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30硬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30硬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离开故乡的时候,黄**是带着憎恶和怨恨的心情离开的,那个时候,她只想,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离得越远越好,哪怕是以后,她再也不想回来了。

    可随着年龄慢慢地增大,家乡的记忆却在脑海里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只要闭眼,她想到了家乡的亲人,想起了儿时的往事,每到夜间醒来的时候,枕头总会被梦后的泪水打湿了,她才明白,原来家乡永远潜伏在心的底里,根本没有办法忘记啊,而且时间愈久,想得更热烈!

    离开家乡整整十二年,去年回了一趟家,县里热情的接待,亲人的团聚,当哥哥亲自给她端来热腾腾的家乡菜时,让她倍感到家乡的温暖,她才知道,人是家乡好,月是故乡明,人的一生,永远忘记不了的是乡愁!

    家乡还是那么落后,乡亲们的条件还是那么困难,作为公司的总裁她知道,现在应该是自己为家乡做点什么的时候了,她决定在凤阳买套房子,安心的住下来,替乡亲父老们找到一条致富路子。昨晚她把想法跟金宣元一说,没想到老公一口答应下来,“好啊,现在高铁通了,你两边住着,两边都不耽误,很好啊!”

    她也听说,江边的房子现在可不往年了,她也想了,大不了和一线城市差不多啊,七万一个平吧,我黄**又不差这几个钱,接连问了几家,说起买房子,人家却不愿意再谈了,多少钱我也不卖,她才知道,原来现在凤阳江边的吊脚楼那不是天价,而是无价!

    看出黄**有点失望,任君飞安慰道,“现在江边的房子确实成俏货了,真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过去住到江边的穷人,现在一个都变成牛逼哄哄的大老板呢,不用他们做什么,一年能有几十万的租金,不让他们任性也难啊,慧姐,买房子的事情,你也不要急,等我慢慢问一下,我不相信,有钱它鬼还不推磨!”

    “好吧,那你给我打听吧!”黄**也知道任君飞的话只是安慰,江边的房子现在谁也买不到的,旁边有一茶楼,刚好有点渴了,“君飞,我们去喝杯茶吧?”“好呀!”任君飞点了点头,黄**的电话响了,

    “慧姐,哦,江边不错啊,帅哥鞍前马后地拎着包,心情肯定不错吧!”

    黄**说了声把包给我,并且急走了几步和任君飞拉开了一些距离,举着电话问道:“娟妹,你在哪?不是走了么?”金娟不是和金晓铭去青阳了么,怎么知道她在江边呢。

    “呵呵,慧姐,是不是找茶楼啊,边城摆渡女挺不错的哟!”

    黄**抬头一看,茶楼正写着边城摆渡女几个大字,心里不由得一紧,“金娟,你到底在哪?”

    “哈哈,你说我在哪儿我在哪儿,骗我说要回老家,原来是找借口与帅哥来江边谈情说爱来了,给我老实点,走到哪儿我的眼睛都在盯着你!”

    黄**四周张望了几下,神情变得慌张起来,赶忙说道,“君飞,我们还是去城区里喝吧,那儿档次应该高一些!”说着拉任君飞走。

    边城摆渡女茶楼靠江的位置,金娟正笑得前俯后仰,金晓铭敲了敲桌子,“这样捉弄你嫂子,这也太过了吧,”

    “呵呵,金大哥,你不知道,我嫂子是这样一个人,吃硬不吃软,你以为来这儿是什么意思,是来监督我的,我给她来这么一下,以后她想管我,哼她还敢!和我,她手段还愣着呢!”

    这次来凤阳,黄**是有私心的,她是想来看任君飞的,那次住院回到家里后,脑子里有事没事便想起任君飞来,那张帅气而又坚毅的面孔,多像他那死去的哥哥任可啊,想着想着她模糊了,两张面孔重叠了,任可是任君飞,她的旧"qing ren"是任君飞。

    但她不能让金娟窥破了自己的心思,因为她是小姑子。到哪喝茶还不是一个样,粗线条的任君飞当然不去想那么多,让黄**给带着到了一个叫露水情缘的酒吧,刚到了门口,任君飞的电话响了。声音很急,小芳说有个男人在店闹事,都快要打起来了。

    任君飞想起来了,刚才到店里取卡的时候,外面有个男人来报名学瑜珈,他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善类,哪有男人学瑜珈的,但看到那男人还算老实,所以没多停留,拿下卡走。

    “还是那个男人?”任君飞站在门口,问小芳。

    “是的,可凶了呢。”小芳说。

    “那男的现在在哪儿呢?”任君飞问。

    “在练功房呢,和苗翠花老板在一起。”小芳说,“我早想打电话找你,可是花姐一直给我使眼,好像不想让我过来。”

    苗翠花是这样,能自己处理的事,从来不会来找任君飞,任君飞不能不去管了,面对一个不着四六的男人,简直是秀才遇到兵啊。他没有心思再听小芳说话,把电话挂了,

    “花姐,我不能和你喝茶了,我朋友有点急事。。。”

    “要我送你去吧?”

    “那,那不用了,不远,那路经常堵车,我走路兴许还要快些!”任君飞愣了下,很快又否定了,他并不想让小芳看到黄**,这小妞好心太强,嘴巴又没轻没重的,影响不好!

    “那行,我在这儿等你,办完了事,你来?”

    “好吧,那我尽快!”等黄**进了酒吧,任君飞顺手招了个的车赶往翠翠美体俱乐部。

    “小芳,你带我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不知道这店是谁罩着?”

    “嗯,”小芳跟在后面,两人往二楼去。

    任君飞黑着脸,一边走边扯开胸前的两个扭扣,把衬衣的对襟打开,露出结实的胸大肌,他这胸肌,一般人看了都会打怵。对付一些不怀好意的顾客,得靠这么一唬二吓。任君飞以前在好食尚的时候,也经常遇到不三不四的人,想到店里吃霸王餐。任君飞拿出这招吓唬吓唬,当然也碰到一些无头无脑又无钱的人,他也会笑脸相迎,想方设想把他们送出门去,即使对方无理,他也只能隐忍一下。

    没办法,这是做生意啊,万一激怒了这些社会闲散人员,不要说大动干戈了,是砸点东西他都吃亏啊。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动手更不会报警的。

    二楼的练功房,一个留着盖头、人高马大的年轻男子,扭扭歪歪地坐在毯子,与苗翠花只有咫尺之隔。

    苗翠花眼尖,立刻看到了任君飞,像看到救星似地站了起来。盖头头也不回,伸出手来,按在苗翠花的肩膀。任君飞一看明白了,苗翠花今天是遇茬子了,否则她不会对这小子的冒犯毫无反应。

    “任君飞。”苗翠花一个趔趄坐了回去。

    盖头回头看了任君飞一眼,马又把头转了回去,显然把任君飞当成了这里的客人。

    “我来早了,李明这人是这么不守时,当个公安局副局长有什么了不起的,花姐,你记得,他说过什么时候过来么?”任君飞问。

    听到李明这两个字,这坏蛋应该向自己求饶示好了吧,任君飞是这么想的。

    “李明说来了么?我怎么不知道,诶,这女人来的地方,他来干什么,君飞,你没搞错吧?”苗翠花说。

    任君飞挤了挤眼睛,“哈哈,我怎么会记错,兴许是给刘老师报名吧,”苗翠花似乎明白了任君飞的用意,一拍脑门,“是啊是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忘了呢,瞧我这记性!凤阳有几个副局长,我居然都忘了都!”

    “李明?”盖头说,“李明是谁啊?高手么?”

    坏了,人家根本不认识什么李大局长哦,当然不会卖他的面子了,他看了看盖头的手臂,一根一根的,好像也是个练家子,这类人可不是提个官名能吓走的。

    任君飞靠在前台边,笑嘻嘻地看着盖头,看来这小子是最近瞄这个店的,他报名来学瑜珈,分明是想沾苗翠花的便宜。

    “兄弟,你可别当着李明的面这么说啊。”任君飞说。

    “怎么着,他还有三头六臂不成?”盖头说。

    任君飞把头凑近了盖头,装着很神秘的样子。盖头很想听听任君飞到底要说什么,特意把耳朵凑了过去。

    “李明可是省散打队退役的!”任君飞表情非常严肃。

    盖头的表情僵住了,疑惑地看着苗翠花,好像并没有完全相信任君飞。

    苗翠花先是一愣,继而噘起了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李明?我都不愿意搭理他。”苗翠花说,“不是在刑侦队呆过嘛,当了副局长又怎么样,想省几个报名费,嗨,没门。”

    “你是谁啊?”盖头立刻对任君飞产生了兴趣。

    任君飞从来没有见过盖头,至少他来店里玩的时候这个人没有来过,所以盖头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他在想,怎么才能让这小子离开呢,最好今后不要再来店里找麻烦。

    “他是我男友。”苗翠花站起来,走到任君飞的身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