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37浪漫主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37浪漫主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啊?这不是小飞的妈妈刘秀兰么?任家和黄家不是死敌么,大哥怎么会和刘秀兰好呢?

    “士民,叫你别耕了别耕了,明天再耕也不迟,你偏不听,看累坏了吗?”

    “这冬种啊,虽然不春播,可天气一天一天冷,能赶早一天是一天,地里还是热的,对种子重根发芽有好处啊,阿兰,你别担心我,我这把老骨头,有时还管用得狠!”

    “你逞能!”

    屋内两人你呵我护,情意绵绵,黄**更好了。手机端

    刘秀兰这边用水帮黄**洗着脚,而黄**也在用水和门较劲呢,因为农村的门大都是木门,而门栓由于年久失修,又缺了油,所以开关起来会发出吱拗声,白天还好说,这种声音不太明显,可是要是在夜里,特别的刺耳,而刚才黄**小心翼翼的开了一点,门开始出声了,吓得她赶紧停止了一切动作。

    可是不出去看看心里又难受的要命,所以她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水杯,将水倒在了门栓,这样门不响了,这一招是在电视学的,不过人家用的是尿,她用的是水。

    “唉,要是一辈子这样好了,你搬过来,我也不用两头跑,可惜君飞他。。。”。黄士民由衷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也难怪,用热水泡完脚,刘秀兰又将他的脚抱在怀里,用劲在脚底板做着按摩,老伴老伴,老来相伴,不图的是老的时候相互有个照应么。他和刘秀兰一直都是相爱的,但是父亲刚刚过世,向来对他有些仇视的刘君飞不可能接受他,他也一直不敢向任君飞提起此事。

    “民哥,你别着急,君飞他是有化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理解我们的。”刘秀兰安慰道。

    “阿兰,有时我恨我自己,当时那么糊涂,怎么让猪油蒙了心呢!”。

    “哎呀,民哥,都过去了,呵呵,现在不是更好吗,花还是老来俏啊!”。

    “嗯,老来俏!阿兰,我。。。”

    “民哥,我也想了!”

    黄**终于小心翼翼的将门开到了足以让她出去的宽度,再也不敢继续打开了,于是侧身出了门,紧了紧身的衣服,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慢慢挪到窗户底下,她的运气不错,帘子只拉了四分之三,还有好一块没有拉,其实这已经不错了,整个炕的情况一览无余。

    在这一夜里,黄**脑壳一直是昏昏沉沉的,说睡着吧眼睛还是开着的,要说不睡着吧,可偏偏做起了梦,梦里她变成了刘秀兰,而大哥居然变成了任君飞。更为令她感到羞耻的是,任君飞像眼前这只不知疲倦的公狗一样,不知疲倦地侵犯着她。。。

    这个狗日的!还没完啊,眼前又浮现了任君飞那张挣拧的脸,黄**感觉到脚有点酸,站了起来,轻轻骂道。

    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脚步声,黄**猛然惊觉,一回头看见任君飞叼着根烟过来了。

    “慧姐,怎么样,这石碑有年头了吧?”

    “你来干什么,快回去,快点”。黄**说着走向任君飞,她不想让任君飞看见石碑后两只狗正在秀恩爱,如果是那样,自己这张脸简直没地方搁了。于是她弯腰捡了小石块,往那狗头一扔,吓得那狗尖叫了一声,从背跳了下来,吐着舌头尖叫着,惊恐地看着黄**,然而它们无法分开。

    “慧姐,这个时候你扔石头是没有用的,走吧,李书记他们都在桌等着了,别看它们叫得这么惨,你放心,等一会它们自然好了!”黄**两手挠着头发,头低得不能再低了,乖乖地让任君飞牵着手来到了村部。

    哟呵,气派!村支两委班子都来齐了,十四人,桌子摆满了鸡鸭鱼猪脚等硬菜,你看,真下得血本,连野鸡野兔都了。任君飞不无赞许地看了看李小露,干练啊,李小露却丢来一个不屑的眼神,等下给我注意点,不要没了吃相。

    到底是吃多了山珍海味,遇到了不加佐料的原滋原味,这一餐,黄**吃的格外多,酒也喝得特别到位,而且吃到高兴处,还不顾形象的连呼撑死了,这里是家乡,无拘无束,她还真有点喜欢这里的生活了。

    午饭安排得特别好,黄**开口了,从梨园村到国道接口处道路硬化所需的水泥和砂子她全出了。心想着与李小露说一会儿贴心的话,可是李小露根本不理睬他,午饭一散,跟着开动员会,落实任务,说争取年底一定要让梨园村的人走干净的水泥路。

    午饭后,任君飞开车带着黄**去了山里修路的地方,此时刚刚交冬,山里偶或飘来几片枯黄的树叶,让人感觉到处都是一片肃杀衰败的感觉,但是唯一使人感觉舒服的是这里空气很好,清冽而新鲜。

    “慧姐,前面开不过去了,我们当初修路修到这里,本来是想再往前修的,但是县里说要修一个高规格的公路,那么,梨园村修得这个简易公路恐怕不符合要求了,所以一切停下了,是我们修得这条路也要加宽,至少要修双向四车道,规模不小啊”。

    “哦,这是县里说的一号公路吗?”

    “对,是这里,估计过了十五要启动了”。

    “嗯,听说投资很大”。

    “嗯,将近一个亿的工程,估计差不多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修完,不过明年这个时候应该是初具规模了,到时候慧姐你要是从省城来的话,直接走220国道可以了”。

    黄**没说话,只是慢慢登旁边的山坡,向远处眺望着。

    趁这个功夫,任君飞摸出电话向金娟求救。

    “大小姐,你把慧姐叫回去吧,”。

    “嗯?怎么了?给你气受了?”金娟没好气道。

    “这倒没有,只是,我担心她现在是在兴头不知道累,到了晚她肯定腰酸背痛,走都走不能走了!”任君飞实在不想爬山,他又不敢让黄**知道,所以才想到金娟。

    “哈哈,你不知道吧,你慧姐是江浙省登山协会的,每年都要出去登好几次山,行了,她爱去哪儿去哪儿,你只管跟着是了,这样吧,我忙着呢”。黄士民不等任君飞说话,直接挂掉了。

    任君飞无奈,又下了车看着已经登山坡的黄**,这个时候黄**朝山下喊着什么,还指着远处的地方,任君飞以为出了什么事呢,于是赶紧往山爬,可是来的时候并不知道黄**会真的爬山,所以穿着皮鞋的他歪歪斜斜的爬了山。

    “怎么了,慧姐,出什么事了?”任君飞本来体力也是极好的,可惜昨晚力气使完了元气大伤,现在唯有弯着腰,累的真像是一条狗,差伸着舌头喘气了。

    “你看看,那个山沟里,你看到什么了?”黄**兴奋地指着远处的一个山沟沟说道。

    “树啊,草啊!”任君飞顺着黄**的手指看去,这是有名的七道拐,除了凶险还是凶险,说看到树啊草啊,任君飞也非常叹服自己身那股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了。

    “不,你再看看!”

    “慧姐,石头!”

    “不是石头,是黄金!”

    “慧姐,你不会是想到这里开一个碎石场吧!”任君飞头脑也不差。

    “是啊,这不是这里要修路嘛,到时候肯定要用很多的碎石子,你算过没有,这一条路修下来一百多公里,这得用多少方砂子,小飞,这天然的岩场,不是岩场,是人民银行啊!”黄**丹凤眼越说越亮,“你想想,我们还可以办砖厂,现在老百姓有钱了,都想住新房。。。”

    “好是好,慧姐,我也看好了这是个包赚不赔的好项目,可这得要多少大机器,要花不少钱吧,我没那个钱,哎!”任君飞一声长叹,大有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之悲慨。

    “是吗,我说过你来投资吗?”黄**斜着眼,似笑非笑的。

    “是啊,我是有本钱也不能做投资啊,公务员管得紧,我更不能知法犯法,更不说要打擦边球了!”任君飞抬眼看了看黄**,嘴角一抽一抽地,有什么好笑的,接着道:“慧姐你也不太适合这个项目!”

    “为啥?”这下黄**不再笑了,偏过头来问,一本正经的。

    “这也不好说!”任君飞丢给黄**一根烟,自己点了一根,吐了一口浓烟后慢条斯理道:“可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吧!”

    “担心什么?”

    “村子里的人野蛮啊,他们最见不得外地人来这儿发财了,你发财了,他们眼里是怎么看你的,你是强盗,你是抢犯,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呢,当然了,慧姐你也不算是一个彻底的外地人,何况还有黄支书罩着,是啊,你开个碎石场,合理合法地做着你的生意,明里谁也不敢把你怎么着,可是你想过没,暗里,他们下阴招怎么样,他们破坏你的机器怎么样?别说黄支书了,连公安局来了也查不出是谁,你想,你还做得安心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