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90哑巴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90哑巴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刘清芳以前经常去做松骨按摩,当然,她都是找女人给她按。此番感受着任君飞的按摩,那个手劲,以及按摩的位置,都是那样的舒服。任君飞似乎没用多大劲,但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那些按摩师,哪怕是十分有名的,和任君飞的手法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太舒服了,就像光着脚板踩在松软的沙滩;太美妙了,就像在洋洋洒洒的雪花里跳舞!

    刘清芳沉醉在意境之中,根本都没感觉到任君飞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仿佛是神游天外。可是现在,从意境中醒来之后,马上就能感觉到任君飞的手正在她的身上来回动着,而且现在已经到了不太雅观的地方。

    “哥,我真的受不了啦?”刘清芳扭了扭身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是我的手法不好么?我真该死,学的时候不好好学,诶,清芳,既然你不舒服,那就不要按了,咱们去医院!”任君飞明显看到刘清芳的玉脸在抽搐,心想推拿并没有缓解她的痛楚,正暗自懊悔自己学艺不精,不过又想起刘朝奉那故弄玄虚的样子,兴许他是闹着玩的,我却把它当真了,推拿哪能治什么痛经,还得打针吃药才是!

    他现在已经推拿到了刘清芳的腰部,接下就是她的三角区了。

    “舒服!”这种花钱也买不来的享受,眼看就要停下来,她怎么舍得,捉急了一下子捉住了任君飞的手:

    “不要停!”

    “我,我。。。”任君飞身子颤栗一下,两只手在空中舞了舞,僵住了。

    “我,我。。。我!”一阵从未有过的羞臊感立刻涌上心头,刘清芳的俏脸瞬间涨红,小手赶忙松开。捉的那是人家的手啊,糗大了!

    “清芳,是我不好!”任君飞想从她身上撤下来,这种姿势也太不雅观了,只要一个分神,好不容易筑建的意志大堤就会垮掉的。

    “不,是我不好!”刘清芳却腾地坐了起来,两手抱住了他的腰,胸膛一片柔软,任君飞只觉得一股美妙的电流不断地冲击他的大脑。这么一个温柔又美丽的女孩,是男人都想拥有他。他也是男人,而且是一个心田已经干涸继续大雨浇灌的男人,何况现在,两人的姿势都已经如此暧昧,只要他钢枪一出,马上就可以攻城掠地了,如此香艳,他哪里受得了?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

    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金钢经,手心里全是汗,但他还是忍住了,手放在裤子上抹了抹,拍了拍她的香肩,

    “好,咱们继续,躺下来,听话!”右手揽着她的腰,又慢慢把她放下来,自己屁股往后退了退,坐在她的大腿上,他实在不敢看她的眼睛,更不用说下面了,清芳发育得太好了,老先生说过,下面毛发长得很好的女人,是女人之中的极品,这样的女人能温柔如水,也能坚强如钢,这样的女人既有大女人素质,也有小女人情怀,聪慧果敢,又精明强干,和别的女人一样,她也拥有一颗浪漫的心,懂得艺术地生活,受了伤,她们也会小鸟依人一样地躺在男人怀里索求呵护,但她们骄傲,自尊,往往在表达上会显得非常矜持,这正如她们眼里的爱一样,从不刻意追求,也从不轻言放弃,爱来时,她们会以无限的热情接纳它,让它达到极致。

    “清芳,都怪我,反应太大了,”任君飞道着歉,他的额头一直在冒汗,刚坐上刘清芳身上的时候,他的帐篷已搭起来了,因为刘清芳闭着眼,所以也没有什么难堪,不料刚才被刘清芳芊手盈盈一握,微电流自下而上全身一过,立即神飞九宵。

    早知道给别人推拿是这么一件苦差事,那打死自己也不会去学了,勉强坚持了半年,刘朝奉还要教他另外一种功法,以后少不了要给女人做推拿,而这种推拿,患者又必须**身子,要不经受不了诱惑怎么办?还不病没治好,反把人先给干了?

    他说这种气功也叫修行,如果你努力达到了非非想天的境界,那么即使你柔肌着体,你也会如抱冰雪般感觉,看见媚姿,如见尘土,不会为色相动心,如果修行到了四天的境界,那么花自照镜,镜不如花,月白映水,水不知月,再到,则花亦非花,镜亦非镜,月亦无月,水亦无水,即无色之相,无离不离。

    任君飞说不用,他意志坚定,哪怕是金卡戴珊在床上搔首弄姿也诱惑不了他,所以他就放弃了。

    “怎么是你,都怨我,不该乱摸!”刘清芳柔声安慰道。

    “清芳,反正我就按刘师傅说的,按到哪儿你不说了,咱们就停下来,你说好不?”看了一会儿窗外,任君飞感觉到心跳平静了许多。

    “别,别停,刘师傅怎么说的,你就怎么来,哪一处省下来,就好比吃药只吃了一半,没有达到功效呢!”

    刘清芳舒服,差点发出声来,她的贝齿紧紧咬住双唇,生怕发出一点动静来。

    “嗯!想叫就叫出来吧,憋到心里人更难受!”

    “哥,能给我唱首歌吗?”

    “好呀,我给你哼几句吧,”任君飞正想哼几首小曲分散注意力。

    “山清水秀太阳高,好呀么好风飘。。。一心想着他呀他,我想得真心焦,为了那心上人,我情愿多操劳!”

    这是少女时代的情歌,刘清芳最喜欢听了,在任君飞悠扬的歌声中,她仿佛回到了那个多梦的季节,在山花烂漫,如诗如画的乡村里等待着心爱的人。

    “完了么?”刘清芳开起了眼睛,任君飞蹲起来了。

    “哪里,还有腿部和足部呢,足心有许多穴位,师傅说,什么地方都可以省,但那里是不能省的。

    “哦,“刘清芳轻轻松了口气,虽然很舒服,但是也担心任君飞笑话她放浪,所以她也就刻意这么忍着,她的心里也十分难受。

    脚板什么位置,再舒服再刺激也不会比得过小腹下面吧!刘清芳朱唇一启,“来吧!“

    从小腹到大腿再到小腿,最后再到足心处,身体的舒适,让她倍感轻松,实在舒服透了,这是刘清芳万万没有想到的,这种脚底按摩所带来的刺激,还不知道要比三角区强过多少倍,就像涨潮时的波浪,一浪高过一浪,简直要吞没了她,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了,也顾不得刻意的去压制这种感觉。

    “嗯……啊……”

    “好舒服!”

    这并不大的空间之中,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床上,一个男人捏着,按着女人的脚掌,甚至很猥琐的喘着气,有的时候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女人漂亮的脚掌被他放在自己的大腿根部,顶着什么!

    任君飞哼着歌,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她的脚掌心,不时地触碰着他的那个东西。

    “舒服吧!清芳,”

    “嗯,好舒服,你快顶死我了……又来了……嗯……”

    “这个骚表子,不肯和我去凤阳,原来跑这儿来和这姓任的快活来了!“站在门口已经半个小时,冯传芳已经听得耳红心跳了。

    其实给刘清芳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到了她办公室楼下,听着葛哒葛哒的皮鞋声,冯传芳悄悄地躲到一边,等刘清芳把车开了出来,她便跟了上去,想不通啊,她不是和许晓北分居了么,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比我这事还大么?

    丈夫去凤阳玩"yi ye qing",玩到了公安局副局长的头上,还把人家给打伤了,正等着她去协调啊!

    丈夫罗明亮,是大学体育老师,因为肖建军去了英国,就在那个时候,有言语传出来了,表哥与时任省委副书记的千金好上了,一怒之下,冯传芳便嫁给了一身罗明亮。

    罗明亮长相英俊,吹拉弹唱,样样来得几手,再加上家境很好,也非常符合女生心目中理想的高帅富。冯传芳也这样想过,这一生也就这么踏实过了。

    开始几年还行,小两口你恩我爱,如胶似漆,小日子过得特别甜蜜。

    表哥再一次回到了省城,冯传芳为表哥办了一次接风宴,那晚表哥喝得很醉很醉,说的话也很多很多,虽然言语有些吞吐,但冯传芳听得清清楚楚。

    表哥并不爱副书记的千金,那个千金也不爱他,他们只是父母在政治追求上用来交换的砝码。

    牺牲了肖建军的爱情,父亲换来了青阳市委书记,肖建军明明爱的是表妹,却不得不听老父的安排。

    也许表哥说这些话也是无意的,两个都成了家的人,什么事都看得淡了,难道还像年青人一样,内心充满了热情,还擦得出爱情的火花么?可是冯传芳却不这样,表哥的一番话却把她内心最深处的一根弦给拨动了,表哥是爱我的,当初他也是无奈啊!再几年,表嫂患了子宫癌去世了,看到表哥又是单身,冯传芳蠢蠢欲动了,她想,如果我也离婚了,那么表哥也不会再拒绝我了吧。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