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101章 回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章 回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经过一夜的行驶,陈飞等人在第二天上午打达成都城外。

    陈飞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终于能和自己的亲人相聚了。

    “郭亮,这成都真是热闹,这路边搭着这么多竹席棚,有卖馒头包子的,锅盔的,凉面的······”三毛道。

    “内地都往四川迁移,这城里应该人太多了。”郭亮道。

    “旅长,我们要不先吃点东西?”郭亮道。

    “行,先买几个包子垫垫肚子。”陈飞道。

    李宏把车停在路边,几个人都纷纷下车,“丁三,买几个包子。”陈飞道。

    “是,来,来,都吃包子。”丁三大喊道,众人高兴地选了二张小桌子坐下。

    陈飞刚坐下,丁三就端着几个包子道:“旅长,你也吃点。”

    “好!”陈飞道,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老板,你们成都真是热闹,这郊区也有这么多人吃。”陈飞对正在递包子的老板道。

    “呵呵,长官,你是第一次来成都吧,都是鬼子闹得,市区有鬼子经常来扔炸弹,我们老百姓都向荒郊野外逃难了,时间长了,人慢慢多了,就形成了现在这样。”老板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陈飞道。

    众人吃的差不多正准备上路,这时过来二位中年人,见了陈飞道:“长官是不是重庆过来的陈飞将军?”

    陈飞点点头,两人马上向陈飞敬礼。

    其中一个中年人轻声道:“利剑成都小组组长佟森林,副组长张信松向长官报到。”

    陈飞还礼道:“哦,好,我这次是回家看看,没有任务。”

    “是,老馒头长官来电,我们的任务是暗中保护,您和您的家人。”佟组长道。

    “嗯!”陈飞点点头想了想道:“好,暗中保护是必要的,需要什么可以跟老馒头提。”

    “是!”二人同时道。

    “走,带我回家。”陈飞道。

    二两车刚进城里就进不去了,路太小了,陈飞家在杜蒲草堂边上,环境倒是很优雅,依山傍水,闹中取静,这房子还是抗战刚开始时,上海卢伯通过关系购买的。

    “佟组长,还有多少路?”陈飞道。

    “不远了。”佟组长道。

    “张副组长你安排一下汽车,我们走进去。”陈飞道。

    “是!”张副组长马上和李氏兄弟商量去了。

    丁三一招手,众人都纷纷下车,跟上佟组长,众人走了一段路,佟组长指了指一幢小楼道:“陈长官,这就是您家了。”

    陈飞看了看这小楼,就推门进去了。

    “陈老板想清楚了没有,你这厂子现在都是亏损的,再不买恐怕要亏死了。”一位穿着白西服的中年人正在大厅中得意洋洋地说着,陈飞一大家子的人都愁眉苦脸地想着什么。

    “爹,娘~~~”陈飞喊道。

    “啊,小弟来了,小弟来了~~~”大姐激动地道。

    “小弟,小弟~~~”二姐跑过来看着陈飞,眼泪一下子用了出来,白西服见陈飞一愣,这陈家还有人当兵的,马上道:“陈老板,你家儿子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过几天再来,陈老板好好想想。”陈父点点头也没说话。

    白西服带着二个家丁准备出门。

    “等等,你是什么人?来我家干什么?”陈飞笑眯眯地道。

    白西服看了看陈飞道:“哦,来和陈老板谈谈生意。”

    “你是什么人?”陈飞道。

    白西服一愣也不回答,准备再次出门。

    三毛突然上前对着白西服扔起二耳光,“啪~啪~”白西服的二个家丁马上掏枪准备保护白西服,郭亮和王亮二支冲锋枪马上顶在二人头上,吓得二个家丁不敢乱动。

    白西服捂着脸道:“你~你~”

    “你是什么?”陈飞道。

    “我们旅长问你话你就说,不然有你好看。”三毛笑道。

    “飞儿,让他走吧。”陈父叹气地道。

    “小子,有你好看的,竟敢打我!”白西服恶狠狠地道。

    二姐看着陈飞摇摇头意思不要惹事。

    “三毛,打断他二条腿!”陈飞轻描淡写地道。

    “好咧!”三毛回道,突然上前用拳打在白西服的二条腿上。

    “啊~啊~啊~”白西服马上发出一阵惨叫。

    “佟组长,过来!”陈飞道。

    “长官!~”佟组长过来道。

    “他是什么人?”陈飞道。

    “成都警察局长的弟弟,姓张,在军政部有点关系。”佟组长道。

    陈家人吓得都不敢说话。

    “我叫陈飞,是这家的小儿子,你一个警察局长的弟弟敢来我家嚣张跋扈,你是不想活了,今天打断你二条腿,留你一条命,是让你看看,你们张家的下场。”陈飞道。

    “佟组长,给老馒头发报,把情况跟他讲一下,告诉老馒头连根铲除。”陈飞又道。

    “是!”佟组长回道。

    “郭亮,把他们扔出去。”陈飞道。

    “是!”郭亮一捏手和王亮,三毛一起把三人像小鸡一样扔了出去。

    “大姐,二姐,家里都让人欺负成这样了,也不告诉我。”陈飞铁青着脸道。

    “飞儿,不要这样对你姐姐说话,你姐姐都不容易。”陈父道。

    “娘,孩儿不孝。”陈飞也很动容,边说边跪下了。

    陈母连忙过来扶起陈飞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黑了,壮了。”陈母关切地看着陈飞道。

    陈飞笑笑道:“娘,孩儿长大了。”

    “好,好,我孩儿长大了。”陈母高兴地摸着陈飞头道。

    “老爷,夫人,我去准备饭菜,少爷回来了,这下好了。”管家郭伯道。

    “郭伯等等,我带来了一些粮食,丁三带郭伯快去卸货。”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对郭伯道,“郭伯,多叫几个人吧,东西有点多。”

    “好,好,我带人和你一起去。”郭伯道。

    二姐给陈飞泡了一杯茶,递上来道:“小弟,你怎么会回来,前线战事还好吧?”

    “战事不是很好,不过我来重庆开会,顺便请假过来看看你们。”陈飞道。

    “上回家里来了一位女长官,长得非常漂亮高贵,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说是看看我们,是你的朋友。”二姐又道。

    “哦。我知道。”陈飞道。

    “小弟,你有卢小姐,可不能做陈世美啊~”大姐担心地道。

    陈飞抓抓头皮道:“这回还真是难死了,这位小姐叫何文娟,我已经向她提亲了。”

    “啊!”陈家众人大惊。

    “这~这~怎么可以,飞儿啊,你和卢小姐可是有婚约的。”陈母吃惊地道。

    “那怎么办?”陈飞虽然也知道家人会不高兴,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反应。

    “要不两个都娶了算了。”二姐道。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我这几天会去和卢南飞讲清楚这件事,放心吧。”陈飞道。

    “也只能这样了。”陈母道。

    “谁牵的线提的亲?”陈父又道。

    “蒋夫人。”陈飞道。

    “谁?蒋夫人,总统夫人?”二姐道。

    “是啊。”陈飞道。

    陈家人又无话了,只能相互看看。

    “蒋夫人对你可真好。”二姐道。

    陈飞一愣道:“二姐,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都是小弟我拿命拼出来的。”

    众人都想想也是。

    “中午吃点什么?别又是成都菜,娘,有咱们宁波菜吗?”陈飞道。

    “有,有,我马上去准备,老大,老二,快,给你弟弟做个饭去。”陈母开心地道。

    大姐白了陈飞一眼道:“娘就是对小弟偏心。”

    哈哈哈,众人大笑。

    “爹身体还行吧?”陈飞道。

    “嗯,身体还行,你现在带多少人了?”陈父道。

    “爹,我现在是将军了。”陈飞道。

    “什么?将军?”陈父激动地道,边说边站起来拍了拍陈飞肩膀,“好,好,我们陈家祖宗保佑啊!”

    “所以啊,爹,你生意也别做了,交给大姐二姐好了,享享福就行了。”陈飞道。

    “说什么呢,这些产业都是给你的。”陈父道。

    “爹,你认为我看的上这些家产吗?爹,大姐二姐不容易,都给他们吧。”陈飞都啊。

    陈父看了看陈飞道:“真的长大了,能帮家里分担了,好,好,我知道了。”

    “卢家的婚事,你要慎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卢伯对咱家,对你可不薄啊~”陈父严肃地道。

    陈飞想了想道:“是,父亲。”

    “好,知道就好。”陈陈父道。

    “爹,在这里生活还好吧?”陈飞道。

    “总有一日,会回老家的,爹,你放心好了。”陈飞道。

    “嗯,你自己也要小心,你可是咱家单传的。”陈父道。

    “报告!”郭亮进来道。

    “嗯,有事?”陈飞道。

    “旅长,警备司令,市长来了!”郭亮道。

    “哦,请进来吧。”陈飞道。

    “飞儿,我去休息一下。”陈父道。

    “好的,爹爹。”陈父慢慢地回卧室去了。

    “长官,这警备司令是何文娟的堂哥。”佟组长道。

    “是吗?自己人。”陈飞道。

    不一会一个彪形大汉进来大笑道:“哈哈,妹夫,你终于来成都了,咱俩可要喝一杯。”

    陈飞一愣这他娘的何家还有这么豪气的军人,两人相互敬礼,都开心地一笑。

    “司令,那咱们不醉不归了。”陈飞道。

    “那是,那是,哈哈哈~”何司令道。

    “陈将军好。”一位穿黑西服戴眼镜的中年人道。

    “这位一定是市长大人了?”陈飞道。

    “是的,是的,鄙人姓朱。”朱市长道。

    陈飞做为主人请二位坐下,郭亮马上去倒茶了。

    由于朱市长在,陈飞和何司令只聊了一些战前战事,也没有具体内容,反正瞎聊。

    “陈将军,鄙人有一事相求。”朱市长道。

    “你说。”陈飞马上心领神会道。

    “陈将军,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放了张仁。”朱市长道。

    “张仁?谁啊?”陈飞道。

    佟组长过来在陈飞耳边道:“就是刚才被打断腿的那位。”

    “哦,给你个面子?好,朱市长,给他们家三天时间,搬离成都,从今后不要在成都出现了。”陈飞道。

    “啊,陈将军能不能通融一下,或者请张局长出面在成都楼请几桌赔罪。”朱市长道。

    陈飞站起来想了想道:“三天,就三天,三天一过,我知道他们还在成都,那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到时可能会牵连朱市长。”

    朱市长吃了一惊,没想到陈飞这么强势,就看了看何司令,希望他能出面说说好话。

    何司令一见朱市长看过来,就知道要他说说好话,但他听说过陈飞强势,马上道:“陈飞的意思很明白了,我不希望任何人和我们作对。”

    朱市长一听也明白了,马上道:“好,好,就按陈将军的意思办,我马上去通知。”边说边点头哈腰。

    等朱市长一走,何司令道:“奴才相。”

    陈飞笑笑道:“何司令,谢谢。”

    “骂我吧,兄弟,你可是我妹夫。”何司令道。

    “哈哈,一家人不说二家话。”陈飞道。

    “文娟跟我说过,要照顾一下你家,但我没做到,真是对不起。”何司令尴尬道。

    “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了,待会多喝几杯。”陈飞道。

    “兄弟啊,刚才我开玩笑的,你刚到家,我这么能影响你和家人团聚,我送来了一些猪羊,马上就回去了,不过过几日肯定会再重新登门。”何司令道。

    陈飞一愣道:“好兄弟,我哪天肯定也会登门拜访的,咱们痛快喝一场。”

    两人相互看了看度哈哈大笑,心想都是性情中人。(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