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二十一章 绝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绝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耗子,告诉野牛坦克来了用穿甲弹。”陈飞恶狠狠地道。

    自从上日在吴县看见坦克,陈飞就想着怎么对付这钢铁怪物,后来师部军需官告诉他用穿甲弹,陈飞用二根大黄鱼换了三千发穿甲弹,就等着今天用。

    稻田很空旷,八辆坦克一字排开,慢慢地向前移动。

    陈飞来到前沿大喊:“都不要开枪,等坦克靠近,手榴弹准备。”

    野牛吐了一口水在掌心搓了搓,盯着前方坦克。

    “哒哒哒!”野牛重机枪对准最前面的坦克开火了,十几发穿甲弹击中坦克薄薄的装甲把里面装甲兵打得血肉模糊。

    “还好军需官没有骗我,不然这牺牲就大了。”陈飞暗暗想到。

    还没高兴多久,躲在山洞射击的野牛重机枪配上穿甲弹也只能干掉二辆89式坦克,因为射程近,日军没有防备,

    日军一看对方有穿甲弹,坦克一停马上在坦克上挂起了沙袋。

    陈飞一看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火拼,向警卫连长一招手,王连长点点头。坦克渐渐近了,躲在坦克后面的日军开始向**营射击了。

    陈飞盯着坦克,突然拉起手中的手榴弹导火索大喊道:“一二三扔!”几十颗手榴弹飞向日军,同时战壕中窜出20多名战士抱着**包,冲向各自预定的目标。

    手榴弹纷纷在日军的头上爆炸,日军死伤一片,但冲上去炸坦克的战士却被机枪打倒了不少。警卫连王连长一看又派了20多名战士窜出战壕飞快匍匐靠向坦克,这时日军也回过神来,陈飞虽然不断扔手榴弹,但在日军的步坦协同下,冲上去的战士纷纷倒下。

    一时间双方都在拼命,前沿阵地血流成河,冲上去炸坦克的士兵冲出战壕就拉开导火索往坦克冲,反正都是死,抱着坦克死也值得。

    有的战士抱两个**包冲出跟坦克同归于尽,有的战士冲出被日军击中,装死等坦克过来滚进坦克底下炸飞坦克,有的战士靠近坦克拿着**包炸坦克履带。

    8辆坦克全部被炸毁,跟在后面的日军被手榴弹炸得不能靠近,坦克的残骸阻挡了日军重机枪和掷弹筒的视线,不能很好地支援。

    这时天空中的日军飞机又出现了,陈飞咬咬牙,两军都在纠缠之中,如果日军扔航弹大家都一起死。

    日军飞机也看见了这样的情形,二架飞机超低空向**营狂射。

    **营遭到天上地下双重打击,炊事班,轻伤员也都投入了战斗,大家都在为守住阵地拼尽最后一滴血。

    在飞机的连番攻击下,一连和警卫连死伤殆尽,二连赵六看到情况马上带领一个排前来支援前沿阵地。但形势还是没有扭转,只能和日军鏖战,没有任何战术可言。

    千钧一发的时候,**营后面涌现出了一批黑衣人士,个个手持驳壳枪,而且手法奇准,打得日军进攻部队连连后退。

    陈飞大喊:“守住阵地,守住阵地!”

    日军的飞机也弹尽粮绝,又没有空中支援,慢慢退了下去。

    “不要迫击,不要迫击,注意炮击,注意炮击。”陈飞大喊道。

    “营长!”老馒头跑了过来道。

    “老馒头来了,物资买来了吗?他们是谁?”陈飞奇怪地道。

    “物资买来了,我马上分发下去,他们是卢会长给你的兵。”老馒头道。

    “哦,叫他们领头的过来。”陈飞道。

    一会儿过来一个彪形大汉:“长官!”

    “你们是?”陈飞问道。

    “哦,长官我们是卢老板的卫士,都是以前东北军的,多蒙卢老板收留,一共60个人,今后就跟姑爷打鬼子了。”大汉道。

    “哦,那行,我把你们都分入各连,你没意见吧?”陈飞道。

    “没,就等你安排了。”大汉道。

    “唐兵,你把他们都分入各连。”陈飞道。

    陈飞安排好一切回到营部,方敏跟了进来道:“营长,师部多次来电问我们情况,我回电都是激战中!”

    “哦,战斗艰苦,人员伤亡严重,盼师部增援,先去吧。”陈飞道。

    “是!”方敏转身回去了。

    “这回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日军的攻势一次比一次强,我算为国家尽力了。”陈飞暗想道。

    但是陈飞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三天,日军每天上午定时进攻,进攻的强度也不大,重炮,飞机都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

    **营虽有伤亡,但还能守住。

    到了第四天凌晨天刚亮,日军大规模进攻开始了,重炮先开始,坦克紧接着跟了上来。

    陈飞走出营部想:决战就在今天了。

    一时间炮火纷飞,各种武器拼命地开火都想杀死对方,不时有战士跳起来冲击日军坦克。

    野牛的重机枪装上穿甲弹虽然没能击破坦克,但如果打中日军的话那就是断手断脚,而且这个山洞阵地日军一时还攻不下来,持续的射击给日军造成很大压力。

    慢慢地坦克攻入了阵地。

    “把后面跟上来的鬼子干掉,快!”陈飞大喊道。

    没有步兵的坦克,只能算移动的机枪阵地。

    陈飞只能放坦克进来,再一辆辆炸。

    突然一片弹片横着飞向陈飞,在陈飞脸上拉了个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身边的老狗猛地扑倒陈飞,和耗子两人提起陈飞就往医护站跑。

    医护没几个人,在工作的护士看营长受伤了,赶紧过来帮忙。

    孙钱良也跑了出来,拉起陈飞一看:“还好,还好,一点皮外伤。”

    孙钱良迅速拿起针帮陈飞缝合伤口,一会儿功夫伤口缝合了,绑上纱布。陈飞就提着枪出去了。

    “营长,要不休息一下。”耗子道。

    “我不去会军心大乱的。”陈飞道。

    三人飞快又返回阵地去了。

    阵地上打得热火朝天,枪声,炮声,爆炸声连成一片,有重伤士兵抱着手榴弹跟日军同归于尽的,有带伤抱着**包拉开导火索冲向日军坦克的,有用刺刀跟日军相互猛捅的。**营在流尽最后一滴血。

    陈飞持着冲锋枪不停地向日军扫射,这时刘小梅冒着弹雨飞快地向陈飞跑来:“营长,师部命令撤,日军从杭州湾北岸登陆了。”刘小梅着急地道。

    “嗯,知道了!”陈飞道。

    但是**营跟日军已经胶着在一起。

    “耗子,给你十分钟时间,通知所有单位,看我手势准备反冲锋,冲锋一完成马上向师部撤退,快去!”陈飞道。

    十分钟后突然杀声四起,**营所有能走能拿起枪的开始反击了,日军被杀声惊了一下,以为援军又来了,开始慢慢撤退。

    陈飞大喊:“扔手榴弹把日军赶出去!”

    “轰轰轰”手榴弹把日军炸得连忙撤退。

    日军刚开始撤退,陈飞马上也撤退了。

    “赵六和野牛把重机枪架在村尾掩护全营撤退,坚守15分钟。”

    “是!是!”

    陈飞一撤,日军的重炮就来了,看这阵势就知道日军给了他们起码30分钟**的机会,这也是运气,

    **营飞快地向师部狂奔,三小时后退到了淮南路。

    “耗子,通知各连按原来布置驻守。”陈飞喘着气道。

    “是!”耗子道。

    陈飞又飞跑去了师部。

    “报告,88师**营完成阻击任务前来报到。”陈飞对孙师长道。

    “哦,陈飞来了,这样你营守住淮南路掩护部队撤退。”孙师长边整理文件边道。

    “师长我营只有二百多人了,能不能补充一下?”陈飞道。

    “陈飞我是真没人了,你营掩护全师和87师,36师撤退,完成任务后你营也向南京撤退,所需物资都给你留在仓库里,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至于警卫连就配置给你营了,你的前面是你的老团长朱赤,他撤退后,你才能撤。”孙师长道。

    “是!”陈飞无可奈何地道。

    “去吧!南京见!”孙师长也无奈地道。

    陈飞转身就去了原来**营驻守。

    “耗子,通知各单位长官开会!”陈飞道。

    一会儿功夫各长官都到了。

    “老馒头,你派人把师部仓库里的东西都搬出来,快去!”陈飞道。

    “是!”老馒头转身就走了。

    “王连长你警卫连今后就配属给我营了,今后你就是四连长。”陈飞道。

    “是!”王连长道。

    “各位还是按原来的驻守,我们要为全军作掩护,有什么问题现在提出来。”陈飞道。

    赵六道:“娘的,又是掩护,我们连就四十几个人了,营长能不能补充点?”

    “没有人员补充,但各位自己想想办法,不能引起兄弟部队争执。”陈飞道。

    各连相互看了看都明白陈飞的意思。

    “好!那就散了吧!”陈飞道。

    陈飞掏出香烟点上,连日的征战也让陈飞很是疲倦,脸上的伤口也隐隐作痛。

    这时孙钱良进来道:“营长,帮你换一下纱布。”

    “哦,等会我去洗漱一下,你放着吧,我自己来。”陈飞道。

    “好的。”孙军医也不废话转身就走了。孙军医的医术绝对高超,就是不善言谈。

    陈飞在卫生间打了桶水洗了个澡,换上了新军装一个人打算换纱布。

    这时方排长进来二话不说拿起纱布帮陈飞换药。

    “营长,可要小心点。”方敏道。

    “战场上破了点皮,算运气。”陈飞道。

    一会儿功夫换好了新纱布,女人的手就是巧。

    “谢谢!”陈飞道。

    “不用,营长!”方敏道。

    陈飞一刻也不敢休息,匆匆又去检查各连防区。实在是各连损失太大,陈飞很是不放心。

    这时撤退也开始了,各部队飞快地经过淮南路。

    有整齐的撤退,有丢盔弃甲地撤退,有三三两两地撤退,丁三竟然在马路边捡到了一门迫击炮和三箱炮弹。

    陈飞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兵败如山倒了。

    “老狗,快去趟卢府,告诉卢会长,sh这几天就会大溃败,要他做好准备。”陈飞道。

    陈飞转身就回营部了。

    “耗子,卢府那几个兄弟还有几个活的,都把他们从各连调出来。”陈飞道。

    “是!”耗子道。

    一会儿功夫进来了20多个大汉。

    “都坐!”陈飞掏出烟发了一圈道。

    “各位谢谢,在我危难时候定力相助。sh守不住了,我们**营也要撤,你们是跟随我一起打鬼子还是回到卢府,你们自己决定,我都以礼相待。”陈飞道。

    “当然是跟姑爷打天下,本来就是跟卢老爷说好的。”领头的道。

    “那行,你们26个人今后就是我的警卫排里兄弟了。”陈飞道。

    “是!姑爷,我叫牛天,我跟你介绍一下兄弟。”牛天道。

    “好!不要叫我姑爷,叫我营长吧。牺牲的你都记一下,我也要知道他们的情况。”陈飞道。

    “是!营长!”牛天道。

    “耗子,待会儿给他们发军装和枪支。”陈飞道。

    “报告!”方敏进来道。

    “讲!”陈飞道。

    “营长,师部来电,87师一支部队会坚守四行仓库,命令我营得到仓库守军通知就可以撤。”方敏道。

    “好!知道了!”陈飞道,心里暗想,怎么命令又变了。

    众人都离开了营部,陈飞坐在沙发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顾村一战让陈飞知道中国和日军的真正差距。(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