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27爱情你姓什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27爱情你姓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327爱情你姓什么  “嘿嘿,还真没有啊!”任君飞把李小露的小手抓在自己手里,放到自己鼻子下嗅了嗅,真香。“我不是为你着想么,一个国家干部,老来这些娱乐场所,影响不好!”

    “那陈主任不是国家干部?”李小露拂开了他的手,不无揶揄地看着他。

    陈主任,自然指的是陈希妍,刘建明刚死那会儿,陈希妍特别消沉,任君飞便经常陪她唱歌,有一次他们唱得很晚,从歌厅里出来恰好遇着了李小露,陈希妍尴尬得不行,赶忙从任君飞的胳膊里抽出手来。。。

    “你呀,压根就没有那份心,你的歌啊,要不就是陪领导,要不就是陪美女,我李小露哪有这福气啊!”

    “你既是美女,又是领导,呀,又生气了?好了好了,我们这就唱,来首夫妻双双不回家!”

    酸!李小露不生气了,像只小鸟,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电脑前挑选歌曲。她没有坐着挑,而是弓着身子,从背后看,该细的细该粗的粗,该圆的圆该翘的翘,让任君飞暗自感叹,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在一起说说话也算一种人生享受啊!

    李小露点了一首《一生无悔》。

    舒缓的旋律响起,任君飞拿着话筒和李小露跟着曲调唱起来。

    和陈希妍唱歌,当时任君飞还以为只有陈希妍的歌喉是天籁,没想到李小露的歌喉一点不逊于陈希妍,而且在仪态上更放得开,更像一位富有气场的大歌星,声音清甜极具穿透力。如果不用曲调,哪怕是清唱,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韵味。

    “无怨无悔爱一生......,和你相遇老地方,莫让爱人哭断肠......”

    两人一口气合唱了三首歌。

    歇息的片刻,李小露拿起酒瓶仰头就灌酒。任君飞把她的酒瓶给夺下来:“你别喝太多,不然会醉的!”

    “你管得着吗?我喜欢,我高兴!”李小露连声说,那语气显然不是生气,而是一种讨好。

    难得喝一次酒,难有一次放纵,既然都喝了,就别去考虑后果了。任君飞受到感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像李小露那样,直接拿起一瓶酒大口大口地灌。

    两人唱累了,换上了舞曲,轻轻的舞曲回荡着,两人紧紧地相拥着,缓缓地踏着优美的舞步。

    “小露,我问你个问题,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李小露并没有急于回答,眼睛溜溜地看着任君飞,仿佛在琢磨任君飞的心思。

    “怎么了?不愿回答?你可别怀疑我有什么企图,既然是朋友,讨论感情方面的话题是很正常的,不讨论才不正常!”

    任君飞发现舞曲完了,他和李小露还是这么机械地迈着脚步,而李小露的神情是发愣的,眼里有泪花在闪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小露,你这是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了吗?你总得有一个家啊。”

    李小露笑了笑,声音柔柔地说:“说真的,我现在对爱情有点害怕和没信心,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还真答不上来!说不定,我这一辈子不再谈恋爱了,就当一个自梳女,原来不就有个女总理,一生都单身么?”

    “说梦话呀你?我们可是凡人啊!“任君飞捏了捏李小露的鼻子。

    跟身体其他部位不同,这美女的鼻子有点硬。老家的老人都说,鼻子软的人听话、温顺;鼻子硬的人则倔强、固执。看来,传说还真不假,李小露就是个挺倔强和固执的人。

    ”放心吧,我不会叫你负责的!“李小露歪头倒进任君飞的怀里。

    “小露,我知道,你从来就没有让我为难过,你真好。。。“也不知道灯光什么时候暗下来了,俯下头,只看见李小露那尖尖的下巴和亮亮的大眼睛,任君飞不由得心里一动,将李小露放平在沙发上。。。

    “小露,别离开我好吗?“

    “这儿不会有问题吧,服务员进来了怎么办?“

    “小露,我无法保证娶你,但我可以保证,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

    “你打反锁了没有?“

    两个各说各的,简直牛头对不了马嘴,任君飞笑了笑,

    “放心吧,反锁打了,这是贵宾间,没有招呼,服务员也不会进来的。。。“

    “哦,那赶紧点,我们也不能呆太久!“

    此时沙发上一片雪白,任君飞花眼了,他只想做个调皮的小孩子,看到白茫茫的雪地,最迫不及待地就是在上面打个滚!

    咚,咚!敲门声,很清脆,也很倔强!任君飞皱了皱眉头,讨厌!

    “看你办的事!”李小露厌烦地推开了任君飞,抓住自己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慢点,慢点,我不开门,他就不敢闯进来!”等李小露站起身来,任君飞替她理了理衣服,看着她一脸的慌张,禁不住想起了沉着的陈希妍,在她的办公室,两人也把事情进行到了这样的程度,送文件的大爷敲门了,人家却叫放在门口,那事啊一点都不让耽搁!

    呵呵,要比胆量,陈大美女倒要甩她好几条街了!

    “花姐,怎么是你啊?”开了门,一身睡衣的苗翠花冷冰冰的站在门口。

    “害我一路担心,你俩跑这儿潇洒来啦!”花姐没说假话,她那么讲究的一个人,如果不是担心,她是不会穿着睡衣就到大街上逛的。

    那晚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事,由花姐开着李小露的车回去了,经过金都的时候,她却没有停车,而是先把任君飞送回去。

    “君飞,你到了!”任君飞下了车。

    “嗯,今晚小露有我照顾,你就安心睡吧!”

    “那好!那好!”任君飞讪讪地转身回家,花姐这什么表情啊,怪怪的。

    “花花,你照顾我,什么意思啊!你真要和我睡啊,我才不要呢!”

    “臭美的你,人家稀罕和你睡啊,睡觉一点都不老实,和你睡都起我鸡皮疙瘩呢!”

    “那你还胡说,不怕他笑话!”

    “哼,我在保护你呢!”

    “。。。”

    “你没注意那家伙的眼神啊,我不这么说行吗?我一走他可能就要折回来敲你的门啊!”

    “去,去,就你想得多!”到了门口,李小露就把苗翠花往外推。

    “小露,你们干上啦?”苗翠花一动不动。

    “胡说什么呀?”

    “我胡说,你自己看看。”顺着她的目光,李小露往下一看,羞坏了,七分牛仔裤的拉链居然忘记扣上了,露出了粉红色的底裤。。。

    苗翠花找到歌厅任君飞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她怎么就知道他们所在的包厢,后来他问了那个前台的才知道,原来他用的是贵宾卡,卡里留有他的信息,当然苗翠花到前台查一查就知道了。

    诶!看来不花钱的便宜不一定好!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便来到了床上,诶,这么大的床,少了个人还挺不习惯的,捏了平时王洁妮用的枕头往怀里一塞,慢洋洋地抓起电话:

    “老婆,想我了没?”

    “想。。。”王洁妮呜呜地哭了。

    前面交待过了,王洁妮的家是一个组合家庭,继父过来的时候就带来了个姐姐,因为姐姐的关系,王洁妮离家出走了,受到任君飞的感染,她才认识到了亲情的可贵,原谅了她的家人,这次回去,就是为了家庭的团聚而去的。

    后来那个姐姐嫁人了,生下了一个儿子,两口子都下岗了,生活十分拮据,更加不幸的是儿子不幸被发现了有尿毒症,医生说了必须换肾,否则生命维持不到半年。

    生命宝贵一切!年轻的父母下了决心,可是这需要好大一笔钱啊,无奈之下,姐姐便向妹妹王洁妮求援。

    “妮儿,你和君飞商量一下吧,这么大的事情!”母亲说道。

    “洁妮,我看你也不要和任君飞商量了,不必要,那么大一笔钱,他什么时候还得上啊!她也怨不得你,谁叫她那么对你!”继父也哽咽了。

    继父说的没错,这位大姐一直尖酸刻薄,过来时都已经十**岁,可一点也没有当大姐的样子,对王洁妮不是横眉就是挑眼睛,更让王洁妮受不了的还是,她从来就不接受自己的母亲。

    但是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还有姐姐的痛哭流涕,王洁妮想请任君飞来做决定,可是任君飞的手机却一直不接,她就一口回绝了姐姐。

    “你好糊涂啊?老婆,听我的,明天,对了,明天早晨你就把钱借给大姐,手术做得越快越好!”

    “老公,洁妮,洁妮我想你!”

    两个人电话里又温存了一会儿,谁也不肯先挂,最后任君飞说你得为我们的宝贝考虑啊,王洁妮才先挂了电话,再度躺下的时候,泪水已打湿了枕头,爱情啊,你姓什么呢?她的眼睛模糊了:

    领了结婚证的那天,两人特别地喝了很多酒庆祝一下,回家的时候,王洁妮担心任君飞喝酒,她要开车。

    “老婆,一斤茅台,我根本就没带酒意,呵呵,还是我开吧。”

    王洁妮知道任君飞的酒量,就没坚持,任君飞开着车。

    “老公,晚上到哪里去?”

    王洁妮轻声问道。

    “老婆,到我家吧。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啊!”

    “呵呵,你才丑!”王洁妮自然小粉拳伺候一通了。

    “打吧,打吧,我生来就是让你打的!”

    任君飞想到这里,血液就开始加速起来,今夜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呀。嘿嘿,眉儿打赌输了,哈哈……。

    车子刚开到乌龙山水库大堤,王洁妮就被大堤上的漂亮景色吸引住了。

    “老公,我想下去看看,太漂亮了。”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