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三十一章 出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一章 出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于伤痛,陈飞朦朦胧胧地在下午睡了一觉。

    天渐渐暗了下来,丁三轻轻摇醒陈飞道:“营长,天暗了。”

    “哦!哦!”陈飞搓了搓脸。

    “前面情况怎么样?”陈飞道。

    “马路上没人,应该可以通过。”丁三道。

    “好!快走!”陈飞起来道。

    刘小梅扶起何文娟也走了过来。

    “你行吗?”陈飞看着何文娟道。

    “行,放心吧!”何文娟咬牙道。

    “好!那行动吧!”陈飞持着枪就跟丁三向前走去。

    到了马路边,陈飞没看到日军,向战士一挥手,马上起身跑向对面。

    “啊~~~”何文娟没有被刘小梅扶住摔倒了,还发出了声音。

    “妈的!”陈飞骂道,转身跑到何文娟前面背起她跟着丁三跑去。

    “砰勾!”“砰勾!”“轰!”“轰!”被日军发现了,大批日军跟了过来。

    陈飞跑进了前面的贫民区,日军紧跟其后。

    丁三神枪手排跑出了一个排,吴姓班长对丁三道:“排长,你们走,我们掩护!”

    丁三也不矫情:“保重!兄弟!”转身带着陈飞向大烟馆跑。

    吴班长带着12名战士占领了小巷边二间小平房,日军尾随过来。

    “砰!砰!砰!”五名日军瞬间被击中。

    后面日军指挥管一看,马上命令掷弹筒发射。

    “轰!轰!轰!”前面一间小平房马上爆炸起火,三名战士来不及转移中弹身亡。

    日军在机枪掩护下慢慢向前靠近。

    “哒!哒!哒!”吴班长的花机关开火了,最前面的二名日军又被打倒了。

    日军的机枪顺着火光向吴班长开火。

    “砰!”日军机枪手刚开火就被打倒,旁边的副机枪手马上就接上来开火,“哒!哒!哒!”刚打了一排子弹,“卡咔~~~”机枪卡壳了。

    “轰!轰!轰!”但掷弹筒连续的打击,让吴班长和战士们抬不起头。

    日军从四面八方开始包围过来,九二重机枪也上来了。

    一时间弹片纷纷把小平房打得都是弹孔,平房的左边也被掷弹筒炸开,战士们纷纷倒下。

    吴班长胸口中弹,他慢慢地收集手榴弹,捆在一起。

    日军见里面的军人都倒下了,都围了上来,准备再补上一刀。

    没想到突然爆炸了,日军被炸到了一片。

    神枪手排一班全部牺牲,但为了陈飞撤退争取了时间。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尸体,军人,妇女,老人,小孩,没有一个活人。

    何文娟吓得把头藏在陈飞背上,陈飞背上的汗味,血腥味,反而让何文娟感到安心。

    刚到汉西门,就碰到了赵六带着几个战士着急地躲在各个暗处观察,一看到陈飞高兴地马上冲了出去,来到陈飞前面道:“营长,你可回来了!”

    “让开,快进烟馆!”陈飞生气地道。

    “是!是!”赵六让开马上跟了过来。

    因为背着何文娟狂奔,让陈飞累得疲惫不堪。

    进了烟馆各连长都站了起来敬礼。

    “营长!”“营长!”“营长!”

    “营长受伤了,孙钱良快!”丁三道。

    “情,情况怎么样了?”陈飞大口喘气道。

    “都在地道里,老歪守着出口,就等你了。”唐兵道。

    “走!进地道,快!”陈飞道。

    当陈飞进入地道就累得昏了过去。

    等陈飞醒来的时候,部队在扬子江边上了,老馒头正带领战士们把做好的竹排放在江上准备渡江。

    陈飞洗了一把江水脸,冷静了不少。

    老馒头跑过来道:“可醒了,担心死我了,可以过江了。”

    “快,过江吧!”陈飞道。

    竹排经过江心时,战士看到江里一具具尸体。

    陈飞麻木地看着心里暗暗道:“总有一天,会找鬼子报仇的。”

    **营每个战士都恨得直咬牙。

    这是中**人的耻辱。

    过了江,战士们看着对岸的南京城火光冲天,这座已经无力抵抗的都市,沉没于血海之中。

    “走!”陈飞坚定地道。

    “快!快!天亮前,必须赶到前面的大山。”唐兵一个劲地催促战士们前进。

    陈飞也跟着部队快速前进,突然他想起了何文娟。

    “丁三,那个何长官呢?”陈飞对前面的丁三道。

    “在前面,四个战士轮流抬着。”丁三道。

    “孙军医,看过吗?怎么说?”陈飞道。

    “看过了,就是扭伤,擦了跌打油,过几天就会没事的。妈的,我的一个班为了她就没了,真是郁闷。”丁三咬牙道。

    “不要有这种情绪,我们是军人,为了完成任务,这也是没办法,说不定哪天我们也死了,看开点。”陈飞无奈地对丁三道。

    “知道了,营长!”丁三也无奈得回道。

    天快亮了,部队到达大洼口一个进山的小村子。

    经过一段强行军,陈飞命令在这里修整,准备进山。

    “方敏,跟师部联络一下,告诉他们,我们出来了。”陈飞对方敏道。

    陈飞坐在村口的石墩子上抽着烟,唐兵过来道:“营长,伤口怎么样?”

    “没事,你不提我都忘了,部队怎么样?”

    “部队整装满员,有1100多人,武器也齐全,我把许多兄弟部队的战士也编入了各连。”唐兵道。

    “好,等命令吧,看往哪里走。”陈飞道。

    “是!”唐兵回道。

    这时,何文娟拐着脚走了过来,看到陈飞道:“马上送我去武汉吧!这是你们的任务。”

    “过会儿,等命令吧,我接到命令送你出城,但没讲到哪里。”陈飞看都不看何文娟道。

    何文娟弄得很尴尬,直勾勾地盯着陈飞看。

    一会儿功夫,方敏跑了过来道:“联系上来,让我们去徐州。”

    陈飞抬头看了看何文娟好像在说怎么办?

    “那就去徐州吧。”何文娟无奈地道。

    “10分钟后出发,都散了,我和何长官说几句话。”陈飞道。

    众人散开警戒。

    “你带着的是什么东西?”陈飞直接问。

    何文娟看着陈飞道:“密码机!”

    “哦,那我死了的兄弟就值了!”陈飞道。

    “我知道我拖累了你们,但这个东西比我的命更重要,必须送到军委会情报部门手中。”何文娟道。

    “也难为你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干这种特务干的事。”陈飞拍了拍何文娟的肩膀。

    “我们处在这个年代,无论男女都应该为国家出一份自己的力量。”何文娟坚定地道。

    老歪冲冲赶了过来道:“营长,后面有鬼子跟上来了,大概一个中队。应该是斥候部队。”

    “这么快,走,过山!”陈飞道。

    唐兵找了当地的一个猎户,在他的带领下,下午的时候翻过了山进入了黄圩乡。

    “耗子,叫老歪在当地找个休息的地方,吃点东西。”陈飞对耗子道。

    陈飞来到老张头的炊事排对老张头道:“把罐头给每个连送5个过去,和杂粮米饭一起做,也好有点油水。”

    老张头一愣道:“哦,这二十箱东西就是罐头,听说过没看见过,行,我知道了。”

    这时方敏走过来道:“营长,刚才军委会发来电报,72军打散了,我营被编入71军,归王敬久将军指导,完成任务后等待接收整编。”

    晚上8点在黄圩乡稍作休息,**营开始向徐州进发,“砰勾!”“砰勾!”“叭叭!”“哒哒!”

    刚出黄圩乡,老歪的斥候就和鬼子的渗透部队干上了。

    “支援,快!这鬼子的人数肯定不多。”陈飞向唐兵一挥道。

    “陈斌,你慢点带瞎子四连的一个排从侧翼过去。”陈飞对参谋陈斌道。

    “是!”陈斌冲冲赶去四连。

    何文娟过来道:“什么情况?”

    “鬼子的渗透部队,放心没事!”陈飞笑了笑道。

    这时前方战斗更加激烈,不时传来掷弹筒的爆炸声。野牛的重机枪也上去了,可能比较大的一支渗透部队想伏击老歪的侦察排。

    陈飞提起冲锋枪对何文娟点了点头,转身跑向前方。

    何文娟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陈飞这么有默契,身处战场,好像跟陈飞在一起,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用担心,因为有他在,一向自信的何文娟感到陈飞的勇敢,坚强,聪明是自己不能比的,何文娟暗自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飞跑到镇口,一条喇叭形的泥土路,大概一百多鬼子躲在土埂里向**营射击,而且枪法奇准,已经有五六个战士牺牲了。

    “老枪,把迫击炮架起来,给我轰!”陈飞道。

    陈飞没想到有这么多鬼子而且准备精良。

    “轰!轰!轰!”十多门迫击炮炸得鬼子狼狈不堪。

    这时陈斌带领的一个排和佟大牛带领的剩余四连从两侧同时向日军发起进攻。

    “轰!轰!轰!”“砰!砰!砰!”“杀!杀!杀!”

    战士们把在南京那股憋屈劲全爆发出来了。

    “不要拼刺刀,用枪击,用手榴弹炸。”唐兵大喊着。

    三十分钟不到,彻底消灭了这股鬼子。

    “老馒头,打扫战场,动作快!”陈飞道。

    “老歪,继续开路,唐兵集合队伍不要停,出发,快!”陈飞大喊道。

    陈飞不知道周围还有没有日军,只能要求部队快点离开。

    经过一晚的行军,天亮接近滁州。

    “营长,前面是滁州,进不进去?”老歪对陈飞道。

    陈飞想了想道:“不进,绕过滁州,日军肯定会攻打这里,里面也乱,我们绕过去。”

    “那我们跟着津莆铁路走。”老歪又道。

    “不,我们直走去泗县,津莆铁路是南北大动脉,鬼子小分队更多。”陈飞道。

    “这路不熟,可能会走偏。”老歪抓抓头皮道。

    “娘的,你这斥侯当的,问老狗,小六去!他们是这片的人。”陈飞道。

    “耗子,告诉各连再咬咬牙到泗县休整。”陈飞对耗子道。

    “是!”耗子飞快地跑开了。

    陈飞来到何文娟处,跟她的四个护卫道:“还要走一段路,你们也咬咬牙,真的不行跟我说,我再派人安排,何长官这脚不能动,一动更加不会好了。”

    “陈营长,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何长官,不会再给**营添麻烦。”一名护卫道。

    “行,那就这样,一定要跟上部队。”陈飞叮嘱一番后,看了看何文娟,二人相互点点头,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部队一刻不停快速向前进发。

    经过整整一天的急行军,**营于5点半到达泗县外围大路口乡。

    “部队在这里休整一夜。”陈飞对耗子道。

    陈飞脸色苍白,很吓人,后背的伤口隐隐作痛。

    老歪在乡公所找到地保,问了情况。又找了几间破旧土房。

    “营长,这里条件差,有几间破房,战士们只能在外面宿营了!”老歪道。

    “行,天太冷,叫各连烤火取暖!”陈飞道。

    安排好各连,陈飞来到炊事排:“老张头多做点好吃的,天太冷,辣椒什么的多放点。”

    “知道了!营长!放心吧!”老张头笑笑道。

    陈飞来到临时营部,看到耗子铺的被子,真想倒头就睡。

    这时候孙钱良进来:“营长,换药!”

    “哦!”陈飞脱了衣服,哆哆嗦嗦地等着孙军医换药。

    “你倒是快点。”陈飞不耐烦地道。

    “行了,就好!”孙军医麻利地帮陈飞换好药。

    何文娟进来看着陈飞道:“救命之恩,永记在心。”

    “知道就好,下回记得还我。”陈飞开玩笑似的道。

    陈飞看见何文娟心情也顿时好了很多,毕竟这样一个大美女站着看你。

    何文娟也笑了笑道:“好的!”

    耗子打来一桶热水进来道:“营长你洗一下,换件干净内衣吧,都是血。”

    “我来吧!”何文娟自己也不知道会这么说。

    陈飞一愣,看了看脸上通红的何文娟道:“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伺候人的。”

    “都出去吧!我自己就行了!”陈飞道。

    陈飞快速地洗漱了一下身子,换上新的内衣,感觉好多了,干燥的内衣让陈飞一下轻松了许多。

    等陈飞拿起热茶,老张头端着饭菜进来了。

    “营长,吃饭了,给你炖了只鸡,从老百姓那里买的。”老张头道。

    “你买了几只?”陈飞道。

    “八只,各连都有。”老张头道。

    “那何长官呢?”陈飞道。

    “她不是跟你一起吗?”老张头道。

    “行!”陈飞道。

    “耗子,叫何长官过来吃饭,她的护卫跟你们警卫排一起吃。”陈飞道。

    这时方敏进来道:“营长,71军88师来电,问我们到哪里了,88师要去河南整修,叫我们完成任务去河南。”

    “哦,知道了,方排长,多照顾一下何长官,我看她应该是电报方面的高手,你多向她学点,明白我的意思吗?”陈飞看着方面道。

    “是!”方敏点了点头道,转身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何文娟进来。

    陈飞道:“何长官来这边,尝尝我们**营老张头的手艺。”

    何文娟笑了笑坐下。

    由于泗县里徐州不远了,陈飞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