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三十七章 战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七章 战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连几天陈飞每天要接待各路不同地方的政府官员,安排物资有序上船。

    自家的货早就上船去cd了,当时还和二姐难过的离别让陈飞很是伤感。

    由于**团在码头维持秩序,大大加快了货物运输。

    前线不时传来战报,藤县失守,王铭章师长率领的四川子弟兵全部殉国,日军正向台儿庄进攻。

    陈飞感觉日军对徐州对武汉志在必得,肯定会倾全力进攻,也不知道军委会怎么安排的,自己只能加快练兵的步伐,让新老兵能快速的磨合,能随时拉上战场。

    何文兵这几天每晚都对排以上的长官进行理论培训,什么神枪手就是狙击手,什么战术手语战地配合,由浅入深,讲得很是了得,连陈飞也经常去听,还一个劲夸:老何真是咱**团又一宝。

    何文兵也慢慢显示出他的才能,安排事情井井有条,和各连营主官都关系不错,时不时还请各位吃一顿大餐,让陈飞很满意,心想有唐兵和何文兵在,**团肯定会越来越强大的。

    “报告!”耗子道。

    “哦,进来!”陈飞正想的高兴思绪一下子打断了。

    “团长,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来人了说要见你。”耗子道。

    “啊!八路军~共党啊~不见~不见~到时候麻烦的事多了······”陈飞为难地道。

    “团长,是上次去江阴路上碰到能个女的还有二个男的。”耗子小心道。

    “是她,那怎么办?还是不见了,如果要上物资什么的,叫她找赵六去,能安排尽量吧。”陈飞想想道。

    “是!”耗子转身就走了。

    陈飞心想都是一群有信仰勇敢的人,但现在还是少接触为好,毕竟自己是委员长的精锐部队,是委员长的亲信。

    过一会儿耗子又跑了进来道:“团长他们是想运货,但是还是想见见你,有要紧的事,我说你不在,他们说等你,我只能告诉他们你不想见,那个姓梅的女的说,他们有几个伤员都是以前的旧伤很严重,想求你帮忙。”

    陈飞想了想说:“这样,你告诉他们留下地址,我叫孙钱良偷偷的去。”

    “行,我去告诉他们。”耗子回身走了。

    “丁三,丁三来,你去告诉孙军医,帮他们看看,但要偷偷的去,你带四个兄弟保护。”陈飞道。

    “是!团长我明白,你放心。”丁三道。

    “好,去安排吧。”陈飞道。

    晚上陈飞来到医护队找孙军医,顺便看看伤员。

    只见孙钱良正在和刘小梅聊天,看这高兴的样子,肯定有什么事。

    “咳~咳~”陈飞咳嗽了一下,当孙钱良抬头看见陈飞满脸通红。

    “孙军医,你脸怎么这么红啊~哈哈~”陈飞笑道。

    “没,没有啊,哪里红了~~~”孙军医尴尬地道。

    “好,没红,没红~”陈飞也打哈哈。

    “野牛情况这么样?”

    “情况稳定了,只是伤了内脏,多养几天。”孙军医道。

    “陈斌呢?怎么没看见?”陈飞道。

    “早走了,听说自己当营长了,把腿就走,本来伤就不重。”孙军医道。

    “那刘副连长伤也没事吧?”陈飞看了看孙军医道。

    “没事,没事,我正检查呢,过两天就好。”孙军医道。

    陈飞见孙钱良和刘小梅眉来眼去的,肯定能发生点是什么。

    “刘小梅~~~好好养伤,我叫老张头给你多做点好吃的。”陈飞对也满脸通红的刘小梅道。

    “谢谢团长~~~”刘小梅轻轻地说话,大概只有身边的人才能听见。

    “哈~哈~哈~孙军医你来一下。”陈飞大笑对孙军医道。

    孙钱良跟着陈飞走出医护所。陈飞严肃地对孙军医道:“去看过八路军那边的人员了?”

    “看过了,都是以前的老枪炮伤,共8人,情况比较严重,有二个可能要截肢,我还得再去一趟,只能尽力吧!”孙军医无奈地摇摇头。

    “行,给他们一些药品,不要被任何人发现。”陈飞道。

    “我知道。”孙军医道。

    “好,那我走了,刘小梅倒是不错的姑娘,嘿嘿~~~”陈飞说着话笑笑就走了。

    孙军医看着陈飞背影,满脸都是尴尬。

    离开医务所,陈飞来到军需处,见老馒头正一个人喝着小酒,就飞快地走了过去。

    “娘的,老馒头你倒自在,来给我也弄一点。”陈飞道。

    “哦,团长来了,我再去弄点菜,你先坐。”老馒头起身去炊事连了。

    陈飞一个人坐下,看着前面的一碟花生米吃起来。

    不一会儿老馒头拿着两个菜道:“来!团长,我私藏的腊肉。”

    老馒头给陈飞倒了一点酒,他知道陈飞酒量不行,就倒了一点。

    “老馒头这几天武器弹药换置的怎么样?”陈飞道。

    “子弹搞了不少,手榴弹也很多,就是药品很少。”老馒头道。

    “全团的轻重机枪,冲锋枪太少,你还得想想办法。”陈飞道。

    “现在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黑市根本也没货,有的都是个部队偷偷倒卖的。”老馒头道。

    “哦。战事这么紧,还有部队倒卖军火?”陈飞不解道。

    “我们这样的部队毕竟是少数,很多都是杂牌军,地方部队,没钱怎么办,总不能饿肚子,只能倒卖了。”老馒头道。

    “哦,连吃的都吃不上,那我们粮食够吗?”陈飞担心道。

    “团长,我们有的,前几天地方上慰问来了一大批,军政部发了一批,够了,再加上我们有钱可以买的。”老馒头道。

    “有你和老张头在我就不用担心吃的。”陈飞开心地道。

    “主要我们是中央军,物资保障供应都很及时,再加上我们团能打仗,上面肯定不会让我们饿肚子的。”老馒头道。

    陈飞喝了一口酒点点头心想也是。

    4月初徐州前线传来捷报,台儿庄大捷,击溃矶谷师团,重创濑谷支队,坂本支队,歼灭日军2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严重挫伤了鬼子的气焰,是正面战场取得的一次大胜利。振奋了全民族的抗战精神,坚定了国人抗战胜利的信念。

    陈飞接到战报也很激动,马上通报全团,全团上下顿时沸腾了,战士们相互转告,庆祝大捷。

    庆祝过后陈飞冷静下来想了想,对耗子道:“叫各营长,副团长,参谋长来团部开会。”

    过了一会儿各位来到团部。

    “坐!都坐!”陈飞拿出烟散了一圈。

    “虽然台儿庄大捷,但我们和鬼子的实力相差太远,如果硬拼,吃亏的还是我方。”陈飞想了想道:“根据目前情况,我团只能内运物资,储备军队,作长期抗战准备,我们团情况也是一样,要加紧训练军队,主要还是各班,排,连,营的默契,参谋长的理论课上的非常好,唐兵部队还得拉出来多训练各连,营对抗。各位也多动动脑筋,杀猪杀屁股各有各杀法,不管什么招,能杀鬼子就是好招,参谋长你也说说。”

    “各营长一定要会做简单的战场模型,还有就是夜间作战的手语,今后夜战肯定会很多,所有夜战一定要多练习。”何文兵道。

    “那倒是,夜战今后会越来越多。”赵六道。

    各位不住点头,对夜战也重视了很多。

    “团长,能不能组成一支特别连,有阻击手,冲锋枪手组成,刺探破坏敌人设施,具体我说不上来,但有这样一支队伍肯定有用。”唐兵道。

    “哦,不错的想法。”陈飞道。

    “团长,先从警卫连试试组建一支100左右的精锐战士,组成特别行动队专门执行有难度的任务。”何文兵道。

    “行,唐兵你来组织,从全团战士中选,就这么定了。”陈飞道。

    “大家还是要抓把劲随时准备上前线,对码头要快运,不要让货物停留在码头,尽量货到码头就要运走,要严防鬼子破坏,跟要防鬼子飞机轰炸,除了部队维持秩序,还要多派便衣到码头附近,多观察,我想附近一定有很多鬼子间谍,汉奸。”陈飞道。

    “这个我来办,我叫老歪的侦察连出来,也起到练兵的作用。”何文兵道。

    “行,就这样,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有问题随时可以找我,不管什么时候。”陈飞道。

    各位相互看了看,都都起立对陈飞敬礼就走了。

    “耗子,把老馒头叫来。”陈飞对耗子道。

    “是!”耗子转身去军需处。

    一会儿老馒头过来:“报告!”

    “哦,来!过来坐!耗子去倒杯茶~~~”陈飞道。

    “有什么事?今天这么客气!”老馒头道。

    陈飞拿起烟,给老馒头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坐下。

    二人默默地抽着烟,耗子进来把茶放下。

    “耗子出去,叫丁三把团部附近围起来,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或偷听。”陈飞严肃地道。

    “是!”耗子转身去跟丁三通报。

    “这么严肃,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老馒头道。

    “别紧张,我想跟你商量个事。”陈飞道。

    “什么事?”老馒头道。

    “我想成立一支情报组,由你牵头。”陈飞道。

    “啊~~~干特务!!!”老馒头道。

    “没办法,这事还得你来干,我只相信你,再加上你有能力。”陈飞道。

    老馒头想了想,看了看陈飞道:“有什么要求?”

    “忠诚!”陈飞道、

    老馒头道:“这费用可大了。”

    “没事,没钱了,我来想办法。”陈飞边看着老馒头道。

    “先慢慢来,一切以你为准,情报小组代号---利剑”陈飞道。

    “哦!”老馒头道。

    陈飞又道:“保密程度一定要高,只能你我知道。”

    “我知道了。”老馒头平静地道。

    “行,就这样,这几天物资准备的怎么样?”陈飞道。

    “什么都不足,迫击炮不足,轻机枪重机枪弹还行,步枪弹更加不足,这几天我正在想步枪弹办法。”老馒头道。

    “前方看起来大捷,但接下来还得大战,鬼子肯定要控制徐州武汉,我刚才还跟各位营长开会,要加紧训练,所以你也要多想想办法”陈飞道。

    “行,知道了。”老馒头回道。

    “那行,你去吧。”陈飞道。

    老馒头起来也不敬礼,转身就走了。

    陈飞想了想对外面的耗子道:“耗子,耗子,叫何参谋长来一趟。”

    “是!”耗子在门外回道。

    不一会何文兵来了。

    “老何来坐~~~”陈飞笑眯眯道。

    “团座,有事?”何文兵道。

    “是有点事,何参谋长后勤部门有认识的人吗?”陈飞客气地道。

    何文兵想了想道:“团座,咱们团少子弹是吧,这事我知道,特别新兵训练要打靶,也需要子弹。”

    “不光少子弹,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炮弹都不够。”陈飞道。

    “哦,我想想办法,但需要钱,我是有点,但远远不够。”何文兵道。

    “你先想办法,要钱了我们再一起商量,好不好!”陈飞道。

    “那行,我想想办法,应该能行。”何文兵道。

    “呵呵,就知道你行。”陈飞高兴地道。

    “那我先走了。”何文兵起来向陈飞敬礼起身就走了。

    还得加紧备战,不然会被突如其来的命令打乱手脚,陈飞暗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