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99日理万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99日理万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等她把门关上了,任君飞转身去了厨房,切了一些肉丝,淘了米和着几片皮蛋放入电饭锅里,冯传芳早晨喜欢喝粥,这样一来,第二天一早,她就可以喝上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了。

    忙好了,任君飞又返到客房门口,耳朵贴到门边听了听,听到里面轻微的打鼾声,确认冯传芳睡下之后,这美女也真不简单,睡个觉动静也那么大!

    任君飞咧嘴笑了笑,顺手把灯关了,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时间这么短,要睡就要睡个高质量的,没有大床怎么行!

    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冯传芳一直按着胸口的手才放了下来,她努力睁了睁早已疲惫不行的眼睛,摇摇晃晃地向着床上走去,心里面只感觉杂陈,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早知道你这样胆小,我也不用打反锁了,嘿嘿!不过到了床上,不小心地摸到了自己的胸口,她又得意了,任君飞啊任君飞,你不上楼去,老娘才睡不安稳呢!

    “君飞,睡了吗?”任君飞刚刚脱衣上了床,田满清就来电话了。

    “睡了,刚做好梦,让你给吵醒了!”

    “我问你,那个女人是谁啊?”

    “什么女人?我在省城啊!”

    “你就别装了,李二牛都看到你了,他说你带了个漂亮女人回家,这个女人他从来都没见过,气质高贵,一定是大城市来的,我想问问你,是不是冯传芳来啦?”

    任君飞骂李二牛多事,心里也暗暗提醒自己,以后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别在小县城里做,这儿熟人多!

    “是,怎么可能是传芳处长,那么大个领导,又是个女人,她会住我家里吗?”像冯传芳这样重要的处长,一般县委书记和县长都会到场来陪的,如果事后让他们知道冯传芳来了凤阳,那任君飞就会受处分的,而且这件事,迟早都会让他们知道的,但任君飞决定还是暂时不让田满清知道,因为他知道了,那就成了官方的事情,他誓必要给书记县长汇报,县领导就会来陪同,事情就会闹得沸沸扬扬了,冯传芳肯定会生气,一生气就不会对凤阳有什么好印象了。

    其实这事任君飞也是有私心的,想见冯处长吗?我偏就不给你们机会,冯处长是我的朋友,想讨好她,你们先得讨好我,不是?

    “哦,不是我也就不问了,只要你这小子身体吃得消,你爱带谁回家就带谁,我老田才懒得管你哩!”

    接着两人就聊了一会工作,因为县里重视,田满清天天下乡督阵,各乡镇一点不敢懈怠,集中全部精力人力投入计划生育冬季突击工作,一个月下来结扎就有三千例,其中双女结扎户就达到三百多例,成效十分显著,就是汇报跟不上去。

    汇报也就是工作简报,这是县委领导小组一开始就定的,宋玉婷说了,一定要加大简报工作力度,不光要让省里看到我们落后的过去,更要看到我们努力改变现状的决心和行动。按分工,简报这一块是督查室负责,田满清这么说,当然是侧面批评任君飞的不是了。

    县委督查室有四个人,也就是说任君飞有三个兵,两男一女,男的一个叫颜长文,另一个叫郑经,女的欧阳娜娜。

    这三个兵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督查室任君飞要做到令行禁止,政令畅通,那还要花一番心思。

    颜长文,年纪四十三了,这样的年龄在仕途上没什么指望了,虽然挂着副主任,他却不想督查室的事,更别说下去搜集信息编发简报的事了,只想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混到天黑下班,每天关心的只是福利问题。

    郑经进督查室是一肚子怨言,在这之前,他是政府办副主任,兼着常务副县长赵海峰的通讯员,显然就是一颗即将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可是却不知怎么的,一纸调令,把他弄到了县委督查室,而且什么职务也没有。心里窝着火,不无端生事就阿弥陀佛了,那还敢指望他做事!

    欧阳娜娜就更指望不上了,你要她喝酒跳舞唱歌还可以,要她去写简报,难为了她也是为难了你,她写得那个简报呀,保证你修改起来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还不如自己写一篇来得快来得好!

    每一次任务来了,他们三个就推来推去,最后又回到任君飞自己身上来了。任君飞也只有摇头苦笑,谁叫自己摊上这些佛爷同事呢。

    拿着国家的工资,不给老百姓办事怎么行?这股不正之风是该杀杀了,县委办主任刑睿就曾笑话过自己的领导能力,任主任,你呀,你这个领导也太霸道了吧,大权独揽,什么事都亲自做,怎么就不叫手下给分分忧呢,我可对你说了,别宠坏了他们,你落得一个人累,他们却不会说你好!就今天了,上午去医院看看罗明亮,下午就回办公室开个会,纠风会!就这么定了,任君飞很快睡着了。

    次日早上天还没亮,任君飞早早的起来做饭,也没做什么复杂的早餐,就是洗了几根黄瓜和水果,女人水色好,都是爱吃蔬菜和水果吃出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忽然传来冯传芳感慨的话语声:“也真难为你了。”任君飞回头看她一眼,奇道:“这有什么难为的?”冯传芳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说:“让你这么早起来做早餐啊!”

    “早餐,我也要吃啊!”任君飞笑了笑道。他抖了抖黄瓜上的水,冯传芳眼里一亮,“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黄瓜?”。

    “这还用问,女人都喜欢吃这个!”任君飞伸手一送,道:“给,就这么吃了,口感好!”“这。。。”冯传芳扭捏,不敢伸手去接,移过眼神不敢看任君飞了,任君飞才知道自己失了言,慌忙道:“这也太长了,还是让我切片了吃,”冯传芳忽然把头抬起来,嫣然一笑,“看我都让你带偏了,想多了,不就一根黄瓜嘛,切片不新鲜了!”把手一伸,接过黄瓜就往樱桃小嘴巴里一塞,烈焰红唇给塞得满满的!哟,还真是性感!

    “你手艺还真不赖啊,粥做得这么香!”冯传芳吃得很香。任君飞也很开心,别看冯传芳吃得很开心,却一点也不失淑女风雅,她这么一小勺一小勺舀着往樱桃小嘴里送,没有听到一丁点响声。

    “好吃,那就再吃一碗!”

    “不,不,美味不可多得!我吃上瘾了怎么办?你给我弄?你可。。。”冯传芳突然停了下来,抽出了一张纸巾往嘴巴一捂,轻轻地打了个饱嗝,讪讪地抬起头,“让你笑话了,吃得太饱了!”

    任君飞欣慰地笑了笑,“有冯姐这句话,便是我任君飞最好的奖赏了,你这就要走了,我还真有点难过!”

    “难过?”冯传芳手枕下巴,很是惊讶地道。

    “是啊,刚刚叫冯姐习惯了,下次见面了又得改口叫冯处长了,你叫我怎么适应啊!”

    “呵呵,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冲你这份心,姐也把你这个小弟弟认了,这样吧,不管在哪里,以后你都叫我芳姐!叫我一声芳姐,不委屈你吧!”

    任君飞内心大喜,嘴巴却嘟哝道:“我可不小了,不是小弟弟了!”

    吃饱了,冯传芳要帮忙收拾餐具,任君飞哪肯让她帮忙,不就几个碗筷的事吗?往洗碗池里一丢不就了事,这是任君飞的习惯,池里的碗不到十个以上,他是不会动手洗的。

    冯传芳吃饱了就要回去了,任君飞自然陪着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冯传芳打响了车子,却迟迟不见起步,不知何因,任君飞走上前去:“芳姐,你是怕么,昨晚开车是你睡着了,小心点,不会有事的!”

    “我才不担心这个呢,我是在想,回去清芳要是问我昨晚住哪儿,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她呢!”

    “这,光明正大,芳姐,你就实话实说吧!”

    “对!就这么说了,住任君飞的,睡任君飞的,还吃任君飞的,气死她!”

    “芳姐,你不能这样。。。”任君飞捉急叫了起来,可是一阵清烟,车子一骑绝尘而去。

    一个芳姐,一个芳妹,从此我任君飞在省厅里有了两个处长朋友咧,一个管着帽子,一个管着票子,嘿嘿,我看哪个当官的还敢轻视我!

    雪后放晴,应该是最冷的天气,尤其是早晨的风,可是任君飞并不觉得特别冷,他在回忆着与冯传芳在一起时发生的,温馨的一幕又一幕,与这样的又有地位又有美貌的美女处长能有这么一段浪漫时光确实应该知足了,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件发生,但任君飞依然觉得受用。

    如果说他不想和冯传芳发生一点更进一步的接触,那是太抬举他了,任君飞不是那样高尚的人,冯传芳和刘清芳不一样,刘清芳的善解人意只能激起任君飞的保护欲,而冯传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野性,那种野性只能激发任君飞强烈的征服欲!

    他当然更不用担心肖部长了,肖部长日理万机忙都忙不过来,哪还顾得上儿女情场这些小事,至于罗明亮他更不用担心了,他都能睡别人的老婆,难道还不让别人睡他老婆!

    任君飞唯一担心的就是,冯传芳讨厌他,如果强行把她做了,说不准她一怒之下就会把自己送到监狱的。

    温水煮青蛙,慢慢来嘛!

    伴随着一阵风声,一辆红色跑车迎面而来,任君飞本能反应,腾地跳到了旁边。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