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56风险太大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56风险太大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并没有等席散了,任君飞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刚刚要溜出政府大院的时候,却被正在检查轮胎的田师傅发现了,跟了出来,知道他要过问车胎漏气的事,还没等他说话,任君飞把刚才在酒席拿的烟给了田师傅,“田师傅,烟你拿着,人家来了,总要打几根烟是不,怎么说,咱们是领导的人,也要有点姿态啊!”

    烟是和天下,一百块钱一包,平时田师傅也不舍得抽这个烟的,他咧着嘴巴拿着烟放到鼻子嗅了嗅,道了声真香,然后放进了口袋,又从另一边口袋取出了一包白沙烟,“任主任,是啊,发烟又不是散烟,怎么能根根呢,要包包!”

    任君飞心说不愧是领导身边的人啊,都跟着领导会变通了,不过他这一变通也真是正确,乡里人喜欢多,正如田师傅说的,你给他几根好烟,还不如给他一包差烟,笑了笑说那是!田师傅便说道任主任有事尽管去忙吧,胎补好了,我第一个先通知你!任君飞更加放心了,轻道一声多谢了!走出了大院。今天害了田师傅冤里冤枉受了徐丽一顿骂,看来只有以后再找机会弥补了。

    头顶着星星月亮,脚踩凹凸不平的砂石路,悄悄行进在街道的边缘。

    朦胧的夜色里,远处的山脉如同一座座虎踞龙盘的怪兽,矗立在东西北三个方向,险些与夜色隐匿在一起。半空里已经起了雾气,白蒙蒙的,在空飘荡,给人一种升仙的不真切感受。空气飘荡着露水的味道,别有几分清新。

    徐丽次不辞而别去了浙江,虽然过后听到她在那边工作得很好,黄**待她很好,任君飞也为她高兴,但是他一直都搞不懂徐丽为什么不打电话亲自告诉他,而且看到他打来的电话她挂掉,这让任君飞一直很苦恼,为什么啊?难道她刻意要忘掉阿飞哥么?

    想着徐丽那一笑露出小虎牙既可爱又娇俏的样子,任君飞既兴奋又有些胆小,很怕再遇到恶狗,虽然今天才学到了一招克狗致胜不战而屈人之狗的招,问题是夜色里,狗那看得清我有没有蹲下身子,扑来狂咬几口,除了自认倒霉还能咋滴?

    一路提心吊胆的走着,走到街角的十字路口,转而往北行去。路偶尔驶过几辆摩托车,灯光射得人眼睛睁不开,车过以后要走一阵才能恢复视力。在这时,手机响了,任君飞心情有些激动,接起着急地问:“说具体点,镇粮库在哪个位置啊?”

    “什么镇粮库,任君飞,你搞什么嘛?”声音有些嘶哑,一点不像徐丽的声音,任君飞才反应过来,这才一看是刘清芳,

    “清芳啊,你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呢,骇我一跳!”

    “任君飞,你到底怎么啦?”刘清芳也让任君飞不明不白的话吓到了,声音提高了许多,语气里充满殷殷关切之情。

    “嘿嘿,清芳,接到你的电话我很兴奋啊,兴奋得快要发狂了!快说有什么好事啊!”

    “元旦龙书剑要结婚了,他问你请贴收到了没,请帖是我代发的,我不敢不问啊!”

    龙书剑啊龙书剑,喜欢使些小人伎俩,任君飞道:“清芳,你告诉他,我任君飞人到礼到!”

    “那如果不是为了参加婚礼,你不来啦。。。”

    声音弱弱的,任君飞也来不及想刘清芳要表达什么意思,看到手机屏幕又现了徐丽两个字,道:“清芳,现在我有点急事,以后再跟你说啦。”

    接了徐丽的电话,任君飞知道了粮库的大致方位,在镇北头,任君飞轻轻摇了摇头调转了身子。是啊,粮站早都改制,粮店的房子早都卖给私人了,我怎么还往南边跑呢,南辕北辙!

    一路激动着,心里一边想,不知道徐丽到了没有,也应该到了吧,要不怎么会电话来催呢,肯定是等不及了。

    两人这番深夜约会,徐丽定在了荒弃的粮库里面,好浪漫啊,好有野趣啊,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呢?想起次在她城里的家,在她的大床,她喝醉了酒赤果着抱着自己,而自己却退缩了,第二天她不辞而别了,任君飞的心里又纠结了。

    往北走了百十米,开始看到一堵高高的围墙,延伸出去不知道几百米,一看是一个大型建筑,估计这是徐丽所说的粮库了吧。他拿出手机,给徐丽拨去了电话。

    徐丽却没接,直接给他拒接了。任君飞微微一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她突然觉得不合适啦?还是另有什么要事?能有什么要事啊,她母亲不是说不要紧吗?除了母亲的病难道还有什么约会更重要?难道这个故事还没有开始要夭折?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从前面不远处墙角黑暗里走出一个黑影,低声唤道:“这儿呢。”任君飞听出这是徐丽的声音,心大喜,急忙迎了过去。

    徐丽直接把他拉到高墙下的黑暗里,道:“我刚到,你来得挺快呀。”任君飞说:“这是粮库吧,保护得真好!”徐丽点点头,道:“跟我来。”说着拉着他的手,沿着墙角往北续行。任君飞道:“我们从正门进去吗?”徐丽说:“不是,正门锁着,我带你从墙窟窿里钻进去。”

    听说还要钻墙窟窿,任君飞忍不住好笑,这哪是约会来了,明明是地下组织接头来了。不过,从也能享受到一丝丝的野趣。

    徐丽拉着他往北走,走了一百多米,粮库的西围墙已经到头儿,现出一个东西向的幽深静谧的小胡同,迈步走进,直直往东折去,沿着粮库北围墙又走了几十米,这才停下来。从始至终,没碰到一个人,这更为两人的约会增添了隐秘刺激的气氛。

    徐丽低声道:“是这儿了,我先钻,你跟着。”说着走到墙根底下。

    任君飞站到她身后,定睛瞧去,见这里的墙皮现出一个“0”形的窟窿,窟窿下边接了地皮,高有一米下,最宽的地方一尺左右,堪堪容一个成年人侧身钻过,从这个窟窿望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不由得有几分心虚,低声问:“里边没人吧?”徐丽轻笑道:“有人我还敢带你过来?”任君飞柔声道:“你小心点儿。”

    徐丽嗯了一声,蹲下身子,侧着往里面钻去。

    任君飞少不得前扶住她,想到这位美女为了自己,竟然甘心钻入这狗洞一般大小的窟窿,丝毫不顾及女人应有的矜持,心里很是感动。

    徐丽很快钻了进去,转身招呼他也进来。任君飞身形高大,钻进去有些吃力,最后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爬了进去,虽然狼狈,却避免了被墙窟窿两侧的红色砖灰弄脏衣裤。

    此时,两人已经站在粮库北围墙内,脚下都是草地,提鼻子一闻是秋草清香,竖耳朵辨听则是寒虫嘶鸣,四下里扫视,尽管天色黑暗,却也能看清粮库面积极大,建筑却少,只有东北两个方向建有几排硕大无朋的建筑,连绵成线,估计是用来储存粮食的库房。另外的空地,不消说,自然是晾晒场地。

    徐丽牵着他手往里面去,低声介绍道:“这座镇属粮库是世纪七十年代建成的,容量是三千吨,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完全不能使用,现在基本是荒废的局面。”

    任君飞道:“这么大的粮库,在镇心空置着,太浪费了吧。”徐丽道:“谁说不是呢,可不荒废着又能干什么?开发房地产?在镇里面根本别想。找人承包?哪个老板也不是傻子,承包了这么大的地方干什么用?只能闲着。”任君飞点点头,道:“是啊,在城里,地皮是寸土寸金;可在村子里,那是一不值。丽丽,你不会是看这块地了吧!”

    徐丽点了点头道:“是,要不我怎么会带你到这儿来呢,我是想把这个粮库承包起来,还能结合我们大湾乡的独特资源,成立一个公司,专门往外销售我们的资源!”任君飞乍一听,心凉了一下,继而又听到徐丽后面的话,正合自己的意思,不由心一动,道:“你说说看,要是可行的话,我给你找几个老板投资。”徐丽道:“投资?你以为这个公司需要多少钱,场地是现成的,用工也要不了多少,再说我还可以贷款啊,现在政策对于农村挺扶持的。”任君飞苦笑道:“我的傻丽丽,为了这个事,你给我拍个照片发到我手机行,干嘛要约我到这儿来啊,你看,怕被熟人发现,搞得像地下组织接头一样的。还好,进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可是出去呢,我被发现了无所谓,我是个男人,和你这么一个大美女约会,我是赚大了,可你不同了,人家会说你不检点啊,风险太大了,不值得啊!丽丽,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