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八十三章 找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三章 找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时陈飞看见老馒头和卢老板从远处跑来,陈飞马上下车追了上去。

    “卢伯,不好意思叫你来迎。”陈飞道。

    “啊呀,陈飞你来了,是天大的喜事,走,走,跟我回家。”卢伯道。

    陈飞马上跟上卢伯道:“卢伯,你在这里买房子了?”

    “是啊,不然怎么做生意啊。”卢伯道。

    “正好,你来了,我正准备这几天去成都,快过春节了,这次跟我一起去吧。”卢伯高兴道。

    “今天是几号?”陈飞问道。

    “今天25号,再过5天就是除夕了。”卢伯道。

    “哦,这日子过的春节都不知道了。”陈飞笑道,众人也哈哈大笑。

    一路上到处是残垣断壁,百姓的哭声,呼天抢地,看的陈飞一阵心酸。

    “这几日都是这样,这小鬼子天煞的每天都来炸。”卢伯咬牙道。

    “这叫百姓怎么过年,妈的。”老馒头也咬牙道。

    “弱国被人欺,终有一天会干死小鬼子的。”陈飞道。

    众人不知不觉来到卢伯在重庆的家。陈飞看着满满一桌菜直吞口水:“卢伯,现在还能办到这么丰富的菜真是难为你了。”

    “说什么呢,你来了,还能不让你吃好的,这些警卫兄弟在外面也丰盛,放心。”卢伯道。

    “行,就不客气了,老馒头,快,快,咱三人一桌。”陈飞开心地道。

    陈飞挺喜欢吃辣的,重庆的菜都以酸辣麻为主,仔姜烧鸭,红烧猪脚,炸酥肉,红烧鲫鱼,完了还吃了一大碗红油抄手,吃的陈飞满嘴流油。

    卢伯看着狼吞虎咽的陈飞,呵呵地直笑,真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心想有这么个女婿值了。

    “陈飞,你很会吃辣嘛!”卢伯道。

    “还好,还好,真好吃,卢伯,我喜欢吃辣。”陈飞道。

    “你还没回答我,跟不跟我去成都?你父母姐姐都在等你。”卢伯道。

    陈飞沉思了一下道:“算了,有机会的,我离开部队这么长时间,想快点回去安排。”

    “陈飞啊,南飞也正在等你,能不能去过个年呢!”卢伯恳求地道。

    “卢伯,我如果去成都要向军委会报备的,明天我答复你好不好?”陈飞道。

    “行,行,哈哈~如果陈飞能去成都,南飞一定高兴的不得了。”卢伯高兴地道。

    陈飞尴尬地笑了笑,心想这可怎么办好。

    “陈飞,我给你安排了房间,吃完后去睡一下吧。”卢伯道。

    “行,我可能太累了,中午去休息一下,老馒头你自己看着办。”陈飞道。

    “嗯,下午我去办点私事。”老馒头眨眼道。陈飞马上明白是去会利剑小组成员。

    三人又聊了一会生意上的事情和陈飞在上海的事情,陈飞就上楼午睡去了。睡了一下午起来就和卢伯打了个招呼,就上街了。

    “郭亮,不用这么多人保护我,你和三毛就够了。”陈飞道。

    “是!”郭亮回道,但郭亮还是安排警卫暗中保护。

    陈飞来到街上看着重庆居民都在清理被鬼子炸毁的房子和街道,这就是坚强的重庆人。

    陈飞来到一所邮局,给何文娟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的位置,陈飞想跟何文娟一同想办法解决卢南飞的事,今天就解决了,不然陈飞心里过不去。陈飞在路边等了很长时间,何文娟才姗姗来迟。

    何文娟见到陈飞微微一笑道:“等了很长时间了吧?”

    “嗯,脚都酸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陈飞道。

    “有点事耽误了,晚上想吃点什么?”何文娟道。

    “你说呢?火锅,来重庆怎能不吃火锅。”陈飞道。

    “好,好,我的大老爷。”何文娟笑道挽起陈飞的胳膊。

    重庆是山城,依山而建,马路都是台阶,陈飞四人走进一个胡同,到底写着:重庆老王火锅!

    “何长官来了!”一个伙计跑了出来道。

    “你是常客?”陈飞道。

    “嗯,这里应该不错。”何文娟道。

    陈飞进入房内,真是热闹非凡,大堂上八桌全满,陈飞摇摇头,真他娘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自己也加入了这个坏行列。

    “怎么?看不惯?”何文娟道。

    陈飞一愣,心想何文娟真是聪明。

    “还好,还好。”陈飞轻声道。

    “何长官,来了,来我这里吧。”这时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过来道,但两只小眼睛却盯着陈飞露出寒气。

    “不用,我今天要请朋友。”何文娟回道。

    “这位朋友倒是没见过,贵姓啊?”年轻人道。

    陈飞看了看微笑的何文娟,心想都是美女惹的祸。

    “滚蛋!”陈飞大喊道。

    “什么?滚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妈的,何长官,不是不给你面子,今天我要办了他!”年轻人道。

    何文娟微笑着也不理年轻人,对伙计道:“去松竹厅吧!”

    “好的,好的。”伙计连忙道。

    “别走!”年轻人大吼一声,同桌几个食客也围了上来。

    “你肯定?”陈飞笑道。

    “人都要面子的,你不给我面子,想走,门都没有!”年轻人道。

    “你还有面子?再说一遍,滚蛋!”陈飞道。

    “他妈的,叫我滚蛋,我操你娘!”年轻人说完举起拳头要打陈飞。

    “啪~啪~”二下耳光打在年轻人脸上。

    “你~你~”

    “啪~啪~”年轻人话都没说全。胖乎乎的年轻人一下呆了

    打他的是三毛,三毛最喜欢打人耳光。

    伙计哆哆嗦嗦地道:“请,请~”就带路了。

    何文娟一直微笑着,仿佛跟她一点都没关系。

    “伙计,待会再准备几个火锅,我还有些兄弟。”陈飞刚坐下就对伙计道。

    “郭亮,你把安排几个在暗桩的兄弟也叫来吧。”陈飞道。

    “你怎么不问我刚才那位是谁?”何文娟道。

    “我现在是将军,还是校长亲信,我会怕一个二世祖?”陈飞道。

    何文娟翘起大拇指道:“你厉害,他也姓陈,和陈诚将军是亲戚,家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他母亲绝对是个护犊子,来我家提过亲,不过被我大哥拒绝了。”

    “是吗?好家世,那你大哥为什么拒绝?”陈飞道。

    “我不喜欢。”何文娟笑道。

    “哦,我准备明天上你们家提亲去!”陈飞道。

    “啊~明天?”何文娟道。

    “不过,还有一件事要解决。”陈飞道。

    “卢南飞?”何文娟道。

    “是的!”陈飞道。

    “你是怎么想的?”何文娟道。

    “两个都娶~”陈飞道。

    “你~你~哎~”何文娟无奈地道。

    “你怎么想的?”陈飞道。

    “我能怎么想,我和卢南飞都是上辈子欠你的。”何文娟道。

    “哈哈哈~这事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今天说出来并顺利解决了真是高兴。”陈飞兴奋地道。

    这时伙计端着正宗麻辣重庆火锅上来,同时又一个伙计也端着牛肉,贡丸,四贤宝,笋片,爆肚等满满的一大桌。

    “伙计,拿瓶江津老白干。”何文娟道。

    “还喝?今天吃菜吧?”陈飞尴尬道。

    “不行!”何文娟笑笑道。

    “对了,你明天先不要来提亲,我过了年先去趟成都见见卢南飞,把事情给她说说,不然对她不公平。”何文娟道。

    “行,你做主~”陈飞高兴道。

    “你会吃辣吗?”何文娟边说边给陈飞刷各种食材。

    “会,会,妈呀~口水都出来了。”陈飞道。

    陈飞刚吃了几口,门口就吵了起来,而且吵声很大。

    “二世祖的娘来了,她是陈诚将军的妹妹。”何文娟道。

    “郭亮,放他们进来。”陈飞对着门口道。

    “谁敢打我儿子耳光?我就杀了他!”二世祖的娘边说边进了松竹厅。

    “哎呦~何上校,这是谁啊,敢打我儿子,他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二世祖的娘轻视地道。

    “郭亮,他们来了几个人?”陈飞理都不理他们。

    “加上娘俩共八人。”郭亮道。

    “都扣下吧,如果吵闹都绑起来!”陈飞道。

    “是!”郭亮顿时出门去扣七个人。

    “你们想干什么?无法无天了,何文娟你说话啊!”贵妇人急了。

    三毛进来二话不说,把贵妇人绑了结实,还顺手摘下贵妇人围巾,塞在嘴上,一下把贵妇人拉出了松竹厅。

    “你就不会解释一下,这下好了,明天机要处侍从室都知道了。”何文娟道。

    “卢伯叫我明天能不能请几天假跟他去成都家里。”陈飞道。

    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看样子,陈飞对这母子俩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军委会肯定不会批的,这几天前方的战况还是很紧的,再说春节快到了,要预防鬼子突袭。”何文娟道。

    陈飞边说边点点头。

    “那行,我晚上就回宜昌,你帮我安排一下。”陈飞道。

    “还是明天吧,晚上安排有点难。”何文娟道。

    陈飞想了想道:“好!”

    “旅长,以前的何参谋长来了。”郭亮进来道。

    “啊,老何来了,快请~”陈飞吃惊地道。

    “哥怎么来了?”何文娟道。

    不一会儿何文兵进来道:“陈将军,想死我了。”边说边一把抱住陈飞。

    “打住,打住,老何,你妹也在。”陈飞尴尬地道。

    “我知道,你俩现在什么情况?”何文兵道。

    “哦,啊~哦~快了~快了~”陈飞摸着鼻子道。

    “什么哦啊,你也会害羞?哈哈~”何文兵开心地道。

    “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陈氏母子的事”何文娟道。

    “我才不管,我听陈飞来了就赶紧过来,想见见陈飞。”何文兵又道。

    “坐吧,一起喝点~”陈飞道。

    “那当然了,走一个!”何文兵边说边给自己倒酒。

    陈飞看了看何文娟道:“你这个哥哥好像很严肃的一个人,怎么看见酒就走不动了~”

    “那是跟你,他跟自己亲爹都不喝。”何文娟道。

    “哦,看人喝,行,奉陪了~”陈飞开心地道。

    “行,你们喝着,我把那娘俩去放了,不然肯定还会有说情的人来。”何文娟说完就出门去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