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15章 纠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5章 纠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部队经过一个小时的休息,刚开始准备行军,尚丽跑过来道:“旅长,工事遭到中央军17师的攻击,最多只能坚守4到5个小时。”

    “什么?打起来了,操,唐兵,唐兵部队加快速度。”陈飞大喊。

    “旅长,要不我和特务连先行,我们脚步快。”三毛道。

    “几百人有个屁用,都他妈跑起来,快!”陈飞咬牙道。

    其实工事的情况没这么紧张,只是老馒头心急希望陈飞再快点,而围困的工事也只是17师的一个团,中央军调动没有经过蒋委员长批准已经犯了大忌。

    这个张姓团长也急,命令是赶紧进入工事接访,没想到里面的驻军不让他们靠近。

    张团长看了看协同他的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几个长官道:“几位长官,你们也看到了里面的驻军根本不让我们靠近。”

    “打进去!”其中一个委员道。

    “啊,都是自己人,怎么打?”张团长道。

    “啰嗦三毛,进攻!”领头的监察委员道。

    张团长无奈地摇了摇头命令进攻。

    “哒哒哒~”一连串高射机关炮打了过来,吓得几位长官脸色苍白。

    张团长一愣拿钱望远镜一看,妈啊,这是高射炮啊,打飞机都行,这怎么攻?

    几位监察院的长官没想到**旅驻地在陈飞没在的情况下也这么硬气,都围着领头的一脸无奈。

    “怎么办?这些人软硬不吃,陈飞又马上就回来了,都想想办法。”领头道。

    “如果要进工事,只能硬拼了,但看这位张团长,也不会出力,长官,能不能请附件江防军出面或者派几支部队过来震慑一下。”其中一名委员道。

    “如果江防军会帮忙,在青龙岭就堵住**旅了,哪会有这么多事,现在只能叫张团长硬拼了,只要我们进了工事,到时候,肯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不怕他陈飞多英勇,老婆多能干,都能弄死他。”领头道。

    众委员都点点头称“是!”

    “张团长,现在这个局面你也看到了,**旅守备部队竟敢违抗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命令,那就是违抗委座的命令,张团长,我现在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攻下西山工事,查抄陈飞的犯罪证据”领头的监察委员会义正言辞地道,仿佛他就是正义的使者。

    几句话吧张团长讲的一愣一愣的,张团长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这进攻不说同袍相残,那代价也是很大的,说不定全团会损失严重。

    张团长一想道:“长官,这样,你等我几分钟,我向师长汇报一下,这工事太坚固了,我们如果进攻,肯定会损失惨重,到时候我也不好交代。”

    临头的委员想想也是道:“好,张团长,请尽快!”

    而工事的赵大刀叼着烟对老馒头道:“放心吧,就这些人怎么可能进攻工事,这工事可是铜墙铁壁的。”

    老馒头道:“别大意,这帮人趁旅长不在来进攻,那是有预谋的,不可轻敌,希望刚才的高射炮能让他们知难而退,不然真要相互残杀了。”

    赵大刀点点头大声道:“教导队的兄弟们,守卫工事是我们职责,大家不要放松,死也不能让任何人进入。”

    “是,是,是!”此起彼伏声震得工事内士气大增。17师的师长接到工事区外张团长的电报也一愣,心想**旅真够猛的,连高射炮都用上了,这他娘的,怎么办?为了帮监察院这帮人,他私自调动了部队这要让委座知道了,还不要他的命。

    现在到了这种局面真让他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想了想拿起电话,接通重庆的监察院找到了院长道:“老大哥啊,你叫我办的事真是难办啊!”

    监察院院长一愣道“:“怎么了?一个陈飞拿不下来还好说,难道连西山工事也进不去吗?”

    “还真是进不去,现在工事里不知道有多少士兵,刚才连高射炮都用上了。”师长道。

    “怎么还有这种事,这**旅还真是铁板一块了。”监察院长道。

    “是啊,老大哥,我这私自调动部队可是大罪啊。”师长道。

    “老弟啊,我们这个事情没有错,他陈飞是有问题的,现在陈飞不能扣押,工事必须进去,工事里肯定有大批物资,老弟这可是一笔财富啊!”监察院长道。

    “你的意思强攻!”师长道。

    “必须强攻,只有拿到里面物资才能定陈飞的罪,老弟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啊。”监察院长道。

    “那行,拼了,我再派一个团过去。”师长道,说完挂了电话马上安排了。中央军17师是经过宜昌的,他要速战速决,不然时间一长,上级部门就会发现的不对,追查部队去向。

    张团长接到命令马上开始强攻了,部队以连为单位,全力进攻。

    “来了,准备接敌!”赵大刀大喊道。

    “哒哒哒~”三个方向的高射炮机枪都开火了。

    大批进攻的张团战士纷纷倒地。

    张团长一愣,这他娘的,不至一挺高射炮机枪,这工事150毫米重炮都炸不开。

    几个来协调的监察院官员更是吓得浑身冒汗,脸色苍白,他们这些坐办公室的文员哪见过这种血肉横飞的战场。

    张团长见几个浑身发抖的长官只能苦笑。

    “部队停止进攻。”张团长大喊道。

    “张~张团长怎么不进攻了。”领头的官员道。

    “进攻个屁,再来5个团也攻不进去,白白叫兄弟们牺牲了。”张团长咬牙道。

    “那~那怎么办?”领头的道。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不能眼看着兄弟们白白牺牲。”张团长生气地道,说完马上走开了。

    几个监察院官员只能相互看看,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还有多长时间能到?”陈飞看着气喘吁吁的赵六道。

    赵六看了手表道:“快了,三个小时。”

    “妈的,西瓜不知到哪里了?还得快!”陈飞道。

    “是,估计西瓜再一个半小时能进入工事。”赵六回道马上一招手,又大喊道:“加快速度!”

    “刘大军,刘大军,你们特务连可以和工兵营,老张头,炮营通讯处一起,保护好通讯处。”陈飞大喊道。

    “明白,旅长,放心!”刘大军回道,马上去后面帮助通讯处了。

    陈飞见拉后的部队很多,医护所也跟不上,马上又命令参谋长垫后,安排各个没有跟上的部队。

    而在重庆军政治部的何文兵一头雾水,有人要扣押陈飞,有点不大相信。他马上联系了军统毛万里,毛万里也没有头绪,只能说帮忙调查,而何文娟又找不到让何文兵感到很担心了,但一时又联系不上陈飞,只能和老馒头联系了,而刘晓梅的回电是激战中,让他心急如焚。

    他马上走进何应钦部长的办公室吧事情一说。

    何应钦一愣道:“委座在长沙前线,我马上去联系,你回去吧!”

    何文兵道:“好!”说完就回办公室了。

    在重庆的利剑小组也动了起来,他们开始盯住中央监察委员会,收集关于这次对**旅的所有情报。

    西瓜的侦察连终于赶到宜昌了,但在进入工事外围遭到了张团支书一个营的阻击。

    “妈的,冲,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冲进工事区。”西瓜大喊道。

    侦察连冲锋枪开路,开始不要命地冲锋了。

    外围响起了枪声,张团长一愣,他正在和刚到的另一个团王团长商量怎么能进攻到工事里。

    “这么快**旅就回防了?”王团长道。

    张团长想了想道:“应该是先头的侦察部队,**旅真是猛,几百人的侦察部队都敢向外面发起冲锋。”

    “那怎么办?先头侦察部队到了,我们还商量个屁,陈飞的部队应该也快到了。”王团长道。

    两人相互看了看。

    张团长道:“撤吧,再不走,怕被陈飞包饺子。”

    “撤!”王团长大喊道。

    17师一撤,协调的几个监察院官员也跟着撤了,生怕被陈飞追上,当陈飞赶到时已经风平浪静,好像工事区没有发生过战斗一样。

    陈飞走进办公室,老馒头跟了进来道:“怎么回事?怎么让监察院盯上了。”

    “妈的,没这么简单,这中间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老馒头给我查,一定要水落石出,王八蛋,这是要我的命。”陈飞咬牙道。

    “嗯,谁跟咱有这么大的仇,妈的!”老馒头道。

    “谁知道,我一个新将军能得罪了谁?除了汉奸鬼子,还有谁?”陈飞道。

    “报告!江防军司令来电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尚丽进来道。

    陈飞想了想道:“问他们能不能扣住17师,不让他们过宜昌就行。”

    “是!”尚丽回道。

    “怎么,你想通过17师找背后的人。”老馒头道。

    “没有,这背后的人只有让监察院出来交代了,17师是帮凶,让他知道我们是不好惹的。”陈飞道。

    “对,妈的,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亏他们17师做得出来,都是委员长的嫡亲。”老馒头也咬牙骂道。

    “报告!”刘晓梅进来道。

    “讲!”陈飞道。

    “旅长,何文兵长官来电,问现在什么情况?”刘晓梅道。

    “回电,一切平安,让他彻查这件事。”陈飞懂啊。

    “是!”刘晓梅回道。

    刘晓梅刚出门,尚丽急匆匆进来道:“旅长,军统戴局长来电,他们对这件事不知情,但会查清楚。不过调查陈旅长的命令是监察院院长下的。”

    “知道了!”陈飞道,尚丽马上回去了,这时候电报往来太多了。

    “监察院长,这人姓柯,我们没跟他交集过。”老馒头道。

    “妈的,能说动监察院长,这里面肯定有利益关系。”陈飞道。

    老馒头点点头道:“我已经叫利剑小组在跟进了。”

    陈飞想了想道:“这么大的事,他们肯定想好措辞了,不然这么跟校长交代,我们也得想好对策,这送**武器的事,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事先别管了,我会查,先想好怎么回答。”老馒头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道:“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妈的,不就送点破枪嘛!”。“三八大盖到了共党手里可是重武器了,还有西药,那是委员长最忌讳的事。”老馒头道。

    “那这么说好?要不,说没送过?”陈飞道

    “你说行吗?越描越黑!”老馒头道。

    “越描越黑?那就实话实说,我就不信校长会为了这事拿我开刀!”陈飞道。

    “那剩下的西药怎么办?还不被委员长拿走?”老馒头道。

    “笑话,那是我们的,你马上带上特务连连夜把货押到重庆何大哥处。”陈飞道。

    “啊~那还不是没了?”老馒头道。

    “什么没了?卖给何大哥换黄金粮食都行,不能掉价!”陈飞道。

    “好,我马上去办!”老馒头说完看着陈飞道,“还有什么交代?”

    “没了,你这几天就待在重庆给我查。”陈飞道。

    “行!”老馒头说完马上就出去了。

    陈飞想不明白到底得罪了谁?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同时又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一不小心自己可能连渣子都不剩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