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17章 真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7章 真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陈飞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四肢无力,不过至少能说话,能思考问题了。

    老馒头和老张头二人走进陈飞卧室。

    “来,旅长,我做的鸡汤很不错,你喝点。”老张头边说边开始喂陈飞鸡汤。

    “你听着就行,我和几个主官商量了一下,想借你中毒为由,把内部外部的敌对人员摸一下。”老馒头道。

    “什~~~什么?我中毒了?这怎么回事?”陈飞道。

    老馒头简单地把事情跟陈飞讲了一遍。

    陈飞听着一阵后怕,这奶奶的要不是郎中医术高,自己不是死了。

    “你也别担心,你福大命大,造化大,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兄弟们还指望你呢。”老张头在旁边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

    “你对中毒前吃过的东西还有印象吗?”老馒头道。

    陈飞想了想,摇了摇头。

    “你也别急摇头,多想想。”老馒头道。

    “长官,你肯定是吃了什么东西才中毒的,这天残草是一定要进口才能中毒的。”郎中道。

    陈飞看了看老张头,意思会不会你那边出了问题。

    老张头马上领会地道:“我这里应该可以排除,我想了又想,没有可疑的人进入我哪里,而且我是做好饭直接送过来的,都是我亲自经手的。”

    陈飞点点头闭上眼睛,又想了想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算了,你先喝汤,好好再睡一下,反正下毒的人就在旅里肯定跑不了。”老馒头道。

    陈飞喝完鸡汤,感觉有点疲倦,马上又沉沉睡了过去。

    下午陈飞刚醒来,旁边的郎中就道:“长官,要不要喝点水?”

    陈飞点点头,突然感觉抓到了眼前一幕轻声道“喝点水~~~”

    陈飞想起全旅回防急行军时,有人给他喝过水,也是这样讲的,对,肯定是路上有人给他喝水时下的毒,但是谁呢?他又努力想了想。

    当时他在队形的前列,应该是和赵六团一起的,那这个人一定是赵六团的。

    “丁三,丁三,把老馒头找来。”陈飞轻声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去找老馒头了。

    不一会儿,老馒头过来,陈飞把自己想的跟老馒头一讲,老馒头点点头道:“想不起谁给你的水了?”

    “当时心急想着赶快回工事,没有仔细看,接过水壶就喝了。”陈飞道。

    老馒头想了想道:“明天,我会把你病情加重的消息放出去,让全旅都感觉你快不行了,我会重点盘查赵六团的。”

    陈飞点点头道:“关于监察院的事,你查得怎么样了?”

    “正在调查,这几日利剑小组每天盯着监察院长,但是没有发现什么,何长官那里也没有什么情况,不过等几日委员长回到重庆事情肯定会有所变化。”老馒头道。

    “那要不要瞒着校长,还有我老婆,说我死了?”陈飞道。

    “这可不能瞒着,我已经跟何长官提起这件事了,重庆那边她会处理,我们按参谋长的计划进行就是了。”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

    这时参谋长进来。

    “旅长,这怎么样了,好点了吗?”参谋长道。

    陈飞点点头笑笑。

    “有事?”老馒头见到参谋长道。

    参谋长想了想道:“昨天到今天,部队都在暗自排查,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有三个人可疑肯定是军统的人,还有六个人不能确定,但不排除汉奸或者是中央方面的。”

    老馒头点点头道:“这么快就有发现了,妈的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出事才认真起来。”

    参谋长苦笑道:“都是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没想到这次大排查一下子就表露出来了。”

    “军统的人都礼送出去。”陈飞道。

    “旅长,我想还是再等等,等事情完了以后再说,反正有目标了,逃是逃不掉的。”参谋长道。

    老馒头也点点头道:“嗯,这时越低调越好,另外六个人的底也要尽快摸清,妈的,进了这么多奸细都不知道。”

    “只要不是鬼子汉奸都送走,不要难为他们。”陈飞道。

    两人点点头。

    老馒头又把陈飞的事和参谋长一讲。

    参谋长想了想道:“既然有目标了就好,我再仔细调查。”

    “嗯,不要急,还是要按计划来。”老馒头道。

    参谋长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全旅都知道陈飞旅长快不行了,几个长官都愁的直骂娘,连老张头做的菜也是越生越咸难吃的要命。

    不过全旅战士的一举一动都在参谋长的监视之下。在傍晚的时候终于有赵六团的一个连长要出工事,在参谋长的监视下,这位王姓连长刚离开工事,张宁和三毛就跟了上去。

    王连长在宜昌城中一间杂货铺买了二包烟酒回工事了。

    张宁和三毛一商量,三毛留了下来继续盯着杂货铺,张宁跟王连长回工事。

    王连长刚回工事,就被参谋长和老馒头秘密的抓了起来。赵六也赶了过来,一见王连长扔起二个巴掌大骂:“王八蛋,老子怎么待你的,你他妈的竟然背着我做奸细!”

    “团长,团长,这是干什么,我不明白啊?”王连长狡辩道。

    赵六一愣看了看张宁道:“张宁,能确定?”

    “他刚才何杂货铺的老板偷偷说,旅长应该快不行了。杂货铺老板还给了他二根金条。”张宁道。

    “妈的,动刑!妈的,三毛呢?”赵六大喊道。

    、“三毛还在跟!”张宁道。

    “我派几个人过去帮一下三毛。”老馒头道,说完就出去安排了。

    “张宁,砍了他一条胳膊!”赵六咬牙道。

    “团长,不要,不要,团长~~~不要啊~~~”王连长嘶声裂肺地喊道。

    “你说不说!”赵六恶狠狠地道。

    “说~~~说~~~团长,我说,我是在不久前被杂货铺汪老板收买的,他说只要干掉陈飞就给我5根小黄鱼。”王连长胆怯地道。

    “妈的,5根金条就把你给收买了,那天残草的毒也是汪老板给你的?”赵六道。

    “嗯!”王连长道。

    “还有没有同伙?”赵六道。

    “没有了,没有了!”王连长道。

    赵六看了看张宁道:“先关着,我去找老馒头,妈的,别让他跑了。”

    赵六刚出门口就见到老馒头,就把王连长的事情跟他说了。

    老馒头点点头道:“那就看三毛那边了。”三毛倒是一直守着杂货铺,没想都老板一直没有出门,一直到晚上12点多还是不见汪老板出门。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刘晓梅匆匆走进陈飞卧室道:“旅长,旅长不好了,我们旅要被分割分配进中央军各师了!”

    “哦,要解散我们?”陈飞道。

    “是的,中央训练团的命令。”刘晓梅道。

    “中央训练团,妈的,这是谁的部门?”陈飞不解地道。

    “不明白,要不,我马上问问何长官?”刘晓梅道。

    “嗯,好,你要问详细点。”陈飞道。

    “是!”刘晓梅道。

    妈的,人还没死就想瓜分我们**旅。

    这时老馒头进来把昨晚的事和陈飞一说。“我奇怪这杂货铺的老板也没出门,怎么跟上线联系的?”老馒头道。

    “不要奇怪了,肯定有电台,叫三毛继续盯住了,等候收网命令。”陈飞道。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老馒头道。

    “刚才中央训练团来命令,让我们旅分散配给各师。”陈飞道。

    “什么?中央训练团还有这么个组织?”老馒头道。

    “谁知道,最晚下午就会有中央军各师前来商量人员分配的事。”陈飞道。

    “妈的,动作够快的,怎么办?”老馒头道。

    “**旅开始一级戒备,你把几个可疑的人员都送走。”陈飞道。

    “嗯,事情应该快水落石出了。”老馒头道。

    “现在还得保密我的消息。”陈飞道。

    “好的,那我先去安排和各个团长碰一下头。”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

    不一会儿,刘晓梅又急匆匆进来道:“旅长,何长官电,中央训练团是陈诚的部门,何长官说刚才监察院长把你送**物资的材料上报到侍从室了。”

    “监察院,训练团,不知还有谁,嗯,晓梅告诉何长官,继续盯着,看事情发展。”陈飞道。

    “是!”刘晓梅回道马上就走了。

    下午,陈飞刚吃过午饭就有中央军来接收了。

    哨兵接老馒头指示拦住了所有来工事的人员。

    陈飞想了想对丁三道:“丁三,叫三毛把杂货铺端了,动作要快,不要留痕迹。”

    “是!”丁三回道,妈的就出去了。

    “哒哒哒~”一连串高射炮机枪的枪声打响了,工事的门口各种吵杂声一下子都停止了。

    几个来接收的军官都一愣,都相互看了看,只能先回去汇报这里的情况再说了。

    陈飞的卧室,几个长官,参谋长,唐兵,老馒头都纷纷过来商谈。

    “现在情况渐渐有点明朗了,不过还得辛苦老先生几日。”陈飞对郎中道。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长官病好了就好。”郎中道。

    陈飞点点头又看了看众人道:“我让三毛把杂货铺端了,过会儿三毛回来好好审审,这汪老板,王连长今后都是证人。”

    “连长,我听老馒头长官说中央训练团的命令要解散我们旅。”参谋长道。

    “是啊,你知道了?”陈飞道。

    “嗯,这中央训练团教育长是陈诚,但主事的是一个叫张仁的将军,这张仁是重庆人,跟我父亲还有点关系,都是袍哥人家。”参谋长道。

    “袍哥?牵涉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到底是谁想要我陈飞的命?”陈飞笑笑道。

    “报告!”三毛进来见这么多长官马上道:“各位长官好!”

    众人笑笑,赵六道:“妈的,杂货铺汪老板怎么交代的?”

    “哦,这汪老板姓张,叫张杰,是个多面的特务,跟鬼子,汪伪,重庆方面都有关系,这次刺杀旅长的活是重庆方面一个叫陈杏花的女人叫他干的,不过有意思的,这天残草的毒汁是天一道一个道友提供的,因为都在宜昌这个地面上混,所以他认识这个道友。”三毛道。

    “陈杏花?陈杏花这个女人是谁?”陈飞道。

    “旅长,你一定想不到她是陈诚将军的妹妹。”三毛道。

    “啊~是她~去年在重庆跟她有过结,没想到她这么记仇。”陈飞道。

    “旅长,这事好像里面的人还不止这陈杏花一个人,好像还有不少人啊!”老馒头道。

    “嗯,旅长,会不会是几方面的势力知道陈杏花想要你的命,而都提供了帮助,或者说是借陈杏花的杀心而推波助澜。”参谋长道。

    “都有可能,不过这次要彻底弄清楚这次事,不然今后还会有麻烦的。”赵六道。

    众人都点点头,表示应该弄清楚缘由。

    “妈的,我看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也刺杀陈杏花,看今后谁敢欺负我们。”刘猛道。

    众人一愣这倒是不错的办法。

    老馒头想了想道:“这好像有点不太好,毕竟你们还不够强大,顶不住陈诚的怒火,还有怕何长官难做人啊。”

    “老馒头你就是太善良,我们都让人骑脖子上了,还想这想那的。”刘猛又道。

    众人都看了看陈飞,陈飞也明白这是要让他拿主意。(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