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八章 掩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章 掩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亮了,陈飞看着街对面横七八竖被烧焦的尸体感觉一阵恶心,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对耗子道“命令部队撤到田堤上去,快!”

    三连迅速撤离到田堤一字排开。

    “轰轰轰”舰炮开始对棚户区狂炸,半小时的持续轰炸,把棚户区炸个底朝天。

    陈飞掏出烟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暗道“还好退得快。”

    “都没事吧!”陈飞喊道,耳朵被舰炮震得嗡嗡直响,想必战士们也都一样。

    “没事,没事”各班排一一回答道。

    陈飞吐了口烟道“耗子耗子,去营部把这里情况如实跟营长汇报,告诉他日军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来。”

    “连长,我去棚户区里在看看。”老馒头过来道。

    “里面应该没东西了,再去太危险了”陈飞道。

    “没事,我就去看看。”老馒头又道

    “小心点,命比什么都重要。”陈飞道。

    “是!”老馒头转身就进入棚户区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战利品。

    “长官,吃碗面吧!”老张头端着一碗面走了过来。

    “面什么时候下的?”陈飞端起面狼吞虎咽边吃边道。

    “天不亮就下了。”老张头憨笑道。

    “哦,好!好!”陈飞道。

    肚里有食被太阳一晒就想睡觉。

    “唐兵,叫几个老兵轮流警戒,大家休息一下!”陈飞对唐兵道。

    “长官,您先睡会儿,其它我来安排,放心好了。”唐兵看着陈飞感觉像自己的弟弟一样。“行!“陈飞也不矫情,道回就睡。

    远处炮声隆隆,枪声不断,部队对汇山码头的进攻,从昨天开始一刻没有停过,可想战斗多么的激烈。

    中午的时候耗子回来了,还赶着一架牛车,上面有一些弹药和物资。

    耗子叫醒睡得昏天暗地的陈飞道“营长说,下午三点前占领码头左侧的青龙岗,营长还叫我带了弹药和吃的。”

    “好,知道了,把弹药物资给老馒头,叫他分一下。”陈飞眯着眼睛道。

    “是,”耗子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陈飞用田堤里的水擦了擦脸走向唐兵。

    “牺牲的兄弟们都埋葬好了吗?”陈飞道。

    “都葬好了,葬在路边山坡下。”唐兵道。

    陈飞沉默了一下,唐兵拿出烟递了上去,陈飞点了烟吸了几口感觉好了点,一下子牺牲这么多战士让陈飞很是难过,但这有什么办法,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牺牲。

    “你去叫下老馒头。”对唐兵道,过了一会儿老馒头跑了过来。

    “里面情况怎么样了?”对老馒头道。

    “一片废墟,只找到了三具掷弹筒,七把三八大盖,其它什么都没了。”老馒头道。

    “部队马上要开拨去码头那边了,把弹药配发下去。”陈飞道。

    “物资里有很多是sh市民的慰问品,一包一包的有糖,有烟,我把它们一起发了好不好?”老馒头道。

    “可以。”陈飞回答道。

    “赵六,赵六过来。”陈飞对着正在抢慰问货的赵六喊道。赵六挤出身子向陈飞跑来。

    “连长什么事?”赵六来到陈飞跟前道。

    “带二名兄弟现行去,码头边上青龙岗,部队要向那里转移了。”陈飞道。

    “是!”赵六回道,转身就走了。

    “耗子,通知部队集合。”陈飞向耗子道。

    青龙岗就是平原上的一座小山,不过有一条路沿着山脚下通往码头,到码头大概十分钟不到。

    陈飞赶到一看,就知道旅部就是要三连掐断有可能向码头的增援,有陈飞的三连在青龙岗,哪怕人日军增援,也要拿下青龙岗,因为这里是制高点。

    陈飞爬上青龙岗山顶,拿着望远镜看码头,只见好几个部队都在向码头进攻,爆炸,枪声此起彼伏。陈飞暗道“鬼子真是强悍,进攻这么久还在抵抗。”

    “唐兵,带你的兄弟在山脚下布防,其余兄弟在岗顶布防。”陈飞道。

    陈飞山上山下看了几遍,暗道“布防是没有问题,就怕鬼子重炮和舰炮,大威力的火炮一下子能吞灭三连。”

    “耗子,把各排班长叫来。”陈飞对耗子道,一会儿功夫各班排长来了,陈飞把情况跟各位讲了一下。

    “连长要不我们在山后也修个坑道,连着山前的战壕,平时就躲在后坑道,敌人炮击也打不到,等敌人步兵一上来,我们再去前面战壕好了。”一排三班长老狗道。

    “可以,真是个好办法,个班排动作起来,在山后修坑道。”陈飞道。

    “一排也一样,不过前方战壕要有警戒哨。”陈飞又道。

    各班排很快又行动起来。

    这一夜三连长把坑道和战壕连成了一片,汇山码头的枪炮还是一夜未停,三连倒是好,吃饼干的吃饼干,抽烟的抽烟,睡觉的睡觉,舒服地过了一夜。

    八月的天,亮得快。

    七点整,突然炮声大作,鬼子的各种舰炮,重炮,炮击汇山码头。日军的增援到了。陈飞拿着望远镜密切注视着码头。汇山码头被火光,尘土淹没了。

    八点整,开始有部队撤退了。

    “营长来了!”耗子对陈飞说。陈飞飞快地去迎接营长。

    “情况怎么样?营长!”陈飞见到营长道。

    “别提了,这么多部队都拿不下码头,妈的,我们三营除了你们三连基本拼光了,一连二连长都牺牲了,现在我们任务是守住青龙岗,掩护部队撤退。”刘营长无奈道。

    “啊!伤亡这么大?”陈飞道。

    “营长你先去后面坑道休息一下,我去安顿其它连兄弟。”陈飞道。

    “好。”营长回答。

    半小时后264旅也开始撤退了,陈飞第一次见到了新旅长。

    高旅长对陈飞道“陈飞你连务必坚守到晚上,等天一暗,就可以撤退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飞回道。高旅长匆匆地转身就走了。

    “刘营长去哪里了?”朱团长看着陈飞道。

    “在后面坑道休息。”陈飞回道。

    “我把一部分弹药留下,重机枪也留下二挺,轻机枪5挺,手榴弹多给你准备些,一定要坚持到天黑,完成任务,不要停顿,马上归队。”朱团长看着陈飞道。

    “是!”陈飞干脆地回道。朱团长又看了看陈飞转身也撤退了。

    “野牛找几个重机枪打得好的,让老馒头找几个阵地,唐兵把退下来的兄弟安排一下,赵六注意警戒,日军随时会来。”陈飞道。

    一个小时后,日军上来了。

    “日军要炮击了,隐蔽,快隐蔽!”陈飞大喊道。

    部队按战前安排有秩序地向山背坑道前进。

    “轰轰轰”“轰轰轰”各种中型炮,重炮,舰炮,开始炮击青龙岗。

    “不要趴在地上,蹲着,大口喘气,不然会震伤内脏,怎么死都不知道。”赵六正在教训一个新兵。

    “唐兵,战壕还有兄弟吗?”陈飞对唐兵道。

    “正面战壕和山顶都没了,左后侧老枪盯着。”唐兵回道。

    “陈飞情况怎么样?”营长被炮火震醒了。

    “我们的部队基本都撤了,旅长下命令,要我们营守到天黑,掩护大部队撤退。”陈飞道。

    “行,我没有把一连二连编制撤退,咋们营一定要保存下去。”营长道。

    “知道了,营长放心,让一连二连弟兄先修整一下。”陈飞道。

    “老馒头,过来。”陈飞大喊道,老馒头跑了过来。

    “你多准备些吃的,炮击一时停不下来,让兄弟们先吃点。”陈飞道。

    “饼干我马上发下来。”老馒头道。

    炮击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估计日军想把青龙岗彻底轰平,顺便把才增援到的军队进行分配。

    “哒哒哒”三营阻击战开始了。

    山下日军大概一个中队200人左右,因为青龙岗不大,看起来密密麻麻的都是日军,战斗打响才发现,日军进攻很有章法。

    三人一组,十几人一片进攻区域绝不扎堆。轻重机枪打得很精准,特别是掷弹筒,只要三连轻重机枪一开火就被掷弹筒压制。

    “打信号,叫一排也退回山顶。”陈飞对二排长道。

    “耗子把所有会打掷弹筒的士兵都召集起来。”陈飞道。

    前面的一系列战斗缴获了十多具掷弹筒,陈飞心想,掷弹筒压制掷弹筒,毕竟从上打下好打。

    “打,给我狠狠地打!”刘营长也出来增援了。

    陈飞跑到后面坑道,看到了耗子叫来了十多个战士。

    “你们每人拿一个掷弹筒,目标日军掷弹筒手和轻重机枪手。”陈飞道。

    “是!长官!”战士们道。一边的老张头开始发放掷弹筒和弹药一边道“打光弹药,上我这里来领。我就在这里。”

    老张头不止发掷弹筒,还发各种枪弹,手榴弹。

    “老张头,我们要守到天黑,你要捏好分寸。”陈飞对老张头道。

    “是,长官,放心!”老张头回道,陈飞见老张头明白意思转身就去前面战壕。

    “扔手榴弹,给我打。”刘营长也是很勇猛,扔完手榴弹,持着花机关拼命开火。

    三营的掷弹筒起了作用,基本可以压制敌人了。

    “野牛,你们重机枪撤下去二挺,只要一挺持续火力就行。”陈飞道,其实陈飞是心疼弹药还要坚持一下午。

    “是,长官!”野牛和靠左后侧的撤了。

    陈飞又飞快来到二排长处道“一排怎么样了?”

    “牺牲了二三个,大都回来了。”唐兵道。

    突然天空传来迫击炮炮击声,陈飞一呆大喊道“炮击!”

    “轰轰轰”阵地上,爆炸四起,日军竟然一边进攻一边炮击,迫击炮打得奇准。

    陈飞没想到日军进攻怎么坚决。

    “上刺刀,和鬼子拼了!”陈飞大喊道。

    “杀!”赵六率先冲锋,所有战士一起冲击了。

    日军躲在轻重机枪的侧后方的,开始射击了,从上往下冲击的战士凭着一腔热血杀向日军,日军看到也脱弹准备迎敌。

    “扔手榴弹!”“扔手榴弹!”陈飞大喊道。

    日军没想到****边冲锋边扔手榴弹的,本来是站着等中**队冲过来进行肉搏的,可是漫天的手榴弹让日军惊呆了。

    “轰轰轰”“杀杀杀”200多个日军被200多中国士兵杀的死伤无数。

    陈飞看到第二批日军增援快到了。

    “扔手榴弹,掷弹筒打一轮撤。”陈飞吼道。

    野牛的一挺重机枪和二挺守住山口的轻机枪开始掩护三营撤退。

    日军追了上来,被手榴弹和掷弹筒阻击了一下,就放慢了进攻。

    三营安全撤回到山岗顶上。还没站稳,日军炮击又开始了,有一部分战士退进了后面的坑道,还有一部分只能在战壕里,因为日军踩着炮点进攻,退进坑道就出不来了。

    “幸好是迫击炮。”陈飞暗道要是别的炮,伤亡就更大了。

    “哒哒哒”山岗左后侧机枪手王富开始射击了。

    听枪声就知道敌人快冲到山顶了。

    “打!”陈飞大吼道。

    “呼呼呼”“突突突”“轰轰轰”各种枪声,爆炸声,又响成一片。

    所有战士都在拼命射击,日军拼命往上冲,有几次差点被日军攻上,全靠手榴弹压下去。

    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日军也攻不动了,终于退了下去。

    陈飞见日军退了下去,终于松了一口气,抽出烟点了一根。

    “耗子,耗子”陈飞喊道。

    “到,长官。”耗子飞跑过来,陈飞听到耗子声音心里一松。

    “清点人数,”陈飞道,“随便把赵六,唐兵找来。”

    赵六唐兵走了过来,两人都挂了彩,不过伤势还算轻,没什么大碍,都是皮外伤。

    “现在已经5点多了,离天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到阵地前去布雷,一锤子买卖。”陈飞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