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03章 休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3章 休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连几天陈飞都是忙着应酬,见了不少陈家的生意合作伙伴,又见了警备司令部何司令还喝得酩酊大醉,这次陈飞一回家,让陈家一下子成了成都府中的顶级大户,每天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陈飞看着来往的客人,不住摇头:“佟组长,这里保安还要加强,不然什么时候混进鬼子特务就麻烦了。”

    “长官,放心,这几日老馒头长官就会派更多的人手过来,我跟他联系过了。”佟组长道。

    “那就好,不过你在附近找一僻静处,我父母应该不喜欢这么热闹。”陈飞道。

    “是,长官,我这几天就会安排好。”佟组长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陈飞道。

    “卢家小姐的事,你调查得怎么样了?”陈飞又道。

    “长官,有点线索,但还没确定,等几日我详细汇报。”佟组长道。

    “哦,你看着办。”陈飞道。

    “这件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查清楚的,但不管多少时间,我都要知道卢小姐怎么样去那边的,现在又在哪里。”陈飞又道。

    “是!”佟组长道。

    “王亮,王亮。”陈飞喊道。

    “旅长,王亮去挖防空洞了。”丁三道。

    “我知道,问问他挖的怎么样了。”陈飞道。

    “我去看看。”丁三道。

    “不用了,这小子挖洞我们找不出毛病。”陈飞笑道。

    “小弟,小弟,你找我们?”大姐进来后面跟着二姐。

    “是啊,有点事,来坐,二姐也坐,三毛把东西拿来。”陈飞道。

    “这么神秘,什么事啊?”二姐坐下道。

    陈飞笑笑给两位姐姐倒了二杯茶,三毛拿出一包东西交给陈飞。

    陈飞把东西放在桌上道:“这些钱,收好了,二位姐姐。”

    “多少钱啊?”二姐边说边打开。

    “这么多!”两人一口同声道。

    “小弟,这可是大黄鱼,这么多,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大姐道。

    陈飞笑笑道:“我还不能有钱!真是的!”

    “这钱都给我们了,小弟你还是留着结婚用吧,听说你那未婚妻可不是一般的大户啊!”二姐道。

    “行了,给你们就拿着,干什么都行,分了也行。”陈飞笑道。

    “啊~~~分了?分什么啊!都用在厂子里发展吧!”大姐道。

    “好,好,现在厂里正缺钱,这下好了,小弟真是及时雨啊!”二姐道。

    “好了,钱的事就不说了,我后天就要回去了,二位姐姐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陈飞笑道。

    “啊,这么快,才来几日啊!”二姐道。

    “不少时间了,这次能回家也是运气好。”陈飞道。

    “行,家里有我和老二,你不用担心,但你在前线打仗一定要小心。”大姐道。

    “是的,是的,一定要小心。”二姐也道。

    “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陈飞点点头道。

    晚上,陈母又做了一大桌可口的小菜,吃得陈飞很是开心。

    第二天陈飞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一些琐事,第三天清晨天不亮,陈飞就告别家人又开始踏上征程。

    回去的时候,多了不少都是三毛从草堂招来的老兵,还有不少伤员三毛留了些钱让他们自己来宜昌找**旅。

    等陈飞赶到重庆已经半夜了,他本来还想去卢伯家,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因为都不知道怎么跟卢伯交待。

    陈飞接上留在重庆的老馒头连夜回宜昌了,第二天中午就回到了西山工事**旅。

    “旅长,旅长,你终于回来了,这他娘的都想死我了。”赵六见到陈飞高兴地道。

    “你想个屁,兵练得怎么样?”陈飞笑道。

    “有唐副旅长,参谋长在,你还不放心。”赵六道。

    “也是,晚上吧几个团长叫来,我们一起聚聚。”陈飞道。

    “好咧!”赵六高兴道。

    “哦,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赵大刀回来了。”赵六道。

    “啊,这么重的伤,可以动了?”陈飞道。

    “没有,是孙军医见宜昌医院那边不安全就接回来了,不过孙军医说赵大刀应该没事了。”赵六道。

    “妈的,这可是好消息。”陈飞懂啊。

    “行,那我回去了,我得去告诉老张头你回来了,晚上要聚餐。”赵六开心地道。

    陈飞摇摇头笑了笑,不过离开军营这么长时间,这一回来感觉像回家一样的。

    晚上老张头满满地摆了二大桌,各部队主官都纷纷到齐。

    “赵六,怎么这么多人,咱们小范围聚餐不就行了。”陈飞道。

    赵六抓抓头皮尴尬地道:“我多嘴了,本来想着几个老兄弟聚聚,没想到这么多人。”

    “行了,行了,下回注意了,妈的。”陈飞笑骂道。

    一场热闹的欢迎宴开始了,其实大家这些天嘴里淡出了个鸟,都想沾沾旅长的光。但是陈飞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众人有的欢喜有的愁,要求每天晚上一个小时文化课。

    “旅长,这是为大家好,大家一定要用功。”参谋长道。

    “参谋长,这事你要抓起来,谁不执行,就撤了他。”陈飞严肃地道。

    “是!”参谋长道。

    “好了,开始吧,都别愣着了。”陈飞笑道。

    众人马上开心地推杯换盏起来,一时间把酒喜欢,划拳行令,好不热闹。

    “尚丽没来吗?”陈飞问刘晓梅。

    “没有啊,旅长着找她有事?”刘晓梅道。

    “嗯,告诉她明天开始让她教我英语。”陈飞道。

    “行,我知道了,我会通知她的。”刘晓梅道。

    “你家老孙怎么也没来?”陈飞又道。

    “他是不喜欢热闹,旅长找他也有事?”刘晓梅道。

    “没事,问问赵大刀情况。”陈飞道。

    “哦,赵大刀没事,只要静养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刘晓梅道。

    “嗯,那就好。”陈飞开心道。

    “旅长,干一杯吧!”赵六道。

    “来!”陈飞也高兴道。

    一场聚餐一直到九点多才结束,陈飞早就在八点不到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就开始巡视各团,现在各团又补充了不少战士,唐副旅长一早就开始训练各团。

    陈飞看了一下各团,就招来道参谋长:“参谋长,工兵营组建的怎么样了?”

    “哦,旅长,还在组建中,不过营长已经定了,这几天就能完成组建。”参谋长道。

    “嗯,昨晚上我提的文化方案你找几个文化程度高的教教。”陈飞道。

    “行,我今天就开始找几个老师,放心!旅长!”参谋长道。

    陈飞点点头。

    一连几天,陈飞都在旅部安排各种事务,调整人员,让**旅更加充满战斗力,但陈飞也深深感到太伤脑筋,这还是一个旅,要是一个师,陈飞估计真吃不消,心想这算是早点学习起来了。

    陈飞一直没有联系何文娟,也不知道怎么说,卢南飞的事让从一直很是牵挂。

    **旅算是军委直属部队,第5战区和江防区想指挥也指挥不动。而近期宜昌也没太大的战事,倒让陈飞他们有了训练部队的时间。

    陈飞每天跟着各团满山乱跑,慢慢地部队的默契性,应变能力都有了很大提高,工兵营也真正的组建起来,并有了战斗力。

    近一个月的训练,让陈飞真正感到能全面掌控部队了,哪怕危险的局面中也能指挥得当。

    成都的利剑小组佟组长也发来电报,告诉陈飞,卢南飞是由于长期在一家汇通茶楼喝茶而结识了**人员,从而引上了延安,陈飞看到电报也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希望卢南飞平安。

    这日陈飞和老馒头正在商讨军务,“现在,缺钱了。”老馒头无奈地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又没有副业,坐吃山空,靠上面拨下来的那点钱,咱们早就饿死了。”陈飞道。

    “那怎么办?你可得养一大家子,虽然现在各地利剑小组没有开口,一但开口,这钱上哪里去想办法?”老馒头道。

    “我想想办法,妈的,这钱像流水一样,丁三通知下去,今日开始不要实弹训练了,都是钱。”陈飞道。

    “要不买一些咱们缴获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老馒头道。

    陈飞想想道:“行,九二重机枪不要动。”

    “好,我这几天就处理了。”老馒头道。

    “报告!”尚丽进来道。

    “妈的,又要学习了。”陈飞道。

    老馒头笑笑道:“我先走了,这几天去宜昌市了。”

    “滚蛋!”陈飞笑骂道,老馒头笑了笑慢慢地走了。

    四月初,**旅经过近二个月的休整,又兵强马壮了,战斗力也上升了几个台阶。

    “报告!”丁三进来道。

    “进来,有事?”陈飞道。

    “旅长,15集团军一位上校副参谋长过来了。”丁三道。

    “哦,15集团军,陈诚的部队,叫他进来吧。”出发到。

    “是!”丁三回道,马上去请了。

    “陈将军。”上校副参谋长进来向陈飞敬礼。

    陈飞回礼道:“你是15集团军的?有事?”

    “陈将军,我们15集团军2个团在东山坳里遭鬼子伏击,现在被围困在东山坳里,希望陈将军出手相助。”上校副参谋长道。

    陈飞想了想道:“这时谁的意思?东山坳可是江防军的防区。”

    “陈将军,是,是······”上校道。

    “我们是军委会直属部队,没有军委会的命令,不好出兵啊!”陈飞道。

    “但是,陈将军,十万火急,再耽搁下去,恐怕这两个团就要全军覆灭了。”上校急忙道。

    陈飞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丁三,去吧刘晓梅叫来。”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去叫了。

    “你别急,我马上给军委会发报,告诉他们情况,争取尽快出兵。陈飞道

    “谢谢,陈将军,谢谢!”上校高兴地道。

    陈飞摇摇手道:“不用谢,都是打鬼子。”

    “报告!”刘晓梅进来道。

    “晓梅,马上给军委会发报,15集团军二个团被困在东山坳,我旅准备出发营救。”陈飞道。

    “是!”刘晓梅马上去发报了。

    “丁三,去把唐副旅长,参谋长,各团长,叫过来开会。”陈飞道。

    “你把部队情况跟我说说,我好安排出发。”陈飞道。

    “是!陈将军!”上校道。

    “其实,这两个团是为了解江防军围的,江防军一个师被鬼子策反了,整个宜昌战区防守出现了漏洞,张自忠将军的部队腹背受敌,情况危急,张自忠将军要求我们集团军出兵补漏,我们派出二个团,没想到被鬼子二个联队和那叛变的师打了伏击,被困在东山坳。”上校道。

    陈飞点点头道:“这二个团还真是硬气,能挡住这么多部队的进攻。”

    “应该是占了地形的光,不然肯定早被打光了。”上校道。

    “能和那两个团联系上吗?”陈飞道。

    “能,他们一直在求援。”上校道。

    “报告!报告!”**旅众主官到来了。

    “上校,把情况跟他们讲一遍。”陈飞道。

    “是!”上校马上把事情经过和众人又说了一遍。

    “江防军就没有派兵救援?”参谋长道。

    “江防军都忙着守自己防线,一时真是抽不出兵源。”上校道。

    “妈的,坏都坏在汉奸身上。”赵六大骂道。

    '“旅长,东山坳离我们一天路程。”参谋长边说边指着地图道。

    陈飞道:“嗯,到了再做布置,部队随机应变吧。”

    唐兵点点头道:“行,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战场情况,到了再说。”

    “谢谢各位,谢谢各位!”上校连忙道。

    众人都相互看了看,大家心里都知道,15集团军是陈诚的部队,而**旅上回被鬼子阻击,也是陈诚的缘故。

    “报告!军委会来电。”刘晓梅进来道。

    “念!”陈飞道。

    “军委会不明战场情况,一切以陈旅长命令为准!”刘晓梅道。

    “行了,都去准备吧!参谋长命令西瓜的斥候可以出发了。”陈飞道。

    “是!”众人回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