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45妍姐病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45妍姐病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今天星期一,大家都来得很早,任君飞跑到大院的时候,脚步有些轻飘飘的,也不知道是昨天洗澡把人泡着凉了,还是晚上与李小露太辛苦了透支体力了。但他又想多半是感冒了,要说透支,小露乍能起得这么早呢,而且出门的时候还接到伊人的电话,人早到乡里了,她一个女的不累,还能累着我吗?

    上楼的时候,他更觉得脚步灌了铅一样的沉,很想扒扒旁边的扶手,可又害怕别人看见,于是咬着牙,一步一步地向上爬着,特别怕让人看见。

    “老弟,感冒啦?看你满头的汗,要不要老兄弟扶你一把!”只听咚咚几声,田满清跟了上来,抓住了他的胳膊,任君飞笑了笑,“不用,不用!什么好事啊,看你满面春风的!”

    “呵呵,等进了办公室跟你说!”田满清不由分说,几乎是把他架着进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田满清才说了,

    原来县里的计划生育工作被省里重管了,要说计划生育,凤阳几乎是青阳市里的一块牌子,年年都要领着全省的先进,可是今年却被省里否决了,这好比是一个衣着体面的人,突然让人剥得一丝不挂的人一样,市里领导大光其火,昨晚分管计生的向副书记就带着市局长来凤阳主持常委会了,向书记明确指示说一定要处理人,而且还要处理到位。

    其实凤阳的计生工作,基础向来就是不牢的,这一点任君飞再也清楚不过了,就说他过去所在的城关镇,年年一类单位,其实那又是一类单位的水准啊,手术是假的,指标是假的,数字那完全就是领导摸脑壳摸出来的,上面没认真,下面自然也不会认真了,大家都懒得认真,所以凤阳县的超生户该生的还照样生,计外的照样还是计外,先进照常还是先进,就好比马路上的牛屎,只要大家都不去掀开它,表面还是非常好看的。

    原来就有一篇报道,题目叫做红旗将倒在手术刀下,意思就是披露那些为了私利虚报手术领奖励的医生,全县上下一片哗然,然而也仅仅是一天之内,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这篇报道了。任君飞记得那个记者的笔名叫做湖楚狂人,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笔名了,那名医生当然被开除了,开除的时候她快到了六十岁,她很不服气,她觉得自己很冤,她说自己是在替领导背锅,责任不应该由她一个人来承担,所以一直在上访,一直到病死在上访的途中还没有恢复自己的公职。

    不过说县里不重视也有点冤枉,县里对计生工作那是高看一等,厚爱一分,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就是计生委主任龙国平,权力比一般的副县长还大,记得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到了一个乡镇检查春耕生产,后来龙国平也去了,书记镇长便陪同龙主任去了,那个副县长发了几句牢骚,不抓农业,你们就吃计划生育去!后来龙国平听到了,跑去县委吴书记那儿一说,很快那个副县长就去政协喝烟去了!

    依照现在的基础水平,凤阳不被否决已经很不错了,任君飞知道一定是刘清芳在起作用。重管毕竟只影响到局长的位置,所以在常委会上,所有的人都责骂着龙国平,把他骂得老鼠过街一样的,一句话也不敢辩驳。田满清说的时候,眉飞色舞,毫无悲悯之心,竟然还多有大快人心之态,任君飞也理解,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这话放在官场上也管用,你想想,过去龙国平多牛逼,一屋的亲戚早就进了单位了。

    会议结果是,凤阳县新成立县委计划生育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由莫乔恩亲自挂帅,易强辉县长,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宋玉婷任副组长,宋玉婷主持工作,办公室主任由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计生局长田满清担任。

    “恭喜,恭喜,满清啊,你是左中堂出山啊!什么时候上任?我来跟你饯行!”

    “那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当然还得看宋书记怎么安排,如果那边还没有安排,我这么仓促着去,人家会说我太急了!”

    田满清这个人心直口快,过去在胡朝晖底下就一直不得志,不过他却是个有能力的人,放在计生委主任这个位置刚刚合适,任君飞猜想之所以田满清得以重用,这应该不是莫乔恩的主意,莫乔恩一直在党校学习,对他也没有那么了解,那么这个人就只有陈希妍了,好久,好久没有听到陈希妍的消息了,听别人说蜜月还没有度完,她和表哥刘生平就离婚了。

    “好,那你决定了告诉我一声。”

    “嗯,必须的,这个办公室,我忘记了谁也不会忘记了你和陈主任,你是我的知己,陈主任是我的伯乐,可惜下午宋书记叫我去市里认识市局的人,要不然我肯定邀你一同去看看陈主任,她病了!”

    “病啦?怎么病得?”任君飞心一凛,立马回过神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大病,要不然办公室会通知的,去看不急,我等着你回来,一起去看!”

    嗯,好兄弟!田满清用力拍了拍任君飞的肩膀,收拾东西去了。

    接下来,任君飞就做不到气定神闲了,看什么都不是滋味,对于妍姐和表哥的结合,他一直就没有抱着乐观的态度,他太了解表哥这个人了,人是个好人,可是心胸狭窄得紧,眼里进不得一粒沙子。而妍姐却是个求上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静下来做他的小女人。

    有好多次,他就想过要去劝劝这位表哥,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娶了这么好的一位妻子,打着灯笼你也难找,要珍惜啊,他又怕表哥抢白了他:好,好呀,你自己收着!

    没想到最后还是离了,多悲剧啊,蜜月还没过完。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时间,吃了晚饭,任君飞去陈希妍那里,希妍这时搬回了文化局的老房子。

    开门进去,不见一丝灯光,便以为陈希妍还没回来。开灯去卧室一看,见陈希妍躺在床上。任君飞说:“这么早就睡了?”不听陈希妍回话,任君飞跑去床头,见陈希妍病恹恹的,眼睛微微睁着。

    任君飞吓了一跳,俯身抚摸着陈希妍,“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成这个样子了?”陈希妍摇头的力气都没了,只眨了眨眼睛,说道:“前天我去教育局开个协调会,回来后,下午感觉就不好,浑身无力,到晚上就开始发烧。人整个儿昏昏沉沉,恶梦不断。总梦见自己泡在一个冰冷的水潭里,有好多水蛇在游来游去,吓死人了。用了两天药,不发烧了,人就像没了骨头似的,挺不起来。”

    任君飞搂起陈希妍,感觉她全身软绵绵的,肌肤似乎也松驰了。“你这两天吃东西了吗?任君飞问。陈希妍摇头说:“没胃口。想着吃东西就恶心。”任君飞说:“那怎么行?你好好想想,这会儿吃得下什么?人是铁,饭是钢啊。”陈希妍仍是摇头,不想吃任何东西。

    任君飞想起自己生病时只想吃稀饭,就说:“想不想吃稀饭?银杏大道有家台湾老板开的阿里山快餐店,听说那里的稀饭做得好。我去给你买一份来。”

    陈希妍抓住任君飞的手,说:“难得跑,不要去。有你在身边,我感觉会好些的。”任君飞亲亲陈希妍,说:“妍姐,你这样子叫我心疼啊,别说傻话了,不吃怎么行?你先躺着,我马上回来。”

    任君飞下楼,驱车去了银杏大道的阿里山快餐店,买了份皮蛋虾仁粥。回来开了门,见陈希妍已起床了,坐在客厅里,柔柔地望着他笑。陈希妍还专门梳洗过了,换上了干净的睡衣。任君飞进厨房取了碗筷,先盛了一小碗端到陈希妍面前。陈希妍刚想伸手,任君飞把她的手压住了,说:“你别动,我来喂你。”

    任君飞小心地一口一口地喂着陈希妍,他的眼神里充满爱意。喂到小半碗,陈希妍就有些气喘了,额上渗满了汗珠。

    任君飞拿了靠垫塞在陈希妍背后,让她舒舒服服地靠着,先休息一会儿。然后他打开冰箱,见里面有梨子,便拿了一个,一边削一边说:“梨子好,吃着清爽。狠狠地咬一口,嚼得满嘴脆脆的,凉凉的,甜甜的,那个味道,……,”他有意夸张着,嘴巴里还咝咝地响。

    梨子削好了,切成小片儿,放在小碗里,拿调羹喂陈希妍,“吃点儿梨,爽口爽心又开胃。”

    陈希妍早笑了,说:“听你就像做广告似的,我不想吃也想吃了。”陈希妍吃了几片梨,胃口真的就好些了,便又吃了半碗稀饭。任君飞晚上不走了,留下来陪陈希妍。两人谁也没提及工作上的事,只是相互依偎着说着情话体己的话。

    直到三四天以后,陈希妍身子才完全恢复。这几天任君飞晚上侍奉陈希妍,要么那里过夜,要么呆晚一点再回去。这天见陈希妍气色精力都好多了,任君飞就说:“妍姐,为了庆祝你身体康复,去给你买件衣服。”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