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401戾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401戾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呃,这是大路,过往的车子很多,车震是不可能了,任君飞看了看公园上面,双掌搓了搓,唏嘘一声外面好冷啊!

    “我不管!”李小露说完,就去拉任君飞的手,把他往一旁的树林里扯,仿佛她等了八百年才遇到此时的情景一样。任君飞已经被李小露挑衅得很是难受,也就没再多想,还好,山半腰有一片小森林!

    绿化好啊,没有绿色就没有城市文明,任君飞随手从车里拽了一张毯子,一路感谢着林业局的同志,跟着李小露钻进了树林里,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大雪天钻树林,说实在的,还真是刺激。

    人就这德性,这事如同吃饭一样,吃了上顿,下顿还得照常吃。任君飞哪怕心里装着一堆的事,被李小露刺激一番后,他就如同个初恋似的,牵着李小露的手找个最容易发挥的地方。

    “小露,你说这会都九点了,不会碰到什么人吧!”抱着毯子,任君飞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此时的他特别机警,两眼不时地往上看,竖起耳朵,只要听到一点异常的动静,他就会反身走回车里去。

    “不叫我小妖精啦?”

    “小妖精,你这个勾人魂魄的小妖精!”李小露穿着水红色的长款修身羽绒服,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不过随着步伐地迈动,美妙的臀线和腰线忽左忽右时隐时现起来,这朦胧的诱惑来得可比实景要烈得多,任君飞忍不住摸了一把。

    “嗯,这你就不怕人看到啦?”李小露转过头嫣然一笑,这张高圆圆一样的脸此时红得就是六月间的水蜜桃,让人仿佛置身酷署,一看就只想啃上一口解解渴,哪里还记得这是白雪皑皑的季节。

    “怕,可我有什么办法啊!”任君飞涎着脸说。

    “你抱毛毯干嘛?”李小露忽然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担心你冷么?”任君飞指了指路旁厚厚的积雪。

    “呵呵,你真有柴啊,呵呵!”李小露一手指着任君飞的鼻子,一手捂着樱桃小嘴巴,笑得花枝招展。

    “小妖精,这是公园,笑这么大声,你怕不招人来啊!”任君飞惊慌地左瞧右看,胳膊夹着毛毯夹得紧紧的,生怕让谁抢走一般。

    “不可能吧,这都几点了,还能有人?”李小露停下了脚步,歪着头,神情紧张地左顾右盼起来。

    “怕了吧,还以为你色胆包天,什么都不怕呢!”

    “你不怕?不怕你老走我后面干什么?飞哥,我也不是怕,就是不喜欢别人在我背后老嚼舌头,现在的人闲得太无聊了,最喜欢看到别人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好让他去八卦呢!真让人看到了,影响确实不好呐!”

    “小露,我不怕,真的,一点也不怕,你想想,这个点了,正经的人还不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谁还会在这笔架山公园里,就算在那也不是些正经人,既然不是正经人,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怕他呢?不是有句话说,邪不胜正?走吧,我走前面,这你就安心了吧!”从县委出来的时候,任君飞注意到了一辆红车子也跟出来了,当时他有些紧张,不过转了几个弯之后,那辆车被甩掉了,任君飞才放下心来,暗骂自己不该多疑,此时满脑子就想的是,雪地上和小露浪漫激情的画面,眼见李小露打退堂鼓了,他如何舍得,一手揽住李小露的腰。

    不过他说的也很有道理,留在山上的不是什么正经人,看到自己来了也会老远地躲着了,怎么可能注意自己是谁呢?这么一想,“还说别人,你才不是正经的呢!”李小露嗲了一声,扭了几下身子,又笑了:

    “呵呵,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这副臭德性,明明比谁都还要想,偏偏就要装个一本正经,人家主动给了,这也怕,哪也怕,人家不给了,偏又腆起老脸要!当自己是八岁小男孩啊!”

    “小露,我不是没说什么吗?”任君飞拍了拍李小露的肩膀走到了前面。

    两个人终于看到了一个好地方,李小露可是积蓄这么久的力量,此时在任君飞身上要暴发。

    等两个人扭在一起的时候,任君飞才发现原来他带着毛毯出来根本就是多余的,两个人谁也不用躺在雪地上,李小露扶着树干,而任君飞从后面扶着她,两人就这样纠缠起来。。。

    李小露一步一步地把她学的技术在任君飞身上继续发挥着,而且她发现自己特别地兴奋,大有英雄找到了用武之地的激动,发挥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

    任君飞好意外啊,如果车上被挑衅是李小露临场发挥的话,那么现在的这些动作,完全是陌生,而且李小露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多的动作呢?他之前怎么就没尝过呢?

    一股醋意让任君飞不由得问李小露:“这是跟谁学的啊,小露,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我,我。。。就要有人,你有人,我难道不能有人啊。这不公平。”李小露没有离开任君飞,把他粘得更紧了。

    “小露,如果你真找到好的了,那咱们就不能这样搞了,这很对不住人的!”任君飞一听就很是不舒服,虽然确实被这个小妖精弄得很舒服,可一想这是另一个男人教她的,整个动作不由得缓慢下来。

    李小露感觉到了,咯咯直笑。

    笑得任君飞很有些尴尬,就想抽东西走人了。

    李小露赶紧抱住任君飞贴着他的耳根说:“笨蛋,我跟着碟片学的,笨。”

    任君飞又惊又喜,问李小露:“就为了我?没那个必要啊?”

    “哼,”李小露哼了一下,立马又说:“才不是你呢。”

    “你说看了那些?”任君飞问。

    “你们平时喜欢看的那些呗,我偷着看的。你是不是也想学学,西洋的,东洋的,文化执法队要多少有多少,要不要给你弄几本?”说完,李小露很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任君飞怀钻着,钻得任君飞好是欢喜,第一次有一个女人为了他去学习这种技术,这种感觉又刺激又挺感动的。

    “哦,这个以后再讲吧!”因为这个,任君飞也非常地卖力,这种事双方都想着把对方刺激到最最顶峰才能真正完美,所以,虽然站在地上远不如躺在床上舒服,可是因为新鲜的地方,因为新鲜的动作,也因为久别胜新婚的种种,任君飞和李小露竟然把这事演绎出了新水平,新高峰,至少让任君飞极有成就感的同时,也被李小露弄得无比地爽。

    两个人演绎了很有一段时间,才完完美美地收工。

    “飞哥,我发现,我快要死了!”

    “傻瓜,你不是又活过来了吗?”任君飞拍了拍她的臀部。

    “飞哥,人活着太累了,有时我真想死去!那里有天堂!”说着李小露的眼睛便起了雾,不一会便从眼角里淌出两滴清泪来。

    李小露去宣传部当副手,本来就是要接任正职的,可是在公示期间却出现了举报,说她生活作风放荡,不仅靠着身体上位,还利用色相勾引男下属,在任乡镇正职期间大搞言堂,只手遮天。

    举报受到了纪委的重视,等查清楚了,纯属子虚乌有,举报人是李小露的同事,当时的党委副书记,叫李和平,因为工作上的分歧,李小露很不给他面子,他一直就怀恨在心。

    事后李和平受了处分撤了职,李小露的名声也被恢复了,可公示期已过,宣传部长却有了新的人选。

    “李和平这个人虽然和我没有什么深交,可在城关镇时,这个人我还很了解,对谁都是笑眯眯的,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举报你啊,”

    “君飞,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是啊,李和平就是这样的笑面虎,听到有举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乡长龙志清呢,当书记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服过我,每次开会的时候,我俩都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到拍桌子。万没想到,纪委调查的时候,龙志清还给我说了不少好话。真的,要不是梁家辉跟我说,我还真不敢相信是李和平呢,作为党委书记,我确实专断了些,可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我扪心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我和他并没有什么私人矛盾,他就那么恨我。。。人和人真不一样啊!”

    常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说的就是官场,官场上的人心险恶,害起来你来叫你防不胜防。

    当然原因也不一定是因为李小露得罪了他,所以李和平才起举报之心,官场上也有这种人,勤奋多年,一直得不到晋升提拔,心里便忿忿不平,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郁闷之气,看到别人进步了,破口大骂别人走了歪门邪道,这是一种戾气,看似像为全世界主持公道实则是为发泄自己不满的戾气,现在官场上这样的人太多了,李和平快五十了还是个副科级,他正是这样的人。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