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33一号红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33一号红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333一号红人  任君飞有点发蒙,黄**跟他说他男人的不是,她为什么这么做?这算是诉苦吗?既然她觉得男人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好,她为什么还跟他保持关系,一纸把他休了重新再找不得了?

    一直让任君飞感动的是:老婆王洁妮倒不会在另一个人面前论道自己的不是,相反她非常维护自己的丈夫,与其说维护,还不如说宠溺,曾经因为一次闲聊中,林倩说过了任君飞爱挖鼻孔的坏毛病,王洁妮便和她急上了,一个礼拜不和她说话,直到林倩主动道了歉。

    一个女人如果不维护自己的丈夫,只能说明她不爱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她过得并不幸福!

    任君飞马上觉得自己气场占了上风,笑道:“慧姐,听你这么说,好像你的感情不是很幸福?”黄**沉吟片刻,说:“幸福这概念是很难说得清的,我的婚姻是被安排的,古井不波,我的感情,是枯燥、单调。你说生活不经几番周折,感情不历几次波澜起伏,就如一部作品,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不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任君飞见黄**已经把杯里的酒给干完了,拿起酒瓶给她加满。酒是好的人头马,卖好几万块钱一瓶。黄**刚才说过,她愿意出三倍的价钱,光这瓶酒要将近十万。天呐,神仙喝的琼浆玉液也没这么贵啊!

    这一年来,任君飞参加过的饭局和酒局很多,这种名酒也没少喝。但凡是好东西,只要享受过了,总会念念不忘。好酒也一样,喝多了自然也喜欢。眼前不但有好酒,更有身价不菲的大美女,要不是待会儿要开车,任君飞真想跟黄**大干一场。

    黄**突然按着任君飞的手,目光迷离地说:“小飞,非常谢谢你给我斟酒,你是县委书记身边的一号红人,你给姐斟酒,我说出去是很有面子的!”任君飞觉得黄**的手很柔软,好像还微微地发烫,他笑笑说:“慧姐,您太抬举我了!我倒是觉得,我能为您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强人倒酒是一种荣幸。”黄**眼波流转地看着任君飞:“你真的这么认为吗?”任君飞点点头:“当然!”黄**笑笑说:“那咱们俩是互相仰慕呢!”

    任君飞觉得黄**那迷离的目光好像是吸引力强大的磁铁,他不敢多看,怕看久了会被吸住再也移不开。

    任君飞不愿在感情上的问题越扯越远,手指点了点嘴唇说:“慧姐,你这次回来,一定又发现了什么商机吧,告诉老弟,你又想投资什么项目?”黄**反问道:“你希望我投资什么项目?”

    任君飞有些惊讶,黄**干吗问他这个问题,投资是她的事儿,又不是他的事儿!任君飞说:“慧姐,这不是开涮我吗?很抱歉,我对商业投资一窍不通,您没听说过三拍干部吗?拍脑袋决定,拍胸脯上项,然后拍屁股走人,说得就是我这类人啊,你要问我怎么坐上董事长的宝座,我可以给你提一百条建议,这个投资,我还真提不出!”黄**说:“这个我也没想好,投资这事和谈感情一样,有时也看机缘的!“说完黄**就脸红了。

    任君飞说:“那得要好好想一下,不要太过相信商务局的那些资料,”黄**含笑地说:“从商和从政看似有区别,实际,差别是不大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乐意开一家公司交你管理。”

    任君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缘无故的,黄**干吗说这话?而从黄**那迷离的眼神,任君飞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医院时,自己是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她一个星期,可是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真有那么重情重义?

    算是,像黄**这种超级富婆岂能是那么容易伺候的?人有钱了总想尝试各种新的事物,想必黄**是这样吧。她那么有钱,哪里是个缺男人的人?这种富婆只适合玩玩,互相尝试一下,等新鲜感过去了,互相说拜拜。

    任君飞根本不把黄**的话当真,不过,他倒是对这个天姿国色的富婆有兴趣。这种富婆普天之下难找,和她来一段浪漫的交往倒是很有成感的。上了这类有地位的富婆,不管在什么样的朋友圈子里吹嘘都会很有面子的。

    任君飞又给黄**斟满了酒,说:“慧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对企业管理一窍不通,只怕会误了您的生意!”黄**喝了口酒说:“一家企业那么多人,哪里那么容易误事?再说了,就算误事也没事的。经营企业,亏损是常有的事儿。对我们公司来说,投资一家企业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看你愿不愿意!”

    任君飞不知道黄**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不过,不管是认真还是开玩笑,他都不会放弃现在的职位去管理企业的。他非常明白,这种社会,光是有钱还很不够的,

    人要有地位,还得戴上权力的光环,你没看到那些大老板么?都那么有钱了,还要挖空心思地去混个什么政协委员的。

    任君飞怕拒绝黄**使她难堪,说:“慧姐,这一瓶酒,你都快喝完了,您有点醉了,咱们回去吧!”黄**突然抓住任君飞的手,说:“小飞,我没醉!小飞,你有所不知,像我们这种不缺钱的人,感情生活是很痛苦的。因为不缺钱,跟我交往的人,大都冲着我的钱而来,大多数都特么的是伪君子。。。而我出于自我保护,也戴着虚伪的面具。你根本体会不到,我风光背后的心酸。我的内心是很孤独的!”

    说话中,任君飞才知道,黄**的奔驰车被邢睿一个电话给调走了,本来她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拒绝的,但她不会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不论她身家多少,她都不敢开罪县委任何一名干部,因为人家的一个喷嚏,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经营。

    任君飞不想再跟黄**在酒吧纠缠下去了,刚才邵洁香已经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他怕邵洁香听到黄**的声音引起误会都挂了。邵洁香很少打这么多电话,他有点担心,一定是家里遇到了什么急事。可是,他又不能把黄**丢在酒吧。最好的办法是,赶紧带黄**离开酒吧!

    任君飞说:“慧姐,醉酒的人往往都说自己没醉酒,你肯定醉了。咱们走吧!”伸手去抓黄**的手,黄**却把他的手给推开了,很固执地说:“小飞,我没醉,我真的没醉!我还想再多喝一会儿!你再陪我喝一会儿,好吧?我真的特别想跟你喝酒!”

    任君飞仔细看黄**,见她的双颊已经通红,张嘴是酒气。不过,那双迷离的眼睛,眼神看去像是涣散,又像是很有神,一下子看不出她到底是不是真的醉了。

    在这时,一个座机电话打了进来,任君飞不敢不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任君飞,晚上有没有空?”除了老妈以外,还从来没有一个老女人给自己打电话,而且还这样的没礼貌,任君飞心里有点不快,“谁啊?”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要说你是不是任君飞!”

    “是啊,我就是任君飞!”

    “任君飞,我跟你讲了,你可以不来,但香香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啪地一声,邵奶奶把电话挂了,拍了拍儿媳的肩膀,“放心好了,出城半小时,路上不好走,两个小时应该够了吧,我算死了,两个半小时,他就必须赶到这儿!”老太太掰着手指头,一边嘀咕道。

    “妈,也许他在忙呢,”邵洁香摸了摸隆起的腹部,太高兴了,今天到县城B**一下,医生说位置很好,胎儿很健康,后来再打了二千元的红包,问出了是个带把的小子,申家有后了,自豪啊!她不想让任君飞知道,可是老太太善良,天下哪有不让亲生父亲知道的道理,她坚持要把任君飞找来,要他给小孩子取个有文化有出息的名字。

    “忙?他有什么忙的?你看镇上那些,一天到晚不就喝茶打屁聊天么?他敢不来,那就别怪我这个老太婆做事不留情面了,我就去他单位大骂陈士美,非弄他个身败名裂丢了饭碗不可!”

    “别,妈,这是我自愿的!”

    “呵呵,别紧张,我才不会那么笨呢,自己的姑父也要搞啊,怎么说,你俩的好事也是我安排的!”

    “妈,你。。。真逗!”

    挂了电话,任君飞打了个喷嚏,申家一定出事了,要不然邵洁香也不会接二连三地打电话,最后连老太太也出动了!见黄**投过来复杂的目光,任君飞觉得是时候走了,无论如何自己必须去申家一趟。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黄**拿起杯子喝酒,杯子挡着她的脸的时候,她问道:“小飞,看来你也不太自由,喝杯茶也不安神啊,谁打的的电话,是你的夫人吗?”任君飞想在半路上去看看邵洁香,又不知道怎么去跟黄**说,苦笑一下,说:“不是!是一个非常讨厌我和我非常讨厌的人!”黄**放下酒杯,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任君飞:“既然是非常讨厌你的人和你非常讨厌的人,为什么你不敢挂电话?”任君飞苦笑说:“不礼貌啊!”

    任君飞收好手机,见黄**直接拿着酒瓶咕噜咕噜地灌酒。他把酒瓶抢过来时,酒瓶里剩下的小半瓶酒已被喝光。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