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19章 陈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9章 陈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何文娟就来电告诉陈飞,修辞将军向委员长提出自己任的职务太多,怕误公事,而委员长也同意了,不过还是保留总政治部部长一职。

    陈飞接到电报一愣,心想,校长还是信任陈诚将军的,估计不日又将重启他。

    陈飞慢慢地走出卧室,在丁三等人的搀扶下,战士们见到陈飞都纷纷敬礼,都知道陈旅长应该没事,都打心底里高兴。

    陈飞这几天第一次见到太阳,心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

    “丁三,把老馒头叫来,告诉他我在外面等他。”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去叫了。

    不一会儿老馒头带着一碟花生米过来道:“酒就不带了,来吃点,老张头炸的花生。”

    陈飞点点头并把早上何文娟的电报跟老馒头讲了一下。

    “陈诚以退为进,是个好办法,其实我跟他没有深仇大恨,他不必这样的。”陈飞道。

    “哎,政治上的事,你还是不懂,你不能为他所用就是他的敌人。”老馒头道。

    陈飞也点点头道:“真是身不由己啊!”

    “你还是何家的女婿,换作我是陈诚也会弄倒你,只是他做的过了。”老馒头道。

    “那既然这样,今晚就行动吧,先把陈杏花母子给我抓了再说。至于那个柯院长,让利剑小组盯着把他的所有不良记录都给我报上来。”陈飞道。

    “好,那个张仁的训练团主官也已给盯上了。”老馒头道。

    “抓陈杏花的行动一定要快,抓了以后马上押送到这里来。”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

    “你的情报处组建的怎么样了?”陈飞道。

    “不用组建本来就是现成的,换块牌子的事。”老馒头道。

    “好!”陈飞点点头道。

    “现在我们旅的电台通讯有二处了,我在情报处专门安排了一个通讯小组。”老馒头道。

    “嗯,好!~”陈飞道。

    “不过,我想叫尚丽过去当组长。”老馒头道。

    陈飞想了想道:“好,你安排就行了,路参谋长这人怎么样,如果可以让他帮你分担点,不过总的方向还得你来掌握。”

    “嗯,我有时间找他长谈一次,再说,毕竟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老馒头想想道。

    “校长这次过来没有提西药的事,你在何大哥那里处理的怎么样了?”陈飞道。

    “这次何大哥可是发财了,不过他拿粮食分期来换应该还算公道。”老馒头道。

    陈飞笑笑道:“那也是没办法,今后慢慢讨回吧。”

    晚上十点左右,重庆利剑小组对陈杏花家进行了突袭,在没有伤到一人的情况下,顺利地押着陈氏母子连夜来宜昌了。

    陈飞的这一招又狠又准,一下子拿住主线。

    第二天中午丁三就进来道:“旅长,老馒头长官的部下带来的二个人关在地下囚室,老馒头长官说你要不要先问问。“

    陈飞想了想道:“不用,先关着就行,饿他个几日,不用审就会招了。”

    “报告!”刘晓梅进来道。

    “什么事?”陈飞问道。

    “旅长,何长官来电,问你是不是抓了陈杏花了?”刘晓梅道。

    “回电,是的。”陈飞道。刘晓梅马上就出去了。

    陈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动作让重庆很多人都大吃一惊,这些平日高高在上自以为上层人物只懂得欺负弱小的人,当有人向他们反击的时都感到不可思议,好像这种坏事只能是他们干的。

    当陈杏花母子被陈飞抓走的消息在重庆传开的时候,何文兵这个平时不大和人接触的贵族子弟成了众人打探消息的对象。

    何文兵被打扰的烦透了,就向何部长打招呼回家休息了,晚上何文娟回家,何文兵和妹妹一商量,就让管家闭门谢客了。

    陈诚向来似小委员长自居,没想到二次在陈飞的事情上失了面子,这次更加好,连妹妹都让人绑了,只是他不清楚里面的内幕被自己的妹妹当了枪使了,他更没有想到妹妹会毒杀陈飞,当他知道妹妹做的事也大惊,毕竟陈飞也是委座爱将,你挑拨,你离间,你设陷阱都行,但不能自己亲自上,这不是找死吗?

    陈诚也是政坛老将,他想了想,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委座同意的,如果想让陈飞不杀妹妹母子,只能向陈飞求情了。

    把陈杏花母子押过来已经两天了,老馒头和陈飞正在聊天。

    “这几日接到不少求情的电话,电报,连江防军郭司令也打电话求过情。”老馒头笑道。

    “是吗?这郭司令倒是油滑,谁都不得罪,这陈氏母子怎么样了?”陈飞道。

    “哦,都招了,是一个叫黄平安的商人教唆他们娘俩用天残草神不知鬼不觉地暗杀你,我们已经开始抓捕黄平安,不过这人在陈氏母子被抓后马上就消失了,我想可能就是汪伪特务了。”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道:“不能放松对黄平安的抓捕,同时也要通知各地的利剑小组,特别是上海和南京的利剑。”

    “问题是,这个黄平安用的真名假名都不知道。”老馒头道。

    “这娘俩也是白痴,能听一个商人的教唆。”陈飞道。

    “能看出来他们对你有多恨啊。”老馒头道。

    “都是一帮知道天高地厚的贵族。”陈飞苦笑道。

    “有陈诚这个靠山,还真是可以不知天高地厚了。”老馒头道。

    陈飞苦笑地摇了摇头道:“这个世道真是没有平民的活路了。”

    “这就是有这么多兄弟跟着你的原因,至少你能平等的对待他们,能让他们吃饱饭,能为他们出头,不会因为伤残而抛弃他们。”老馒头道。

    陈飞想想道:“其实这些都是我们做长官应该做点,中国人不缺血性,只是做长官的做了战士们心寒的事。”

    老馒头点点头道:“你这么想也是我们**旅的福气,哈哈哈~~~”

    “这马屁拍得讲究。”陈飞笑道。

    “报告!”丁三进来道。

    “什么事?”陈飞道。

    “旅长,工事外说是陈诚将军来了。”丁三道。

    “啊,陈将军来了,几个人啊?”陈飞吃惊地道。

    “一辆车,三个人。”丁三道。

    陈飞和老馒头相互看了看心想这是来兴师问罪了。

    “陈将军请,我们旅长在里面等你。”丁三请陈诚进去。

    陈诚也吃惊这陈飞病的这么重。

    “陈将军,陈某有失远迎了。”陈飞道。

    陈诚看了看脸色苍白的陈飞道:“没事,没事,陈旅长这病怎么样了?”

    “哦,快了,快好了,多亏找到个好郎中,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陈飞苦笑道。

    陈诚也尴尬地笑了笑道:“陈旅长没事就好,陈旅长我俩可是500年前的一家,有些事还请陈旅长行个方便。”

    “陈将军,你清廉正直,对校长一片忠心,那是有目共睹的,可是陈将军你的妹妹是要我的命啊,而且我们没有深仇大恨,说到底还是我没有给他们面子,她们是贵族,任何人要让他们三分。”陈飞平静地道。

    陈诚看着这位新晋的委座红人,感到这个人不简单。

    “那陈将军会这么处理她们母子,毕竟他们是我的亲人。”陈诚也直接道。

    “陈将军,我只是要她们知道天外有天,不是他们想杀人就杀人的。”陈飞道。

    陈飞又想了想道:“如果查明他们跟汪伪没有联系,我不会取他们性命的。”

    陈诚一听放下了心道:“那就好,他们不会跟汉奸有任何关系的。”

    “很难说,这件事本身就应该是汪伪特务策划的。”陈飞道。

    “什么?那边策划的,这么可能?”陈诚又大惊道。。心想,如果真是那边策划的自己的罪可真是大了,自己竟然被那里利用了。

    “丁三,把老馒头叫来。”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

    不一会儿,老馒头过来。

    “陈将军,这位是我旅的情报处长,他跟你讲一下这次事件。”陈飞边说边向老馒头打个眼色。

    老馒头马上详细的把这次事件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这个黄平安我见过啊,说是做杂货布料生意的,说是苏州人。”陈诚道。

    “陈将军,这个黄平安的身份应该都是假的。”老馒头道。

    陈诚点点头,马上进入了沉思。

    陈飞和老馒头都看着陈诚。

    陈诚想了一段时间道:“陈旅长这件事虽然我受了妹妹的蛊惑,其实我自己也想铲除异己,对你造成了伤害我表示歉意。”

    陈飞看看陈诚。

    陈诚又道:“陈旅长,今天一见,算是认识了,如果陈旅长能不杀他们母子俩,我陈诚欠你一份情。”

    陈飞知道陈诚是个守信忠诚的人,主要是他打鬼子的。

    陈飞默默地想了想道:“老馒头把两人都放了吧,告诉陈氏母子,千万不要做汉奸。”

    老馒头一听马上出去安排放人了。

    陈诚看着陈飞笑了笑道:“年轻不简单,如果不是何家女婿,真想和你成为忘年交。”

    “如果陈将军和何部长两人让我选择朋友,我会选陈将军,因为您更坦诚。”陈飞也笑了笑道。

    陈诚一愣马上笑道:“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我们不是朋友吗?”陈飞笑着反问。

    “哈哈哈,好好~”陈诚高兴地道,他是真的高兴这年头朋友不是这么好找的。陈诚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两人又聊了一下当前敌我双方势态,一下子亲近了不少。

    老馒头带着陈氏母子进来。

    陈杏花一见陈诚马上大喊:“哥,你来了,快杀了他,他竟敢绑架我们。”

    陈诚一见马上上前就是一个巴掌道:“妇道人家不在家好好相夫教子,竟敢谋杀党国将军,还不快向陈将军道歉。”

    陈杏花母子一愣吓的竟不知道这么办好了。

    “算了,算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做有损党国的事了。”陈飞笑笑招了招手,意思既往不咎了。

    陈诚也不矫情马上道:“陈老弟来重庆一定要来寒舍,我定当扫榻相迎。”

    陈飞马上向陈诚敬礼,陈诚回礼。

    陈诚转身带着娘俩走了,走出工事,**旅列队相送,陈诚和几个主官握手道别就走了。

    “大哥,怎么回事?你和陈飞?”陈杏花看着刚才的一切道。

    “杏花,这个陈飞不简单,大将之才。”陈诚沉思地道。

    “大哥,那接下去怎么办?”陈杏花想了想道。

    “今后不要招惹陈飞了,我很看好这个年轻人,和他们作对没有好处,反而能和他成为朋友倒是一件不错的事。”陈诚道。

    “他会真的放过我们吗?”陈杏花道。他这几天是真的怕了,说不定哪天被人暗杀了。

    “那个黄平安怎么回事?”陈诚反问道。

    陈杏花的儿子陈晓马上道:“大舅,是我一个朋友。”

    “他是汪伪特务,你们被抓他也失踪了,你们被人利用。以后交朋友多长点脑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朋友的。”陈诚白了一眼陈晓道。

    “啊,不会吧,是汉奸?”陈晓吃惊地道。

    “如果你们跟汉奸有瓜葛,不用陈飞杀你们,我会亲自动手的。”陈诚咬牙道。

    “不会的,不会的,大哥我们怎么可能跟那边有瓜葛。”陈杏花马上道。

    而在工事区各主管都来到卧室。

    “他奶奶的,怎么就这么便宜了这娘俩,还不如一刀杀了。”刘猛道。

    “别乱说,传出去影响不好,知道吗?”老馒头道。

    “其实对于人品而言陈将军真的算不错了,再加上他是真心抗日的主战派。”陈飞道。

    “那不能这么便宜了这娘俩,好像我们怕了他们一样。”赵六道。

    陈飞笑笑道:“你知道个屁,陈诚一个人情,对今后咱们肯定是好事。”

    “旅长考虑的是全面,这次事件我们旅在政治,军事上都占了上风。”老馒头道。

    “听说重庆到了八百多挺捷克重机枪很不错,能向陈将军要一些。”赵六道。

    “不行,不行,这个人情得用在刀刃上。”参谋长马上道,他怕陈飞答应了。

    “操!一个将军怎么值这点面子。”陈飞骂道。

    “好了,好了,都出去,别胡说八道了。”陈飞大笑道。

    “走了,走了。”老馒头把众人都赶走了。

    陈飞看着一个个人离开,心想,这次虽然没有拿陈杏花开刀,但至少多了一个盟友,在这个年代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