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35意外的孩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35意外的孩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看,香姐,那是牛郎星,正挑着一担儿女去找他的织女呢!”初冬的夜,虽然没有月亮,但满天的星星,星星下面便一对相互依偎甜蜜的爱人,坐在三楼的阳台,任君飞指了指天的星空说。

    “那是大熊星座好不好,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牛郎织女星,这些鬼话,你去骗城里妹子吧!”邵洁香玉指点了点任君飞的脑门,甜美地笑了。对于男人,她从来不敢奢望太多,更不敢奢望得到任君飞的爱,在空闲的时候,能偶尔想一想他足够了。

    晚风习习,吹到身有点冷,但两人相互依偎着,都把各自的体温呵护着对方,饶是北风啸啸,我想也不能冷却子他们说话的兴致,任君飞说一阵,邵洁香说一阵,无非是以后的安排,邵洁香说,等孩子长大了,一定要送到美国去读书,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任君飞不同意,国五千年的化,难道没有好的教育啦,说到孩子邵洁香不再让了,她很激动,竟然腾地从任君飞怀里坐了起来,“我是孩子的妈,教育我说了算!”

    “好,依你,依你!行了吧,别激动了,影响了宝宝!”他伸手一揽,又把邵洁香揽入怀。邵洁香赌气地扭了几下,刚好屁股正坐到了他的大腿根部,下面热了一下,

    “你。。。”邵洁香明显感受到了,点了一下任君飞的鼻子,欲说还羞。

    任君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轻声问,“医生怎么说的呢?”

    邵洁香白了他一眼说:“我哪开得了口啊!”

    哦,那算了吧!任君飞摸了摸下巴,香姐的发梢弄得痒痒的怪不舒服。

    天晚了,两人又依偎着下了楼来到了客厅,邵洁香说等等,走进卧室,拿了一件男士睡衣递给我说,去洗个澡,把衣服换吧,大冷天,睡觉穿着衣服人要舒服些。

    任君飞点点头,咬着嘴唇说谢谢。她却一笑说:和我还这么客气,放开点儿,又没别人,当自己家好了。

    说完她把任君飞带到浴室,又打开浴霸试了试水温说,“在外面冻了那么久,洗个热水澡,不容易感冒。还有,洗澡的时候,小心别让耳朵进了水,容易发炎。”

    “嗯,知道了!”任君飞脸红的要命,因为她刚才弯腰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胸,又白又大,他把过的,感觉好极了。

    试好水温,邵洁香出去了;任君飞脱下衣服,竟然发现自己硬了!当时简直羞死了,想按都按不下去。而且洗澡的时候,脑子里老想着邵洁香的大胸,越想脸越红。

    本来他可以不羞的,但他当着人家面拍着胸脯说自己心如止水。

    却在这时,邵洁香推门走了进来。

    穿着粉色的睡裙,长发散落在肩后,白皙的脸颊带着几丝红晕。

    任君飞都懵了!几乎本能地捂住那里,可当时的情况很不好,根本按不住;赶紧转身,屁股对着邵洁香说:你…你怎么进来了?

    邵洁香巧笑倩兮:你也知道害羞啊。。。我怕你洗不好。

    “没事,我可以的!”任君飞捂着菊花,脸烫的厉害,他妈的,丢死人了!

    “你…你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我给你搓搓背吧,要不洗不干净。”她刚说完,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摸到了任君飞的背。

    任君飞一哆嗦,手压着墙壁,吓得不敢动弹,真的不知道她想干嘛!这女人一定疯了!

    邵洁香把浴霸拿下来,一边给任君飞搓背,一边朝任君飞身冲水。

    “舒服么?”

    “不太…舒服!”任君飞第一次让女人帮洗澡,大脑一片空白。

    “站好!”她说着,往前一靠,两枚大胸瞬间弹了我一下,任君飞吓得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墙。张着嘴,眼睛时时瞟着邵洁香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摇了摇头干脆闭了眼睛。

    “好啦!这么快!”没听到水响了,任君飞睁开眼睛傻傻地问了一句。

    “不敢洗了!”邵洁香伸手关了水,捏了任君飞一下鼻子,“傻样儿,回屋说!”

    嘿嘿,

    “额……”任君飞往下面一看,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亦步亦趋地跟进了卧室,而邵洁香已躺进了被窝。

    “我和你睡?”任君飞移步来到床边。他不敢确定关键时刻是否能够控制自己。

    “你可以睡沙发。”邵洁香指了指外面似笑非笑。

    “冷!”

    “你别再装了!”

    正当任君飞踌躇的时候,被子里突然有一只小手,轻轻拉住了任君飞的手,把他拉进了被窝,接着一只手摸到了他下面。

    任君飞身子又是一个哆嗦,吃惊地转头看着她,“不是。。。”

    “我开口了!不过医生说你要侧位,还要轻点!”邵洁香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任君飞。

    一切水到渠成,任君飞轻轻吻向了那张娇艳欲滴的唇。。。

    “起来,起来,我收拾一下!”邵洁香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床乱了她睡不安稳。

    “香姐,别那么讲究好不好,人家是真累了!”任君飞累得眼睛都难睁开,张着嘴巴,像一只癞蛤蟆一样地喘着气,刚才太拼了。

    “你再不动姐采取措施啦!”

    嗯,任君飞鼻子哼了一下,不打屁股么,那儿肉多!

    “诶,你怎么弹。。。”任君飞突然下面吃痛,猛地从床弹了起来,

    怕了吧!邵洁香坏笑着,食指弯曲,空弹了两下。

    任君飞下了床,嘴角抽了抽,白了她一眼,得意什么,弹坏了着急的是你!

    邵洁香收拾好床单,整理了一下睡裙,突然一笑,面颊红润地看着任君飞说:来睡啊,不怕冷啊!

    两人一前一后又钻进了被窝,热度还在,非常地舒服。

    任君飞说:香姐,跟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很温暖,很有安全感。

    邵洁香微微一笑说,那今晚,你搂着姐睡觉好不好?姐也需要安全感。

    “嗯!”任君飞张开臂膀,邵洁香拱在了我怀里,像个孩子一样。

    任君飞轻轻拍着她,很温柔地说,“香姐,我想好了,咱们的儿子叫申君洁吧!”

    申家的姓,任君飞和邵洁香各取一个字,用意很深啊!

    好听!

    邵洁香爬了来,堵住他的嘴:你能这样想好了,抱着我,抱我。。。

    第二天一大早,任君飞来到了黄士民家。

    一杯水还没有喝完,黄**背着一个包出现在了任君飞的面前,后面跟着的是黄士民,和黄士民的西装革履不同,今天的黄**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冲锋衣,背着一个背包,最离谱的是,她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根拐杖。

    “慧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任君飞惊讶的问道,这幅装扮完全是要去登山啊。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我们去找个山爬爬,好长时间没有锻炼了,爬着玩玩呗,怎么,不行?”黄**边说边向门口走去。

    任君飞摸不清这是什么情况啊,急忙看向后面的黄士民,黄士民倒是没有说什么,看着黄**的背影,摆了摆手,那意思是你看着办吧,对于任君飞着急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在意。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带慧姐去哪儿啊?”

    “你自己看着办吧,哎,对了,你可以带她去桃花山去看看,那不是你的地盘嘛,找个山里人弄点野味,估计待不了一天回来了,她哪吃过那个苦啊”。黄士民撇撇嘴说道。

    好事啊,带这位女老总去看桃花山,万一她如意了,搞个投资加股的那太好了,农村休闲林业投资太大了,听老婆说,银行那边没有关系,资金有点吃紧了。

    “不是,万一慧姐玩瘾了,今天不回来怎么办,我怎么办?”看着黄士民十分不耐烦的表情,任君飞不明白,这是当哥的么,怎么巴不得外人把自己的亲妹妹带走呢。

    “我不是说了吗,你自己看着办,找个地方住下是了,以你现在的身份,还找不到个住的地方?行了,我这还有事呢,对了,你开着手机啊,我要是有事找你,别找不到你”。黄士民说完这话没下了,任君飞也不好再问什么,急忙出去了。

    一米七多的黄**没有穿高跟鞋依然挺拔玉立,此刻正站在门口等着任君飞呢。

    “慧姐,不好意思,让你等着了,昨晚休息得还好吧?”

    “好!”黄**愣了一下,“你也不错吧!”

    “我嘛,凑合,凑合吧!”任君飞嘿嘿干笑,昨晚说了一宿的话,根本没有合眼。

    花姐的新广本十分争气,一路向临山镇开去,好在车后黄**坐在后座闭目养神起来,没有说话,任君飞自然不会主动去搭讪,此时正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事呢。

    邵洁香虽然说了孩子不要他操心,可是作为孩子的爹,他能不操心吗?他在想,这事以后怎么给王洁妮说,她心里才能好受一些。而眼下是不合适的,香姐啊,你一定要挺住,别正宫娘娘先生了。

    “你这是往哪儿开啊,”黄**睁开了眼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