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60一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60一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田满清哪又知道,任君飞其实在和宋玉婷在赌气。

    吃喝嫖赌毒为什么并称五害,不是因为它沾不得,碰不得,而是因为沾了它你会瘾,一旦瘾你离不开了,我们的杨检察长是这样的,本怀着好猎艳的心理去嫖了一次,可是仅仅一次,他离不开吴小华了,他觉得是吴小华的温柔让他找回了一个男人的尊严,是吴小华的浅吟低唱让他听到了世界最动听的音乐,是吴小华的曲意逢迎让他品尝到了人生最大的乐趣,闭眼是她的影子,张鼻是她的气味,他发觉他瘾了,于是何尝在便在政府宾馆给他长租一套房间,算做他在凤阳的家,也是他和吴小华的爱巢。每天都等不起下班,下了班来到凤阳的家,当然他不会让宋玉婷知道,可世也没不透风的墙,任你做得再好,终究一天都会有人知道的,他完全忘记了,这是宋玉婷的地盘,到处都是妻子的眼睛!

    其实宋玉婷也根本没有发现老公的出轨,开会,下乡,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她累得筋疲力尽,每天回到宿舍,倒头睡,连小说都不看了,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老公。原因出在吴小华身,她做人太高调了,尤其是当了领班以后,少不了对以前的姐妹颐指气使,这让姐妹晏晓红看不惯,当她碾转知道吴小华傍的大树是检察长,是县委副书记宋玉婷的老公后,她动了念头,她跟吴小华摊牌了,说要一笔钱,而吴小华高调惯了,又加心疼钱,当场把她骂了一通,说你这是敲诈,是想钱想疯了,你知道这人是谁,是检察长,是一个随时可以把你丢进大牢的人。

    也是那天晚,晏晓红打了宋玉婷的电话,叫宋玉婷来政府宾馆捉奸,接电话的时候,宋玉婷还正在大湾乡听汇报。

    宋玉婷也够沉得住气,心里其实在滴血,但是表面装得若无其事,坚持听完了汇报,回来的路还与田满清商量工作。

    回到政府宾馆,宋玉婷看到了丈夫的车子,在地下停车场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但对于宋玉婷来说这已经太耀眼了,她默默地拿起了电话,很久才听到丈夫的声音,有点不耐烦,在家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我早都睡了,宋玉婷咬了咬嘴唇,哦,那你睡吧!

    丈夫真的外面有人了,宋玉婷并没有去宾馆去捉奸,她很冷静,捉了奸又能怎么样呢?除了爆出新闻让别人增添津津乐道的谈资,让丈夫和自己的名誉扫地还能有什么呢,回到了宿舍,她再也不能像平时那样倒头睡,而是躺在床呆呆地看了一夜的天花板,泪水她落干了。

    她一直在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老实巴交见了女人脸红的丈夫怎么可能出轨呢?很没趣,她打了任君飞的电话,君飞,睡啦?任君飞呢,早与杨检察长有了约定,只要杨检察长下来,如果宋玉婷问起那说两人在一起打麻将,很显然宋玉婷是问这个事了,他想也没想,没呢,杨大哥来了,他没跟你说吗?现在我们在一起呢!宋玉婷忽然想起那晚老公没来宿舍任君飞也是这样说,于是问:“打麻将吗?”任君飞哈哈道,是啊,是啊!宋玉婷道:“你杨哥正在**!”任君飞吓了一跳,险些从床掉了下来,他想解释几句,然而宋玉婷挂了电话。

    第二天本来他是想要去宋玉婷办公室去问情况的,可是他接到了王洁妮出事的电话,在这时,宋玉婷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劈头盖脸是一顿质问,妻子的车祸让他心情十分糟糕,让他失去了该有的冷静,他发怒了,宋玉婷,你丈夫是猪啊,我叫他干什么他干什么,他没有脑子吗?也是你这种女人,有了事从来不找自己的原因,只知道怪罪别人的不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杨大哥不离开你那才叫怪!

    任君飞是骂舒服了,他也不知道宋玉婷什么时候走的,不过他只记得离开的时候,宋玉婷是双手掩着脸的。

    他很后悔,他觉得不应该这样,尤其是对于宋玉婷这样的女人,他一直都很内疚,一直都想给她道歉,可是宋玉婷一看到他的电话摁掉了,洁妮的丧事刚好给了他一个请假的理由,每天抱着洁妮的骨灰盒,他自己非常明白,一半是因为洁妮深厚的感情,一半是他还没想到怎么去向宋玉婷解释的说辞。他是这样想的,如果真的宋玉婷淡漠他了,他会去死,也许黄泉路还能追得王洁妮。

    而现在宋玉婷主动示好了,他岂能不高兴呢,马起来收拾行李,“满清局长,找我是找对了,关系到那儿去了,冯处长能不接见我们,我还要她省厅管饭呢,现在走吗?”

    “后天,后天呢!你在家好好休息,走的时候我过来接你!”田满清拍了拍任君飞的肩膀,走了出去。

    单位任君飞可以不去,但他想好好休息也是不可能的,第二天刚好吃完早饭,李小露来电话说,邵洁香生了,是个大胖小子,九斤九两呢!挂了电话,任君飞提了两大包奶粉,拿了一束鲜花直奔人民医院而去。

    病床的邵洁香身子很虚弱,脸色很苍白,已经盖了两床被子了,她的身子还是不停地颤抖,任君飞又着急又心疼,问前来换药的护士,“冷成这样,你不想一点办法吗?”护士白了他一眼,“刚出产房都是这样的,过会好了!”任君飞说那你试试,白衣护士不再搭理他,换好了药扭身走了,走到门口时轻轻骂了一句“不可理喻!”但任君飞听不到了,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到孩子身了,

    “小露,你抱得也差不多了吧,是不是到我啦!”可是李小露一点也不自觉,只顾着逗孩子笑,真蠢,刚出来的孩子哪会笑!任君飞实在忍无可忍了。

    “我怪了,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小孩子,嗯,你来,小心点!”李小露惊讶地看了看任君飞,把孩子递了过来。

    “嗯,嗯,只差一两,我原来也是这样的!”任君飞乐呵呵地抱着孩子。

    “呵呵,香姐,我还在想这孩子像谁,眉清目秀的,君飞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你看这眼睛,这鼻子,这下巴,简直和君飞一模一样啊!”李小露站了起来,看了看婴儿,突然咧嘴一笑,对着邵洁香说。

    邵洁香脸一红,弱弱地道:“小露,你别瞎说!”

    旁边的申奶奶早忍不住了,“什么瞎说,本来。。。”抬头一看,任君飞抱着婴儿要走出去了,着急地喊道,“回来,回来,孩子怕风!”跑到门口从任君飞怀里把孩子抢了回来。

    “小露,你不班?”任君飞坐了下来抬腕看了看时间。

    “你呢?”李小露反问。

    “你我啊,我请了假,这两天休息!”

    “哦,又要照顾大的,又要照顾小的,申姨忙不过来,刚好我那边不忙,也请了几天假来打个帮手!”

    “哦,你们宣传部也真闲啊,难怪人说,跟着宣传部,天天犯错误,一天没有什么具体的事,假都这么好请!”本来任君飞是想把李小露支开了,他好和邵洁香说几句体贴的话,人家给生了这么一个大胖儿子,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至少要吻吻额头什么的,看来赶不走李小露了,任君飞只得走了。

    申奶奶一听说他要走,脸便乐开了,笑眯眯地把他送到医院门口,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孩子不用他操心,她和香儿会照顾好的。任君飞苦笑了一下,摸出了一万块钱要给申奶奶,你以为我缺钱吗?气得申奶奶扔在了地。任君飞理解老人的心,孩子是老人的宝贝,她害怕谁把他抢走,哪怕这个人是他的生身父亲。

    很无趣,任君飞去了一趟美体店,他希望遇到苗翠花,希望在练功房里看到香汗淋漓,让黑色的练功服紧裹着身体的花姐,看着她做着各种意想不到的高难度动作,那曲线,那姿态确实太美了。

    然而小芳告诉他,花姐走了,任君飞问还回来吗?小芳笑了笑说这儿是她的家啊!任君飞也笑了笑,一屁股坐到沙发,悠然地点起了烟。

    小芳明白了他的意思,飞哥,花姐你今天是见不着了,花姐去海南旅游去了,任君飞急道:她一个人?小芳说怎么可能呢,彭大行长大清早开着个大奔驰来接人了,又帮提包又帮开门的,诶,看看都让人羡慕!

    羡慕个屁!任君飞心里暗骂,嘴巴嘟哝道,好啊,好啊!

    “飞哥,你脸色怎么好难看!等等,我给你泡杯茶来着!“

    不用了!任君飞心里五味杂陈,神情怏怏地离开了美体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