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极品幕后 > 0326记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326记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文:0326记号  让任君飞意想不到的是,当她听完去当宣传部副部长的时候,她没有任君飞想像的那么兴奋和激动,很平静地站了起来,走到任君飞身后拿了一瓶酒,也没倒进杯里,扭开盖子,像是喝矿泉水般,咕噜咕噜地大口灌。有那么几滴酒水从嘴角渗出来,滑落下去,低落在雪白的领口上,她也懒得去管。

    肯定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吧!任君飞灌了口酒,感觉到李小露的后背很柔软,就问道:“你要怎么感谢我?”

    李小露转过身来,正对着任君飞,双手托着下巴,醉意朦胧地看着任君飞,反问道:“你要我怎么感谢你?”

    任君飞可从来没见过李小露如此打扮,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他上上下下将李小露看了个够。这张国民好儿媳的脸蛋,还有这具白皙美丽的身体,被超短的上衣和短裙紧紧地裹着,曲线就很完美地展现出来了。

    任君飞看一眼李小露那被挤得连缝隙都快没有的领口,也反问道:“这个问题应该你来回答,你觉得,你应该怎么感谢我呢?”

    李小露讪笑了一下,冷哼道:“还说人家是个官迷,我看你才是官迷呢!宣传部长第一副部长,我还真就不想当!”拿过酒瓶,又灌了一口酒。

    多少书记削尖了脑袋都想爬的位置,你不想去,不会是喝酒喝坏大脑了吧!

    忽然想到了什么,李小露深深地不安起来,她皱了皱眉头,说:“任君飞,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我这个书记当不当都无所谓的,你看看前几任,谁想到他们曾经是虎落坪的党委书记啦,谁又提到过他们啦,政府是铁打的营盘,我们是流动的兵,在位的时候,不为老百姓做一点事情不给他们留一点念想是不行的,我说过了,不把虎落坪乡弄出一个新的面貌,我哪儿也不去,就算我不再是书记!“

    “你天真啊!”任君飞喝了口酒,说:“你真以为少了你一个李铁匠,就没有装梨的么,换了一个书记,乡里照样会发展,再说,这是宋部长的一片心意,你就不怕打她的脸么?”

    “任君飞,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啊,你以为宋部长是真关心我?你断定我在她手底下就一定好过?”李小露眼睛流露许许不安。

    这一层任君飞真还没想过,一般来说,在一个单位,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处理好的,更别说两个很要强的女领导了,宋玉婷真没有意识到这点,不可能吧?她真就那么欣赏李小露,恐怕也未必吧!

    还有,李小露这样的人,她的调动应该由驻片常委说了算,如今宋玉婷甘愿冒着这样的忌讳,从陈希妍的辖区下挖人,她就那么蠢,不会吧。宋玉婷到底是什么目的,任君飞不敢去想了,但他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对于面临免职的李小露来说。

    “小露,这事也不急,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我再跟宋部长说!“

    任君飞抬手看了看手表,见时间不晚了,就说:“小露,咱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呢!”夺下李小露手中的酒瓶,拽着她白嫩的小手,要将她拉起来。

    李小露却不想马上离开,免职消息一传开,在乡政府她就受够了人情冷暖,姚镇长开始在她面前飞扬跋扈了,部下也不再唯她是从了,见面远远地躲开她。。。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居然在大院里流出了她勾搭张洪武的流言蜚语!

    任君飞的眼神是温暖的,他的关心是真诚的,从他温暖的眼神里,李小露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让她无所畏惧,坚持自己。这一刻,她正感受着这样的力量,怎么舍得离开呢?

    她推开任君飞的手,懒懒地坐着不肯走,眼波流转地看着任君飞:“话还没说完呢,你着什么急呀?”反拽着任君飞的手,将他拉回到座位上:“轮到我问你了,你和宋玉婷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要跟你说!”

    是啊,宋部长怎么会跟他说呢,不上章片的小干部一个啊!

    任君飞敷衍道:“机关里都传开了,哪个不知道啊!”

    “知道了!不再提那些烦心的事情了,好累啊!”李小露当然知道他在忽悠,但她实在不想因为其它而破坏了现在的温馨,身体就靠过来,背部靠着任君飞的肩膀,高高地把那双洁白的**抬起来,搁在沙发上。

    这姿势,让任君飞不由得想起要李小露第一次的情形,心里就燃起一团火。不,也许他只是一堆干柴,而恰恰遇着了李小露这把火,这美女浑身没有一处不诱惑人。

    想和李小露更好地交流,任君飞就转过身子,正对着李小露。如此一来,李小露的上半身就依偎到他怀里了。这美女今晚不知道喷了什么香水,身上有一股花香的味道。穿着超短黑上衣和黑短裙,整个身子就黑白分明,整个青春女神的形象,叫人如何不动心?!

    要是以前,李小露早坐起身子,刻意跟任君飞保持距离了。可是今晚,她就这么乖乖地躺着,任由任君飞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欣赏她的身子。

    任君飞事事都为她着想,事事都关心着她,想想心里就有点感动,想想就感到幸福,她想和任君飞多待一会儿。

    “小露,你累不累?要不要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好上班?”

    “不累,人家想多待一会儿嘛!”李小露语气里已经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

    习惯了李小露的冷冰冰和挖苦嘲讽,突然听到李小露这种温软撒娇的语气,任君飞就好像被主人虐得很惨的奴隶突然得到主人关心,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任君飞把头低下,躺在他怀里的李小露刚好抬眼往上看,不太明亮的光线中,李小露那双眼睛好像黑夜中的两颗星,十分明亮和迷人。

    “真不累?”任君飞忍不住刮了一下李小露的鼻子。

    “真不累啦!”李小露翻了一下身子,环抱了任君飞一下,说:“听你的,我以后不搭理易军了!”

    李小露那温软的语气,任君飞就已经受不了了,再被她这么甜蜜地一呼唤,全身的神经都快麻醉了。这美女终于良心发现,知道他对她好了,真不枉他真心关心她一场。

    这温柔的呼唤,把任君飞唤得牙根都发痒了,恨不得狠狠地咬李小露几口。

    “这KtV包间空调挺冷的,你穿得这么少,冷不冷呀?”任君飞用目光扫视了一下李小露的全身,心里就有一条温情的河流,暖暖的河水在泛滥。

    “不冷!”李小露的声音还是那么温软:“再说了,这不有你给我温暖吗?我要是觉得冷了,就抱抱你,或者让你抱抱我,给我取暖,嘻嘻!”

    说着,李小露就紧紧地抱了任君飞一下。她是躺在任君飞的双腿上抱任君飞的,头和领口都贴着任君飞的身子。任君飞有苦尽甘来的感觉,好像看到了李小露的真心。

    “你呀,就是东郭先生,好坏不分!”任君飞嗔怪道,实在受不了被李小露这么拥抱,就拿起她的手,在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下。

    李小露一声惨叫,要从任君飞怀里挣扎出来,却被任君飞按住,不让她动弹,还是像刚才那样,软哒哒地躺在他双腿上,贴着他的身子。

    “干吗咬我?”李小露抽回纤细柔滑的小手,轻轻地在任君飞胸脯上捶了一拳。

    “你说呢?”觉得牙根还发痒,任君飞又轻咬了一下:“给你打个记号!”

    “才不要呢,手背上要是留下伤疤,那丑死了!”

    “你还说呢,记得你以前咬我胳膊吗?咬得那么重,都流血了,现在我的胳膊上已经留下一个伤疤!”

    “你骗人!”

    “谁骗你了?不信你看看!”

    任君飞穿的是黑色的t恤,他将短袖给挽起,那上面果然有一排牙齿咬伤留下的伤疤。

    “现在还疼么?”从任君飞怀里坐起来的李小露看到这一排伤疤,十分惊讶,愣了一会儿,才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我可不是故意的。这事要怪只能怪你,谁叫你在办公室都敢打我主意?我这人就这样,别人想侵犯我,我会毫不留情地反抗反击!”

    “说你笨还不承认,伤疤怎么会痛,没听说好了伤疤忘了痛吗?不过这个伤疤真好,我要带着它给阎王老爷看一看,李小露欺侮我,叫她死了也当我的嫁娘!”

    “成呐,就怕你吃不消啊!”李小露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还卖了个萌。

    任君飞掐了掐她细小的腰,笑笑说:“吃不消也得吃啊,谁叫我身小偏负重呢!”

    “呸!”李小露啐道:“就知道胡思乱想!”见任君飞好像有点不开心,就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哎,咱们俩合唱一首歌好不好?和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好像你还没请我唱过歌!”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