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一百章 威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章 威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劳总长操心了。”陈飞冷笑地道。

    “陈飞啊,一个好汉三个帮,何况今后大家都是自家人。”何总长皮笑脸不笑地道。

    “总长,陈飞不懂政治,也不参政,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我们是战斗部队,总长你派来的人,怕万一有一天不明不白就死光了。”陈飞也冷笑地道。

    “哈哈,有意思,你就不怕又回到以前。”何总长大笑道。

    陈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这时气氛有点尴尬,何氏家人想插嘴也插不上。

    “总长,你在上层看不到下层的情况,也不了解下层大都数军官的心态,咱们旅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不是为了升官发财,首先是为了保命,然后是为了保家卫国,你说的回到从前,我还真是开心死了,我可以马上和何文娟成婚了。”陈飞笑着道。

    “那你认为一个小兵能和文娟结婚?”何总长道。

    “哈哈,总长,我如果要讨饭去,何文娟也会跟着拿碗。”陈飞笑道。

    “你就这么自信?万一连命都没了呢?”何总长又微微一笑道。

    陈飞真是无语了,这个长辈句句都是威胁。

    “总长,没有人会要我的命,不过我要谁的命倒是分分钟钟的事,总长信吗?”陈飞道。

    “哦,哈哈,年轻人了不起,没有人能和我这样对话。”何总长道。

    陈飞突然脸色一变充满杀气道:“总长,没有人能威胁我,你也不行。”

    众人吓了一跳,何总长的脸也刷的一下白了起来。

    陈飞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放下道:“这个世道,不太平,人人都想自保,我自保的条件就是手下有一帮出生入死的悍将,让谁都不能小看我,如果敌人想看看我的底牌那他就是死人了。”

    何家人没有想到陈飞强悍道这种地步,不过何文兵一点也不觉奇怪,不然陈飞他怎么能娶聪慧,漂亮,高贵的妹妹,何文兵自顾自地吃菜喝酒。

    “今天不该说这么多令人难堪的话,希望伯父伯母不要怪罪。”陈飞举起酒杯道,说完自罚一杯一饮而尽。

    何总长心想这年轻人有思想有勇气,不错,应该会对何家带来帮助,主要是不怕任何的威胁,不住地点头。

    “好,好,陈飞很好,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年轻人,文娟没有看错人。”何总长道。

    众人又一愣,这二叔变得太快了,陈飞心想真是个老狐狸。

    “好了,好了,二叔是想考验一下陈飞的,是吧,二叔?”何大哥道。

    “呵呵,大哥,你找了个好女婿。”何总长道。

    众人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马上都举杯同饮。

    “但是陈飞啊,不管这么说,你都是何家的女婿,我总得照顾的。”何总长笑道。

    陈飞想了想也是这可是不可避免的,就道:“总长,我们旅缺自动武器,最好是冲锋枪。”

    “好,好!”何总长笑道。

    “老爷,老爷,小姐回来了。”管家过来道。

    “爸妈,我回来了,陈飞,你也在?”何文娟没想到陈飞会过来。

    “小妹坐。”何文兵拿来椅子,放在陈飞旁边。

    何文娟满脸通红,陈飞也呵呵地一个劲傻笑,由于何文娟到来这场家宴温馨了不少,不过陈飞还是被何家众多的亲戚灌醉了,后面的事,陈飞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清晨,陈飞醒来时,感受到了清香的棉被,让陈飞感觉很是舒服,陈飞伸伸懒腰,看了看周围,木床,木桌椅,虽然陈飞不懂但还是能看出一定是上好木料制成,精美的梳妆台,古色古香的桌子上放着一盆文竹,竹窗上挂着紫色薄纱,,随着徐徐吹过的风而飘动。

    一看就知道是何文娟的闺房。

    陈飞起来穿戴完毕,这时何文娟敲门进来道:“起来了,睡得好吗?”

    “很好,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陈飞微笑地道。

    “睡得好就好,今天你什么时候去成都?”何文娟道。

    “过会儿吧,你今天不用去工作了吗?”陈飞道。

    “嗯,你来了,我请一天假。”何文娟道。

    “笃笃笃~”

    “旅长,老馒头长官来了,在客厅等你。”三毛在门外道。

    “嗯,我下来了。”陈飞道,陈飞看了一眼何文娟,何文娟微微一笑就出去为陈飞准备牙粉和洗脸水。

    陈飞来到客厅见到老馒头道:“事情办完了?”

    “什么时候去成都?”老馒头道。

    “过会儿吧,怎么了?”陈飞道。

    “我还要留在重庆,还有事要办。”老馒头道。

    “好吧,有什么事就和何文娟联系。”陈飞道。

    “嗯。”老馒头道。

    陈飞看了看老馒头道:“事情很麻烦吗?”

    “没有啊!”老馒头道。

    “妈的,现在说话是越来越少了。”陈飞道。

    “都是你逼得。”老馒头道。

    “哈好~~~”两人都笑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高兴?”何文娟进来道。

    “没有啊,正在骂他呢。”陈飞道。

    “姑爷,可以刷牙洗脸了。”一个丫头过来道。

    “哦,好。”陈飞道。

    “陈飞睡得好吗?”何母过来道。

    “很好啊,伯母。”陈飞开心地道。

    “听老二说,你今天要去成都?”何母道。

    “是啊,伯母,我父母都在那里,很长时间没见了。”陈飞懂啊。

    “嗯,那吃了中饭再走吧。”何母道。

    陈飞想了想道:“好的,过会儿,我和文娟在外面走走。”

    “好,好!我去准备午餐。”何母高兴的走了。

    吃过早点,陈飞带着何文娟来到竹林中一座小凉亭。

    “三毛,把老馒头叫来。”陈飞道。

    “是!”三毛很快去何府叫了。

    “郭亮警戒!”陈飞对郭亮道。

    “是!”郭亮回道,马上一招手开始警戒。

    不一会儿,老馒头过来。

    “坐!”陈飞边说边给老馒头一根烟。

    “昨天,何总长要安排人员进咱们旅被我回绝了,我是纯粹的军人,对政治很反感,但又不能远离政治,所以要有自保的手段。”陈飞道。

    “老馒头,把利剑小组的情况跟何文娟说说,今天开始我对她没有秘密。”陈飞又啊。

    “好的。”老馒头边说边掏出一张纸给何文娟。

    陈飞一愣道:“你什么时候写的?”

    “刚才啊,我这个人,口才不好,还是写下来好,你上门提亲,那何文娟就是自己人了,这我还看不出来?”老馒头白了一眼陈飞道。

    “你个老狐狸。”陈飞道。

    何文娟看着手中纸条越看越惊心,这是一张完整的特务网,几个大中城市都有情报小组,而且还很完善隐蔽,、

    “这可能是个大工程,老馒头长官了不起啊!”何文娟看完道。

    “呵呵~”老馒头笑了笑。

    “二位这可是要很多钱啊,你们哪里来的钱?”何文娟道。

    “钱的事慢慢解释,告诉你这些是让你感觉有保障,不怕任何人,你随时能用他们。”陈飞道。

    “何长官,我把联系的方式给你,你看过后一起都烧了。”老馒头道。

    “嗯。”何文娟点点头,“我二哥知道吗?”

    “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这么详细,其他只有少数人知道,但不详细。”陈飞道。

    “哦!”何文娟道。

    “你还要安排几个人进军委会,军政部,机要室。”陈飞道。

    “啊,你要造反,这可不是自保。”何文娟吃惊道。

    “有时候,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是对的,我们要未雨绸缪。”陈飞道。

    何文娟又一愣心想,话是这么说,但这罪可太大了。没办法,谁叫自己这么不争气看上他呢。

    “我知道,但我没有这样的人员。”何文娟道。

    “我会安排几个人员让你先过目,你也想想办法,能力差点没关系,我们不干坏事,但忠诚一定要不容质疑。”老馒头道。

    何文娟点头认真道:“好的。”

    “好了,好了,公事谈完,你个老馒头还坐着干嘛?”陈飞道。

    老馒头白了陈飞一眼道:“娘的,就你取了个好老婆。”说完就走了。

    老馒头的损样惹得二人哈哈大笑。

    “陈飞等战争结束了,你会做什么?”何文娟轻声道。

    “做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人。”陈飞抬头看着远处道。

    “真的吗?这么超凡脱俗不像你哦。”何文娟笑道。

    “应该会吧,我现在没有这种想法,日后慢慢肯定会有的。”陈飞认真地道。

    “你呢,想做些什么?”陈飞也问道。

    何文娟不假思索地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嘛!”

    “哦,对,你得跟着我。哈哈~~~”陈飞开心地道。

    “我昨天听母亲说,你和二叔的事,他应该是试探你,你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是一家人。”何文娟道。

    “上位者,有他想法和主观性,我只要强硬,他也会知难而退,不过在大是大非前,我肯定会跟他商量的来,像你说的毕竟大家是一家人。”陈飞道。

    “难得你想的那么细。”何文娟笑笑道。

    陈飞轻轻抱起何文娟,在她耳边道:“其实能娶你才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其他什么都是扯蛋。”

    二人在凉亭中亲亲我我,一直到丁三来叫陈飞可以吃中饭,二人才知道时间已经中午。

    二人相互看了看都笑了笑。

    中午何母又安排了一大桌美食,让陈飞又大饱口福,没想到陈飞等人正吃得高兴时,管家慌忙进来道:“老爷夫人,蒋夫人来了。”

    “啊,真的来了?”陈飞吃惊道,他还以为蒋夫人是说说玩笑的,没想到亲自来提亲了。

    陈飞抓抓头皮,看了看何文娟,何文娟也是满脸通红。

    何父何母马上起身众人也纷纷起身出门迎接,“蒋夫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礼失礼了。”何父道。

    蒋夫人只是笑笑见到陈飞马上道:“你这小子!说好了我来提亲,就这么不信任我。”

    陈飞摸了摸鼻子上前道:“夫人,我不是要去成都吗,想早点把把事情顶下来。”

    “呵呵,你呀,那你不早点说,昨天我就可以过来的。”蒋夫人笑笑道。

    “我,我······”陈飞只能傻笑。

    蒋夫人看着傻傻的陈飞一招手,一个侍卫马上过来,拿出二幅字画,“这是大千居士的仕女图,是我给陈飞准备的贺礼,这一副是我写的字,希望何老能喜欢。”蒋夫人优雅地道。

    “喜欢,喜欢,就这么定了,定了。”何父道。

    众人都哈哈大笑,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陈飞,我跟你说几句话。”蒋夫人道。

    “好,夫人里面请。”陈飞道。

    “我们到外面走走吧”蒋夫人道

    二人来到凉亭处,蒋夫人坐下道:“坐吧,不要拘谨。”

    “是!”陈飞道。

    “蒋先生非常看好你,你又是他的同乡,你英勇善战,让他很是欣慰,希望你今后多为校长分忧。”蒋夫人道。

    “是,一定!”陈飞回道。

    “我这几日会出访美国,向美国方面求得援助,陈飞啊,校长知道,德国人不会再帮我们,俄国人是引狼入室,我和先生思前想后还是希望美国人能帮我们,如果能得到美国人的帮助,先生想组建美械师,这个师长的位置,先生综合各方面的考虑,还是希望你来担任。”

    蒋夫人看着陈飞,陈飞想了想道:“承蒙校长,夫人看的起,我一定不负重任。”陈飞心想这也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了。

    “好,好,这才是校长的好学生。”蒋夫人开心地道。

    “那我就回去了,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蒋夫人又道。

    “这次谢谢夫人了。”陈飞道。

    “你啊,别负了这漂亮的美娇娘。”蒋夫人笑道。

    陈飞抓抓头皮道:“是,是~~~”

    蒋夫人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等夫人一走,陈飞把何文娟老馒头叫来商量起来。

    陈飞把蒋夫人要求的事和二位一说道:“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好事,这个师长是逃不掉了。”老馒头道。

    “文娟,近期给我找个英语老师,还有一些关于美国的书,我可以认真地认识一下美国。”陈飞道。

    何文娟想想道:“关于美国方面的书,我会准备,还有我在美国生活学习的一点见闻,都可以给你,至于这个老师,我看你们旅那个叫尚丽的就不错。”

    “对啊,她可是美国人洋行里工作过。”陈飞道。

    “什么事情只要咱们一商量就能顺利解决。”陈飞开心地道。

    “你这次回家带了多少钱?”老馒头道。

    “没带啊!怎么了,不是准备了食物了吗?家里应该不缺钱,可能是物资紧张,家里人又多造成的。”陈飞道。

    “你啊,现在还有钱买的东西,你家现在的经营状况应该不大好,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虽然有卢伯他们商会照顾,但人家商会肯定不会一直照顾你家的。”老馒头道。

    “对啊,我爹要面子的人,一定不会长期接受商会照顾的,那你带了多少钱,都给我。”陈飞道。

    “三十根大黄鱼应该够了。”老馒头道。

    “够了吗?,不够向我大哥要“何文娟道

    ”够了,多不好意思啊!”陈飞道。

    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三人商量后,陈飞把三毛叫来让他带上李氏兄弟去把丁三叫过来,把车也开过来,陈飞准备过会儿就出发了。

    午饭后,陈飞喝了一杯茶起身和何家人一一道别。

    何文娟把陈飞送出门道:“路上多注意安全,成都的事,要处理的好点,完了马上打电话给我。”

    “放心吧,,我知道了。”陈飞轻声道。

    二人轻轻地相拥了一下,陈飞坐进轿车,看了何文娟一眼,二人都微微一笑。

    “出发!”陈飞大声喊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