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59不经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59不经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任君飞与徐丽在青蒿堆里大战的时候,我们的宋书记还在乡政府的会议室里认真地听取党委班子的工作汇报呢,此时已是冬天,夜晚有些冷,可是宋书记不让开空调,她说要的是同志们这股战天斗地的热情,结果让她非常满意,大湾乡的认识非常深刻,下一步的部署非常到位,措施也是非常有力,

    “是嘛,干工作要这样,愚公都可以移山,我们何尝又不能呢。 。。落后了怕什么,重管了怕什么,怕我们认识不到我们的落后,不能反思到我们的落后,只要我们认真工作,把问题找准了,把底子摸清了,把措施搞具体了,还有什么我们不能做到的呢!”宋玉婷很满意,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满清局长几点啦?”

    田满清道:“十一点了!宋书记,”

    宋玉婷道:“不早了,散会了吧!”

    走到大院,田满清问车子修好了吗,田师傅刚要回答早修好了,一看宋玉婷下来了,张口问任君飞,于是说道:“车胎刚刚补好,任主任一定要送麻师傅回去呢!”

    这人还挺情义的!宋玉婷点了点头,道了一声,“那等等他吧!”话没说完,任君飞小跑着走进来了。宋玉婷一看玉脸凝固了。田师傅说,“任主任,你不是说要送到家吗,怎么回来了!其实不用急啊,宋书记都说等你的!”任君飞焉能不明白田师傅的意思,接口说道:“我开始是这样想的,不过走到门口了我听到了下楼的声音,想必宋书记要走了,我又想了,麻师傅家里在镇,回去马可以睡觉,而我们呢,还要赶一个多小时的路,这么晚了,那不是要耽搁宋书记的休息啊,我想啊,麻师傅也会理解的!”

    马建华书记接口道:“是啊,是啊,一心考虑着领导,应该,应该啊!”宋玉婷方才在大家的簇拥下了车。

    车的时候,任君飞特意地看了这个马书记一眼,恰好他也看向自己,任君飞觉得好面熟,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了车之后,宋玉婷又和田满清谈起工作来,当宋玉婷问道,“你看大湾乡会不会。。。”会是个关键的字眼,任君飞一下子反应出来,李亚慧,马书记是李亚慧的丈夫啦,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当时他俩骑摩托摔下水沟里的狼狈样,心想今夜虽然钻了狗洞,最后却是进了一次温柔乡里,舒服得要死,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事实,宋玉婷这次的调研很成功,通过对情况的了解,她清楚了问题的根本出在哪里,回去后的第二天,她主持召开了县委计划生育工作领导会议,明确了撤掉各乡镇计划生育执法队,规范了政府的执法行为,还提出了婚育新风进万家的概念,将凤阳的计生工作调整到正确的轨道来。

    各乡镇的工作都变主动了,群众相互监督,相互举报,全县的计划生育底子很快摸来了,于是乎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又浮现来了,六百多个多孩,两千多个计划外啊,报不报,报也是死,查到也是死,该怎么办?看到这张人口报表,宋玉婷眉头又锁了,这张报表她已经看了无数次,红笔也在面圈了好多道,但是拿不准啊!

    宋玉婷找到易强县长汇报的时候,易强县长笑笑地说,“宋书记,按照常委的分工,乔恩书记是第一责任人,你是直接责任人,我可是一项职务也没沾啊,你现在要我表态,我能表啥态,再说我表态也不算数啊,我说,这多大点事情,总不会你拿到常委会去讨论吧!要开常委也可以,你来征求乔恩书记意见!”赵海峰也知道了,暗地里说那是县委的事,政府这边我还忙不过来呢。更有的常委冷嘲热讽,怕担当啊,怕担当当时别抢着干啊,又要抢摘红玫瑰,又怕刺到手,天下的便宜都让她占尽了。

    宋书记几天都吃不好饭了,明显地她瘦了,田满清实在不忍道:“宋书记,我看还是交给常委吧,大家心知肚明,这个现状又不是我们造成的,交到县常委会,怎么定那是班子的事!”

    “不行,这样会连累莫书记的,既然她这么信任我,叫我来当这个副书记,叫我来负责这项工作,我应该有这个担当。。。”

    “宋书记,无论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我都和你站到一起。。。宋书记,你真的想好啦?”田满清感动地双手都在颤抖,杯子里的热水溢了出来都不觉得烫手,在他眼里,宋玉婷简直是一位大将军,大元帅,反正他是真心服了!

    “想好了,前几天我问任君飞,他说不报也是死,报了也是死,既然都是死,那我们何必不死得理直气壮一些呢,现在我想也是这个理,既然省里都把我们县里重管了,虽然说不是否决,但和否决又有什么区别呢,是的,这不仅是个包袱,而且是个随时都可能爆炸把我们炸得粉身碎骨的炸药包,我们不能再瞒下去了,瞒过一年瞒不过两年,瞒过一任瞒不过两任,检查组一来,我们提心吊胆的,不是我们怕,而是我们心里不敞亮,做贼心虚啊,我还是决定了,报,凤阳该是什么样的情况,按什么样的情况如实汇报,一切的后果,我来负责!”

    “宋书记,你。。。”田满清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宋玉婷倒是很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来,

    “当然,我们也不能等死,我想你把整个汇报资料再写具体一点,过两天,我,你,哦,带任君飞,希妍局长她说君飞省里有点关系。”

    “君飞他,他。。。”田满清有点说不出口了,只有他知道,任君飞的妻子在去医院给母亲送饭的过程让车给撞了,一尸两命,昨天任君飞才把洁妮的骨灰抱了回来,反锁了门,一个人抱着骨灰盒话也不说,谁也不理,坐在床痴痴呆呆的。为着材料的事,田满清敲开了他的门,才知道他的变故,但任君飞交待了,谁也不准说。

    “君飞主任他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田满清咬了咬嘴唇,发了狠坚定地说。

    “洁妮啊,我的好洁妮,都说好了要白头偕老的,你怎么特么地心狠呢,要先我而去呢。。。洁妮啊洁妮,你怎么那么的自私呢,都说过要死,那也让我先死,你怎么那么地言而无信呢,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替田满清开好门之后,任君飞一句话也不说,又依旧抱着骨灰盒坐到床发起呆来,看着墙两人相互依偎着亲昵的样子,看着洁妮那甜美幸福的笑容,想着两人铿锵有力的山盟海誓,想着两人互敬互爱的甜蜜日子,任君飞的眼神是迷茫的,是无助的,他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

    王洁妮是个苦命的女孩,但这并不影响到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她与生俱来的品位,在凤阳,她的朋友不多,只有林倩和刘雯,她经常请林倩和刘雯吃饭,每次她都要精心准备,生怕菜品做得不够精细对不起朋友,为了让朋友吃得更好,她在穿着也特别讲究,她说衣着不整是对客人的不尊重。

    而当时的任君飞很不理解,任君飞随性懒散习惯了,为了应景,每次也打扮得像个绅士一般,坐在餐桌旁装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听她们头头是道地讨论着养生美容等大事,要不是极力克制,有时他会忍不住要打哈欠。

    可是等客人心满意足地走了之后,任君飞抢着要去刷碗,王洁妮不让他去了,而是换了可以透视的家居服,叫先去床等着,系围裙便去厨房刷碗,一边刷还一边哼着明明白白我的心。

    而听着厨房里飘来的这些悦耳动听的小曲,喝了几杯小酒的小任丈夫特别兴奋,到了床便不断地尝试岛片学来的各种新花样,小两口像打了鸡血一样地,地地下滚得不亦乐乎。

    怎么办?怎么办?任君飞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

    “君飞,你愣什么呢?”田满清本来想给他当头棒喝,死了才好呢,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但看到任君飞痴呆的样子,他不忍心了,他知道小两口的感情太好了。对于任君飞,他是又心疼又敬佩的,肇事者85万的赔偿金,任君飞不仅全给了还在病床的岳母,每月还要承担岳母的生活费,试问天下男人,有几个做得到呢!

    “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你怎么能擅自进别人家的门呢!”任君飞指着田满清,紧紧地抱住骨灰盒,样子有点害怕。

    “我是满清啊!你真的不认识我啦?”

    “满清?那你是道光还是光绪,嘿嘿,都是些没主意的家伙!”

    这哪是傻,分明是疯了嘛,不能再耽搁了,明天送精神病院去,田满清摇了摇头。

    “你摇什么头,又叹什么气!”任君飞脑壳偏了偏。田满清这时没好气了,

    “完了,宋书记完了,莫书记也完了,你没完!”

    “什么?谁完了,田满清,你给我说清楚!”任君飞瞬间放下了骨灰盒,下了床,把田满清牵到了卧室问。田满清暗暗后悔,这小子这么不经吓,早应该直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