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95他也配叫大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95他也配叫大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因为显赫的家庭背景和身份,易家儿媳妇与人通奸一事很快成了凤阳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来都是听说他搞别人的老婆,别人敢怒而不敢言,现在居然有人搞了他的老婆,还差点打掉了他的蛋蛋,真是大快人心啊!

    易家哪丢得了这脸啊,找个罪名就要把野男人关上十年二十年的方才解气。公安就像是他家开的,一招就来,商量怎么妥善解决这糗事。听说本来是想做成"qiang jian"铁案的,可惜儿媳妇不肯配合,无论做工作,她都一口咬定要说勾引,那也是她主动勾引人家的。诶,你看这话说得那个有水平,易县长胡子都要气竖了。街头李说。

    呵呵,怎么能这么说,这样说就有点冤枉人家顾兰芝了,没嫁到易家以前,小顾在纺织厂里可是老老实实的一个小姑娘。嫁到易家之后怎么就变了呢,要我说呀,要错也不是小顾的错,错在易家,错在易军,这么年青漂亮的老婆放在家里不呵不护,一天到晚知道在外面寻花问柳,回来哪还有精力,就是换成我,我也受不了,更何况人家小顾年青,正是热衷于嘿咻的年纪,我想多半是在家里受冷落了,才出来找野男人的,听说那个野男人是省城某大学的一位老师,风度翩翩自不用说,光是长相气质我想也要强过易少好几百倍,吃桃子谁不喜欢好的,小顾爱上人家也是很正常的。呃,呃,好像那个老师是教体育的,身体好得狠咧!街头张年纪不大,但也是个爱八卦的,一说这事就两眼放光,唾沫翻飞。

    呃,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易家都这样了,你们背后还说这样的风凉话,就不怕雷霹啊,要我说啊,小顾也有小顾的不是,工作不要,一天到晚不是打牌购物,就是美容旅游,人,还是应该懂得感恩,关键时刻还是要记着家里的好,总不能和别人干舒服了就找不着北了,分不清是谁供你养你?外面偷偷腥,可以,但是不能当真,当不得正餐啊!巷尾王听这边热闹,也过来搭腔。

    就是,这下可怜我们的易少了,那一枪打得也真准,刚好在下面,擦破了一点皮,医生说再往上一点点,卵子就没了,我的朋友到看了,都这么些天了,易少还躺在床上,双目痴呆,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见人进来就说“别开枪,别开枪,我想敢情是疯了!真可怜!”巷头丁又补充说。

    听说两人都好上半年了,那个体育老师每个星期都来凤阳,来干什么,凤阳有什么好看的,当然是来找舒服的了,也真是,把别人老婆搞了也就搞了,让别人老公揍一顿又有什么呢,忍一忍又能有什么啦,偏偏他就英雄气短,一看张洪武掏枪,他就上来抢,他也不动动脑子想想,一个干警能够随便开枪打人吗?也只有搞体育的才是这水平,这下抢好了,两人你夺我抢,也不知道是谁触碰的扳机,也怪,那个子弹也像长了眼睛一样的,顾兰芝打不着,倒打着她身后的易大少了,你说怪不!

    街头巷尾的话带有浓烈的个人感**彩,从来都当不得真的,但有一点是真的,这事可大可小,可重可轻,怎么处理,全看背景。

    易军受伤,显然触到了易强县长的逆鳞,这事他岂能简单放过!谈判地点在红旗门派出所,任君飞开车进去的时候,时间已到了凌晨两点,而派出所的一楼问讯室里还灯火通明,里面还不时发出嗷嗷的惨叫声想必还在审讯犯人吧,这帮同志也真是敬业,任君飞忽发奇想,如果人人都这样敬业敬职,那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离我们还会远吗?

    “冯姐,我要一起去吗?”看着冯传芳下了车,任君飞问道。

    “你下来干什么?姐的笑话还没看够,还想看?”冯传芳笑了笑道。

    这话倒是实在的,要把搞外遇的丈夫赎出来,这怎么说也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一向把面子看得比命还要重的冯传芳又怎么受得了,如果可以,她都恨不得把知道这件事的人杀了,又怎么会让任君飞去看她去丢人呢。任君飞选择不作声。

    “你去帮我找家客栈,对,江边,那儿人比较杂,一会儿办完事了,我就给你电话!”

    这个时候,家家都睡了,谁还敢给你开门!任君飞想了想。

    “怎么有困难?”

    “姐,你住我那儿,也在江边,行么?”

    “行,怎么不行,清芳都说了,你还是个单身汉,难道还怕你吃了我不成!定了!”冯传芳说完就去了派出所。

    凝视着冯传芳美丽的背影渐渐远去,任君飞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感叹,多么伟大而又善良的一位女性啊!长息过后,他竟然觉得眼睛有点痒,手一擦,居然有眼泪了。对,我一定要帮帮这个女人。

    “春兰姐,这么晚了,打扰你了!”还真没想到杨春兰一打就接。

    “打扰?你跟我还说打扰?再给我见外,我就挂了!”

    听了这话,任君飞再次感动得要落泪了,我任君飞何德何能啊,偏偏得到了这么多好女人的待见,赶紧抱住电话道:“那我就不客气了,长话短说。。。”任君飞把罗明亮干了易军老婆的事复述了一遍,又把罗明亮在派出所里遭受严刑拷打说了一遍。

    “这没有什么啊?小飞!”杨春兰语气很平淡。

    “是,没什么,可他们要问"qiang jian"罪啊!”

    “罗明亮是你哥们?”

    “也不算哥们,不过我和他老婆玩得好!”

    “呵呵,小飞就是有本事,少妇杀手,你要老吴来摆平这事?”

    “春兰姐,都开枪打人啦,这事不小了,吴大哥是管政法的,我应当给他汇报这件事,不知你能不能帮我联系到他!”

    话筒里一声找你!就听床响了一下,紧接着有个沉闷的声音,嗯!

    任君飞着实骇了一跳,原来春兰姐就躺在吴书记身边啊,还好自己没说什么过分的话,要不,什么都黄了!

    “吴书记,是我,小任!”任君飞摸了一把脑门,低声道。

    “小飞嘛,还小任小任的,多正规,兰兰叫得你小飞,我就叫不得你小飞啦!”

    突然听到一声娇滴滴的撒娇声,这你也要眼热啊,接着男人的声音,是啊,我眼热了,你吃我一口啊!你掐疼我了,接下来便是咯吱咯吱的床动声了。

    任君飞又是大喜,看来吴书记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想想,自己县里一个小干部,市委领导厚爱如此,还有什么比这更荣耀的事情呢?

    任君飞又将事情说了一遍,跟杨春兰不一样,他并没有回避到冯传芳的名字,因为吴书记是个领导,才不会到处八卦,另外,任君飞也有私心,他想在吴书记面前表露自己的坦诚。

    果不然,吴书记很高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走火伤人么?擦破了点皮,多大的事啊,长出来不就没事了,通奸嘛,又不是什么罪,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愿挨,能怪人家么,你送了人家能不要?人家又不是傻子白痴,人家体育老师也没什么错,要怪也只能怪他老易,生下那么一个没本事的儿子,明知没本事守住自己的老婆,还要娶得这么漂亮,呃,把人抓了,还要问人家的罪,我看他刑讯逼供才是犯罪呢!

    挂了电话,任君飞放下了半颗心,老吴出马,那这事就变得轻松了,易强再大的气,也只能把它压缩了,再压缩了,压成一颗血牙往肚里咽。

    任君飞美美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徐徐吐了出来,那袅袅的烟雾就好像在跳舞,在烟雾里他仿佛又看到了冯传芳那洁白如玉的长脖颈,还有那两条又细又直的大长腿。。。

    罗明亮这人真是该死啊,自己的老婆这样漂亮,他还要睡别人的老婆,他的命就这样好,艳福就这样多?这样的人就是关上十年八年的哪怕杀头也可以的,怎么自己一个电话就让他轻轻松松出来了,什么事都没有?

    任君飞越想越忿忿不平了,猛然掐灭了烟头,再抬头一看,冯传芳出来了。任君飞赶紧开了车门。

    “我还没打你电话呢,这么快!”冯传芳上了车。

    “回屋里收拾了一下,我就来了,外面这样冷,我总不能让冯姐你等我吧!”

    冯传芳看了看任君飞,美目闪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包往后面一丢,身子往后一靠,双手往上一伸,“总算好了!好了!”

    任君飞的空调开得很大,一上了车,冯传芳外套的拉链就开了,她这么一下,里面白衬衣包裹的那两座大山落在任君飞的眼里便非常雄伟了,偏他又是目力极好,能清晰地看到里面那两个突兀挺立的山峰!

    “姐,办好了,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呢,明亮大哥呢!”任君飞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大哥,谁是你大哥?这样的人你也叫他大哥?”一听这话,冯传芳的身子便坐直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