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十章 阻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章 阻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战斗在午夜十二点打响,进攻烂泥路方向的是日军第三师团的第六联队。

    唐兵的警戒部队与敌人交上火了。

    “砰砰砰”“砰勾,砰勾”的相互试探射击。5分钟后日军的炮击就开始了。

    “轰轰轰”

    “妈的,这么快就展开攻冲队形了。”陈飞暗骂道,“耗子,保持与唐兵的联络,别中断。”陈飞道。

    “是。”耗子回道。

    日军部队开始过桥,当日军刚走到石桥时,“轰”的一声,唐兵把桥和桥上的5,6个rb兵炸上了天,日军马上退了下去。

    “轰轰轰”炮击又来了。从这刻开始炮击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妈的,鬼子炮火不要钱啊!耗子,耗子唐兵那里怎么样,看得清吗?”陈飞对耗子吼道。

    “看不清,要不,我派人去看看。”耗子道。

    “好,小心点。”陈飞道,陈飞必须清楚唐兵那边情况才能作出判断。

    “砰砰砰”“哒哒哒”河两岸枪声不断。

    “报告!”一个通讯班的战士进来了。

    “讲!”陈飞急忙道。

    “一连伤亡很大,但还能坚持,主要是黑夜,天一亮就要撤退了,日军正在搭桥。”通讯兵道。

    “通知炮排,炮击正在搭桥的日军,要打得准,打三发就转移,快去!”陈飞道。

    “轰轰轰”三营二门82迫击炮,十五门掷弹筒急速发射了,一下子把正在搭建浮桥的工程兵和浮桥炸得人仰马翻。

    炮排打完三发转移阵地了,日军的火炮打过来时,早就没踪影了。

    日军炮击还在进行中,但没有步兵进攻,看样子是准备天亮进攻了。

    “叫老枪的掷弹筒分散,看见日军搭桥就打,打了就跑,要灵活,迫击炮暂时不要动。”陈飞对耗子道,“把萧开叫来,叫唐兵能顶多久就多久,真顶不下去了就撤。”耗子一一做好笔录让通讯兵送去。

    “报告。”萧开道。

    “天亮后是场恶战,你八卦阵管用么?”陈飞担心地道。

    “放心营长,进入八卦阵里大家各安天命。”萧开坚定地道。

    其实,萧开的八卦阵只不过人员布置像八卦,能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军,而不是像传说中的诸葛八卦阵,所以陈飞有点担心,但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只能将计就计。

    七点整,日军第六联队开始全力进攻了。

    炮击又重新开始,这次炮击密度大,时间短,炮击一停,日军叫喊着向三营冲击,突然跑出很多抬着橡皮艇的日军,把橡皮艇放进河里打算坐艇冲锋。

    在河堤的一连拼命向河中日军射击,三营的掷弹筒也打了过来,不时有橡皮艇被炸翻,不时有日军被击中,但日军铁了心要强攻,完全不顾伤亡,拼命地进攻。

    “轰轰轰”一连向河中的日军扔了手榴弹,密密麻麻的的手榴弹不断爆炸,炸得日军七零八落。

    “嗵嗵嗵”日军的迫击炮掷弹筒也上来了,打得一连抬不起头。

    日军第二波冲锋紧接着又开始了。

    一连只能盲目地扔手榴弹,被日军各种武器压着打,尤其掷弹筒真是精准,轻机枪根本架不起来。但手榴弹对日军威胁也是很大。

    “一连的情况怎么样了?”陈飞问道。

    “还在坚持。”耗子道。

    “哦,一连的伤亡应该很大。”陈飞自言自语道。

    “伤亡是很大,但开战前补充了也很多。”耗子道。

    “补充很多?哦,对了是不是老馒头拦下来的?”陈飞道。

    “是啊!一连拦下了大约一百多个落单的士兵。”耗子道。

    “啊,这么多。”陈飞道。

    “怪不得能坚持这么久。”陈飞道。

    不管一连怎么坚持,还是架不住日军人多,日军一刻不停地进攻,到了十点,一连把最后的手榴弹扔光后开始撤退了。

    日军趁机占领一连的阵地,建立了防线。

    “报告!”唐兵进了营部。

    “日军攻势太猛,完全不计伤亡,我连只撤下来89个人,在村后建立防线。”唐兵道。

    “你先去补充弹药,吃点东西,这是场恶战,大家都在拼命。”陈飞道。

    “是!”唐兵看着陈飞道,转身就走了。

    日军在河堤只停留了十分钟,留下一小部分兵力,开始四面八方向村子进攻,后续部队也缓缓不断地向村里开进。

    “砰砰砰”“哒哒哒”各种枪声慢慢在村里蔓延开来,仿佛整个村子都在战斗,但这个圆形的村子又不是很大。

    日军一点点地向村里填部队,因为一下子也进不了这么多军队,日军进入村子又不能炮击,弄得日军指挥官很是奇怪,因为没有听到已经占领村子的消息,只能往里填部队。

    村子里到处是枪炮声,日军进入村子大约2个中队,四百人左右,在村里四处为战,好像四面八方都是****再向他们射击,哪怕隐蔽的地方也有冷枪不时打过来,在外面的日军指挥官一听密集的枪声,以为敌人狙击很厉害,也带领剩余整整一个大队的日军进入村。

    萧开在个个角落都安排了**,而且在**里包了五花八门的各种型号的子弹,他看到日军大队涌了进来,按下了导火索,“轰轰轰”爆炸声起伏不断,炸得日军狼狈不堪。

    “撤退,撤退,撤退”日军指挥官叫喊道。但撤出来的日军寥寥无几,一个大队一千人左右被萧开的二连炸得最后逃出村子的不过二百左右。

    “不要出去,日军炮火要过来了,隐蔽好!”萧开大声吼道。

    二连都在地下挖了很深的坑道,坑道又连在一起,又在各个房子里安排了少量的兵力,日军进入村子就被二连当靶子打,炸得血肉横飞。

    “嗵嗵嗵”日军迫击炮过来了,持续了一个小时的迫击炮把村庄快炸平,打巷战不可能了,因为没有巷子和房子了。

    二连向后撤退后,在村后沿线再布防,阻击日军。

    虽然二连伤敌很多,但退得也快。失去了村庄作掩护,只能和日军硬拼了,一连也加入了阻击队列。

    日军开始进攻了,很快占领了村庄和二连形成了对射,并救助刚才受伤的日军,刚才日军被炸得鸡飞狗跳的,但死得不多,不过后来日军自己炮火打击倒是炸死很多自己人。

    炮声,枪声开始在村尾激烈的响起。

    日军不停地冲击一连二连阵地。

    野牛的重机枪阵地也移到了村尾,成品字型的重机枪阵地打得日军冲击队形一下子就没形了。

    日军的掷弹筒拼命压制野牛的重机枪,但遭遇了老枪的掷弹筒排的阻击。

    一时间大家相互射击,打得炮火连天,硝云弹雨。日军的几次冲锋都被手榴弹炸了回去。

    战斗持续了一天。到下午5点左右,日军再次发动冲锋,在迫击炮,掷弹筒和重机枪的掩护下发起了这一天最大规模的冲锋。

    在一连二连快奔溃的时候,陈飞带着警卫排上来了,老枪的82迫击炮也开始炮击了。

    日军被82迫击炮打了个措手不及。等日军一冲近又被陈飞的手榴弹炸得尸横遍野。

    天黑了下来,一天的战斗结束了,从午夜十二点到现在整整十八个小时,三营接受了血和火的洗礼。

    “都撤退吧,明天看三连的。”陈飞看着萧开和唐兵道。

    “野牛,你明天会更艰难,你的重机枪压力更大,要多移动位置,小心日军的炮火打击。”陈飞对野牛唠叨了几句。

    “老枪,明天你自由发挥,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支援一把,不要固定地方,不要被敌人盯上,迫击炮是唯一的炮火支援,你要谨慎使用。”陈飞对老枪道。

    “是”“是”“是”各连排长回道。

    三营放弃了烂泥路,改在烂泥路末端的稻田里设立防线。

    深夜,日军想偷袭村庄,被唐兵埋的危雷炸翻了几个士兵,就退了回去。

    第二天,天蒙蒙亮,日军炮火打击开始了,各种中型炮,迫击炮彻底把村尾炸平了,很快日军就走过了村庄。

    “杀~~~”日军整个大队集体冲锋了。

    南方的田地种的是水稻,日军跑进稻田里,开始还没注意,跑几步就呆了,穿着皮鞋在稻田里很难行走,身子一下子就摇晃起来。

    “射击!”赵六大喊一声“砰砰砰”“哒哒哒“

    战斗开始了。

    日军在水稻田里根本无法反击,死伤一片。

    “注意,炮击!“赵六等日军一退,命令道。

    日军也开始炮击三连了,但效果不是很理想,因为没有重炮,炮弹击在实土里和水稻田里完全不同,三连战士只要不被直接击中,就完全可以在水稻田坚守。

    日军连队长一看这情况,只能强攻了。“停止炮击,改攻击!”日军连队长道。

    密密麻麻的日军开始向前冲击,但速度就是上不来,因为这路实在是太难行走了。

    “射击,瞄准了打!”赵六指挥道。

    日军趴在水稻中半游着向三连阵地前进,速度倒是快了。

    “手榴弹!”赵六大喊。

    “轰轰轰”日军被手榴弹炸得找不着北。

    赵六打得很顺手,远处用步枪,机枪打,近处用手榴弹炸,有效的阻击了日军的进攻。

    日军伤亡很大,但没有停止进攻。

    突然冲出了很多拿木板的日军,边铺木板边进攻。

    “老枪,对着拿木板的鬼子轰他一下。”陈飞对老枪道。

    “轰轰轰”“嗵嗵嗵”老枪快速地打了一个基数的炮弹,看也不看战果就转移了。

    日军被迫击炮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日军冲锋还是很强,加上迫击炮,掷弹筒众多,给了日军有力支援。眼看就要冲进三连阵地了。

    “上刺刀,准备肉搏!”陈飞一看形势不妙,马上带一连二连来到三连阵地。

    “子弹上膛,手榴弹准备!”陈飞道,“扔手榴弹~~~”

    “轰轰轰“手榴弹在日军冲锋队形中爆炸了。

    “杀!”陈飞飞身跃出战壕,边开枪边冲锋。

    手榴弹炸倒一片,子弹又打倒一片,在日军晕头转向的时候,三营冲进了日军冲锋队形中。

    二支军队瞬间相互厮杀起来。

    集体冲锋拼刺刀根本就没有花哨,就是冲上去对准敌人一捅,如果被敌人隔开就全速从他身边冲过去,用刺刀尖划过去或用枪托砸过去,划不划中或砸不砸中都不要管,冲过去就是了。

    三营战士光着脚,比日军穿皮鞋方便很多,加上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把号称世界拼刺刀第一的日军杀得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日军开始纷纷后退了。

    陈飞在警卫排的掩护下也枪杀了七八个鬼子。

    “回防,回防!不要追杀,小心炮击!”陈飞吼道。

    三营又一次稳住了阵脚。

    下午,日军不停地炮击。大概也没有好的进攻办法。

    “小心日军包抄。”陈飞对各排连长道。

    “到八点钟就是二天了,各连做好撤退准备,撤退不要乱,一连唐兵先行,二连跟上,三连垫后,不要乱,一乱就会让日军有机可乘。”陈飞道,“还有唐兵千万别落下受伤的兄弟,老馒头野牛你们跟一连行动。”

    “日军又进攻了!”耗子前来报告。原来是日军的小规模进攻,大概想一直缠着三营,把三营慢慢磨光。

    晚上八点整,陈飞看了看手表,向各排一招手,唐兵开始撤退了。由于天黑,日军也不知道前面什么情况,等到进攻才发现前面阵地没人,日军开始追击了。

    赵六刚撤退就看到鬼子追上来,一咬牙道“就地布防!”布防在一条土路的拐弯处,日军追上来就遭到二连一阵猛打,又快速退了下去。,搞得日军不敢前进,怕又有子弹等着他们。

    这回三连撤退的很轻松。

    三营完成任务向预定目标撤退了。

    一路上碰到了无数兄弟部队,各兄弟部队都抛来敬佩的目光,毕竟三营阻击了部分日军的追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