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81迟早要还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81迟早要还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街上,任君飞抬手看了看表,便往师大附中走去,虽然见着了申雪,但是没说上几句话,班主任说申雪成绩垮得厉害,当家长的也不来学校看看,太不称职了。

    好好的,成绩怎么说垮就垮了呢,申雪冰雪聪明,天生就是当学霸的料啊!原因只有一点,早恋了,心思不花在学习上。这一点任君飞深有体会,那时曾是高中生的他,与班花搞起了恋爱,哪还有心思专心听课,只想老师快点念完,下课了把路红曼带到校园后面的山坡上亲嘴。幸好被班主任发现了,将路红曼换了个班级,生生地把他们给拆开了,不过到现在,任君飞还是蛮感激班主任的,要不是班主任,他可能连大学的门都进不了,而当时的他,学校是当作清华北大的重点生培养的。

    千万不能早恋啊?任君飞越想越急,不由加快了一些步伐。

    “唉哟!”一声,撞到人了,一个包掉到了地上,因为没有拉上,从包口里滑出一盒包装很好看的东西,任君飞目力极好,一眼看到包装上的图案和说明,电动棒啊,美女处长平时用这个啊,咂了咂嘴巴,马上蹲下身子,把那东西装到包里,拉上了拉链,一起身抬头,嘴巴张大了:

    “冯,冯处!”

    “没带眼睛啊!”冯传芳瞪着眼睛,脸都气白了。

    “没!”任君飞躲开了冯传芳愤怒的眼光。

    “退我!”

    “是!”

    “有风度的人就绝对不会是你这个样子,知道吗?”任君飞嗯了一声,冯传芳一把抢过包,扭身走了。

    难道撞了别人,不道一声歉才叫风度么?不去想那些了,她怎么骂也值得,毕竟又知道了她又一个秘密,嘿嘿!

    “任君飞!”才走没几步,冯传芳转过头来。

    “在!”

    “我不是你的冯处,以后也不要叫我冯处!”

    那叫什么呢?任君飞正想张口,而人家早已走远了。

    “哥们,说话挺逗的,你女朋友吧,真漂亮!”一个青年男子过来搭讪。

    “还行吧!”瞟了瞟男子身后的女子,浓妆艳抹,一身的脂粉气,与冯传芳那是天上地下,谦虚的点了点头。

    “我问你句话,行么?”男子低下了声。

    “问吧,挺投缘的,当知无不言!”

    “那玩意儿真可以补么?效果是不是一样的哦?”

    滚!任君飞大喝一声,那男子让女人生拉硬扯地给扯走了。

    李明打来电话,很啰嗦,任君飞也听不出什么乐头,但是隐约听到是易军出事了,按捺不住兴奋,

    “你挑重点的说啊,哥!”

    “看看你们这些当官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别人的老婆好玩吗,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李明呵呵接下说道:

    公安局团拜会刚散,喝了点小酒的易军走出电梯厅,正往大堂走去,就在这时,忽然瞥见一个短裙长腿的女子正在大堂总台那里站着,看身形十分眼熟,凝目瞧去,赫然就是老婆顾兰芝,心下纳闷,大晚上的她不回家吃饭,跑政府宾馆来干什么?刚想到这,脑海里刷的回忆起一幕场景,是前几天她早晨从这家酒店出去被自己撞见的那一幕,靠,不是吧,她不会有奸情吧?

    他刚想到这,就马上看到,顾兰芝正从总台小姐手里接过一张房卡,那明显是开房的标志啊,她一个人不可能来酒店住宿,明显就是来跟人偷情,她竟然花她自己的钱来开房迎合尖夫吗?而平时自己想要跟她求欢还要预先给她送礼……一股不可抑制的怒火冲上他的胸膛,让他瞬间暴怒,只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将这个贱女人一脚踹飞出去,但是他不能,以前不能,现在更不能,这种事必须要冷静。

    他心中暗暗觉得自己的好笑,真的,是太好笑了,老是在想着玩别人的老婆,却不曾想到自己的老婆却先给自己扛上了一顶绿帽子。

    顾兰芝嫁了自己,不用工作,也不用做家务,一天忙着购物打牌美容,过着富太太一样的生活,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也怪自己,优越感太强了,他怎么会想到老婆会背叛呢?

    今天要抓她抓个正着,眼见顾兰芝要从总台离开,知道她下一步会来电梯厅乘电梯上楼,忙转身往电梯厅里走。

    在电梯厅最深处角落里,是消防楼道的入口,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楼梯间,易军快步走过去,推开门躲进里面,隔着门上那块狭长的玻璃偷窥着电梯厅里的动静。

    顾兰芝很快踩着高跟鞋出现在电梯厅里,随后走进其中一个电梯。说来易军运气真好,顾兰芝所进的电梯就只有她一个人,这样一来,电梯停在哪一层,就说明她开的房间在哪一层。

    等电梯开始上行后,易军从楼梯里走出来,眼睁睁望着上行的楼层数字,想到刚才她所裹着黑丝袜的修长大腿,再想到她即将要干的勾当,只恨得咬牙切齿。

    电梯最后停在八层,易军毫不犹豫按下了上行键,等了会儿有电梯下来,便走进去,按了数字八之后,在心里琢磨过会儿该如何抓。

    很简单,先找到顾兰芝所开的房间,再把门打开,然后将她跟尖夫按到一块,这就完事了,但具体到每一步,却不是那么轻松。首先,如何找到顾兰芝的房间,这就是一个大难题。易军只知道她开的房间在八层,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房间,八层有数十个房间,不可能一间一间的叩开来找,更不可能去楼下总台那里询问,那样会惹人怀疑,反而会把事情闹大。

    不过易军到达八层电梯厅的时候,已经成竹在胸了。别忘了,这个房间是顾兰芝开的,也就是说尖夫还没到,但尖夫肯定会来的。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候在电梯厅,等尖夫来到后,尾随而行,来个顺藤摸瓜,还愁找不到顾兰芝所在吗?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如何确定尖夫?

    这个倒也不难,易军可以推理出来,男人年纪一定不会太大,估计在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之间,甚至可以直接判定,年纪跟顾兰芝相差无几,而且也应该是个体力旺盛的大块头,否则她也不会愿意。这附带就有一个问题来了:要是那个尖夫恼羞成怒怎么办?换到平时,完全可以拿枪来震慑一下他,可今晚没带枪出来啊。

    他想到了孔武有力的张洪武。

    他电话还没打完,只听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开了,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这男子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上下,穿着打扮都很时髦,脖子上戴着一条很粗的金项链,手里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哎我的宝贝,我这不已经到了么,八零八是吧,马上就到,洗干净了么?还没洗啊,那就跟我一块洗,我给你从里到外好好搓搓,嘿嘿……”这男子操着普通话,还瞥了易军一眼,见他也在打电话,便没怎么理会。易军看到这个男子的年纪与打扮,心中已经起了疑心,又听他说了这几句,几乎已经百分百确定此人就是尖夫无疑。

    他挂掉电话,将手机放到兜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那个男子,目送他往电梯厅右手通道走去,便小心地跟了过去。

    此人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根本不看门牌指引,直接大步而行,很快就到了八零八屋门口。

    落在他身后六七米远的易军本以为他要先敲门呢,那样自己就能趁门开的时候跟他一起进屋了,哪知道八零八屋门居然是开着的,那男子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易军暗叫一声糟糕,忙甩开大步追上去,等追到门口时,已经悔之晚矣,屋门已经关了。

    屋门既然关了,可就不那么容易敲开了,尤其里面的人还是准备偷-情的狗男女,心虚之下,必定不会随便开门。这可怎么办呢?

    不过这可难不住易军,脑筋一转就有了主意,走到门边,抬手就叩响了屋门,三短两长,但他只敲门,没有吱声。

    没错,他就是要利用屋中人的好奇心理,诱使他们自己打开屋门。

    果然,屋门内很快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谁呀?”

    易军没搭言,过了会儿,等里面没动静了,就又叩响了木门。

    如是三次,里面的人再也没有耐心了,呼的一声就把屋门拉开,嘴里骂骂咧咧的探头望出来。

    易军等的就是这一刻,还是不言语,却直接动了手,抬起右臂,用手卡在那男子脖子上,推着他就往屋里走。那男子大惊失色,想要大叫出声,脖子却已被他卡得死死的,连呼吸都难,又怎么叫得出来?几乎是身不由己被他推了进去。

    易军走进里屋后,眼睛已经瞧见,顾兰芝正靠在床头坐着,脸色欢喜,手里把玩着一只还带着铭牌的坤包,一看就是新买的,她上身衬衣大开,露出了里面的蕾-丝边文-胸,大片雪白的胸-肉暴在外面,下身双腿并拢,被黑丝-袜包裹的大-腿性感诱人之极。这一幕虽然不雅,却比他想象的偷-情场景要干净多了,因此没有特别愤怒。

    顾兰芝看清来人是他,只吓得三魂出窍,猛地打了个颤,手上的坤包也失落在床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呼道:“易。。。军,怎么是你?!”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