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74谁脱了我衣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74谁脱了我衣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要,我要!”宋玉婷一手打掉了床头上的水,闭着眼睛,咬着嘴唇,双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蜷曲着身子,难受极了。

    要什么?要的是男人的爱抚啊!

    精力充沛的人往往**方面的能力也比较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有两个月就到了四十的田满清同志正值当年,这段时间因为仕途比较顺利,这方面的要求更旺盛了些,每晚都要,可妻子是个中学老师,又兼着毕业班的班主任,每天晚自习回到家已精疲力竭,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可又怕他不高兴,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耐烦死鱼一般躺着不动,让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无味,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

    宋书记太美了,可以说在田满清的眼里,宋玉婷向来都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像这样的女神只能在梦里遇见。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之所以他的**那么强,更是因为白天对宋玉婷的仰慕而造成的,每次抱着妻子的时候,他都极力在想像着,身下的嗷嗷低叫着的女人就是宋玉婷。

    宋书记的婚姻是极不幸福的,杨检察长他见过,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很斯文,当时他就怀疑了,这么瘦削的身板,怎能给宋书记这样的女神带来男人的快乐,他就有点同情宋书记,可怜宋书记,这么好的一朵鲜花,怎么就不嫁一个身强力壮的好男人呢?

    田满清是个爱读书并且很有想法的人,原来不得志时,他就经常爱看些网络官场小说,几度都被小说里千篇一律的情节给迷住了,女领导醉酒了,男下属送她回家,一不小心睡了女领导,然后就成功上位,呵呵,让人喷血的狗屁情节啊,田满清一直都不以为然,但现在他只觉得心浮气短,有点轻飘飘的站不住了。

    看着床上这个极度需要男人的抚慰的女神,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敬爱有加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在他的眼里,此刻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可怜到极点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

    陈希妍与任君飞的关系田满清一直都是知道的,任君飞他可以和女领导这样,我田满清为什么就不能呢?我文韬武略,身体强壮,哪一点就不如他了?

    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让田满清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拼一把吧,爱拼才会赢!他色胆包天,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扑上了床。

    “满清,你这是做什么啊?”田满清掀开了被子,而此时的宋玉婷已经让他睁不开眼了,他双眼闪着可怕的火焰,只知道双手插入宋玉婷的裤带间用力地往下扯,就在这时,任君飞冲进来了,抓住他的胳膊往外一拉,扑通他掉地下了。

    任君飞替宋玉婷盖上了被子,还未转身,大腿给田满清给抱住了。

    “糊涂什么?满清,我是君飞。”

    “君飞,我该死啊,都怪我鬼迷心窍。。。”

    嘘!任君飞看了看宋玉婷,马上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马上离开了房间。

    “满清,你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回到房间,田满清头都不敢抬了,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任君飞却打开了电视,把音量调大了一点,跷着二郎腿问。

    “君飞,你看到的,我不该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你不该什么?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怎么帮你!”

    “宋书记醉酒了,我不该脱了她的衣裤。这让她知道了,我还有活的吗?”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你不用跟我说啊,喝醉了酒怕热,你给宋书记脱衣服,那是很正常的哟!”

    “君飞,你该知道的,男人脱女人衣服,目的是什么,我相信你也清楚,是啊,我不该见色起意,竟起了侮辱宋书记的念头,君飞,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回来,那我可是一错再错,局面就无法收拾了。”任君飞答应守口如瓶,这让田满清长松了一口气,毕竟刚才还没有脱掉宋书记的小内内,身子也没挨着她。

    哼,任君飞鼻子一哼。

    “君飞,你要反悔?”

    “满清,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你想想宋书记要是醒了,看到自己身上没有衣服她会怎么想,一个喝得不省人事拿杯子的力气都没有的人,难道会有力气脱自己的衣服?我承认,美女多半胸大无脑,可我们的宋书记却不是无脑,她的脑袋比任何人都要空,都要好使,不是你一个人送她回酒店,难道还有别人?”

    田满清脸色大变,神情木讷地摇了摇头,任君飞也摇了摇头随手捡起了门后塞进来的几张彩色名片,看了一会儿,“诶,服务还真周到,保你舒服呢!”叹道:

    “满清啊,我看你是真糊涂了,想女人了,照着这些名片打个电话不就解决了吗?多少钱啊,不就几百块钱吗?我承认,宋书记是很美,更何况床上那种样子,那种诱惑,任谁都抗拒不了的,可我们是她下属,她是我们敬爱的领导,我们能对自己的领导有不洁的心么?亏你,还动了邪念,真不应该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实话跟你说了吧,宋书记和她的丈夫正闹着矛盾,如果这事让她的老公知道了,她老公你也知道,市检察院的副院长,一个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人,你不死也得掉层皮!”

    “君飞,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糊涂,你把人家衣服都脱光了,我怎么帮你啊!”

    “君飞,刚才我们出来时,宋书记不是还在迷迷糊糊之中么?我猜她这个时候应该还没醒来,你过去帮她穿好了,然后守在她身边,那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田满清啊田满清,当了局长,你真是做事不择手段啊,这样损人不利已的想法亏你也想得出,你倒好,把我推进去了,万一宋书记醒来怎么办?还不给我一记耳光,你这个臭流氓,什么事都变成是我的了,你倒没事偷着乐啦?不行!”任君飞眼珠子转了转,心说田满清破局的点子还是蛮多的,也可以如此说,想要宋玉婷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君飞,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你得帮我,我不是舍不得这个局长,这个局长当不当我现在都无所谓了,我不想让宋书记看低了我。。。你就答应了我这一次,以后我为你做牛做马都情愿,”

    “满清啊,一边是领导,一边是兄弟,你这是特么地让我为难啊,不帮你,你局长肯定是当不成了,闹大了,杨检察长还会问你个强干妇女的罪名,怎么办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好兄弟局长当不成,反而要坐大牢啊,好了,就让我赌赌运气吧,但愿宋书记的酒还没醒来。”

    “好的,兄弟,我替你开门,”田满清一听便站了起来,晃了一下房门钥匙。

    “你还想死啊!”任君飞抢过钥匙,田满清愣了愣,好兄弟,快去!把任君飞推出了房间,噗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个田满清,也真是沉不住气,要是他把门关了,我就根本进不来了。

    回到8122时,任君飞看了看床上的宋玉婷,反手把门给打了反锁。

    宋玉婷还在"shen yin",酒看似还没醒,真是喝得太多了,田满清说了,他们到省计生委汇报的结果很不理想,刘厅长虽然和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可在席上他也讲了没想到凤阳的情况这样糟糕,否不否决还要报省领导小组来定,还要凤阳县委安心把工作抓到实处,剩下的别多想,话已经很明白了,凤阳县是要遭否决的。否决就否决嘛,这都是前几任所欠下来的债,轮得上我一个小女子来还么?

    进她的房间时,他无限关切地问:“宋书记,好些了吗,要不要喝点水啊?”

    宋玉婷却像个僵尸般腾地坐了起来,重重地“哼”了一声,同时指了指床对面的沙发说:“你,坐吧。”

    “你早就醒了啊!宋书记,如果你不需要什么,那我就不影响你休息了,”任君飞起身准备离开,这一天跑上跑下,又到肖部长家喝了不少酒,也有点累了,瞧了瞧宋玉婷,看到她穿上了睡袍,头发上还很温润,一定是洗好澡的,心里暗暗对不起田满清,还是迟了。

    任君飞越是这个态度,宋玉婷越是生气,醒来时她就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看了看床底下的衣服,她头痛了,谁啊,谁帮我脱了衣服,是田满清吗?不可能啊,迷糊中自己隐约听到任君飞的名字啊?

    “任君飞,”宋玉婷突然连名带姓地冲着任君飞叫着,叫得他一愣,不由得紧张地看住了她,生怕自己犯了什么大过错。

    “宋书记,我去朋友家喝酒去了,接到满清局长电话,我就赶回来,没想到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来的,”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