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404五十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404五十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弟,也怪我这个当哥的太自私了,对你关心不够,这是五千块钱,你拿着,都到年边了,家里缺点什么你就买点吧!”田满清结了帐,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推给任君飞。

    任君飞才知道没有几天就要过年了,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过年了,到了年边,无论手头有多心,无论身在何方,都会放下工作不远千里赶回家里与家人过一个年。所以说年是一道乡愁,是出门在外的游子对家人无比思念的一缕情结,于是回家过年这句话成了人们相互问候时最美好的祝福!

    而凤阳的年味特别浓,不论你是富有的,贫穷的,只要到了腊月,都会花上大笔的钱来为家里添置年货,为家人购买一身新衣,有人戏说,到了过年,凤阳没有过不起年的穷人。

    年货也就是一些过冬吃的食品,水果,糖还有各种肉类,吃完年饭的时候,大家都会出来,相互炫耀今年的菜肴,我家摆了几道菜啊,哪几道菜色香味俱佳,菜品少了会让人看不起。

    以往,都是母亲操办年货,任君飞给母亲2000元便当甩手掌柜,今年情况不同了,母亲去了浙江,过年回不回来也不一定,年货当然只有任君飞亲手置办了。

    “满清,这。。。”任君飞犹豫,他不知道该买些什么。他想如果母亲不回来,那自己也不一定要买了,年饭,他早都答应邵洁香,和她既然有了孩子,一家人总得团圆一次,香姐的婆婆可是交待又交待了,什么东西都备齐了,任君飞来个人带张嘴巴就行,否则就和他急。

    “嫌少?”田满清又把信封推近了一点点说:“老弟,你这份可是和县主要领导一样的,宋书记也没拿这么多。”

    基层就是这样的,谁都是领导,谁都可以品头论足,谁都得罪不起,上面一句话,基层就得忙个死,而工作的推动,离不开主要领导的重视,计生工作那么重要,当然更离不开主县要领导的关心,每年,计生局都要准备很多红包,拜完省里市里的,就会拜县里的头头脑脑,县长书记最为重要,当然也参照市里标准,五千,其它的县领导两千,每年都是这样,雷打不动。虽然一年只是一次,可是有那么多人,每年花在拜年上面的钱,也不会少于50万。大家都在抱怨,计划生育的经费投入太大了,只有田满清才明白,多半的钱到底是去哪儿了。

    任君飞摇了摇头,他问:“你呐?”

    田满清笑了笑道:“今年工作你看搞得这个样子,我还敢考虑自己吗?汇报的时候,我多报一个省里面的领导就是了,省厅那么多的处长,他们认都认不全,哪会起疑心呢!老弟,你放心拿着,县委办什么样的情况我清楚,工作有的忙,福利呀一点都没有!”

    田满清是个不会说谎的人,他说没拿那就一定没拿,其实要说家里,他的老婆没有工作,全家人就靠着他那点工资吃饭穿衣上大学,日子可以说得比谁还要紧巴巴。

    要说这钱,他更需要。

    “你嫌这钱脏?”田满清脸居然红了。

    看到一本正经的田满清,任君飞不由地对他的人格起了仰慕之心,他本想说这钱你拿吧,想了想,要是全部给他,他一定会拒绝的,于是从里面抽出了两千元,把余下的推给了他,

    “满清,咱俩兄弟有盐同咸无盐同淡,这脏东西,咱俩一起担了!”任君飞十分奇怪自己的感觉,本来这钱是虚报出来的,确实脏,看到田满清把那三千块钱收下了,他觉得自己也相当心安理得。

    和田满清又说了一会儿话,分手时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半,下午要开会,自己总得先理个思路,总不能说着说着就跑题了,这样会闹笑话的。

    任君飞前脚刚进了办公室,何尝在后脚就跟进来了,笑眯眯地就像中了五百万一样,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不用看就知道是好烟好酒。

    “何局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这是让我这简陋的办公室篷筚生辉啊!坐!”

    “早都想来看你了,你办公室的人说你和领导去省城办事,哎,要不是我何某多了个心眼,不亲自登门,还不知要让他们糊弄到什么时候!”何尝在是个自来熟,把袋子往茶几上一放,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了。

    “哪里,昨晚刚回来,省里有位领导来凤阳办点事,要不是宋书记指定我陪同,这个时候我还在省城办事呢,请坐,我给你泡杯茶来着!”任君飞一眼瞟向袋口,看到了上面包装精美的烟,和天下呢!

    “何局长,人来看我就非常高兴了,你看你,还带着东西,你这是让我为难啊!”

    “这还用说,就知道玉婷书记对老弟那是欣赏有加,重点培养呢,这个嘛,一点小心意,又不是现金,你担心什么啊,如果你还纠结,那么下次我请饭,你请酒,我们拿出来喝就是!”

    好酒好烟你何局长家里还缺?国际玩笑吧!任君飞会意一笑。

    “何局长话说的这样敞亮,我再说不字未免太过矫情了,反显得我们的关系生疏了,其实我也想,何大哥你就是贪官腐官的天敌,怎么样是人情,怎么样是搞**,你比谁都明白,难道你还会来害自己兄弟!礼多人不怪,礼尚往来,谁叫咱国是重情重义的礼仪之邦呢!何兄,你等等,柜子里面好像还有普洱,不泡香茶怎么对得起好兄弟呢!”任君飞提起袋子就往办公桌后面走去,那里还有一个房间,原本是堆放杂物的,当了主任之后,任君飞收拾一下,在里面放了一张床和柜子,没想到马上就起了作用。

    泡好了茶,两人就聊开了,说了才知道,何尝在人已经五十二了,按照规定,五十二的人要退出领导岗位,市里也有了让他退下来的方案,但是因为杨检查长的一句话,他的位置保住了。

    什么规定,什么制度,归根结底还不是主要领导一句话,说你能你就能,不能也能,说你不能你就不能,能也不能!

    任君飞取了一支烟客气地问:“抽不?”何尝在接了过来,并没有马上点燃,看了看,又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抬起头讶然地问:“老弟,你平时都抽的是这烟?”

    “是啊,到了县委办这边,什么都没有进步,呵呵,压力大了,烟瘾倒是进步大大的,一天一包,不抽这个,你说我能抽什么,难道也学他们一天一包和天下,就我那点工资,嘿嘿,每天有这么一包精品,不断供,我就很满足了。”任君飞点上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有些呛,但他还是忍住了。

    “这烟怎么能抽呢?味道太涩了,抽多会害了身体的,再说,老弟啊,你也该顾一顾你的身份吧,堂堂一个正科级干部,还抽这十块一包的精品,你这是在说党的坏话,否定咱的改革开放啊,你看看财政局,教育局那些,一个小屁股长他们嘴巴叨的是什么,和天下啊!”

    “呵呵,何兄,这怎么能比呢,我们是牛,出的是牛奶,吃的是草;他们是人,吃的是肉,拉出来的,呵呵,这太不雅了,我都不想说了!”

    “就是,一样的都是在工作,差别为什么这么大呢,好,不说这些了,他们给我的烟我也抽不完,你嫂子处理给礼品回收店么,又太不合算,这样,你先别说不,老弟以后的烟,就包在我身上了,只要我这个局长还在!”

    “何兄,谁还敢弄掉你的局长,杨大哥也不答应啊!”

    “是啊,老弟,能攀上杨检察长这棵大树,全靠老弟你啊,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在意当不当这个官,只是心里不舒服,那些比我工作搞得差的人为什么就当上去了,而我就不能,是啊,我就咽不了这口气,现在不同了,检察官也不好当了,你不办案嘛,上面的任务下得死死的,你不完成不行,你认真办案了嘛,你也知道,现在那些当官的,又有几个屁股干净,你还没有进入单位,上面领导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进来,你还敢认真查下去吗?指不定哪天案子还没有查出点眉目,你的帽子早让人给摘走了。。。”

    发了一阵牢骚,何尝在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件事情,杨检察长和吴小华分手了,杨检察长最近情绪十分低落,如果有时间,建议任君飞去看看他。

    原因当然很简单,杨检察长发现了他和吴小华的爱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错误。吴小华爱上的只是他手中的权力,她在欺骗他。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因为省里的会议取消了,想给心爱的人一个惊喜,走到半路上的杨检察长便兴冲冲的返回了凤阳,那里他买了一套房子,那是他和吴小华的安乐窝。

    拿着鲜花,他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他想好好地洗个澡,然后等吴小华回来,搂着她好好地恩爱一番,攒了一个星期的精力,也够旺盛的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