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三十八章 遇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八章 遇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团没有等来命令,等来的是88师新师长钟彬。

    88师在河南郏县整休,钟彬师长在去郏县途中特意来了一趟**团。

    陈飞一听到钟师长来了,那个高兴,原来陈飞是钟师长在南京军校的学生。

    陈飞早早就在营地外等候,见到钟师长马上跑了过去。

    “报告,88师**团团长陈飞向师长报告。”陈飞敬礼道。

    “陈飞啊~~~出息了啊~做团长了,好~~~好~~~我是特意来看你的。”钟师长道。

    “老师来了,学生太高兴了,来老师这边请。”陈飞把钟师长迎进团部。

    “陈飞你没有让我失望,我就知道你是我最出色的学生。”钟师长喝了一口茶道。

    “谢谢老师!”陈飞高兴地道。

    师生两人关于战局都聊了各自的看法,钟师长很是喜欢这位有头脑又勇敢的学生。

    “陈飞啊,我这次来第一是来看看你的部队,第二顺便是了解你团一些困难。”钟师长道。

    “啊~~~太好了老师,部队武器装备奇缺,希望老师能帮我们**团想想办法。”陈飞兴奋地道。

    陈飞心想终于有自己人在朝中,今后好办事了。

    “嗯,你们**团勇敢,坚强,勇于承担重任,我很欣慰,你所需什么打个报告上来,我看看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但是你们团齐装满员了,也要担起最艰难的任务,明白我的意思吗?”钟师长道。

    “是!请老师放心,绝不给老师丢脸。”陈飞起立敬礼道。

    “好!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哈~~~哈~~~”钟师长非常高兴地道。

    这时近中午老张头安排的炊事连送来了饭菜。

    “老师,来我们先吃点饭,过会儿我陪你视察部队。”陈飞道。

    “行,我听你的安排。”钟师长道。

    “老师,我们这炊事员做的饭菜你肯定喜欢,都赶大酒店了。”陈飞道。

    “你这小子,咱们师生还搞这套。”钟师长看了看饭菜道。

    “老师,你可别这么说,来!老师请~~~老师我们团没有酒,你多包涵~~~”陈飞道。

    “嗯,好的部队战时就要禁酒。”钟师长道。

    下午陈飞带钟师长参观了兵营还参观了各营的战术表演。

    钟师长不住地点头称好。

    傍晚钟师长连饭都没没吃就去了卫戍司令部。

    等钟师长一走,陈飞唱着小调回团部,心想这下好了,老师来了,应该会多多体谅**团。

    这时老馒头走了过来道:“团长,你叫我办的事,你什么时候有空检查一下。”

    “噢,行!在哪里方便?”陈飞道。

    “我想还是外面吧,我找个地方你过来见见。”老馒头道。

    “行,明天吧!”陈飞道。

    “好,明天中午!”老馒头道,讲完老馒头就走开了。

    陈飞想了想就提笔写申请武器的报告。

    这时耗子跑了进来道:“团长,赵六营长扣下了一船货不让开,卫戍司令部来来我们的那个少校正在跟他沟通,都争得面红耳赤,看样子要打起来。”

    “哦,怎么回事?”陈飞奇怪地道。

    “应该船上装的不是货而是几位长官的私人物品,其中一箱摔了一下,让赵六发现了,赵六说只能进货物不能进私人物品。”耗子道。

    “行,知道了,不用管他,赵六做的没错。”陈飞道。

    “是,知道了。”耗子转身就走了。

    陈飞自顾自的写申请,才不管这种破事。

    第二天一早,二位卫戍司令部的将军来到陈飞团部。

    陈飞赶忙上前:“报告将军,88师**团陈飞报到!”

    “哦,陈团长,今天我们过来是想请你帮忙,让我们卫戍司令部的货先上船。”其中一位道。

    “可以啊,马上可以安排~~~”陈飞道。

    “情况是这样的,货昨天已经到了码头,但贵团一位营长不让上船,所以来想请你帮忙。”将军道。

    “哦,那些东西都是私人物品吧~~~”陈飞道。

    “都是各位老总的物件,希望陈团长帮忙。”将军道。

    “二位将军,国难当头,几位老总竟然首先想到运送私人物品,真是让属下为难,这些私人物品我团将全部扣押,不日将上报军委会,请委员长定夺,二位将军请回吧!”陈飞严肃地道。

    “啊,陈飞你胆子也太大了,哪位长官没有些私人物品,你也太放肆了。”将军道。

    “二位将军如果没有军务就请自便!”陈飞转身就走出团部,去码头赵六营。

    二位将军只能摇摇头,这也太倒霉了碰到了软硬不吃的主,只能再另想办法。

    快中午的时候,陈飞带着耗子和丁三两人去赴老馒头的约了。

    至于长官的私人物品叫何文兵参谋长去处理了,不管怎么样**团总得拿点好处的。

    陈飞还是第二次逛武汉,上回是部队进城的时候,没有仔细逛,这回边走边看,武汉现实战时首都,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穿大褂的,穿西服的,穿中山装的,各式各样的一点也不比上海差。黄包车,小轿车,高楼,小巷,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二大城市。

    陈飞来到光明路一家山东菜馆,刚进馆子,就听到老馒头站在旁边的楼梯上喊道:“掌柜的这边,这边~~~”

    “哦,来了~~~”陈飞道。

    这时从门旁餐桌边突然窜出两个人举枪要向陈飞射击。

    耗子一看猛地扑倒陈飞,陈飞没有看见二名杀手,自顾上楼时被耗子扑倒。

    二名杀手顿时朝陈飞射击“啪”“啪”“啪”

    丁三看到二名杀手射击,也加速掏出盒子炮向杀手还击。

    楼梯边老馒头看到也掏出盒子炮向杀手开枪。

    一分钟的短距离枪战二名杀手被丁三和老馒头击毙。

    丁三肩部中了一枪,等陈飞掏出手枪,枪战结束了。

    “耗子~耗子~”丁三看见耗子背上中了二枪已经不动了。

    陈飞爬起来看到一动不动的耗子傻了眼。

    “丁三,快!快背耗子回营,快~~~”陈飞喊道。

    “掌柜的怎么办?”老馒头道。

    “先回营,你的事以后再说,你去安排好,丁三,走~~~”陈飞转身出了门。

    老馒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检查被打倒的二名杀手,看看怎么回事,是哪路人马要陈飞的命。

    陈飞和背着耗子的丁三在街上拦了一辆黄包车:“快!去天一码头~~~”陈飞大喊。

    “少不了你钱!”丁三边说边掏出二块大洋给车夫。

    车夫看到二块大洋马上使劲地拉了起来。

    20分钟后到达军营。

    “这边~~~这边~~~快去医护站,快~~~”车夫大喊道。

    丁三先到一步,拉着孙钱良出来,这时各营长也都出来了。

    孙钱良看到车上的耗子马上跑过来搭脉,没有脉搏,看看瞳孔,瞳孔已经散大了。

    孙军医看了看陈飞摇摇头道:“没救了!”

    “啊~~~”陈飞大怒狂吼。

    “赵六去光明路把二名杀手尸体弄来,如果没有就找老馒头,丁三带路,唐兵也去,把事情给我查清楚。”陈飞愤怒到了极点。

    “是!”赵六带着**营飞快往现场赶。

    何文兵过来看到耗子死了大惊道:“团座,怎么回事?”

    “有人要暗杀我,耗子替我挡了二枪!”陈飞的泪水止不住就下来了。

    “啊~妈的,暗杀你,王八蛋,还杀了耗子,团座放心,我去看看现场。”何文兵跟唐兵也快速了现场。

    除了惨痛还是惨痛,陈飞的心在滴血,跟了这么多年的小弟就这样没了,耗子为陈飞鞍前马后,一心一意为陈飞着想,怎能不让陈飞发狂。

    陈飞抱头蹲在地上,刘猛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站在他旁边,陈斌见这情景快速吹响警戒哨。

    **团全团一级戒备,码头上的老狗也加强了警备,连重机枪连也拉了出来,守住所有码头营区入口,陌生人或闲杂人员一律阻挡劝退。

    赵六等赶到山东菜馆,门口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里面的老馒头不让警察搬运杀手尸体,都已经快拔枪了。

    “一连把人群都逐散了,二三连把菜馆围起来,里面的人一个也不能出来,也不能进去。”赵六喊道,自己带着警卫排进入菜馆。

    “老馒头,情况怎么样?”赵六道。

    “妈的,这帮黑皮想搬走尸体,我不让动,你把他们控制起来,我感觉这帮黑皮也不是好人。”老馒头咬牙道。

    “妈的,全部蹲下!”赵六大喊道,顺手“啪!”一巴掌打在了最前面的一个警察。

    “这二人什么来头,有线索吗?”赵六道。

    “这二人身上各有二条金条和一些碎钱,但其中一个有团长的照片,照片是码头边上偷照的。”老馒头道。

    这时唐兵和何文兵也到了,问清情况,看了一下现场,几个人一碰头,现在也没有太多线索,全部带人包括菜馆里的人回团部再说。

    众人回到团部,陈飞一个人默默地抽烟。

    刘猛陈斌站在门外。

    赵六见二人道:“团长怎么样?”

    “在里面抽烟,非常难过。”刘猛道。

    “情况怎么样?”陈斌道。

    “唐副团长和参谋长在审问,具体还不清楚,希望能有线索。”丁三道。

    方敏进来道:“团长好点了吗?我已经把事情上报卫戍司令部,88师和军委会,他们马上会派人下来处理的。”

    “这到底谁要杀团长,丁三你在现场你说说,啊~你肩膀还在流血,快~我陪你去医护所。”赵六吃惊道。

    这时丁三才感觉一点疼痛,,马上道:“好的。”就和赵六一起去医护所。

    “方连长你回去吧,守着电台,这几天有你忙的,我们会照顾好团长。”陈斌道。

    “行,多安慰安慰他!”方敏道。

    “好的!”陈斌道。

    方敏转身回到通讯连了。

    半小时后老馒头快跑来到团部,见陈飞道:“团长,有点眉目了。”

    陈飞抬起头道:“哦,讲讲!”

    “这二名杀手是当地青帮组织下线一个梅花党的,二人胸口有梅花纹身,我打听过了,当地青帮人员都知道。”老馒头道。

    “把梅花党给我连根端了!”陈飞咬牙道。

    “梅花党在汉口的长兴路有一座大院,头脑人员都在那里,唐兵带老歪的侦察连和丁三的警卫连过去,”老馒头道。

    “不行,你和赵六也一块儿去,加上赵六营才能把撑。”陈飞道。

    “行,我马上去,那几名警察我看也有问题,这么快到,还要抬走尸体,也不现场勘察。”老馒头道。

    “抓来了就慢慢审,一定要仔细审,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我总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杀我,如果不是鬼子,肯定是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触动了别人的利益或者是谁要找我报仇,妈的,我又没有得罪过人。”陈飞道。

    “我明白了。”老馒头转身又去审讯室了。

    “报告,团长!军委会派人过来了,是侍从室的长官。”陈斌进来道。

    “进来吧!”陈飞道。

    “陈老弟,哥哥来看你了。”侍从室副主任高成山进来道。

    “哦,是高副主任!”陈飞道。

    陈飞在军委员高层中只认识高成山,因为都是宁波同乡。

    高成山早年参加革命还是陈飞他爹给的钱,陈飞读军校也是他推荐的。

    “老弟,你的事连委员长都知道了,我代表委员长来看望你,哈~~~哈~~~你没事就好!”高成山道。

    “谢谢高副主任,谢谢校长!”陈飞道。

    “你放心,委座叫我来的时候就对我交代一定要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不会让自己的学生加同乡受委屈的。”高成山道,“有线索吗?”

    “线索有点,是当地青帮下面一个梅花党的组织干的,我已经叫人过去了。”陈飞道。

    “哦,好,我在这里就不走了,等事情弄明白在说。”高成山道。

    陈飞递上烟和高成山二人抽了起来。

    而卫戍司令部,军警宪都被委员长骂的狗血喷头,自己的中央军亲信的军官竟然不明不白遭到暗杀,真是“娘希匹!”(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