵花机关的枪声让纷涌而出的特务纷纷中枪倒地。或许是进攻太猛让汉奸特务不敢冲出去,这让张宁等人都郁闷了,这些人不出去,我们怎么进去。正当他们犯难时,日军宪兵分队狂叫着向外冲去。这下好了,这些特务也只能向外冲。而门外的四名战士也开始边打边撤了。

    小郭一打眼神,5人马上进入小楼,楼空无一人,5人又赶紧向三楼跑去。

    “什么人?”三楼警卫传来声音道。

    “我们来保护周部长,快带路,快!”张宁道。

    “好,好!”楼上马上传来声音。

    5人上楼见三楼有四个警卫,张宁马上道:“快转移,快!”

    “好,好,这边。”一个警卫推开大门。

    只见里面有三个警卫护着一个穿西西服带眼镜的中年人,张宁和大饼一进入就动手了,张宁手起手落干掉开门警卫,大饼跑过去双手双刀,同时快速捅进二个警卫的喉咙,还有一个一见要掏出枪被张宁用飞刀也刺中了喉咙。

    “不要喊!”大饼飞快上前用刀贴近中年人的喉咙,屋内动手时,屋外的动作也不慢,王亮等人同时偷袭屋外的四名警卫也一一毙命。

    张宁上前用布塞住周佛海的嘴,王亮也用绳子把周佛海绑了起来。

    小郭推开后窗伸出头看了看外面,只见不远处停着二辆轿车。

    小郭回头道:“下面等着呢,可以了。”

    张宁几位都是高手,从三楼跳下去一点没有问题。王大饼和王亮纵身一跃首先跳下去了。

    王亮到地后掏出手电向上一招。张宁马上和周佛海绑在一起顺着窗户爬下了小楼。

    这时正门的枪声还是不断,四名战士牺牲了二名,还有二名正在不断射击为张宁他们行动拖延时间,张宁一着地,二辆轿车就倒了过来。

    小郭等人也从三楼跳了下来,5人上了二辆车飞快地按预定路线飞驰。

    轿车开进了一个大型菜场,菜场空无一人,5人押着周佛海进入其中一家猪肉铺,这里是利剑在上海的一个据点,猪肉铺后面有一条河,连着苏州河,5人押着周佛海通过猪肉铺进入小河中早就安排好的小船,小船接到5人也就马上开船了。

    发生了这么大事,特务鬼子很快就会发现周佛海失踪,陆上肯定走不通了。

    半小时后,终于进入法租界河城,众人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了不少。

    小船靠上预定的码头,张宁把周佛海装进麻袋,一大帮搬运队马上过来,把众人接上了一辆大卡车,天不亮就到小东门搬运队门口。

    天不亮的小东门还是非常热闹的,因为这里也是水产批发市场,各种货物进出非常繁忙频繁。

    搬运队把周佛海连同一些伪装麻袋一起送进了搬运队地下室。

    丁三快步敲开陈飞的门道:“旅长,抓到周佛海了。”

    “好,不错,走,会会他。”陈飞高兴地道。

    陈飞来到搬运队见到众人道:“辛苦了,干的不错。”

    “我还以为干这种活只有我们三毛行,没想到张宁也是一把好手。”三毛笑道,众人也哈哈大笑。

    陈飞走进地下室,只见一位西服革履戴眼镜的中年人就笑笑道:“周先生久违了,三毛把周先生口中的布条拿开。”

    “是!”三毛回道马上去掉了周佛海口中的布条。

    周佛海看着陈飞道:“你是陈飞?”

    “是啊,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陈飞道。

    “陈将军,各为其主,现在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便吧!”周佛海平静地道。

    ”要杀要剐?哈哈~~~周先生,我问几个问题你好好回答,我让你来个痛快,可以吗?“陈飞笑道。

    周佛海不答。

    “给你一分钟,一分钟后不说,三毛砍掉他一只手,依次类推。”陈飞边说边看了看手表。

    “好嘞!”三毛边说边掏出刺刀。

    周佛海一愣,心想,妈的,一分钟一只手,这陈飞太可怕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