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84弄错对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84弄错对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任君飞虽然没说话,但是嘴里却念念有词,“你不是也没拒绝么?”刘清芳一听,脸儿一红,目光移向前方,自然也没话了。 是啊,灰汤那是个什么地方,其实是个男女约炮的地方,那里的水特别的脏,不穿泳衣都很容易怀孕的。明明自己不愿去的,为何自己却也有了恨不能马到了灰汤,一探究竟的好和激动呢?难道是为了他?任君飞轻轻咳了声,刘清芳的头更低了。

    还是任君飞开了口:“清芳啊,其实人和人之间也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有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想复杂了,清芳,你别打岔,等我说完,像今天泡澡去吧,我也知道那儿不是个干净的地方,有很多男女借着泡澡的名字,其实是换个地方打炮而已,可是我们不同啦,你在你的房间,我在我的房间,总不至于池子里的水也不干净吧!”

    “打,炮!亏你也讲得出口!”

    “是,最,我承认自己口误,有点粗俗,可我说的是一种道理啊,境由心生,只要你的心里是一块净土,那你眼睛看到的一切又何尝不是一片蔚蓝的天空呢,清芳,你不能不承认,我这话是俗了点,可不是痞,要说痞,也是雅痞!”

    “好,好,你是雅痞,我怕你好不!”任君飞一字一句地认真着,确实把刘清芳给逗乐了,这人啊,总是说不清楚,一样的话,说到他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心里,却为何感觉到无的放松呢?

    丈夫许晓北并没有当青阳市委书记,去了省委党校当副校长,政治失意得紧,这段时间也很少回来折磨自己了,刘清芳去看他时,他像变了个人,“清芳啊,我们分手吧!”刘清芳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但她知道他们的婚姻早已经走到了尽头,离不离那只是程序而已。

    刘清芳是一个清高的人,但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许晓北帮助了她,她是不会忘记的,当然她也不可能在许晓北最失意的时候离开他。

    但是从希妍姐的口,她知道了任君飞离了婚,她的心便像随时随地被人挠着一般,只要听到了他的声音,她便会莫名的激动和兴奋。

    “清芳,这是哪儿啊!”

    不经意间,已经到了市南区东南区域,这不是清芳住的小区么,任君飞道,刘清芳把车驶入一座小区里面道:“我回家拿点东西,你在车里等着我。”任君飞问道:“拿什么啊?”刘清芳冲他嫣然一笑,逗他道:“你猜?”任君飞笑着摇头道:“你快去拿吧。不猜我也想得到!不过清芳啊,人家那里挂的是四星级,你要的东西总不会没有吧!”刘清芳见他笑得很邪恶,知道他话里有话,便正色喝斥道:“你想入非非,我这是去拿泳衣,那边的东西能穿吗?”任君飞笑不出来了。

    车子缓缓驶入大门后,任君飞借着近光灯向前望去,看到不远处蹲着一座黝黑的东西,看模样是座小山,暗想,这景色不错啊,过去怎么没注意到呢。呵呵,每次都是喝醉来的,也不知澡泡了没泡,那还有力开眼看两边的景色,今晚可要好好享受一下。

    刘清芳驾车行驶在庄园内的狭窄小路,车速不快。任君飞信手把车窗玻璃降下半扇,可以听到外面秋风吹动树叶的呼呼响声,鼻子也能闻嗅到风那股草木的清新自然味道,沁人心脾。旁边时而闪过黑糊糊的树林,时而路过灯火通明的小楼,偶尔还能看到稀稀疏疏的亭台楼阁。车子在这无尽的黑暗越行越深,也不知道最终要开到哪里去。

    任君飞赞叹说道:“好大的庄园!”刘清芳说:“是吧,呵呵,马到酒店了,别急。”任君飞被她这句促狭的玩笑弄得有些狼狈,道:“我没急啊,我哪表现出着急来啦?是你急了吧?”刘清芳俏脸含笑斜了他一眼,道:“没错,是我急了,我急了还不行吗?好人都让给你做,坏人都让我承包,你满意了吧?”任君飞笑了笑,没再说话。

    在这寂静漆黑的夜里,享受着秋意满庄园的浪漫,不用因为工作而劳累,也不用因为琐事而烦心,全身心都可以很自然的放松下来,实在是一种极好且难得的体验。旁边更有妖娆佳人相伴,任君飞简直无法找到此时更惬意的时候了,心暗想,现在啊,算让我到天去做神仙,我也不答应。

    没过一会儿,前面现出一座四层高的带有欧洲古堡风格的小楼,是那种四面皆有楼体,间为空类似天井的楼型。楼体表面凹凸不平,用料极为讲究,都是那种棕黄色的厚石料,整体观来,很有欧洲古典建筑风格,像是一座古世纪遗留下来的古迹。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小楼后面高处还矗立着一座钟楼,面镶嵌着一款白底黑字的圆形大钟表,钟楼楼顶尖尖的插入半空,极富美感。

    从远处看,小楼体积不大,很是秀气,离近了看,也不很大,正面从左到右,眼睛可见的,每一层也是十来扇窗户。此时,很多窗户都黑着,只有一两扇窗户是亮着灯的。

    任君飞赞叹不已,道:“如果你把我蒙着眼睛带到这里,我一定以为出国来到欧洲了。这座楼很有欧洲古堡风格啊。”刘清芳笑道:“还装,蒙了眼睛你都不会迷路。”任君飞嘿嘿笑了一声,朝前面一指,果然陶湘宁站在门口等候着了,他旁边是白姐,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任君飞认识,“快走,清芳,别让人家等久了!”

    见了面,陶湘宁又介绍了一下,然后面带愧色地说,“清芳处长,家乡有个老领导邀去打牌,我不能不去。。。”任君飞正与姐说着话,马回过头说:“湘宁,领导邀去打牌,那不能不去的啊,这儿有我,你放心去吧,呃,呃,不是还有白姐么!”

    “娜娜,这俩是我的贵宾,你可要帮我接待好啊,”陶湘宁叮嘱了一声走了。

    “二位跟我来吧!”白姐袅袅婷婷地走到前面,任君飞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着,再后是拎包的刘清芳。

    “二位想怎么泡?”白姐问。

    “白姐怎么安排怎么好!”任君飞随口道。这时刘清芳却紧了张,跑到前面,“别听他的,我一个人泡!”

    白姐笑了笑,招了招手,前台便送来两张卡,白姐便把卡递给了刘清芳,“二位玩得开心,有什么需要按下服务器行了!”

    “嗯,你的!自己拿着,”白姐走后,刘清芳胳膊捅了捅任君飞。快走啊,你还怕这儿没熟人啊!

    “清芳,你帮我拿着,等我先去处理个事情。”

    任君飞却木讷讷地跟着一个男人走了。刘清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想在这大厅里呆着也不是事,去了包间,任君飞要卡时,按服务器叫服务员送去便是。

    “好小子,老子正到处寻你,屁颠屁颠地走在前面喝饮料呢,等我看到了雪儿,那你死定了。”

    鬼使神差地跟着前面这个小伙子来到了造浪池,波浪一阵一阵地向着浅水区打来,每打来一阵,听到深水区的人发出的咆哮声,人很多,但任君飞目力极好,一眼看到了申雪,身着泳衣的她此时正浮在浅水区,仰着头,双腿在水面啪哒啪哒地打着,浅起阵阵的小水花,正像小女孩一样,脸挂着兴奋的笑容,饶有成感地游过来游过去呢!

    雪儿的情况非常严重了,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早恋了,而且还是不可收拾了,要不怎么可能会一起来这种地方呢!

    “小子,你给我站住!”任君飞胸口里只被愤怒填满了,眼里喷出灼人的火焰,小男生转身,也让任君飞的凶相给吓到了。

    “我没惹到你吧!”

    “惹了!”任君飞一巴掌过去,打在小男生的右脸。

    “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任君飞又一巴掌打在小男生的左脸。小男生眼泪在打滚,强忍着疼痛,

    “你是申雪的。。。”

    “终于想起来了吧,小子,不管你家里多有钱,也不管你多有才华,都给我他们的滚蛋去吧,我警告你,申雪现在是个学生,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安心学习,以后都离申雪远点,知道吗?我虽然是凤阳的,可是这儿的朋友我多的是,让我听到你再纠缠申雪,老子见你一次打一次!”

    “骚扰?你这话从何说起,要不是申雪说她想学游泳,我才不。。。”

    “你才不要脸对吧,开始还以为你是个识趣的人,没想到这么不识趣,不狠狠教训你一下,你是没记性了!”任君飞恶狠狠地一脚把小男生踢倒在地,这时又围来几个人,有男的也有女的,任君飞心里有点小后悔,莫非自己鲁莽了,人家是几个同学相邀游泳的,如果是集体活动,那和私情没有毛线关系了。

    “劲光,这人是谁啊,怎么能打人呐,报警吧!”有人忿然道,而那倒地的小男生却摆手道:“别报,他是申雪的哥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