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46小心眼的男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46小心眼的男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希妍说:“你有这番心我就满足了。算了,我又不是没衣服穿。”任君飞却是非要去买不可,拉着陈希妍下了楼。

    凤阳档次不够,任君飞驱车去了青阳市最够档次的太阳城商厦。陈希妍说:“君飞你是不是暴发户了?这里衣服还是够些档次的,你可要有准备了,凡是我看得中的,差不多都是千儿八百的。”任君飞扬了扬手里的卡笑笑:“那就买千儿八百的。”然而他没有告诉陈希妍这张卡是何尝在送的,里面装着两万呢!

    上了女装部,陈希妍尽量往便宜的选,可不论是衣、裤还是裙,都是好几百的价格。任君飞却都嫌档次太低了。最后陈希妍看中了一件香港产的墨绿色的真丝连衣裙,价格是一千零八十八。陈希妍试了试,她皮肤白皙,长相典雅,穿上显得很贵气、可她嫌太贵了。任君飞不由分说,收银台交了款,当然自己垫上八十八块钱。

    买好了衣服,不再多转悠,径直回家。两人心里都有数,在商场里呆得太久了,说不定就碰上熟人。正是俗话说的,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碰鬼。

    陈希妍自然特别高兴,上了车就偎进任君飞的怀里。陈希妍心里很甜,嘴上却还在为裙子的价格唠叨,说:“裙子是好,就是太贵了。女装的价格怎么越来越高得没边了。”

    其实陈希妍自己平时买的衣服也高档货,价格都在千元左右,因为她的工作多半是面子上的事。但这钱让任君飞出她就觉得太贵了,因为他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千快。任君飞笑道:“高档女装贵有贵的道理。

    因为高档女装都是漂亮女人穿的。而商家都知道一个漂亮女人身后至少站着一个傻男人。”

    陈希妍乐了,说:“你也是这么一个傻男人?”任君飞玩笑道:“傻有傻福,我就喜欢当这么一个有福气的傻子!”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陈希妍都叫任君飞傻男人,两人觉得很好玩,当然这只是两人世界的话。

    回到家里,陈希妍让任君飞先洗澡。任君飞说陈希妍的身子还有些虚,两人一块洗,他为她擦身子。陈希妍就撒起娇来,软软地瘫进任君飞的怀里。

    任君飞先将陈希妍洗了,抱她去床上,回浴室自己洗。等他洗完回来,陈希妍却站在卧室中央,望着任君飞笑。她没有穿睡衣,穿的是刚买的墨绿色连衣裙。任君飞过去一把搂起女人,深情地亲吻。

    来到了大床上,陈希妍感觉到的却是他的激情,便略显羞涩,点了点他的鼻子说:“想要啦?你丫你,就喜欢当这样的傻子。”

    任君飞本来没那意思,但她这么一说,他反而搂紧了她,说:“傻子就知道蛮干,有时恰恰好。”

    一阵抚摸过后,陈希妍目光渐渐迷离,像烟波浩渺的海面。这是任君飞最熟稔的目光,一种无数次让他化作滚滚海浪的目光。他总是要捉摸到女人这种目光,才能真正地满怀激情,不然过后他会沮丧。

    每次,他都醉心品尝陈希妍那种无以言表的情绪变化。她的目光迷离了,他知道这是美妙乐章的序曲,轻柔而幽远。迷离的目光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混沌,慢慢地成了浓浓的雾霭,低低的漂浮在海面。长长的眼睫毛一点点地下垂,陈希妍的眼睛轻轻地合上了。

    陈希妍的胸脯开始起伏,起伏。最激越的乐章奏起了。海面掀起了风暴。任君飞只是被风暴卷起的浪头,在海面上疯狂地奔腾,涌过去、涌过去,没有了方向,也没有了时间,似乎这滔滔白浪要翻滚到天荒地老。

    天要塌了,海要漏了。飓风卷着浪头轰隆隆冲向海滩,重重地摔了下来……

    陈希妍柔柔地躺着,像一湾松软的海滩……她多想,这一刻注定成了此生的永恒!

    “君飞,你都不给洁妮打个电话,她不担心吗?作为一个好丈夫,你不应该啊!”

    “打了,每天去办公室的时候,我都打了,洁妮很好,估计她一时也回不来,她妈病了,她身体又不方便!”

    “哦,没想到那点电话费你也占,君飞,你要记住一点,无论你以后混得怎么样,都别忘记了你的家,家是你的港湾,洁妮是你的妻子,你要一辈子对她好,知道么?”任君飞点了点头,捏了捏陈希妍的屁股,“妍姐,我也会对你好!”

    “嗯,我才不要你对我好呢,只要你偶或想我一下我就感到满足了,凤阳我是再没有一个说话的亲人朋友了!我过得太累了,”

    “你要走了?走哪里啊?妍姐,你今天说话怎么怪怪的呢?”

    专职副书记向明胜退了,在谁来出任这个副书记的问题上,县长和书记的意见不太一致,莫书记提了陈希妍,她说自当县委办主任以来,陈希妍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的;易县长提了赵海峰,赵海峰进常委的资格比陈希妍早,两个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谁也不肯让步,放在常委会上表决居然是旗鼓相当,最后还是陈希妍说话了,她说对于副书记的人选,常委应该有个明确的态度,要不上面又要派人下来了,这对凤阳没有什么好处,她提了宋玉婷的名,结果大家都同意了。

    莫乔恩找到陈希妍的时候,陈希妍说了,太累了,想找个不太累的地方休息了,市财政局杨局长当上了副市长,班子里刚好空缺了一个副局长,陈希妍下个礼拜将走马上任。

    “妍姐,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任君飞紧紧抱住陈希妍的身体,生怕一松手她就要飞走似的。其实任君飞也知道两人的关系不尴不尬的,他也不可能给妍姐承诺什么,但只要想到她的离开,心里就没名地恐慌。

    “呵呵,我有什么打算?能有什么打算?市局那边事情应该少了一些,好好休息一下!对了,你表哥下去了,你在县委办,又在领导身边,能给他说话就多说一些!”

    结婚以后,表哥刘生平对陈希妍的态度立马变得变本加厉了,成天都是疑神疑鬼的,回到家里,只要第一眼见不着陈希妍,电话里头就会对她冷言冷语,“你忙啊?忙什么?忙到陪人家喝酒跳舞,陪来陪去还不只是个副处级!~”再忙陈希妍还得赶回来,只要她稍微顶一下嘴,就会拳脚相加。

    两人在海南度蜜月的时候,刚好在海滩上邂逅了市招商办的一句领导,这名领导姓耿,市招商办副主任,这次带队去广州洽谈一个项目,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和陈希妍年纪不相上下。

    因为耿主任过去对凤阳的工作非常照顾,所以陈希妍就热情邀请领导吃饭,当时刘生平就不高兴了,他说我们是来度蜜月的,又不是办公事,用得着请领导吃饭么?陈希妍说朋友相处就是在平时,在无意之间,求着人家的时候你再去巴结人家那能叫人脉么?刘生平看了看妻子,只是小心地撅了撅嘴巴。

    然而在吃饭的时候,刘生平就彻底失态了,他居然摔了酒杯,还扭住了耿副主任的胳膊,质问他和老婆的关系。结果酒席不欢而散。

    原因是这样的,酒桌上他怎么看耿主任都不顺眼,坐在那里冷冰冰的就像谁都欠着他钱似的。

    耿主任自然知道他心眼小,所以也特别注意讲话的分寸,可是与他同来的几个朋友可受不了刘生平的小气,官场中的人都是大大咧咧习惯了的,知道他越是小气,就越把他逗来开心。

    陈希妍喝红酒,可惜渔家乐里并没有开酒器,恰好耿主任随身带着开酒器,那个朋友就开玩笑说,嗨,陈主任现在当县领导了,想喝口红酒,还得找耿主任啊!刘生平一听马上就不是味道了。

    陈主任想缓和一下气氛,便邀刘生平一起给耿主任敬酒,刘生平却说他是你领导,又不是我领导,他照顾过你又没关照过我,我凭什么一起敬啊,他就找了个借口说去厕所。

    等他从顾所回来的时候,耿主任和陈希妍的杯子没酒了,耿主任正在殷勤地给陈希妍续酒,而陈希妍却半推半拒,又听到那位朋友说,“陈主任啊,做女人难啊,尤其是想在官场上有所作为的女人,背后一定要有一位心胸宽广的男人啊!”这分明是挖苦自己啊,刘生平再也受不了,看到妻子和姓耿的眉来眼去,便以为妻子一定和他有什么勾搭,怒从心起,拽住老婆的手便走,耿主任便数落了那朋友几句,拉住刘生平安静下来,不料刘生平却暴喝一声,“你是谁,我家里的事用不着你管!”陈希妍见丈夫太不像话了,也说了他几句,谁也没有想到,刘生平竟然揪住了耿主任的胸脯,高高地扬起了拳头,要耿主任交待清楚他和陈希妍的关系。。。

    结果一场酒席闹得不欢而散,刘生平竟然不管不顾,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当晚就撇下陈希妍,买上飞机票回凤阳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