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70村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70村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刚刚毕业大学等待分配的肖青春来到了凤阳县写生,当他来到秀陡峭的蜡烛山下时,很快被这里的秀丽景色迷住了,眼眺望着流纱一样的瀑布,踩着清澈见底的河水,他不停地画啊画啊,他发誓要把这里所有的美丽景色都装进他的画作里,告诉省城的人们这里才是他们所要寻找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结果他在一块岩石板睡着了,睡得很沉,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一直睡到月亮爬来了。当然他是痛醒的,当他醒来时,发现右脚背有两个浅浅的刺痕,他以为是走路时让野草给划到了,没在意,忍着痛,赶紧起身返程。

    没走几步,他便满身是汗,不是因为累,而是脚下传来的痛感已经让他达到承受的临界点了,他往下一看,五个脚趾头已经肿得像小萝卜,而且脚踝处也开始青肿了。肯定是被毒蛇咬到了,他嘀咕着忍着疼痛想尽力往回赶,可是他内心里非常地清楚,他可能已经没有力气走出这峽谷了,算走出峽谷到了乡,也回不到百里之外的县城了,他咬着牙艰难地往回走着,最后还是迈不动脚步了,瘫坐在一块岩石,看了看幽深幽深的峽谷,此时已不再是白日里的幽美,而是一头怪兽,正张着血盆大口,向着自己走来,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我肖青春的小命要交待在这里了!

    “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他被摇醒了,再次睁开眼时,旁边多了位眨巴着大眼睛的姑娘。

    “喂,我这是死了么?你是仙女吧!”肖青春也张大了眼睛,他不相信,记得自己刚刚在桥过啊,这应该是人们口经常说起的奈何桥吧,到了桥的彼岸,便是天堂和地狱的入口,他正徘徊着等待使者的牵引呢!

    “仙你个头啊!大哥,你真不要命啦,这里野物很多,到了晚便到河边喝水,遇着它们你只有死,你不怕啊,再说毒蛇也特别多,尤其是五步蛇,也叫五步倒,咬你一口,那你还有命么,起来,起来,我带你回去!”姑娘用力拽他。

    “姑娘,我实在是不行了!”

    “屁话,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你一个大男人!”那姑娘竟然弯下腰,从后面抱他,肖青春也是从容的人,情知自己确实让五步蛇咬了,走了也是死,还不如死在美丽村姑的怀里那也算不冤了。

    “妹子,你把我抱紧一点,别松开好么,你是个好姑娘,我求你了!”头靠着姑娘软绵绵的胸脯,一种让人酥心醉神的感觉迅速从背后传遍全身,临死也这么美一回,肖青春竟然把眼睛闭了。

    “大哥,你流氓?”姑娘想松手,然而手却被肖青春给抓住了,她十分生气。

    “流氓,你看有我这样的流氓吗?妹子,如果这是流氓,那你让我流氓一回吧!”姑娘的声音婉如黄莺,肖青春此时也感觉不到腿的疼痛了,他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此时酒已喝得不少,李厅长的脸也红通通的,显然他的胃口也让肖老爷子的故事噱头给调足了,见老爷子伸手,马把烟点燃了递过去:“老肖,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有这节风流佳话,快说下去啊,别老是睡着了,睡着了的。。。”

    “我不慌你慌什么,嘿嘿,那是什么风流佳话,是蹲牛棚,蹲牛棚那种苦日子你经历过么?”老爷子美美的抽了一口烟,徐徐地吐了出来,嘴角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在烟雾缭绕眼神拉得悠长悠长。

    肖青春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盖的是被子,但下面没有被褥,直接是床单铺在稻草堆,一点不像床,对面是门,门边有一个烧着火的炉子,炉子煨着一个坛子,火很旺,水似乎烧开了,往外冒着气,冲得坛盖啪啪地响,任君飞想过去拿开坛盖,掀开被子,身子挪了挪,可是腿居然麻了,使不一点气力,一看肿得如柱子一般,脚背那两个咬痕不见了,面覆裹着一层凉凉的草药。

    “别动!别动!谁叫你动啦!”一位姑娘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看见肖青春疵牙咧嘴的样子,便跑过来责备道。

    “妹子,我这是在哪儿啊?”肖青春意识已经彻底清醒了,他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是眼前这位美丽的村姑背到这儿,救下了自己。

    “我家牛棚!少说话,来吃点东西,吃饱了好休息,知道吗?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知道吗?”美丽村姑脸色异常严肃,她年龄不大,应该肖青春小两三岁,却偏偏要装一副老大姐的样子,一边板着脸教训着肖青春,一边一匙一匙殷勤地给他喂粥。

    “妹子,你救了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咧,告诉我,以后我要报答你!”

    “你们这些城里人花花肠子多,救人指望别人报答,如果说要指望你报答,我才不会去救你呐,别说话,吃!”

    “你不说,我不吃!”

    “呃,我救了你,我的话你还敢不听啦,快,张嘴巴,”

    “不听,有恩不报不是君子,你不讲,我不吃!”

    “五步蛇是很毒的,让它咬到了一般都是九死一生的,你知道么?虽然你体内的蛇毒暂时控制住了,但是大部分还留存你的血液里,要靠你出汗才能排放出去,你没有恢复好的体力,怎么可能啊!一旦复发了再好的药也没用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是怕死,可是让我糊里糊涂地活着,还不让我去死。。。”

    “呃,真怕了你们这些城里人啦!我说,我说,我叫田友茹,是虎落坪乡虎落村人。这儿是我家关牛的地方,昨晚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好把你放在这里!你不会生气吧?”

    肖青春是听过这里风俗的,村里的女人不可以带陌生的男人回家,只要让村里人发现了,便会被看作是伤风败俗,两人会一起受家族最厉害的处罚,沉潭!

    “你救了我,友茹,我怎么会怪你呢!”

    “你快吃,吃好了便好好睡一觉,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给家里人做饭呢!”田友茹收拾了碗筷,站起了身。

    “友茹,那你晚还来么?”肖青春也不知那里来的劲,腾地坐起身来,抓住了田友茹的手。

    “傻蛋,我不来送饭,你吃什么呢,快松手吧,都抓痛我了!”田友茹嫣然一笑,肖青春心一甜,手情不自禁地松开了,田友茹便提着篮子出去了。

    看着田友茹美丽的背影,肖青春再看看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茅草顶,只觉得阳光穿透进来,散成点点亮光,美丽极了,这还是臭气哄哄的牛棚么?这时要让他去住五星宾馆,怕也不肯了。

    山里才一日,世间已千年,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肖青春的脚肿也消了,虽然还是用不力,可是有了田友茹相扶着,他还是轻松地走出了牛棚,和田友茹并肩坐到了悬崖边的一块大石头。

    一个月都是如此,田友茹便早早地过来给他送饭,陪他说话,肖青春便给她说起外面的世界。每每说到新处,田友茹便睁大美丽的大眼睛,里面闪烁着清澈如水的眸子,“青春哥,外面,山外面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么?”肖青春便点点头,“等我好了,便带你出去好么?”田友茹凝视着肖青春,神情落寞地摇了摇头,

    “友茹,外面确实很精彩,你不想出去么?”

    “青春哥,我是出不去了,诶,你画得那么好,能不能把我画在画里面,这样我不跟你一起回到省城,见到外面的大世界么?”田友茹眼睛亮了一下。

    抬眼远眺,极目处都是一片郁郁葱葱,斜阳下去了半边脸,金红色的阳光洒在连绵起伏的山坡,真是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美景如画啊!

    “青春哥,你说我好看么?”肖青春转头时,田友茹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洁白而丰腴的身子,残阳的红光倾在白玉般的身子,漫射着金色的光芒,回头时肖青春便忘记再把头转回去了,嘴巴张得老大,话却说不出来了,眼光痴呆地落在了田友茹的身。静雅,恬适,端庄,绝美,这哪还是什么村姑啊,分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仙女啊!

    “青春哥,问你呐!”田友茹轻轻唤了一声。

    “友茹,你太美了!我不敢看你了,”肖青春脸红了,急忙转过头去躲避田友茹清纯的目光。

    “青春哥,你为什么不敢啊!”

    “我怕,我怕。。。”

    “青春哥,你别说了,你说过,人间最艺术最美丽的是光了身子的女人,我想你回省城时,带最美丽的我,不是吗?”田友茹一边说一边娴熟地替肖青春支好了画架,这些天她一直陪着肖青春,不光知道了外面的世界,而且还知道了画画。然后走到岩石躺了下去,“青春哥,开始吧!等会天色晚了不行了!”

    “友茹,你不能。。。”肖青春鼓了鼓腮帮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