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48上告无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48上告无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黄**的一句话点醒了任君飞:“如果你爱她,为什么不让她好过一些呢?”

    是啊,既然任君飞爱着自己的妈妈,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老妈的选择,也是老妈选择幸福的权利,为什么就不能呢?

    县委督查室行政上还是归县委办管,吃了中饭的时候,他就向邢睿告了个假,邢睿爽快答应了,要给他安排车子,他婉拒了,他说现在是领导了,就应该有个领导的样子,各方面都应该做表率。逗得邢睿哈哈直笑,你好大的领导啊,还不是在我下面。任君飞说那是当然了,你能力强嘛!就这样,他和邢睿的关系总算是理顺了,虽然上下级,但可以开点彼此意会的玩笑。

    “呵呵,兄弟,你又高升了,看来你这种人在官场里面很受欢迎嘛,恭喜,恭喜,什么时候请客啊!”任君飞不想自己开车,所以只有麻烦李明了,李明从浙江那边办案刚回来,这段时间在家里休假,接到电话不过十分钟,驾着车子来到县委大院了。

    “是啊,保安,治安,公安,社会不安,我看啊,公安队伍也很适合你这些人!”车子在门口停下,任君飞白了李明一眼,径自把门打开。

    “君飞主任,你上哪儿去?”突然后面响起一声娇喝,宋玉婷姗姗走来。

    “家里有点事,邢睿主任已经批我假了!”任君飞回头一看,玉婷柳眉紧锁,玉面冰冷,谁惹她生气啦?

    “哦,原来你跟邢主任说了的啊,那你去吧!”

    “宋书记,你不会有什么事吧,那我办完了事再去,反正我赶上晚饭就行了,也不急的!”

    “算了,你去吧,既然邢主任批了你就去吧,以后,以后走哪儿记得给我说一声!”宋玉婷投来一丝不屑的眼神走了。

    任君飞心里不由一凛,是啊,自己怎么这么糊涂呢,自己在办公室这边归邢睿管,可是在县委计划生育领导小组那边,自己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可归宋玉婷管啊!

    “兄弟,这位美女是谁啊?那么拽!”李明一直看向窗外,任君飞看到了这厮喉咙明显地耸动一下。

    “宋部长,宋副书记,诶,你都看不出来啊,亏你还是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呢,这点眼神也没有!”

    “作为男人,我眼里只有男人和女人,作为刑侦队长,我只要分得清歹徒和群众就行了,她是副书记还是部长,捱着我什么,我只知道她是个美女就行了,呵呵,难怪你那么迷恋官场,美女都集中到官场里面去了!”

    “哼,不上进!”

    “嘿嘿,任君飞,我上不上进没关系,反正我家雯雯也不希望我多大的官,要是有可能,我还希望把这个副局长辞掉了,当一名普通老百姓,上班没事干,下班抱老婆呐!君飞,说实在的,并不是我不知道县里有个美女副书记,是你误导了我啊!”

    “是你自己没眼神,你别赖我!”

    “不,像你这样的人,见了领导不说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的,可是刚才你怎么着,嬉皮笑脸嘻嘻哈哈的,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谈什么怕吗?不太符合逻辑!”

    任君飞头上一丝黑线,“照你这么说,所有的部下都应该怕领导了,在领导面前就必须缩手缩脚的了,下属不怕领导,在领导面前大大方方,这正好说明领导的平易近人,说明领导接地气,是个好领导啊,哦,照你这逻辑,怕领导才是尊重领导,你那是什么狗屁逻辑,不和你贫了,开快点,到了村子我找个厕所解个手!”

    “厕所,哪儿不是厕所,你就在这儿吧!”李明把车靠了路边,停了下来,任君飞看了看呼啸而过的来往车辆,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明,

    “就是啊,下车!”李明却帮他开了门。

    “没人看到?”

    “看到了又怎么啦?前段时间我在温州那边,男男女女在大街上就是这么解决的,人家说那是一种文化,你觉得不可理喻那是你没见识呢!”

    “好,好,我算怕你了行不,你跟我开快点!去了江浙那边半个月,人家的勤奋进取的精神你学不来,相反把人家的屎尿文化学到了,真有你的!”任君飞扑地把门关上了。他的脸胀得通红通红的,李明也想他肯定是让尿给憋急了,也不好再说他什么了。

    对于这位好兄弟,任亦可走丢了,他就答应一定要帮找回来,县里也成立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案组,他们在浙江那边侦查了半个月,案子刚刚找到了一些线索,上面便来了通知说专案组撤掉了,专项行动就这样不了了之。

    任君飞在想,如果有那么一天,他和黄**手牵着手走到温州的大街上,他也来这么一泡尿,慧姐会不会羞他?

    赶到家里的时候,老妈和黄士民早已忙碌好了,鸡鸭鱼野味摆满了一大桌,“小飞,终于回来啦,回来就好!”黄士民再不像原来那么拘谨了,招呼着任君飞和李明坐。

    “黄叔,你坐!老妈,你也坐!”任君飞把李明拉到了旁边。

    “你还叫黄叔啊,真是!”老妈刘秀兰白了任君飞一眼,在黄士民身边坐下。

    “那我。。。”任君飞知道不如老妈的意,电话里面他说过要叫黄士民爸爸的,可是词到嘴边他又咽下去了,这个弯比七道拐还要难转得过来啊!

    “秀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只要孩子高兴,叫什么都好,就叫黄叔,秀兰,把我们的好酒拿来啊!今天我要和两个后生拼一拼!”

    “黄叔,要不我到车里取,有茅台!”李明白了白任君飞,就要走身拿酒。

    “快坐,快坐,你那茅台算什么好酒,要说好酒,谁都比不上你刘姨酿的!”很快刘秀兰就从里面抱来一个用红布盖着的红坛子,揭开红布,盖子上还覆着一层泥巴,李明眼睛一亮,“黄叔,这酒陈了应该不下三十年了吧!”

    “呵呵,君飞有多大,这酒就有多大!”黄士民开了盖子,满屋便弥漫了一股诱人的醇香。

    曾听老爸说,妈妈是酿酒的好手,可是从小到大,任君飞就看不到妈妈亲手酿过,老爸任重达一直都是喝着经销店里的包谷烧。

    那坛老酒,小时候任君飞也见过,当时他十分好奇,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好东西,他想揭开看看,结果被回家的老妈看到了,将他狠狠骂了一顿,然后将坛子摆到更高的地方了。老爸笑了笑说,这是你妈最宝贵的东西,你千万不能碰!

    没想到是酒,可怜爱酒的老爸,陪了妈妈一生,硬是一口也没喝上老妈亲酿的酒。

    李明也是个爱酒的人,才喝了几杯,便和黄士民斗上了,酒桌上两个人居然没大没小,称兄道弟起来,任君飞恍然后悔,回去没人开车了。

    多好的月光啊,好一个静谧地乡村夜晚,任君飞不愿意和他们斗酒,就一个人走了出来,他的思绪很复杂,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儿,你等等,”母亲刘秀兰从里面追了出来。

    “妈,什么事吗?”任君飞转身停了下来。

    “你不怪你妈么?儿子,说真的!”刘秀兰解下了围裙。

    “妈,你是勇敢的,我为你骄傲啊,老妈,我真的祝福你和黄叔!”

    “嗯,你能这样想就好,”刘秀兰顿了顿,又说:“现在计划生育又要紧起来了是么?村里人都说了,又要搞通不能三分钟那一套了,你在县里清楚,真是这样的么?”

    “应该是的吧,妈,你怎么关心这个啦?”

    “不是我关心,是政府他们那边太欺负人了,你猜怎么了,那个麻副镇长是怎么了,天天来黄家找**,一会儿说要结婚证,一会儿说要结扎证,一会儿又要流动人口证,**说了,她来省亲的,哪办的流动人口证啊,更为气人的是,他们说**肚子里面有了,非要拉着她去乡计生办做孕情检查,真是开玩笑,幸亏你黄叔抄起了扁担才把他赶出去,他说了明天还要带更多的人来呢!”

    “所以,慧姐她今天一早就走了?”

    “不,**家里人病了,她也要赶回去,不过她本来也不必赶这样急的,说要吃完这饭再走,可是不行啊,真让他们给抓起来也不是个事!我是说,政策归政策,严是严了点,我就放不下心你那表哥,才当镇长,少不了头昏脑胀,真要做出些什么过分的事,到时连家乡也回不去。你的话他听,你跟他说一说!”

    说实在的,任君飞参加工作也没有碰到计划生育告状无门的时代,他到城关镇的时候,计划生育早都晋了类,已经抓得不那么严了,那些宁愿家破人亡,不能放生一个的听闻,也是聊天时候听于正讲的。但那种恐怖的场面他可以想像,那种紧张的气氛他可以想像得到。

    任君飞都上高中了,老妈刘秀兰那时也快四十九了,还被带到乡计生办,后来确认为绝经了才勉强躲过了一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