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七十八章 书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书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于鬼子是第一天盘查,只对胡同附近的居民,还没有扩展到祁齐路,而晚上又加强了对周边的监控,早晨鬼子的监控力度就小了很多。而苏东兴和第一行动队分散进入了市场。

    在28号别墅内陈飞众人也做好了撤离准备。虽然是战时,但上海这国际都市的农贸市场还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这时一辆货车缓慢地驶进市场,在一家水产批发商店停下,司机阿三下来大喊道:“老板,卸货!”不一会店内出来四五个伙计开始熟练地卸货。

    阿三抽着烟看着热闹的人群等着伙计们卸完货,他今天还要来回去五六个市场卸货,虽然现在的中国战火纷飞,但对阿三这样的小市民来说,能工作能吃饭才是头等大事。

    “阿三,好了,来拿货物回单。”老板对阿三喊道。

    “来了!”阿三走出商店,拿了回单,就走了。

    他爬上驾驶室发动货车,缓慢地驶离菜场,第一行动队队长屠夫一直盯着这辆货车和阿三,当货车准备开出市场时,他蒙上脸一个箭步蹿上左边驾驶室踏板拉开车门进了驾驶室。

    “你是谁?”阿三大惊道。

    “没事,兄弟有事要你帮忙,给拿着。”屠夫掏出二根小黄鱼,顺手又掏出一支盒子炮,意思你要钱还是要命。阿三没想到有钱和枪二种选择。

    “慢,慢点开,不要慌,在祁齐路旁边停一下接几个人就行,兄弟不会为难你的。”屠夫道。

    “好,好!”阿三回道,虽然他不是道上的人,但对这乱世听也听得多了,他们肯定是求自己办事的,而且是偷偷进行的,只要按他们要求办应该不会有危险。

    屠夫看着阿三,手里摆弄着盒子炮,苏东兴在远处看着屠夫上车,看着货车缓慢地前行,心想应该没问题了,马上骑上自行车飞快地去28号别墅。

    “砰砰~”苏东兴轻声敲了敲别墅的门,三毛开门众人离开别墅,这时货车驶了过来。

    “看到前面的人了吗?停车带上他们。”屠夫道。

    阿三不也说话,慢慢地停下车。

    苏东兴对众人道:“上车!”

    老馒头扶着陈飞上了车,其他任都跳上了货车,货车厢装有帆布,倒是很好的掩护。

    苏东兴对驾驶室的屠夫道:“走吧~”他自己骑自行车离开了。

    屠夫对阿三马上道:“走,去乐里胡同。”乐里胡同倒是阿三回去经过的地方。货车开出祁齐路,只见路口三三两两的有不少黑衣人在四周观察。由于货车是每天送货的,而且刚进去又马上出来,黑衣人都没有上前查看,只是瞟了一眼。

    屠夫趴在驾驶室紧张地看着阿三,阿三倒镇定,快速地通过路口,上了大路。

    货车飞快地行驶着,“朋友没事了!”阿三回道。

    屠夫坐起来道:“好样的,兄弟!”

    由于天还没亮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货车很快到了乐里胡同边。

    “可以了兄弟,谢谢!”屠夫说完就推门下车了。

    老馒头等人见车停下了,也准备下车,屠夫跑到车后道:“可以了!”

    众人纷纷下车,转进乐里胡同,屠夫一直在前面带路出了胡同,停着一辆跟阿三货车差不多的货车。

    “上车!”屠夫对后面众人道,自己跳进驾驶室和驾驶室小马一点头,众人刚上车坐稳,车就启动了,一路飞驰向荣里门剧场,陈飞过着大棉衣,心想这上海迟早会成为鬼子的天下的。像苏东兴这样的情报小组还得增加,这间谍战一点也不比野战来的轻松,都是斗智斗勇的活,天刚蒙蒙亮,车到了荣里门剧场,屠夫下车跑到车后道:“长官们,可以下车了。”

    孙军医扶起陈飞道:“感觉怎么样?”

    陈飞道:“没事,放心!”

    众人刚下车,货车就开走了,这时跑来一个伙计一样的男孩道:“跟我走,快!”

    屠夫道:“你叫什么?”

    男孩回道:“小狐狸。”

    屠夫回头对众人道:“走!”大家跟着屠夫跑进荣里门剧场边小胡同。

    小胡同到底一拐弯是一排民宅的后门,小狐狸推开了第三间房门。

    蓝萍马上迎了过来道:“长官,这边请。”把众人迎进了长乐书寓。

    “房间都安排好了吗?”老馒头道。

    “都安排好了,放心!”蓝萍道。

    众人跟着蓝萍上了二楼,二楼都是一间间房间。

    “这里是书寓先生住的地方,各位都住阁楼。”蓝萍道。

    说是阁楼,其实有二个房间,一间是杂物间,蓝萍已经整理出来,虽然没有床铺,地板上都铺了干净的厚厚被褥。

    “除了陈将军,大家都委屈一下都睡这里。陈将军在隔壁房间。”蓝萍道。

    陈飞的房间不大也就二十平方左右,刚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不少水果。陈飞进来一看很满意,孙军医扶着陈飞躺在床上,刚躺下就感觉被褥干净温暖。

    “不错,谢谢!”陈飞道。

    “只要陈将军不嫌弃就行。”蓝萍道。

    “嗯,大家都休息吧,等大家休息好了再说。”陈飞道。

    “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准备了粥。”蓝萍道。

    “好,都吃点。”陈飞道。

    众人吃过粥后就呼呼大睡。

    下午陈飞醒来站在宿舍旁看着下面进出的人群。

    老馒头敲门进来道:“醒了?”

    “嗯,对了,告诉他们都不要下阁楼。”陈飞道。

    老馒头掏出烟递给陈飞道:“早就关照过了。”

    陈飞接过烟点上道:“这里有电台和发报员。”

    “有啊,你要发报?”老馒头道。

    “嗯,和何文娟,旅部都联系一下。”陈飞道。

    “好,我这就去把发报员叫来。”老馒头回道。

    “等等,咱们有情报小组的事可以让何文娟知道,但一定要保密。”陈飞道。

    “是!”老馒头回道马上去找蓝萍。

    一会儿老馒头进来还跟着蓝萍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

    “长官,这位是尚丽,是我们上海的发报员。”蓝萍道。

    “嗯,给何上校和旅部发报,告诉何上校,我们安全,不日将回宜昌,告诉旅部,我已伤愈。”陈飞看了看尚丽道。

    “是!”尚丽回道。

    老馒头道:“跟我来。”二人出了房间,关上门。

    “长官,汪精卫投递叛国了。”蓝萍道。

    “谁?汪精卫?他投敌鬼子了?”陈飞吃惊地道。

    “是的。”蓝萍道。

    “妈的,都是些软骨头。”陈飞咬牙道。

    “这个尚丽什么情况?”陈飞又道。

    “哦,尚丽是我远房表妹,绝对可靠。”蓝萍道。

    “不是问你可靠,她如果不可靠我们都完了。”陈飞道。

    “她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在美国人的洋行工作,会英语,有骨气,爱国。”蓝萍道。

    “热血青年,她不用上班?”陈飞道。

    “我叫她请假二天。”蓝萍道。

    “你这里有行动小队吗?”陈飞道。

    “有三男三女,都在这里。”蓝萍道。

    “都在这里。”陈飞一愣。

    “是!三个女的是这里的先生,二个男的是这里的护院,还要一个就是早上你见的小狐狸。”蓝萍道。

    陈飞沉默了一下。

    “长官,三个先生是东北逃亡过来的,我和她们结拜了姐妹,都是卖艺不卖身的。”蓝萍道。

    “那二个护院呢?”陈飞道。

    “以前都是道上的兄弟,后来参加了杜先生的游击队被打散受伤了,我在街上救了他们,他们就跟了我。”蓝萍道。

    “嗯,你这书寓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吗?”陈飞道。

    “也不全是,都是生活所迫。”蓝萍含蓄地道。

    陈飞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我们一起商量。”陈飞道。

    “我明白,长官。”蓝萍道。

    “长官,要不要见见她们。”蓝萍道。

    “这几天都在这里肯定能见到。”陈飞笑笑道。

    蓝萍看着年轻的长官,心想,他真是了不起这么年轻就是将军,对她这样一个普通情报员来说或许是这辈子见到的最大的官了。

    一连三天陈飞都在阁楼房间里看看报纸,吃吃喝喝,身上的伤口缝线昨天就拆了,陈飞有时看着像蜈蚣一般的伤口心想命真大。而在日军上海宪兵司令部里山本胜男看着桌上陈飞的资料,这是军统叛徒孙平源送来,这个孙平源是跟汪精卫一起投靠过来的军统高层人物。

    山本胜男仔细地看着资料,想从资料中找到一些线索,但是山本胜男还是失望了,目前对于陈飞这个年轻将军,山本胜男知道的只是资料上的情况。

    三天过去了,大批的盘查,一点也没有起到作用,只是徒劳无用。

    他想着是不是自己的方法出了问题,还是盘查力度不够,这时他的手下小田次郎进来道:“少佐阁下,发现一处可疑地方。”边说边拿出几张照片。

    山本胜男接过照片看了看道:“28号别墅,这是谁的房子?”

    “杜先生的房子,不过一直空着。”小田次郎道。

    “哦,空房子有什么可疑?”山本胜男道。

    “阁下,我怀疑是重庆方面的人在这里住过,或者还在里面,我想进去看看。”小田次郎道。

    “有什么依据吗?”山本胜男道。

    “我们在附近盘查过,房子住户人员都能对上,只有这间空房子。”小田次郎道。

    山本胜男想了想道:“嗯,可以,那就白天进去,可以查的清楚点。”

    “嗨!”小田次郎回道。

    山本胜男把陈飞的资料递给小田次郎道:“这个人就是我们这几次行动的目标。”

    小田次郎仔细地看了看资料道:“这么年轻的将军重庆政府大概是昏头了吧!”

    山本胜男笑笑道:“也不见得,虽然他这个将军也有点名不符实,但纵观他的一系列战斗情况,还是称得上一名悍将。”

    “小田次郎,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把他留在上海,打打重庆政府的脸。”山本胜男道。

    “嗨!属下明白。”小田次郎道。

    而这时的陈飞正在考虑怎么样离开上海,这里附近就是码头,运气好的话,上船直接就可以离开,但想想鬼子又不是傻子,也不能靠运气冒险。

    “砰砰!”“进来!”陈飞道。

    蓝萍带着尚丽进来道:“长官,跟重庆何上校联系时间到了,你有什么话要交待?”

    “哦,告诉她,安全就行。”陈飞道。

    “好的。”蓝萍没事带着尚丽离开了。

    陈飞想还是想去香港,从香港坐飞机去重庆,这样就安全多了,而且还快,还有老馒头在香港也安排了情报站也可以帮助,总比走水路一站站闯关强。

    这时尚丽敲门进来道:“长官,你的身份被军统高层叛徒出卖给鬼子了。”

    陈飞一愣道:“嗯,我知道了。”

    “还有,何上校希望我们能帮她做一件事。”尚丽道。

    “什么事?”陈飞奇怪地道。

    “从花旗银行保险柜取一件物品。”尚丽道。

    “哦!”陈飞道,他想取物品应该没这么简单。

    “何上校还加一句,事关重大,十万火急!”尚丽道。

    陈飞又一愣掏出烟点上道:“要回电吗?”

    “要,何上校等着。”尚丽道。

    “有没说,什么物品?”出发到。

    “没有。”尚丽道。

    陈飞想何文娟叫他办事,于情于理都不能拒绝。(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