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七十九章 资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九章 资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电,我们接受任务。”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马上转身就走了。

    不一会儿,尚丽又进来把联系人的地址和暗号给了陈飞。

    “长官,找到这个人就会给我们需要进花旗银行的手续和钥匙。”尚丽道。

    “好的。”陈飞边说边接过纸条。

    “你英语不错?”陈飞道。

    “是的,我在洋行工作。”尚丽道。

    “你去告诉蓝萍,晚上我要见苏东兴,你也一起过来。”陈飞道。

    “是,长官!”尚丽道。

    “去吧,晚上给我带一条骆驼烟,麻烦你了。”陈飞边说边掏钱。

    “不用,不用,我有钱,长官,我买得起烟。”尚丽慌忙道。

    陈飞身上掏了一遍也掏不出一毛钱,就笑笑道:“现在还真是没钱。”

    晚上老馒头,苏东兴蓝萍和尚丽走进了陈飞房间,尚丽拿出了一条骆驼烟给陈飞,陈飞笑笑道:“老馒头我身上一毛钱都没,你去付钱。”

    尚丽连忙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众人哈哈大笑,老馒头笑着道:“我们老板有钱,待会儿我把钱给你。”

    “好了,好了,尚丽把何上校给的电报情况给各位说说。”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马上把今天收到何上校电报跟三人讲了一遍。

    “何上校是自己人,既然她说事关重大,那一定是重要的事,各位任务我接收了,大家说说怎么完成任务,顺便谈谈怎么让我们离开。”陈飞边说边点上烟。

    “去花旗银行提取资料不是很简单,我去吧。”蓝萍道。

    “还是小心点,万一鬼子也知道这么个资料等着我们上门呢?”苏东兴道。

    “我对谍报战不懂,但我知道不管什么战斗都要谨慎小心,都要想好后路,预防万一。”陈飞道。

    “长官,那我明天先去花旗银行把地形摸一摸。”苏东兴道。

    “嗯,行,带上尚丽,她会英语,又在洋行工作过,见过世面,不会怯场,万一有什么事可以帮上忙。”陈飞道。

    “好的!”苏东兴道。

    “按至于我们撤离上海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坐船去香港,再坐飞机去重庆。”陈飞道。

    “这样好是好,但现在陈长官被敌人已经盯上了,可能就要化妆一下。”苏东兴道。

    “对,对,化妆,这办法行。”老馒头道。

    “好,我叫二队队长柯烟雨来化妆,她精通这个。”蓝萍道。

    “你们人才道还真是不少。”陈飞笑道。

    “长官,这都是特工基本的手段。”苏东兴道。

    “哦!”陈飞抓抓头皮道。

    众人也哈哈大笑。

    “不过柯烟雨倒是真有本事,家里祖传的手艺,功夫也不错。”蓝萍道。

    “嗯,我说是吧,绝对的人才。”陈飞尴尬道。

    大家都微微一笑。

    “那中间人我去联系吧!”老馒头道。

    陈飞把联系人纸条交个蓝萍道:“蓝萍,你先去摸摸这个人的情况,越详细越好。苏东兴明天把花旗银行附近都摸一遍,特别是撤退要多备几条方案。”

    “是,是!”二人回道。

    “好,你们出去吧,尚丽留下。”陈飞道。

    等二人离开,陈飞对老馒头道:“你把卢会长的联系密码给她。”

    “好的。”老馒头道。

    “尚丽,你在这个位置很重要,要多多小心,明白吗?”陈飞道。

    “是!”尚丽严肃地道。

    老馒头对尚丽道:“跟我走吧。”二人离开。

    祁齐路,小田次郎把28号别墅彻底地翻查了一遍。可以肯定,重庆份子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在他们来之前刚刚离开。

    小田次郎把消息告诉山本胜男,山本胜男命令所有人都撤退,山本胜男坐在办公室椅子上掏出烟点上,冷静的想到在这龙蛇混杂的法租界陈飞连续不断地逃脱,他身边的护卫也不是一般人。

    山本胜男想来想去认为陈飞肯定还在法租界,现在陈飞经过手术伤肯定是好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离开上海,想到这一点,山本胜男开始重新布置任务。

    “砰砰~”

    “进来!”山本胜男道。

    “山本先生!”进来的是军统叛徒孙平源。

    “哦,孙先生来了,快,请请~”山本胜男客气地道。

    孙平源坐下道:“山本先生,我今天过来急需请你帮忙办一件事。”

    “哦,孙先生请讲。”山本胜男道。

    “由于德国和重庆方面断绝外交,所有武器装备都已禁止进入中国,还有前期的大批德**事人员也都撤离,所以重庆方面改向美国求助,而美国方面没有政府出面,而且通过商人买卖方式向重庆方面出售武器,而买卖武器的这个中间人就在上海,现在我们要找到这个人。”

    “嗯,这件事很重要,孙先生有这个人的资料吗?”山本胜男道。

    “没有,但我们有一条线索,那就是花旗银行有他们交易的单据和资料。”孙平源道。

    “花旗银行,花旗银行~”山本胜男轻轻地念道。

    “山本先生,只要我们拿到这些交易证据,就能够公诸于世,让美国人不敢再与重庆方面接触。”孙平源道。

    “嗯,这我知道,我马上派人盯住银行,监视进入保险柜的每个人,只要东西还在银行。”山本胜男道。

    “那就谢谢山本先生了。”孙平源道。

    “为大东亚共荣,为了汪先生的新政府,我们一起努力吧!”山本胜男道。

    第二天,蓝萍把这个中间人调查了一下报告给了陈飞,这个中间人看上去是一个普通的买办,但家境殷实,是上海滩的隐形富豪。

    “董清明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蓝萍你去告诉老馒头叫他带上郭亮走一趟,你带第二行动队暗中保护,明白吗?”陈飞道。

    “明白,长官什么时间去接头?”蓝萍道。

    “中午吃过饭就去。”陈飞道。

    “是!”看萍回身就走了。

    蓝萍刚走一会儿苏东兴就来了。

    “长官,情况有点不对,花旗银行门口有许多黑衣人,会不会是针对我们来的。”苏东兴道。

    “哦,是吗?”陈飞道。

    陈飞沉思了一会儿道:“那银行地形摸透了吗?”

    “看了二遍,里面也进去过,我画了草图。”苏东兴边说边拿出草图。

    陈飞接过草图看了起来。

    “这银行对面是什么地方?”陈飞道。

    “大兴旅馆。”苏东兴道。

    “那后面有没有通到小巷之类的?”陈飞道。

    “应该没有,有,也不会让外人知道的。”苏东兴道。

    “有没有下水道之类的图纸?”陈飞道。

    苏东兴一愣道:“下水道?有什么用?”

    陈飞笑了笑道:“看这草图,我们提出物品后,从大门出去,就可能和鬼子干上了。”

    “所以在这里和这里我都想安排队员阻击鬼子掩护物品撤退。”苏东兴边说边指着草图道。

    “哦,这里要和鬼子大干一场啊!”陈飞道。

    “长官,也是没有办法。”苏东兴道。

    “行,那我知道了,你先出去休息一下,过会儿老馒头他们有行动,等他们完成任务一块儿过来。”陈飞道。

    “是!”苏东兴回道,转身就走了。

    陈飞点上烟,看着草图,心想这他娘的城市里作战也太难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而且时间又紧,不能好好策划,这真是难住了陈飞。陈飞想了几个方法,都不能全身而退,看样子遭遇战避免不了。

    下午老馒头安全回来了,拿来了银行保险柜钥匙和提货的单据。

    “董清明说他的任务完成了,下面看我们了。”老馒头道。

    “嗯,现在问题比较麻烦,银行方面根据苏东兴的观察被鬼子监控了,尚丽你跟何长官联系一下,告诉她银行被监控情况。”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马上出去了。

    “如果在银行门口发生遭遇战那我们伤亡就大了。”老馒头道。

    “那怎么办?”苏东兴道。

    “我们先等等,等尚丽回电。”陈飞边说边掏出烟分给老馒头和苏东兴。

    三人一下腾云驾雾起来。

    过了一会儿,尚丽进道:“长官,何长官回电,一定要拿到,关系国家存亡。”

    “啊,这事有点大了,没说什么东西吧!”陈飞道。

    “没有!”尚丽道。

    “尚丽,这样,你和重庆卢伯联系一下,告诉他,我在上海要离开去香港,要他想想办法,注意保密。”陈飞道。

    “是!”尚丽马上去办了。

    “苏东兴,你能不能再附近找个大点的仓库什么的,我想在那里布置行动。”陈飞道。

    “我跟蓝萍商量一下。”苏东兴道。

    “好,去吧,顺便召集所有的利剑小组在上海的人员。”陈飞道。

    “是!”苏东兴回道马上出去了。

    “你有计划了?”老馒头道。

    “初步有了,但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接上。”陈飞道。

    “嗯,那就好,晚上想吃什么,我吩咐蓝萍去做。”老馒头道。

    “行,妈的,见见几位先生,我在书寓这么长时间了,没和女先生喝喝酒,那不是白来了,今后说出去,别人也不信。”陈飞道。

    “哈哈~就是要放松放松,紧张容易出事。”老馒头开心道。

    老馒头下楼见苏东兴和蓝萍在交谈就等了一下,不一会儿苏东兴就离开了,老馒头喊道:“蓝萍过来。”

    “这几天,陈飞的病也好了,一直住在这里,我想让他放松一下,安排最好的先生,晚上让陈飞开心一下。”老馒头道。

    “是吗?那好,放心,我安排,长官喜欢吃什么?”蓝萍道。

    老馒头想了想道:“火锅吧,长官不忌口,羊肉,牛肉有的就上,给几个警卫员也上好菜,大战前大家都吃点好的,这是军队传统。”

    “行,我知道了。”蓝萍道。

    老馒头想了想又道:“不要过夜,不然重庆的何长官还不杀了我!”

    “嘻嘻~长官,这事你也管?”蓝萍道。

    “滚蛋,陈将军是我们的希望,我才不管什么重庆政府,南京政府,陈将军就是天,我们都在他的光环下生存,明白吗?”老馒头严肃地道。

    蓝萍一愣道:“是!”

    老馒头道:“去安排吧!”

    蓝萍转身去安排了,老馒头见蓝萍离开,摇了摇头,心想,这事好像有点不靠谱,万一出了什么事,真是难为情了。不过回头又想了,男人这算什么事,蒋委员长以前也上过妓院。(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